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兄弟 下

下载免费读
俗话说靠山吃山,在物资贫乏的七十年代,几乎生活在魏家村的人,都会上山去采一些山货补贴家里,由于方山里没什么野兽,所以很多人也会带着半大的孩子上山,老道士的道观,往往就是他们歇脚休息的地方。
  在方逸小的时候,几乎山上每天都有七八个孩子,但之所以他和胖子还有三炮关系最好,这其中还有一个故事。
  在方逸八九岁的那一年的冬天,家里大人去林子里采冬菇去了,他们六七个小孩闲的无聊,也跑到道观下面的两里之外的一处林子边上玩耍,拿着树枝子当刀剑,嘻嘻哈哈的打闹着。
  玩了一阵之后,三炮从一个树洞里掏了个被冻的僵硬的死蛇,拿起来吓唬起了他们一起玩的一个小姑娘,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蛇并非是死了,而是自己进入到了冬眠。
  在三炮手里,那蛇渐渐复苏了起来,很突然并且毫无预兆的在山炮的小臂咬了一口,那积蓄了好几个月的蛇毒,顿时麻痹了三炮的神经,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三炮的神智就已经不怎么清醒了。
  一起玩的孩子,最大的也不过十岁的样子,见到这一幕,几乎所有的小孩都吓傻了,一个个哭着往回跑,还留在三炮身边的,就只有胖子和方逸了。
  方逸年龄虽然很小,但从小就跟着老道,却是没有慌乱,马上就解下了三炮白球鞋上的鞋带,将他的小臂死死的给扎住,然后又从地上捡起了一块边角锋利的石头,在三炮那红肿的伤口上划了个十字。
  方逸听师父说过,人要是被蛇咬了,一定要第一时间吸出蛇毒来,所以在划破了伤口之后,方逸直接就用嘴往外吸起了蛇毒,直到伤口中流出的鲜血从乌黑变成了红色,他才停住了嘴。
  不过此时的三炮还是昏迷不醒,吸完了蛇毒的方逸嘴唇肿起老高,更是浑身乏力,也没有力气再背着三炮回道观了,好在那会绰号叫金花的魏锦华还在,背着三炮爬了一里多的山路,在半道上遇到了闻讯赶来的老道士等人。
  由于方逸救治的及时,再加上那条蛇的毒性不是特别强,老道给三炮喂了蛇药之后,三炮也就慢慢的恢复了过来,第二天就变得生龙活虎了起来,反倒是给三炮吸出毒血的方逸,那嘴唇足足肿了三四天才消了下去。
  经过了这件事,算是同患难过的方逸彭三军还有魏锦华三个孩子,走的愈发近了起来,几乎每次上山都形影不离的玩在一起。
  而话不多心里明白的彭三军,嘴上虽然臭道士小神棍什么的乱喊着,但是打小就在心里将比自己还要小一点的方逸看成了大哥,每年都会让城里的亲戚带一些书籍上山送给方逸。
  方逸无父无母,除了老道士之外,面前的彭三军和魏锦华,也就是他最为亲近的人了,三兄弟从小那过命的交情,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有丝毫的变化。
  “胖子,别老欺负三炮,我要打抱不平了啊……”看了一会之后,方逸也加入了战团,不过与其说是去打架,倒不如说是方逸将地上滚做一团的两人给分开了。
  “我要是能自己住这么大个院子就好了……”
  打闹了好一会,胖子和三炮才停下手来,歪着脑袋四处看了一下,胖子说道:“三炮,我看就让逸哥儿住你这好了,反正就你一个人住……”
  三炮大名叫彭三军,他父母原本不是魏家村的人,而是在七十年代下放到魏家村的知青,由于政策上的问题没能赶上最后一批知青回城,于是就在魏家村落下户来。
  彭三军的二叔在七十年代的时候当了几年工程兵,学了一手爆破的技能,八十年代初退伍之后没事干也跑到了魏家村,和彭三军的父亲一起干起了石料生意,这几年护山还林,他们才结束了生意回的城。
  彭三军家里的很多亲戚,都是生活在沪上和金陵两地,而且在金陵城里面,还有彭三军爷爷留给他父亲的一个祖宅,在彭三军当兵走了之后,他的父母就去了金陵祖宅生活了。
  所以彭三军家里留在魏家村的房子,除了他父母偶尔回来收拾一下之外,这两年一直都是空着的,由于金陵城的房子太小,再加上彭三军不愿意呆在父母身边受约束,这才又回到了魏家村里。
  “逸哥儿当然要住我这了,他以后穿的衣服我都给买好了……”三炮进屋之后就从桌子拿起了个袋子,扔给方逸道:“你小子是个假道士,别整天没事穿这么一身道袍,麻利的赶紧把衣服给换了……”
俗话说靠山吃山在物资贫乏的七十年代几乎生活在魏家村的人都会上山去采一些山货补贴家里由于方山里没什么野兽所以很多人也会带着半大的孩子上山老道士的道观往往就是他们歇脚休息的地方在方逸小的时候几乎山上每天都有七八个孩子但之所以他和胖子还有三炮关系最好这其中还有一个故事在方逸八九岁的那一年的冬天家里大人去林子里采冬菇去了他们六七个小孩闲的无聊也跑到道观下面的两里之外的一处林子边上玩耍拿着树枝子当刀剑嘻嘻哈哈的打闹着玩了一阵之后三炮从一个树洞里掏了个被冻的僵硬的死蛇拿起来吓唬起了他们一起玩的一个小姑娘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蛇并非是死了而是自己进入到了冬眠在三炮手里那蛇渐渐复苏了起来很突然并且毫无预兆的在山炮的小臂咬了一口那积蓄了好几个月的蛇毒顿时麻痹了三炮的神经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三炮的神智就已经不怎么清醒了一起玩的孩子最大的也不过十岁的样子见到这一幕几乎所有的小孩都吓傻了一个个哭着往回跑还留在三炮身边的就只有胖子和方逸了方逸年龄虽然很小但从小就跟着老道却是没有慌乱马上就解下了三炮白球鞋上的鞋带将他的小臂死死的给扎住然后又从地上捡起了一块边角锋利的石头在三炮那红肿的伤口上划了个十字方逸听师父说过人要是被蛇咬了一定要第一时间吸出蛇毒来所以在划破了伤口之后方逸直接就用嘴往外吸起了蛇毒直到伤口中流出的鲜血从乌黑变成了红色他才停住了嘴不过此时的三炮还是昏迷不醒吸完了蛇毒的方逸嘴唇肿起老高更是浑身乏力也没有力气再背着三炮回道观了好在那会绰号叫金花的魏锦华还在背着三炮爬了一里多的山路在半道上遇到了闻讯赶来的老道士等人由于方逸救治的及时再加上那条蛇的毒性不是特别强老道给三炮喂了蛇药之后三炮也就慢慢的恢复了过来第二天就变得生龙活虎了起来反倒是给三炮吸出毒血的方逸那嘴唇足足肿了三四天才消了下去经过了这件事算是同患难过的方逸彭三军还有魏锦华三个孩子走的愈发近了起来几乎每次上山都形影不离的玩在一起而话不多心里明白的彭三军嘴上虽然臭道士小神棍什么的乱喊着但是打小就在心里将比自己还要小一点的方逸看成了大哥每年都会让城里的亲戚带一些书籍上山送给方逸方逸无父无母除了老道士之外面前的彭三军和魏锦华也就是他最为亲近的人了三兄弟从小那过命的交情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有丝毫的变化胖子别老欺负三炮我要打抱不平了啊看了一会之后方逸也加入了战团不过与其说是去打架倒不如说是方逸将地上滚做一团的两人给分开了我要是能自己住这么大个院子就好了打闹了好一会胖子和三炮才停下手来歪着脑袋四处看了一下胖子说道三炮我看就让逸哥儿住你这好了反正就你一个人住三炮大名叫彭三军他父母原本不是魏家村的人而是在七十年代下放到魏家村的知青由于政策上的问题没能赶上最后一批知青回城于是就在魏家村落下户来彭三军的二叔在七十年代的时候当了几年工程兵学了一手爆破的技能八十年代初退伍之后没事干也跑到了魏家村和彭三军的父亲一起干起了石料生意这几年护山还林他们才结束了生意回的城彭三军家里的很多亲戚都是生活在沪上和金陵两地而且在金陵城里面还有彭三军爷爷留给他父亲的一个祖宅在彭三军当兵走了之后他的父母就去了金陵祖宅生活了所以彭三军家里留在魏家村的房子除了他父母偶尔回来收拾一下之外这两年一直都是空着的由于金陵城的房子太小再加上彭三军不愿意呆在父母身边受约束这才又回到了魏家村里逸哥儿当然要住我这了他以后穿的衣服我都给买好了三炮进屋之后就从桌子拿起了个袋子扔给方逸道你小子是个假道士别整天没事穿这么一身道袍麻利的赶紧把衣服给换了现在就换方逸闻言有些迟疑他从小到大就是穿着道袍长大的现在让他穿别的衣服方逸一时半会的还真有些不习惯废话当然现在换了班尼路牌子货彭三军咂吧了下嘴说道这一身衣服花了我两百多呢你小子要是不穿就还给我我还能拿去退俗话说靠山吃山在物资贫乏七十年代几乎生活在魏家村都会上山去采些山货补贴家里由于方山里没什么野兽所以很多也会带着半大孩子上山老道士道观往往就们歇脚休息地方。
  在方逸小时候几乎山上每天都有七八孩子但之所以和胖子还有三炮关系最其中还有故事。
  在方逸八九岁那年冬天家里大去林子里采冬菇去们六七小孩闲无聊也跑到道观下面两里之外处林子边上玩耍拿着树枝子当刀剑嘻嘻哈哈打闹着。
  玩阵之后三炮从树洞里掏被冻僵硬死蛇拿起来吓唬起们起玩小姑娘但让所有都没想到蛇并非死而自己进入到冬眠。
  在三炮手里那蛇渐渐复苏起来很突然并且毫无预兆在山炮小臂咬口那积蓄几月蛇毒顿时麻痹三炮神经只短短几分钟时间三炮神智就已经怎么清醒。
  起玩孩子最大也过十岁样子见到幕几乎所有小孩都吓傻哭着往回跑还留在三炮身边就只有胖子和方逸。
  方逸年龄虽然很小但从小就跟着老道却没有慌乱马上就解下三炮白球鞋上鞋带将小臂死死给扎住然后又从地上捡起块边角锋利石头在三炮那红肿伤口上划十字。
  方逸听师父说过要被蛇咬定要第时间吸出蛇毒来所以在划破伤口之后方逸直接就用嘴往外吸起蛇毒直到伤口中流出鲜血从乌黑变成红色才停住嘴。
  过此时三炮还昏迷醒吸完蛇毒方逸嘴唇肿起老高更浑身乏力也没有力气再背着三炮回道观在那会绰号叫金花魏锦华还在背着三炮爬里多山路在半道上遇到闻讯赶来老道士等。
  由于方逸救治及时再加上那条蛇毒性特别强老道给三炮喂蛇药之后三炮也就慢慢恢复过来第二天就变得生龙活虎起来反倒给三炮吸出毒血方逸那嘴唇足足肿三四天才消下去。
  经过件事算同患难过方逸彭三军还有魏锦华三孩子走愈发近起来几乎每次上山都形影离玩在起。
  而话多心里明白彭三军嘴上虽然臭道士小神棍什么乱喊着但打小就在心里将比自己还要小点方逸看成大哥每年都会让城里亲戚带些书籍上山送给方逸。
  方逸无父无母除老道士之外面前彭三军和魏锦华也就最为亲近三兄弟从小那过命交情并没有因为时间推移而有丝毫变化。
  “胖子别老欺负三炮要打抱平啊……”看会之后方逸也加入战团过与其说去打架倒如说方逸将地上滚做团两给分开。
  “要能自己住么大院子就……”
  打闹会胖子和三炮才停下手来歪着脑袋四处看下胖子说道:“三炮看就让逸哥儿住反正就住……”
  三炮大名叫彭三军父母原本魏家村而在七十年代下放到魏家村知青由于政策上问题没能赶上最后批知青回城于就在魏家村落下户来。
  彭三军二叔在七十年代时候当几年工程兵学手爆破技能八十年代初退伍之后没事干也跑到魏家村和彭三军父亲起干起石料生意几年护山还林们才结束生意回城。
  彭三军家里很多亲戚都生活在沪上和金陵两地而且在金陵城里面还有彭三军爷爷留给父亲祖宅在彭三军当兵走之后父母就去金陵祖宅生活。
  所以彭三军家里留在魏家村房子除父母偶尔回来收拾下之外两年直都空着由于金陵城房子太小再加上彭三军愿意呆在父母身边受约束才又回到魏家村里。
  “逸哥儿当然要住以后穿衣服都给买……”三炮进屋之后就从桌子拿起袋子扔给方逸道:“小子假道士别整天没事穿么身道袍麻利赶紧把衣服给换……”
  “现在就换?”方逸闻言有些迟疑从小到大就穿着道袍长大现在让穿别衣服方逸时半会还真有些习惯。
  “废话当然现在换班尼路牌子货……”彭三军咂下嘴说道:“身衣服花两百多呢小子要穿就还给还能拿去退……”
俗话说靠山吃山,在物资贫乏的七十年代,几乎生活在魏家村的人,都会上山去采一些山货补贴家里,由于方山里没什么野兽,所以很多人也会带着半大的孩子上山,老道士的道观,往往就是他们歇脚休息的地方。
  在方逸小的时候,几乎山上每天都有七八个孩子,但之所以他和胖子还有三炮关系最好,这其中还有一个故事。
  在方逸八九岁的那一年的冬天,家里大人去林子里采冬菇去了,他们六七个小孩闲的无聊,也跑到道观下面的两里之外的一处林子边上玩耍,拿着树枝子当刀剑,嘻嘻哈哈的打闹着。
  玩了一阵之后,三炮从一个树洞里掏了个被冻的僵硬的死蛇,拿起来吓唬起了他们一起玩的一个小姑娘,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蛇并非是死了,而是自己进入到了冬眠。
  在三炮手里,那蛇渐渐复苏了起来,很突然并且毫无预兆的在山炮的小臂咬了一口,那积蓄了好几个月的蛇毒,顿时麻痹了三炮的神经,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三炮的神智就已经不怎么清醒了。
  一起玩的孩子,最大的也不过十岁的样子,见到这一幕,几乎所有的小孩都吓傻了,一个个哭着往回跑,还留在三炮身边的,就只有胖子和方逸了。
  方逸年龄虽然很小,但从小就跟着老道,却是没有慌乱,马上就解下了三炮白球鞋上的鞋带,将他的小臂死死的给扎住,然后又从地上捡起了一块边角锋利的石头,在三炮那红肿的伤口上划了个十字。
  方逸听师父说过,人要是被蛇咬了,一定要第一时间吸出蛇毒来,所以在划破了伤口之后,方逸直接就用嘴往外吸起了蛇毒,直到伤口中流出的鲜血从乌黑变成了红色,他才停住了嘴。
  不过此时的三炮还是昏迷不醒,吸完了蛇毒的方逸嘴唇肿起老高,更是浑身乏力,也没有力气再背着三炮回道观了,好在那会绰号叫金花的魏锦华还在,背着三炮爬了一里多的山路,在半道上遇到了闻讯赶来的老道士等人。
  由于方逸救治的及时,再加上那条蛇的毒性不是特别强,老道给三炮喂了蛇药之后,三炮也就慢慢的恢复了过来,第二天就变得生龙活虎了起来,反倒是给三炮吸出毒血的方逸,那嘴唇足足肿了三四天才消了下去。
  经过了这件事,算是同患难过的方逸彭三军还有魏锦华三个孩子,走的愈发近了起来,几乎每次上山都形影不离的玩在一起。
  而话不多心里明白的彭三军,嘴上虽然臭道士小神棍什么的乱喊着,但是打小就在心里将比自己还要小一点的方逸看成了大哥,每年都会让城里的亲戚带一些书籍上山送给方逸。
  方逸无父无母,除了老道士之外,面前的彭三军和魏锦华,也就是他最为亲近的人了,三兄弟从小那过命的交情,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有丝毫的变化。
  “胖子,别老欺负三炮,我要打抱不平了啊……”看了一会之后,方逸也加入了战团,不过与其说是去打架,倒不如说是方逸将地上滚做一团的两人给分开了。
  “我要是能自己住这么大个院子就好了……”
  打闹了好一会,胖子和三炮才停下手来,歪着脑袋四处看了一下,胖子说道:“三炮,我看就让逸哥儿住你这好了,反正就你一个人住……”
  三炮大名叫彭三军,他父母原本不是魏家村的人,而是在七十年代下放到魏家村的知青,由于政策上的问题没能赶上最后一批知青回城,于是就在魏家村落下户来。
  彭三军的二叔在七十年代的时候当了几年工程兵,学了一手爆破的技能,八十年代初退伍之后没事干也跑到了魏家村,和彭三军的父亲一起干起了石料生意,这几年护山还林,他们才结束了生意回的城。
  彭三军家里的很多亲戚,都是生活在沪上和金陵两地,而且在金陵城里面,还有彭三军爷爷留给他父亲的一个祖宅,在彭三军当兵走了之后,他的父母就去了金陵祖宅生活了。
  所以彭三军家里留在魏家村的房子,除了他父母偶尔回来收拾一下之外,这两年一直都是空着的,由于金陵城的房子太小,再加上彭三军不愿意呆在父母身边受约束,这才又回到了魏家村里。
  “逸哥儿当然要住我这了,他以后穿的衣服我都给买好了……”三炮进屋之后就从桌子拿起了个袋子,扔给方逸道:“你小子是个假道士,别整天没事穿这么一身道袍,麻利的赶紧把衣服给换了……”
  “现在就换?”方逸闻言有些迟疑,他从小到大就是穿着道袍长大的,现在让他穿别的衣服,方逸一时半会的还真有些不习惯。
  “废话,当然现在换了,班尼路,牌子货……”彭三军咂吧了下嘴,说道:“这一身衣服花了我两百多呢,你小子要是不穿就还给我,我还能拿去退……”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