第五章 道士下山 下

下载免费读
按照老道士的说法,他当年在道观门口发现方逸的时候,方逸浑身上下都是光溜溜的,甚至连个包裹身体的襁褓都没有。
  那时方逸身上唯一的一个东西,就是挂在他脖子上的这个吊坠,当时正被方逸含在嘴里往肚子里下吞咽着,憋的一张小脸通红,要是晚被老道士发现一会,指不定现在还有没有方逸这个人呢。
  不过老道士似乎对这骨质的挂坠不怎么感冒,他虽然告诉了方逸这挂坠是从他身上发现的,但却是从不允许方逸佩带,这让年幼的方逸十分的奇怪,拐弯抹角的打听出了这挂坠的来历。
  在一次酒后,老道士告诉了方逸,原来这只比拇指甲稍微大一点,雕琢着一个看似简单线条的挂坠,其实是佛门的一个法器,而且还是密宗的特殊法器,藏语称其为嘎巴拉。
  所谓嘎巴拉,指的是用人骨制成的念珠或者是法器,在所有宗教里,也只有佛教中的密宗才用。
  密宗又叫真言宗,是佛教的宗派之一,流传于藏、青等地,由于其在实践中以高度组织化的咒术、礼仪,本尊信仰崇拜为特征,所以一直具有神秘主义的特征。
  密宗法器多用人骨,当然人骨念珠所用的人骨,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的,它必须是喇嘛高僧的遗骨,就像是藏民们死后流行天葬,把自己的尸体喂食给老鹰,以达到世祖割股喂鹰的佛教境界,肉体已经成为生灵的食物,骨头便捐出来做法器。
  人骨念珠最多用的是手指骨和眉骨,因为佛教讲究因缘,僧人作法手指自然用得最多,而眼睛则是阅佛经明世情的地方,这两个部位可谓是最有因缘,是具有悟性的骨骼,当然可以成为开启后人之智的法器。
按照老道士的说法他当年在道观门口发现方逸的时候方逸浑身上下都是光溜溜的甚至连个包裹身体的襁褓都没有那时方逸身上唯一的一个东西就是挂在他脖子上的这个吊坠当时正被方逸含在嘴里往肚子里下吞咽着憋的一张小脸通红要是晚被老道士发现一会指不定现在还有没有方逸这个人呢不过老道士似乎对这骨质的挂坠不怎么感冒他虽然告诉了方逸这挂坠是从他身上发现的但却是从不允许方逸佩带这让年幼的方逸十分的奇怪拐弯抹角的打听出了这挂坠的来历在一次酒后老道士告诉了方逸原来这只比拇指甲稍微大一点雕琢着一个看似简单线条的挂坠其实是佛门的一个法器而且还是密宗的特殊法器藏语称其为嘎巴拉所谓嘎巴拉指的是用人骨制成的念珠或者是法器在所有宗教里也只有佛教中的密宗才用密宗又叫真言宗是佛教的宗派之一流传于藏青等地由于其在实践中以高度组织化的咒术礼仪本尊信仰崇拜为特征所以一直具有神秘主义的特征密宗法器多用人骨当然人骨念珠所用的人骨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的它必须是喇嘛高僧的遗骨就像是藏民们死后流行天葬把自己的尸体喂食给老鹰以达到世祖割股喂鹰的佛教境界肉体已经成为生灵的食物骨头便捐出来做法器人骨念珠最多用的是手指骨和眉骨因为佛教讲究因缘僧人作法手指自然用得最多而眼睛则是阅佛经明世情的地方这两个部位可谓是最有因缘是具有悟性的骨骼当然可以成为开启后人之智的法器手指骨做成的念珠一般来说较为容易一般一副念珠十个手指的骨骼便可制作而成而眉骨是比较硬的所以一副念珠可能要用十几位高僧的眉骨制作而成试想小小的念珠竟然有十几位高僧的因缘在里面对于一个佛教徒来说那将是多么珍贵而且人骨念珠或者法器的制作十分复杂因为全是手工制作而成所以僧人要拥有非常高技艺的每天还要磨出其光泽这样可能要用十几年的时间同时要凑足一副念珠所有的眉骨需要等十几位高僧圆寂这样一来可能一副念珠需要花去五六十年甚至一百年只有指骨和眉骨制作的人骨念珠才能叫嘎巴拉而小腿骨等人骨制作的念珠只能叫做人骨珠不能被称之为嘎巴拉而由高僧人骨做成的嘎巴拉则是少之又少由于地理位置的限制在七八十年代之前藏地和内地的接触一直都比较少藏传佛教在世人眼中也一向都很神秘要不是老道士一生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恐怕他也未必能认出来这是由眉心骨所磨制的嘎巴拉按照方逸师父的说法这枚嘎巴拉内蕴含着精纯的念力应该是一位得道高僧甚至是活佛眉心骨所制只是佛道殊途老道士虽然为人豁达但也不愿自己这个道家弟子去佩带佛门法器方逸从小被师父养大很是孝敬师父所以他虽然知道这个嘎巴拉法器和自己有着莫大的渊源但也从来都没佩带过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将其取出来把玩一番切干嘛那么紧张话说你什么东西我没见过看到方逸不让自己触摸那个挂坠胖子不由怪叫了起来开口说道方逸是不是胖爷我当兵走了几年你小子勾搭上了哪个姑娘啊老实交代这是不是姑娘送你的定情信物说来也奇怪方逸从小在山中长大有时候跟着师父进入深山采药经常是风餐露宿但方逸偏偏长的是皮肤白皙相貌英俊除了手心长有的老茧之外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山里长大的孩子在方逸和胖子等人十三四岁的时候胖子和三炮有时也会带一些村子里的小女孩来找方逸玩耍无一例外的是那些相对要早熟一些的女孩都会对方逸表达出某种好感搞的胖子很是吃味如此才有这么一番说法定情信物亏你小子想得出来听到胖子的话方逸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这东西是件法器叫做嘎巴拉是由人骨磨制出来的你们村子里的姑娘送定情信物会送这玩意儿人骨磨制出来的靠你不早说按照老道士的说法,他当年在道观门口发现方逸的时候,方逸浑身上下都是光溜溜的,甚至连个包裹身体的襁褓都没有。
  那时方逸身上唯一的一个东西,就是挂在他脖子上的这个吊坠,当时正被方逸含在嘴里往肚子里下吞咽着,憋的一张小脸通红,要是晚被老道士发现一会,指不定现在还有没有方逸这个人呢。
  不过老道士似乎对这骨质的挂坠不怎么感冒,他虽然告诉了方逸这挂坠是从他身上发现的,但却是从不允许方逸佩带,这让年幼的方逸十分的奇怪,拐弯抹角的打听出了这挂坠的来历。
  在一次酒后,老道士告诉了方逸,原来这只比拇指甲稍微大一点,雕琢着一个看似简单线条的挂坠,其实是佛门的一个法器,而且还是密宗的特殊法器,藏语称其为嘎巴拉。
  所谓嘎巴拉,指的是用人骨制成的念珠或者是法器,在所有宗教里,也只有佛教中的密宗才用。
  密宗又叫真言宗,是佛教的宗派之一,流传于藏、青等地,由于其在实践中以高度组织化的咒术、礼仪,本尊信仰崇拜为特征,所以一直具有神秘主义的特征。
  密宗法器多用人骨,当然人骨念珠所用的人骨,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的,它必须是喇嘛高僧的遗骨,就像是藏民们死后流行天葬,把自己的尸体喂食给老鹰,以达到世祖割股喂鹰的佛教境界,肉体已经成为生灵的食物,骨头便捐出来做法器。
  人骨念珠最多用的是手指骨和眉骨,因为佛教讲究因缘,僧人作法手指自然用得最多,而眼睛则是阅佛经明世情的地方,这两个部位可谓是最有因缘,是具有悟性的骨骼,当然可以成为开启后人之智的法器。
  手指骨做成的念珠一般来说较为容易,一般一副念珠十个手指的骨骼便可制作而成,而眉骨是比较硬的,所以一副念珠可能要用十几位高僧的眉骨制作而成。
  试想小小的念珠竟然有十几位高僧的因缘在里面,对于一个佛教徒来说那将是多么珍贵。
  而且人骨念珠或者法器的制作十分复杂,因为全是手工制作而成,所以僧人要拥有非常高技艺的,每天还要磨出其光泽,这样可能要用十几年的时间,同时要凑足一副念珠所有的眉骨,需要等十几位高僧圆寂,这样一来可能一副念珠需要花去五、六十年,甚至一百年。
  只有指骨和眉骨制作的人骨念珠才能叫嘎巴拉,而小腿骨等人骨制作的念珠只能叫做人骨珠,不能被称之为嘎巴拉,而由高僧人骨做成的嘎巴拉则是少之又少。
  由于地理位置的限制,在七八十年代之前,藏地和内地的接触一直都比较少,藏传佛教在世人眼中也一向都很神秘,要不是老道士一生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恐怕他也未必能认出来这是由眉心骨所磨制的嘎巴拉。
  按照方逸师父的说法,这枚嘎巴拉内蕴含着精纯的念力,应该是一位得道高僧甚至是活佛眉心骨所制,只是佛道殊途,老道士虽然为人豁达,但也不愿自己这个道家弟子去佩带佛门法器。
  方逸从小被师父养大,很是孝敬师父,所以他虽然知道这个嘎巴拉法器和自己有着莫大的渊源,但也从来都没佩带过,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将其取出来把玩一番。
  “切,干嘛那么紧张?话说你什么东西我没见过?”
  看到方逸不让自己触摸那个挂坠,胖子不由怪叫了起来,开口说道:“方逸,是不是胖爷我当兵走了几年,你小子勾搭上了哪个姑娘啊?老实交代,这是不是姑娘送你的定情信物?”
  说来也奇怪,方逸从小在山中长大,有时候跟着师父进入深山采药经常是风餐露宿,但方逸偏偏长的是皮肤白皙相貌英俊,除了手心长有的老茧之外,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山里长大的孩子。
  在方逸和胖子等人十三四岁的时候,胖子和三炮有时也会带一些村子里的小女孩来找方逸玩耍,无一例外的是,那些相对要早熟一些的女孩,都会对方逸表达出某种好感,搞的胖子很是吃味,如此才有这么一番说法。
  “定情信物?亏你小子想得出来……”
  听到胖子的话,方逸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这东西是件法器,叫做嘎巴拉,是由人骨磨制出来的,你们村子里的姑娘送定情信物,会送这玩意儿?”
  “人骨磨制出来的?靠,你不早说?”
按照老道士的说法,他当年在道观门口发现方逸的时候,方逸浑身上下都是光溜溜的,甚至连个包裹身体的襁褓都没有。
  那时方逸身上唯一的一个东西,就是挂在他脖子上的这个吊坠,当时正被方逸含在嘴里往肚子里下吞咽着,憋的一张小脸通红,要是晚被老道士发现一会,指不定现在还有没有方逸这个人呢。
  不过老道士似乎对这骨质的挂坠不怎么感冒,他虽然告诉了方逸这挂坠是从他身上发现的,但却是从不允许方逸佩带,这让年幼的方逸十分的奇怪,拐弯抹角的打听出了这挂坠的来历。
  在一次酒后,老道士告诉了方逸,原来这只比拇指甲稍微大一点,雕琢着一个看似简单线条的挂坠,其实是佛门的一个法器,而且还是密宗的特殊法器,藏语称其为嘎巴拉。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