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百年沉香 下

下载免费读
“这串沉香流珠是不错,我平日里在打坐的时候戴着它,很容易就能入定进去……”
  方逸对这串老沉香的念珠也很是喜欢,一来这是师父留给他的物件,二来这串珠子本身也有其特殊的功效,念珠本身所产生的那种清香,会让人在烦躁的时候,不自觉的就会心神安定下来。
  “小伙子,你师父是个高人啊……”
  孙老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那串沉香,开口说道:“小方,如果有机会的话,你能不能给我引见下你师父?能将如此品相沉香珠流传下来的人,一定是位雅士……”
  孙老学识渊博,又在博物馆工作了一辈子,他对古玩文物算是有教无类,几乎每一种都会涉猎到,像是珠子这种在古董类别里算是文玩类的物件,孙老也是颇有研究。
  其实在早些时候是没有文玩这种称呼的,因为古玩中的分类,除了陶瓷青铜器和金银器之外,其它所有的杂项都可以称之为文玩,这两者本就是可以混为一体的,也算是在孙连达的工作范畴之中。
  “孙老,先师在三年前就已经驾鹤西归了……”
  听到孙老要结识自己的师父,方逸不由苦笑了起来,他承认老道士是个高人不假,但绝对称不上是雅士,自家师父可是没少干那些焚琴煮鹤的事情。
  “哎,可惜了……”孙老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正要说话的时候,病房的门忽然被从外面推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提着个饭盒走了进来。
  “爸,这是怎么回事?”
  中年人的眼睛看到了方逸,脸色顿时变得有些不好看了,开口说道:“我不是交的单独病房的钱吗?为什么医院又安排人过来住了?我找他们医院去……”
  中年人的名字叫孙超,是孙连达的大儿子,他从小先是学习国画,后来又改为西洋油画,在国外学习了十多年,很是闯出一番名头,现在已经是国内外知名的青年油画家。
  孙超是个大孝子,从小离家求学,但是在功成名就之后,孙超回到国内在京城和金陵分别开了自己的画廊,并且将工作室设在了金陵,以方便就近照顾父亲。
  原本孙超是和父亲一起住的,但这段时间他要赶几幅画出来交给国外的画廊,于是就住在了工作室,没成想就那么几天的功夫,父亲半夜上厕所就滑倒了,这让孙超很是内疚。
  由于当时医院没有单独病房了,为了能让父亲好好的休息,孙超就和医生协商了一下,将一个两人间的病房给要了下来,还请了一个护工照顾父亲,但今儿一来孙超却是发现病房里又住进了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爸,那护工呢?他怎么没在这里?”孙超四处打量了一下,他高价请的护工也没在病房,脸色不由变得愈发难看了。
  “小超,你嚷嚷什么啊?”
  看见儿子一进来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孙连达用手在床头拍了一下,没好气的说道:“那护工家里有事,我让他晚上再来,怎么着?你老子连这点权利都没有了吗?”
  “爸,我……我不是这意思……”见到父亲生气了,孙超连忙赔起了笑,说道:“那医院也不能再安排人进来住啊,我可是付了一整间病房的钱啊……”
  其实孙超这是在国外呆久了,他并不明白国内医院里的那些猫腻。
  医院赚钱,可不是靠床位赚钱,而是赚的注射药品和手术的费用,孙超虽然交了两张床的钱,但那是在没有病人入住的情况下,只要一旦有人入住,他们绝对会将人给安排进来的。
  “胡闹,这医院又不是咱家开的,有病人还能不让住吗?”孙连达训斥了一句儿子,开口说道:“小方住进来也能陪我说说话,比我一个人在这里强多了……”
  歉意的对方逸笑了笑,孙连达指着儿子说道:“小方,这是我大儿子,叫孙超,画画的,你叫声孙大哥就行了……”
  “孙大哥,我叫方逸……”方逸躺在病床上苦笑了一声,说道:“我这出了车祸也动不了,怠慢孙大哥了……”
  “小方,你躺着就好……”孙超知道这事儿和方逸没什么关系,当下坐在了父亲的床头,将那饭盒取了出来,准备让父亲吃饭。
  “小超,吃饭不急,你看看这东西……”孙连达摆弄着那沉香手串,正准备递给儿子的时候,手又缩了回来,说道:“去洗洗手,擦干净了再过来……”
  “爸,我看你是职业病又犯了吧?”孙超在父亲面前脾气很好,当下乖乖的出去洗了手才回到了病房,从父亲手上接过了那串老沉香的手串。
这串沉香流珠是不错我平日里在打坐的时候戴着它很容易就能入定进去方逸对这串老沉香的念珠也很是喜欢一来这是师父留给他的物件二来这串珠子本身也有其特殊的功效念珠本身所产生的那种清香会让人在烦躁的时候不自觉的就会心神安定下来小伙子你师父是个高人啊孙老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那串沉香开口说道小方如果有机会的话你能不能给我引见下你师父能将如此品相沉香珠流传下来的人一定是位雅士孙老学识渊博又在博物馆工作了一辈子他对古玩文物算是有教无类几乎每一种都会涉猎到像是珠子这种在古董类别里算是文玩类的物件孙老也是颇有研究其实在早些时候是没有文玩这种称呼的因为古玩中的分类除了陶瓷青铜器和金银器之外其它所有的杂项都可以称之为文玩这两者本就是可以混为一体的也算是在孙连达的工作范畴之中孙老先师在三年前就已经驾鹤西归了听到孙老要结识自己的师父方逸不由苦笑了起来他承认老道士是个高人不假但绝对称不上是雅士自家师父可是没少干那些焚琴煮鹤的事情哎可惜了孙老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正要说话的时候病房的门忽然被从外面推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提着个饭盒走了进来爸这是怎么回事中年人的眼睛看到了方逸脸色顿时变得有些不好看了开口说道我不是交的单独病房的钱吗为什么医院又安排人过来住了我找他们医院去中年人的名字叫孙超是孙连达的大儿子他从小先是学习国画后来又改为西洋油画在国外学习了十多年很是闯出一番名头现在已经是国内外知名的青年油画家孙超是个大孝子从小离家求学但是在功成名就之后孙超回到国内在京城和金陵分别开了自己的画廊并且将工作室设在了金陵以方便就近照顾父亲原本孙超是和父亲一起住的但这段时间他要赶几幅画出来交给国外的画廊于是就住在了工作室没成想就那么几天的功夫父亲半夜上厕所就滑倒了这让孙超很是内疚由于当时医院没有单独病房了为了能让父亲好好的休息孙超就和医生协商了一下将一个两人间的病房给要了下来还请了一个护工照顾父亲但今儿一来孙超却是发现病房里又住进了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爸那护工呢他怎么没在这里孙超四处打量了一下他高价请的护工也没在病房脸色不由变得愈发难看了小超你嚷嚷什么啊看见儿子一进来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孙连达用手在床头拍了一下没好气的说道那护工家里有事我让他晚上再来怎么着你老子连这点权利都没有了吗爸我我不是这意思见到父亲生气了孙超连忙赔起了笑说道那医院也不能再安排人进来住啊我可是付了一整间病房的钱啊其实孙超这是在国外呆久了他并不明白国内医院里的那些猫腻医院赚钱可不是靠床位赚钱而是赚的注射药品和手术的费用孙超虽然交了两张床的钱但那是在没有病人入住的情况下只要一旦有人入住他们绝对会将人给安排进来的胡闹这医院又不是咱家开的有病人还能不让住吗孙连达训斥了一句儿子开口说道小方住进来也能陪我说说话比我一个人在这里强多了歉意的对方逸笑了笑孙连达指着儿子说道小方这是我大儿子叫孙超画画的你叫声孙大哥就行了孙大哥我叫方逸方逸躺在病床上苦笑了一声说道我这出了车祸也动不了怠慢孙大哥了小方你躺着就好孙超知道这事儿和方逸没什么关系当下坐在了父亲的床头将那饭盒取了出来准备让父亲吃饭小超吃饭不急你看看这东西孙连达摆弄着那沉香手串正准备递给儿子的时候手又缩了回来说道去洗洗手擦干净了再过来爸我看你是职业病又犯了吧孙超在父亲面前脾气很好当下乖乖的出去洗了手才回到了病房从父亲手上接过了那串老沉香的手串“串沉香流珠错平日里在打坐时候戴着它很容易就能入定进去……”
  方逸对串老沉香念珠也很喜欢来师父留给物件二来串珠子本身也有其特殊功效念珠本身所产生那种清香会让在烦躁时候自觉就会心神安定下来。
  “小伙子师父高啊……”
  孙老爱释手把玩着那串沉香开口说道:“小方如果有机会话能能给引见下师父?能将如此品相沉香珠流传下来定位雅士……”
  孙老学识渊博又在博物馆工作辈子对古玩文物算有教无类几乎每种都会涉猎到像珠子种在古董类别里算文玩类物件孙老也颇有研究。
  其实在早些时候没有文玩种称呼因为古玩中分类除陶瓷青铜器和金银器之外其它所有杂项都可以称之为文玩两者本就可以混为体也算在孙连达工作范畴之中。
  “孙老先师在三年前就已经驾鹤西归……”
  听到孙老要结识自己师父方逸由苦笑起来承认老道士高假但绝对称上雅士自家师父可没少干那些焚琴煮鹤事情。
  “哎可惜……”孙老脸惋惜摇摇头正要说话时候病房门忽然被从外面推开四十多岁中年提着饭盒走进来。
  “爸怎么回事?”
  中年眼睛看到方逸脸色顿时变得有些看开口说道:“交单独病房钱?为什么医院又安排过来住?找们医院去……”
  中年名字叫孙超孙连达大儿子从小先学习国画后来又改为西洋油画在国外学习十多年很闯出番名头现在已经国内外知名青年油画家。
  孙超大孝子从小离家求学但在功成名就之后孙超回到国内在京城和金陵分别开自己画廊并且将工作室设在金陵以方便就近照顾父亲。
  原本孙超和父亲起住但段时间要赶几幅画出来交给国外画廊于就住在工作室没成想就那么几天功夫父亲半夜上厕所就滑倒让孙超很内疚。
  由于当时医院没有单独病房为能让父亲休息孙超就和医生协商下将两间病房给要下来还请护工照顾父亲但今儿来孙超却发现病房里又住进顿时气打处来。
  “爸那护工呢?怎么没在里?”孙超四处打量下高价请护工也没在病房脸色由变得愈发难看。
  “小超嚷嚷什么啊?”
  看见儿子进来就鼻子鼻子脸脸孙连达用手在床头拍下没气说道:“那护工家里有事让晚上再来怎么着?老子连点权利都没有?”
  “爸……意思……”见到父亲生气孙超连忙赔起笑说道:“那医院也能再安排进来住啊可付整间病房钱啊……”
  其实孙超在国外呆久并明白国内医院里那些猫腻。
  医院赚钱可靠床位赚钱而赚注射药品和手术费用孙超虽然交两张床钱但那在没有病入住情况下只要旦有入住们绝对会将给安排进来。
  “胡闹医院又咱家开有病还能让住?”孙连达训斥句儿子开口说道:“小方住进来也能陪说说话比在里强多……”
  歉意对方逸笑笑孙连达指着儿子说道:“小方大儿子叫孙超画画叫声孙大哥就行……”
  “孙大哥叫方逸……”方逸躺在病床上苦笑声说道:“出车祸也动怠慢孙大哥……”
  “小方躺着就……”孙超知道事儿和方逸没什么关系当下坐在父亲床头将那饭盒取出来准备让父亲吃饭。
  “小超吃饭急看看东西……”孙连达摆弄着那沉香手串正准备递给儿子时候手又缩回来说道:“去洗洗手擦干净再过来……”
  “爸看职业病又犯?”孙超在父亲面前脾气很当下乖乖出去洗手才回到病房从父亲手上接过那串老沉香手串。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