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兄弟 上

下载免费读
“嘿嘿,魏叔,跟着师父也挺好的……”
  听到魏大虎的话后,方逸挠了挠头,他知道面前的魏叔当年和师父大吵一架的缘由,其实就是为了能让自己下山上学,接受现代化教育,毕竟那个年代最流行的话就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不过方逸是师父抚养长大的,如果没有师父的话,方逸恐怕早就让深山里的动物啃的尸骨无存了,所以方逸在师父活着的时候虽然也会喊老道士,但是在外人面前,方逸却是不肯说师父一句坏话的。
  “好个屁,要不是让华子给你拿去那些课本,你怕是连简体字都不认识吧?”
  魏大虎闻言撇了撇嘴,他也算是从小看方逸长大的,知道方逸自小聪慧,如果能上学的话,现在最少也是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可是跟着那无良老道士,却是将这孩子的前程给耽误了。
  “嘿嘿,魏叔说的是……”方逸只是嘿嘿笑着,却是不接魏大虎的话,否则的话他又能将十几年前的老账给翻出来。
  “爸,唠叨这些干什么啊?”见到自家老爹又要开始翻旧账,胖子连忙说道:“爸,我们和三炮约好了,晚上去他那吃饭,你就别等我们了,说不定也住在那的……”
  天下所有的孩子几乎都是一样的,小的时候恨不得能找根绳子栓子父母的身上寸步不离,可是长大之后,却是没有几个愿意再听父母的唠叨,胖子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兔崽子,你别跑,下个星期跟你二叔去城里干活去……”
  见到儿子拉着方逸就出了屋子,魏大虎没好气的追了出去,喊道:“还有小逸,你到时候和华子一起去吧,现在当道士没前途,你也跟着华子去城里谋个活干……”
  “爸,你就别操那么多心了,我们早就合计好了……”胖子头也没回的喊了一嗓子,拉着方逸却是跑的愈发快了。
  “哎,我说胖子,咱们合计好什么了?”出了门之后,方逸拉住了胖子,说道:“其实跟着你二叔去城里先干着也不错,最起码有熟人照应啊……”
  魏大虎所说的胖子二叔,名字叫魏鹏程,在村子里算是个能人,八十年代的时候就开始外出做小工,十来年下来,已经拉起了一个建筑队,不大不小的在城里也能接到一些活,是这个村子里的首富。
  其实二叔魏鹏程和胖子家并没有什么亲戚关系,只是这个村子绝大部分人都姓魏,村子里但凡有人去城里打工,第一个要找的基本上都是魏鹏程,胖子刚退伍的时候,也是跟着他干了一段时间。
  “不干,去工地干活,还不如去干保安呢……”
  听到方逸的话,胖子没好气的说道:“干保安虽说被人看不起,但好歹不用出力,在工地上你不但要出力,还更加被人看不起,胖爷我丢不起那人……”
  胖子倒不是娇生惯养,其实农村长大的孩子,并不怕出力气干活,但是胖子在工地上干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发现,他们这些人只要一出了工地,耳朵里听到的就是诸如乡巴佬农民工之类的称呼,眼睛里看到的也尽是些鄙夷的眼神。
  也正是这个原因,胖子才从魏二叔的建筑队里出来的,当时和魏鹏程闹的还有些不高兴,所以胖子现在自然是不愿意再回去了。
  “你小子,就是有些好高骛远……”看着胖子那抬头挺胸的样子,方逸有些无语的说道:“先找地方安顿下来,然后再慢慢图谋发展,哪有一口吃成个胖子的道理……”
  方逸虽然在从小就居住在山中,不过有胖子和三炮每年进山送的书报课本,再加上社会经验异常老道的师父的教导,方逸心地纯净但却非是不通世事,相反较之眼高手低的胖子,他还要更加的务实一些。
  “哎,我说,揭短不是?再说胖爷我和你拼了……”
  听到方逸的话后,胖子像是只被踩到了尾巴的肥猫一般的跳了起来,目光不善的瞪向了方逸,别人他不知道是不是能一口吃成个胖子,但是就他而言,仅仅在下了炊事兵的第一个星期,胖子就足足长了十来斤的肥肉。
  “无良那个天尊,是我失言了,莫怪,莫怪……”看到胖子悲愤的样子,方逸不由悻悻的摸了下鼻子,刚才那话貌似无意间真的说到了胖子的伤心处。
  “这还差不多……”胖子也没真生气,两人嘻嘻闹闹的往村后头走去,这会天色差不多已经黑了下来,倒是没那么多人再关注方逸的穿着打扮了。
  “哎,三炮,你干嘛呢,做好饭了没,饿死胖爷我了……”距离一个院子还有二三十米的时候,胖子就大声嚷嚷了起来。
嘿嘿魏叔跟着师父也挺好的听到魏大虎的话后方逸挠了挠头他知道面前的魏叔当年和师父大吵一架的缘由其实就是为了能让自己下山上学接受现代化教育毕竟那个年代最流行的话就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不过方逸是师父抚养长大的如果没有师父的话方逸恐怕早就让深山里的动物啃的尸骨无存了所以方逸在师父活着的时候虽然也会喊老道士但是在外人面前方逸却是不肯说师父一句坏话的好个屁要不是让华子给你拿去那些课本你怕是连简体字都不认识吧魏大虎闻言撇了撇嘴他也算是从小看方逸长大的知道方逸自小聪慧如果能上学的话现在最少也是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可是跟着那无良老道士却是将这孩子的前程给耽误了嘿嘿魏叔说的是方逸只是嘿嘿笑着却是不接魏大虎的话否则的话他又能将十几年前的老账给翻出来爸唠叨这些干什么啊见到自家老爹又要开始翻旧账胖子连忙说道爸我们和三炮约好了晚上去他那吃饭你就别等我们了说不定也住在那的天下所有的孩子几乎都是一样的小的时候恨不得能找根绳子栓子父母的身上寸步不离可是长大之后却是没有几个愿意再听父母的唠叨胖子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兔崽子你别跑下个星期跟你二叔去城里干活去见到儿子拉着方逸就出了屋子魏大虎没好气的追了出去喊道还有小逸你到时候和华子一起去吧现在当道士没前途你也跟着华子去城里谋个活干爸你就别操那么多心了我们早就合计好了胖子头也没回的喊了一嗓子拉着方逸却是跑的愈发快了哎我说胖子咱们合计好什么了出了门之后方逸拉住了胖子说道其实跟着你二叔去城里先干着也不错最起码有熟人照应啊魏大虎所说的胖子二叔名字叫魏鹏程在村子里算是个能人八十年代的时候就开始外出做小工十来年下来已经拉起了一个建筑队不大不小的在城里也能接到一些活是这个村子里的首富其实二叔魏鹏程和胖子家并没有什么亲戚关系只是这个村子绝大部分人都姓魏村子里但凡有人去城里打工第一个要找的基本上都是魏鹏程胖子刚退伍的时候也是跟着他干了一段时间不干去工地干活还不如去干保安呢听到方逸的话胖子没好气的说道干保安虽说被人看不起但好歹不用出力在工地上你不但要出力还更加被人看不起胖爷我丢不起那人胖子倒不是娇生惯养其实农村长大的孩子并不怕出力气干活但是胖子在工地上干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发现他们这些人只要一出了工地耳朵里听到的就是诸如乡巴佬农民工之类的称呼眼睛里看到的也尽是些鄙夷的眼神也正是这个原因胖子才从魏二叔的建筑队里出来的当时和魏鹏程闹的还有些不高兴所以胖子现在自然是不愿意再回去了你小子就是有些好高骛远看着胖子那抬头挺胸的样子方逸有些无语的说道先找地方安顿下来然后再慢慢图谋发展哪有一口吃成个胖子的道理方逸虽然在从小就居住在山中不过有胖子和三炮每年进山送的书报课本再加上社会经验异常老道的师父的教导方逸心地纯净但却非是不通世事相反较之眼高手低的胖子他还要更加的务实一些哎我说揭短不是再说胖爷我和你拼了听到方逸的话后胖子像是只被踩到了尾巴的肥猫一般的跳了起来目光不善的瞪向了方逸别人他不知道是不是能一口吃成个胖子但是就他而言仅仅在下了炊事兵的第一个星期胖子就足足长了十来斤的肥肉无良那个天尊是我失言了莫怪莫怪看到胖子悲愤的样子方逸不由悻悻的摸了下鼻子刚才那话貌似无意间真的说到了胖子的伤心处这还差不多胖子也没真生气两人嘻嘻闹闹的往村后头走去这会天色差不多已经黑了下来倒是没那么多人再关注方逸的穿着打扮了哎三炮你干嘛呢做好饭了没饿死胖爷我了距离一个院子还有二三十米的时候胖子就大声嚷嚷了起来“嘿嘿魏叔跟着师父也挺……”
  听到魏大虎话后方逸挠挠头知道面前魏叔当年和师父大吵架缘由其实就为能让自己下山上学接受现代化教育毕竟那年代最流行话就“学数理化走遍天下都怕。”
  过方逸师父抚养长大如果没有师父话方逸恐怕早就让深山里动物啃尸骨无存所以方逸在师父活着时候虽然也会喊老道士但在外面前方逸却肯说师父句坏话。
  “屁要让华子给拿去那些课本怕连简体字都认识?”
  魏大虎闻言撇撇嘴也算从小看方逸长大知道方逸自小聪慧如果能上学话现在最少也名牌大学大学生可跟着那无良老道士却将孩子前程给耽误。
  “嘿嘿魏叔说……”方逸只嘿嘿笑着却接魏大虎话否则话又能将十几年前老账给翻出来。
  “爸唠叨些干什么啊?”见到自家老爹又要开始翻旧账胖子连忙说道:“爸们和三炮约晚上去那吃饭就别等们说定也住在那……”
  天下所有孩子几乎都样小时候恨得能找根绳子栓子父母身上寸步离可长大之后却没有几愿意再听父母唠叨胖子就其中典型代表。
  “兔崽子别跑下星期跟二叔去城里干活去……”
  见到儿子拉着方逸就出屋子魏大虎没气追出去喊道:“还有小逸到时候和华子起去现在当道士没前途也跟着华子去城里谋活干……”
  “爸就别操那么多心们早就合计……”胖子头也没回喊嗓子拉着方逸却跑愈发快。
  “哎说胖子咱们合计什么?”出门之后方逸拉住胖子说道:“其实跟着二叔去城里先干着也错最起码有熟照应啊……”
  魏大虎所说胖子二叔名字叫魏鹏程在村子里算能八十年代时候就开始外出做小工十来年下来已经拉起建筑队大小在城里也能接到些活村子里首富。
  其实二叔魏鹏程和胖子家并没有什么亲戚关系只村子绝大部分都姓魏村子里但凡有去城里打工第要找基本上都魏鹏程胖子刚退伍时候也跟着干段时间。
  “干去工地干活还如去干保安呢……”
  听到方逸话胖子没气说道:“干保安虽说被看起但歹用出力在工地上但要出力还更加被看起胖爷丢起那……”
  胖子倒娇生惯养其实农村长大孩子并怕出力气干活但胖子在工地上干段时间之后才发现们些只要出工地耳朵里听到就诸如乡巴佬农民工之类称呼眼睛里看到也尽些鄙夷眼神。
  也正原因胖子才从魏二叔建筑队里出来当时和魏鹏程闹还有些高兴所以胖子现在自然愿意再回去。
  “小子就有些高骛远……”看着胖子那抬头挺胸样子方逸有些无语说道:“先找地方安顿下来然后再慢慢图谋发展哪有口吃成胖子道理……”
  方逸虽然在从小就居住在山中过有胖子和三炮每年进山送书报课本再加上社会经验异常老道师父教导方逸心地纯净但却非通世事相反较之眼高手低胖子还要更加务实些。
  “哎说揭短?再说胖爷和拼……”
  听到方逸话后胖子像只被踩到尾巴肥猫般跳起来目光善瞪向方逸别知道能口吃成胖子但就而言仅仅在下炊事兵第星期胖子就足足长十来斤肥肉。
  “无良那天尊失言莫怪莫怪……”看到胖子悲愤样子方逸由悻悻摸下鼻子刚才那话貌似无意间真说到胖子伤心处。
  “还差多……”胖子也没真生气两嘻嘻闹闹往村后头走去会天色差多已经黑下来倒没那么多再关注方逸穿着打扮。
  “哎三炮干嘛呢做饭没饿死胖爷……”距离院子还有二三十米时候胖子就大声嚷嚷起来。
“嘿嘿,魏叔,跟着师父也挺好的……”
  听到魏大虎的话后,方逸挠了挠头,他知道面前的魏叔当年和师父大吵一架的缘由,其实就是为了能让自己下山上学,接受现代化教育,毕竟那个年代最流行的话就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不过方逸是师父抚养长大的,如果没有师父的话,方逸恐怕早就让深山里的动物啃的尸骨无存了,所以方逸在师父活着的时候虽然也会喊老道士,但是在外人面前,方逸却是不肯说师父一句坏话的。
  “好个屁,要不是让华子给你拿去那些课本,你怕是连简体字都不认识吧?”
  魏大虎闻言撇了撇嘴,他也算是从小看方逸长大的,知道方逸自小聪慧,如果能上学的话,现在最少也是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可是跟着那无良老道士,却是将这孩子的前程给耽误了。
  “嘿嘿,魏叔说的是……”方逸只是嘿嘿笑着,却是不接魏大虎的话,否则的话他又能将十几年前的老账给翻出来。
  “爸,唠叨这些干什么啊?”见到自家老爹又要开始翻旧账,胖子连忙说道:“爸,我们和三炮约好了,晚上去他那吃饭,你就别等我们了,说不定也住在那的……”
  天下所有的孩子几乎都是一样的,小的时候恨不得能找根绳子栓子父母的身上寸步不离,可是长大之后,却是没有几个愿意再听父母的唠叨,胖子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兔崽子,你别跑,下个星期跟你二叔去城里干活去……”
  见到儿子拉着方逸就出了屋子,魏大虎没好气的追了出去,喊道:“还有小逸,你到时候和华子一起去吧,现在当道士没前途,你也跟着华子去城里谋个活干……”
  “爸,你就别操那么多心了,我们早就合计好了……”胖子头也没回的喊了一嗓子,拉着方逸却是跑的愈发快了。
  “哎,我说胖子,咱们合计好什么了?”出了门之后,方逸拉住了胖子,说道:“其实跟着你二叔去城里先干着也不错,最起码有熟人照应啊……”
  魏大虎所说的胖子二叔,名字叫魏鹏程,在村子里算是个能人,八十年代的时候就开始外出做小工,十来年下来,已经拉起了一个建筑队,不大不小的在城里也能接到一些活,是这个村子里的首富。
  其实二叔魏鹏程和胖子家并没有什么亲戚关系,只是这个村子绝大部分人都姓魏,村子里但凡有人去城里打工,第一个要找的基本上都是魏鹏程,胖子刚退伍的时候,也是跟着他干了一段时间。
  “不干,去工地干活,还不如去干保安呢……”
  听到方逸的话,胖子没好气的说道:“干保安虽说被人看不起,但好歹不用出力,在工地上你不但要出力,还更加被人看不起,胖爷我丢不起那人……”
  胖子倒不是娇生惯养,其实农村长大的孩子,并不怕出力气干活,但是胖子在工地上干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发现,他们这些人只要一出了工地,耳朵里听到的就是诸如乡巴佬农民工之类的称呼,眼睛里看到的也尽是些鄙夷的眼神。
  也正是这个原因,胖子才从魏二叔的建筑队里出来的,当时和魏鹏程闹的还有些不高兴,所以胖子现在自然是不愿意再回去了。
  “你小子,就是有些好高骛远……”看着胖子那抬头挺胸的样子,方逸有些无语的说道:“先找地方安顿下来,然后再慢慢图谋发展,哪有一口吃成个胖子的道理……”
  方逸虽然在从小就居住在山中,不过有胖子和三炮每年进山送的书报课本,再加上社会经验异常老道的师父的教导,方逸心地纯净但却非是不通世事,相反较之眼高手低的胖子,他还要更加的务实一些。
  “哎,我说,揭短不是?再说胖爷我和你拼了……”
  听到方逸的话后,胖子像是只被踩到了尾巴的肥猫一般的跳了起来,目光不善的瞪向了方逸,别人他不知道是不是能一口吃成个胖子,但是就他而言,仅仅在下了炊事兵的第一个星期,胖子就足足长了十来斤的肥肉。
  “无良那个天尊,是我失言了,莫怪,莫怪……”看到胖子悲愤的样子,方逸不由悻悻的摸了下鼻子,刚才那话貌似无意间真的说到了胖子的伤心处。
  “这还差不多……”胖子也没真生气,两人嘻嘻闹闹的往村后头走去,这会天色差不多已经黑了下来,倒是没那么多人再关注方逸的穿着打扮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