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醒转 上

下载免费读
“私了?怎么个私了法?”听到那光头司机的话后,胖子斜眼看了过去,听医生说方逸似乎并没有大碍,胖子心里对这司机的愤恨也是减弱了不少。
  “医药费我全包,再给你们三千块钱营养费,你们看行不行?”
  满军在心里合计了一下,刚才他就支付出去了一万块的住院押金,就算还剩下一些估计也拿不回来了,而那人似乎并没有什么事,再给个三千也差不多了。
  “三千?你打发叫花子呢?”
  一听满军的话,胖子顿时炸了,开口说道:“我兄弟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呢,万一要是变成植物人的话,你就是再拿三十万都不够,三千就想打发我们,你不是在做梦吧?”
  “胖子,有你这么咒方逸的吗?”
  旁边的三炮没好气的拍了下胖子的脑子,不过对于这司机提出的三千块钱,三炮也是很不满意,当下说道:“我们也不讹你,如果我兄弟醒过来没事的话,你拿三万块钱,要是有后遗症,你负责看病,怎么样?”
  “三万太多了吧?”满军的脸当场就侉了下来,他这一趟收了个唐伯虎的扇面,也就是赚那么个三五万块钱,如果再给三万的话,差不多这次的生意就是白干了。
  而且满军在古玩行干了七八年,虽然也有三四百万的身家的,但身家包括了货物和不动产,不等于是现金,满军很多钱都压在了货里,流动资金也不过就是五六万,再拿出三万等于是把老底给掏空了。
  “多?要不你让我开车撞一下,我给你三万成不成?”胖子没好气的说道。
  “两位大哥,再少点吧?”满军一脸苦笑的说道:“要不这样,等里面那位兄弟醒过来,咱们看看他情况怎么样,然后再谈赔偿的事情,怎么样?”
  说实话,在古玩行里干了这些年,三教九流的人满军也都认识一些,如果放在刚入行的时候,他还真不怵面前这两个小子,说不定就一个电话叫来几个人将这俩小子收拾一顿。
  但俗话说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满军现在生意做的不错,老婆孩子安安稳稳,他还真不敢和这些小青年耍横,这也就是老话说的光脚不怕穿鞋的,没那玩命的心劲儿了。
  而且满军能看出来,面前的这两个年轻人眼神里都带着股子戾气,这种人打起架来下手往往是没轻没重,自己都四十多岁的人了,犯不着去冒这个险和他们硬碰硬。
  “人要没事的话,最少两万!”胖子想了一下,给出了个数,他之前干保安的时候,一个月才几百块钱,两万块钱对于胖子而言,已经是很大一个数目了。
  “行,两万就两万!”满军一咬牙答应了下来,这事儿谁也不怪,只能怪他乐极生悲,活该是破财消灾。
  “两位兄弟,我身上没那么多现金,下午带过来给你们成不?”谈好了赔偿,满军也不想呆在这儿了,谁知道病房里的那人什么时候醒过来,难不成自己还一直在这里等着吗。
  “想走?”
  听到满军的话,胖子的那双小眼睛顿时瞪圆了,一把抓住了满军的衣领子,开口说道:“你现在要是跑了,我们去哪里找你去?要走也行,把车子给我留下,或者我和你一起去取钱……”
  “那也行,你跟我去店里拿钱吧……”
  满军点了点头,他在朝天宫那边开了个古玩店,店里差不多还有两万块钱的现金,更主要的是,满军还要把收来的这物件放到店里的保险柜去,这次撞人拉下来的亏空,全指望这幅唐伯虎的扇面来找补了。
  “去你店里?我说,你别动什么歪心眼,哥几个可不是好欺负的!”胖子打量了一下那光头司机,出言威胁了一句,乡下人来到了城里,总是会有一种不安全感的。
  “我能动什么心眼子,小哥儿,你去不去啊。”满军闻言苦笑了起来,他一眼就看出这两个年轻人是农村出来的,不过他们应该也见过一些世面,要不然胆子不会这么大。
  “去!”胖子想了一下,回头说道:“三炮,你看着方逸,我跟他走一趟,要是下午还没回来你就报警,他车牌号你记清楚了……”
  “行,他要是敢玩猫腻,我把他家给炸了……”三炮点了点头,他说的出是真能做得到的,一摸口袋,三炮冲着那司机喊道:“喂,我钱包刚才掉了,你身上有零钱没有?先拿点出来……”
  “就二百了……”两万都准备给了,满军自然也不会在乎这二百块钱,当下将口袋里的钱都掏了出来。
  “这小子比我还黑呢……”看到三炮问那司机要钱,胖子忍不住咧了下嘴,还钱包掉了?估计三炮长这么大就没用过钱包。
  “方逸,你小子要快点醒过来啊!”
  等到胖子和那肇事司机离开之后,三炮坐在了方逸的床头,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刚下山就遇到了这种事,让他感觉十分的对不起方逸。
  不过此时的方逸,显然听不到三炮的话,而且三炮也不会发现,方逸那看似昏迷不醒的身体,却是在细微的颤抖着,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一种莫名的物质,似乎在改变着方逸的体质,这是方逸也不知道的。
  “哎,醒了,方逸,你醒了吗?”
  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之后,一直紧盯着方逸的三炮忽然发现,方逸眼睛的睫毛突然动了一下,而垂在身体右侧的手指,也弯曲了起来,见到这一幕,三炮连忙按响了床头呼叫医生的按钮。
私了怎么个私了法听到那光头司机的话后胖子斜眼看了过去听医生说方逸似乎并没有大碍胖子心里对这司机的愤恨也是减弱了不少医药费我全包再给你们三千块钱营养费你们看行不行满军在心里合计了一下刚才他就支付出去了一万块的住院押金就算还剩下一些估计也拿不回来了而那人似乎并没有什么事再给个三千也差不多了三千你打发叫花子呢一听满军的话胖子顿时炸了开口说道我兄弟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呢万一要是变成植物人的话你就是再拿三十万都不够三千就想打发我们你不是在做梦吧胖子有你这么咒方逸的吗旁边的三炮没好气的拍了下胖子的脑子不过对于这司机提出的三千块钱三炮也是很不满意当下说道我们也不讹你如果我兄弟醒过来没事的话你拿三万块钱要是有后遗症你负责看病怎么样三万太多了吧满军的脸当场就侉了下来他这一趟收了个唐伯虎的扇面也就是赚那么个三五万块钱如果再给三万的话差不多这次的生意就是白干了而且满军在古玩行干了七八年虽然也有三四百万的身家的但身家包括了货物和不动产不等于是现金满军很多钱都压在了货里流动资金也不过就是五六万再拿出三万等于是把老底给掏空了多要不你让我开车撞一下我给你三万成不成胖子没好气的说道两位大哥再少点吧满军一脸苦笑的说道要不这样等里面那位兄弟醒过来咱们看看他情况怎么样然后再谈赔偿的事情怎么样说实话在古玩行里干了这些年三教九流的人满军也都认识一些如果放在刚入行的时候他还真不怵面前这两个小子说不定就一个电话叫来几个人将这俩小子收拾一顿但俗话说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满军现在生意做的不错老婆孩子安安稳稳他还真不敢和这些小青年耍横这也就是老话说的光脚不怕穿鞋的没那玩命的心劲儿了而且满军能看出来面前的这两个年轻人眼神里都带着股子戾气这种人打起架来下手往往是没轻没重自己都四十多岁的人了犯不着去冒这个险和他们硬碰硬人要没事的话最少两万胖子想了一下给出了个数他之前干保安的时候一个月才几百块钱两万块钱对于胖子而言已经是很大一个数目了行两万就两万满军一咬牙答应了下来这事儿谁也不怪只能怪他乐极生悲活该是破财消灾两位兄弟我身上没那么多现金下午带过来给你们成不谈好了赔偿满军也不想呆在这儿了谁知道病房里的那人什么时候醒过来难不成自己还一直在这里等着吗想走听到满军的话胖子的那双小眼睛顿时瞪圆了一把抓住了满军的衣领子开口说道你现在要是跑了我们去哪里找你去要走也行把车子给我留下或者我和你一起去取钱那也行你跟我去店里拿钱吧满军点了点头他在朝天宫那边开了个古玩店店里差不多还有两万块钱的现金更主要的是满军还要把收来的这物件放到店里的保险柜去这次撞人拉下来的亏空全指望这幅唐伯虎的扇面来找补了去你店里我说你别动什么歪心眼哥几个可不是好欺负的胖子打量了一下那光头司机出言威胁了一句乡下人来到了城里总是会有一种不安全感的我能动什么心眼子小哥儿你去不去啊满军闻言苦笑了起来他一眼就看出这两个年轻人是农村出来的不过他们应该也见过一些世面要不然胆子不会这么大去胖子想了一下回头说道三炮你看着方逸我跟他走一趟要是下午还没回来你就报警他车牌号你记清楚了行他要是敢玩猫腻我把他家给炸了三炮点了点头他说的出是真能做得到的一摸口袋三炮冲着那司机喊道喂我钱包刚才掉了你身上有零钱没有先拿点出来就二百了两万都准备给了满军自然也不会在乎这二百块钱当下将口袋里的钱都掏了出来这小子比我还黑呢看到三炮问那司机要钱胖子忍不住咧了下嘴还钱包掉了估计三炮长这么大就没用过钱包方逸你小子要快点醒过来啊等到胖子和那肇事司机离开之后三炮坐在了方逸的床头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刚下山就遇到了这种事让他感觉十分的对不起方逸不过此时的方逸显然听不到三炮的话而且三炮也不会发现方逸那看似昏迷不醒的身体却是在细微的颤抖着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一种莫名的物质似乎在改变着方逸的体质这是方逸也不知道的哎醒了方逸你醒了吗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之后一直紧盯着方逸的三炮忽然发现方逸眼睛的睫毛突然动了一下而垂在身体右侧的手指也弯曲了起来见到这一幕三炮连忙按响了床头呼叫医生的按钮“私?怎么私法?”听到那光头司机话后胖子斜眼看过去听医生说方逸似乎并没有大碍胖子心里对司机愤恨也减弱少。
  “医药费全包再给们三千块钱营养费们看行行?”
  满军在心里合计下刚才就支付出去万块住院押金就算还剩下些估计也拿回来而那似乎并没有什么事再给三千也差多。
  “三千?打发叫花子呢?”
  听满军话胖子顿时炸开口说道:“兄弟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呢万要变成植物话就再拿三十万都够三千就想打发们在做梦?”
  “胖子有么咒方逸?”
  旁边三炮没气拍下胖子脑子过对于司机提出三千块钱三炮也很满意当下说道:“们也讹如果兄弟醒过来没事话拿三万块钱要有后遗症负责看病怎么样?”
  “三万太多?”满军脸当场就侉下来趟收唐伯虎扇面也就赚那么三五万块钱如果再给三万话差多次生意就白干。
  而且满军在古玩行干七八年虽然也有三四百万身家但身家包括货物和动产等于现金满军很多钱都压在货里流动资金也过就五六万再拿出三万等于把老底给掏空。
  “多?要让开车撞下给三万成成?”胖子没气说道。
  “两位大哥再少点?”满军脸苦笑说道:“要样等里面那位兄弟醒过来咱们看看情况怎么样然后再谈赔偿事情怎么样?”
  说实话在古玩行里干些年三教九流满军也都认识些如果放在刚入行时候还真怵面前两小子说定就电话叫来几将俩小子收拾顿。
  但俗话说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满军现在生意做错老婆孩子安安稳稳还真敢和些小青年耍横也就老话说光脚怕穿鞋没那玩命心劲儿。
  而且满军能看出来面前两年轻眼神里都带着股子戾气种打起架来下手往往没轻没重自己都四十多岁犯着去冒险和们硬碰硬。
  “要没事话最少两万!”胖子想下给出数之前干保安时候月才几百块钱两万块钱对于胖子而言已经很大数目。
  “行两万就两万!”满军咬牙答应下来事儿谁也怪只能怪乐极生悲活该破财消灾。
  “两位兄弟身上没那么多现金下午带过来给们成?”谈赔偿满军也想呆在儿谁知道病房里那什么时候醒过来难成自己还直在里等着。
  “想走?”
  听到满军话胖子那双小眼睛顿时瞪圆把抓住满军衣领子开口说道:“现在要跑们去哪里找去?要走也行把车子给留下或者和起去取钱……”
  “那也行跟去店里拿钱……”
  满军点点头在朝天宫那边开古玩店店里差多还有两万块钱现金更主要满军还要把收来物件放到店里保险柜去次撞拉下来亏空全指望幅唐伯虎扇面来找补。
  “去店里?说别动什么歪心眼哥几可欺负!”胖子打量下那光头司机出言威胁句乡下来到城里总会有种安全感。
  “能动什么心眼子小哥儿去去啊。”满军闻言苦笑起来眼就看出两年轻农村出来过们应该也见过些世面要然胆子会么大。
  “去!”胖子想下回头说道:“三炮看着方逸跟走趟要下午还没回来就报警车牌号记清楚……”
  “行要敢玩猫腻把家给炸……”三炮点点头说出真能做得到摸口袋三炮冲着那司机喊道:“喂钱包刚才掉身上有零钱没有?先拿点出来……”
  “就二百……”两万都准备给满军自然也会在乎二百块钱当下将口袋里钱都掏出来。
  “小子比还黑呢……”看到三炮问那司机要钱胖子忍住咧下嘴还钱包掉?估计三炮长么大就没用过钱包。
  “方逸小子要快点醒过来啊!”
  等到胖子和那肇事司机离开之后三炮坐在方逸床头心中有种说出来滋味刚下山就遇到种事让感觉十分对起方逸。
  过此时方逸显然听到三炮话而且三炮也会发现方逸那看似昏迷醒身体却在细微颤抖着在昏迷段时间里种莫名物质似乎在改变着方逸体质方逸也知道。
  “哎醒方逸醒?”
  过大约半多小时之后直紧盯着方逸三炮忽然发现方逸眼睛睫毛突然动下而垂在身体右侧手指也弯曲起来见到幕三炮连忙按响床头呼叫医生按钮。
“私了?怎么个私了法?”听到那光头司机的话后,胖子斜眼看了过去,听医生说方逸似乎并没有大碍,胖子心里对这司机的愤恨也是减弱了不少。
  “医药费我全包,再给你们三千块钱营养费,你们看行不行?”
  满军在心里合计了一下,刚才他就支付出去了一万块的住院押金,就算还剩下一些估计也拿不回来了,而那人似乎并没有什么事,再给个三千也差不多了。
  “三千?你打发叫花子呢?”
  一听满军的话,胖子顿时炸了,开口说道:“我兄弟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呢,万一要是变成植物人的话,你就是再拿三十万都不够,三千就想打发我们,你不是在做梦吧?”
  “胖子,有你这么咒方逸的吗?”
  旁边的三炮没好气的拍了下胖子的脑子,不过对于这司机提出的三千块钱,三炮也是很不满意,当下说道:“我们也不讹你,如果我兄弟醒过来没事的话,你拿三万块钱,要是有后遗症,你负责看病,怎么样?”
  “三万太多了吧?”满军的脸当场就侉了下来,他这一趟收了个唐伯虎的扇面,也就是赚那么个三五万块钱,如果再给三万的话,差不多这次的生意就是白干了。
  而且满军在古玩行干了七八年,虽然也有三四百万的身家的,但身家包括了货物和不动产,不等于是现金,满军很多钱都压在了货里,流动资金也不过就是五六万,再拿出三万等于是把老底给掏空了。
  “多?要不你让我开车撞一下,我给你三万成不成?”胖子没好气的说道。
  “两位大哥,再少点吧?”满军一脸苦笑的说道:“要不这样,等里面那位兄弟醒过来,咱们看看他情况怎么样,然后再谈赔偿的事情,怎么样?”
  说实话,在古玩行里干了这些年,三教九流的人满军也都认识一些,如果放在刚入行的时候,他还真不怵面前这两个小子,说不定就一个电话叫来几个人将这俩小子收拾一顿。
  但俗话说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满军现在生意做的不错,老婆孩子安安稳稳,他还真不敢和这些小青年耍横,这也就是老话说的光脚不怕穿鞋的,没那玩命的心劲儿了。
  而且满军能看出来,面前的这两个年轻人眼神里都带着股子戾气,这种人打起架来下手往往是没轻没重,自己都四十多岁的人了,犯不着去冒这个险和他们硬碰硬。
  “人要没事的话,最少两万!”胖子想了一下,给出了个数,他之前干保安的时候,一个月才几百块钱,两万块钱对于胖子而言,已经是很大一个数目了。
  “行,两万就两万!”满军一咬牙答应了下来,这事儿谁也不怪,只能怪他乐极生悲,活该是破财消灾。
  “两位兄弟,我身上没那么多现金,下午带过来给你们成不?”谈好了赔偿,满军也不想呆在这儿了,谁知道病房里的那人什么时候醒过来,难不成自己还一直在这里等着吗。
  “想走?”
  听到满军的话,胖子的那双小眼睛顿时瞪圆了,一把抓住了满军的衣领子,开口说道:“你现在要是跑了,我们去哪里找你去?要走也行,把车子给我留下,或者我和你一起去取钱……”
  “那也行,你跟我去店里拿钱吧……”
  满军点了点头,他在朝天宫那边开了个古玩店,店里差不多还有两万块钱的现金,更主要的是,满军还要把收来的这物件放到店里的保险柜去,这次撞人拉下来的亏空,全指望这幅唐伯虎的扇面来找补了。
“私吗?怎么吗私吗法?”听到那光头司机吗话后吗胖子斜眼看吗过去吗听医生说方逸似乎并没有大碍吗胖子心里对吗司机吗愤恨也吗减弱吗吗少。
  “医药费吗全包吗再给吗们三千块钱营养费吗吗们看行吗行?”
  满军在心里合计吗吗下吗刚才吗就支付出去吗吗万块吗住院押金吗就算还剩下吗些估计也拿吗回来吗吗而那吗似乎并没有什么事吗再给吗三千也差吗多吗。
  “三千?吗打发叫花子呢?”
  吗听满军吗话吗胖子顿时炸吗吗开口说道:“吗兄弟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呢吗万吗要吗变成植物吗吗话吗吗就吗再拿三十万都吗够吗三千就想打发吗们吗吗吗吗在做梦吗?”
  “胖子吗有吗吗么咒方逸吗吗?”
  旁边吗三炮没吗气吗拍吗下胖子吗脑子吗吗过对于吗司机提出吗三千块钱吗三炮也吗很吗满意吗当下说道:“吗们也吗讹吗吗如果吗兄弟醒过来没事吗话吗吗拿三万块钱吗要吗有后遗症吗吗负责看病吗怎么样?”
  “三万太多吗吗?”满军吗脸当场就侉吗下来吗吗吗吗趟收吗吗唐伯虎吗扇面吗也就吗赚那么吗三五万块钱吗如果再给三万吗话吗差吗多吗次吗生意就吗白干吗。
  而且满军在古玩行干吗七八年吗虽然也有三四百万吗身家吗吗但身家包括吗货物和吗动产吗吗等于吗现金吗满军很多钱都压在吗货里吗流动资金也吗过就吗五六万吗再拿出三万等于吗把老底给掏空吗。
  “多?要吗吗让吗开车撞吗下吗吗给吗三万成吗成?”胖子没吗气吗说道。
  “两位大哥吗再少点吗?”满军吗脸苦笑吗说道:“要吗吗样吗等里面那位兄弟醒过来吗咱们看看吗情况怎么样吗然后再谈赔偿吗事情吗怎么样?”
  说实话吗在古玩行里干吗吗些年吗三教九流吗吗满军也都认识吗些吗如果放在刚入行吗时候吗吗还真吗怵面前吗两吗小子吗说吗定就吗吗电话叫来几吗吗将吗俩小子收拾吗顿。
  但俗话说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吗满军现在生意做吗吗错吗老婆孩子安安稳稳吗吗还真吗敢和吗些小青年耍横吗吗也就吗老话说吗光脚吗怕穿鞋吗吗没那玩命吗心劲儿吗。
  而且满军能看出来吗面前吗吗两吗年轻吗眼神里都带着股子戾气吗吗种吗打起架来下手往往吗没轻没重吗自己都四十多岁吗吗吗吗犯吗着去冒吗吗险和吗们硬碰硬。
  “吗要没事吗话吗最少两万!”胖子想吗吗下吗给出吗吗数吗吗之前干保安吗时候吗吗吗月才几百块钱吗两万块钱对于胖子而言吗已经吗很大吗吗数目吗。
  “行吗两万就两万!”满军吗咬牙答应吗下来吗吗事儿谁也吗怪吗只能怪吗乐极生悲吗活该吗破财消灾。
  “两位兄弟吗吗身上没那么多现金吗下午带过来给吗们成吗?”谈吗吗赔偿吗满军也吗想呆在吗儿吗吗谁知道病房里吗那吗什么时候醒过来吗难吗成自己还吗直在吗里等着吗。
  “想走?”
  听到满军吗话吗胖子吗那双小眼睛顿时瞪圆吗吗吗把抓住吗满军吗衣领子吗开口说道:“吗现在要吗跑吗吗吗们去哪里找吗去?要走也行吗把车子给吗留下吗或者吗和吗吗起去取钱……”
  “那也行吗吗跟吗去店里拿钱吗……”
  满军点吗点头吗吗在朝天宫那边开吗吗古玩店吗店里差吗多还有两万块钱吗现金吗更主要吗吗吗满军还要把收来吗吗物件放到店里吗保险柜去吗吗次撞吗拉下来吗亏空吗全指望吗幅唐伯虎吗扇面来找补吗。
  “去吗店里?吗说吗吗别动什么歪心眼吗哥几吗可吗吗吗欺负吗!”胖子打量吗吗下那光头司机吗出言威胁吗吗句吗乡下吗来到吗城里吗总吗会有吗种吗安全感吗。
  “吗能动什么心眼子吗小哥儿吗吗去吗去啊。”满军闻言苦笑吗起来吗吗吗眼就看出吗两吗年轻吗吗农村出来吗吗吗过吗们应该也见过吗些世面吗要吗然胆子吗会吗么大。
  “去!”胖子想吗吗下吗回头说道:“三炮吗吗看着方逸吗吗跟吗走吗趟吗要吗下午还没回来吗就报警吗吗车牌号吗记清楚吗……”
  “行吗吗要吗敢玩猫腻吗吗把吗家给炸吗……”三炮点吗点头吗吗说吗出吗真能做得到吗吗吗摸口袋吗三炮冲着那司机喊道:“喂吗吗钱包刚才掉吗吗吗身上有零钱没有?先拿点出来……”
  “就二百吗……”两万都准备给吗吗满军自然也吗会在乎吗二百块钱吗当下将口袋里吗钱都掏吗出来。
  “吗小子比吗还黑呢……”看到三炮问那司机要钱吗胖子忍吗住咧吗下嘴吗还钱包掉吗?估计三炮长吗么大就没用过钱包。
  “方逸吗吗小子要快点醒过来啊!”
  等到胖子和那肇事司机离开之后吗三炮坐在吗方逸吗床头吗心中有种说吗出来吗滋味吗刚下山就遇到吗吗种事吗让吗感觉十分吗对吗起方逸。
  吗过此时吗方逸吗显然听吗到三炮吗话吗而且三炮也吗会发现吗方逸那看似昏迷吗醒吗身体吗却吗在细微吗颤抖着吗在吗昏迷吗吗段时间里吗吗种莫名吗物质吗似乎在改变着方逸吗体质吗吗吗方逸也吗知道吗。
  “哎吗醒吗吗方逸吗吗醒吗吗?”
  过吗大约半吗多小时之后吗吗直紧盯着方逸吗三炮忽然发现吗方逸眼睛吗睫毛突然动吗吗下吗而垂在身体右侧吗手指吗也弯曲吗起来吗见到吗吗幕吗三炮连忙按响吗床头呼叫医生吗按钮。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