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别离

下载免费读
白虎等五位神兽离开时,带走了五位妖王,要为天地宗在剑世界之中建立宗门。
  
  宇文烟、叶修竹与洪志三位太上长老也各自回到了三大圣地之中,只不过走时精神有些恍惚,给人一种浑浑噩噩的感觉。
  
  第二天,三大圣地同时向连云海域宣告,从此之后,连云海域三大圣地变为四大圣地,新晋圣地为天地宗。
  
  布衣宗,接到消息的苏子君和苏子茂两人皆有些发愣,似是有些不敢相信,许久之后,苏子君长长呼出一口气,摇头笑道:“想当初方道友不过一介散修,这才二十多年,便建立了一座圣地,我都怀疑,这二十几年是不是一场梦,太难以置信了。”
  
  “我们也该庆幸,当初以诚相待,最终换来布衣宗如今这局面。”
  
  苏子茂回想起方逸刚刚加入布衣宗时,自己还能切磋一二,之后便是看着方逸的实力迅速攀升,直到现在,已经到达了一个让他想都不敢想的地步。
  
  太古宗,沈百川看着手中的消息苦笑:“我们这位兄弟,也太恐怖了些,都说修者修行,越往后,修为进境便越慢,怎么我感觉,方逸的进境反而是越往后越快呢。”
  
  “我们与方逸,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了。”沈百天拍拍沈百川的肩膀,轻叹了口气。
  
  “什么层次不层次的,方逸才不是那种势利小人。”公冶晓对沈百天的说法并不认可:“我敢说,只要我们有需要,方逸还是最快赶来的那个。”
  
  “或许吧。”沈百天不与公冶晓争执,只是付之一笑。
  
  “三位哥哥。”沈百天话音刚落,便听到方逸的声音在殿内响起,随后便看见方逸的身影出现。
  
  “方逸?”沈百川忽站起身,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拉着方逸左看右看,问道:“你这是突破到元婴境界了?不对啊,就算是元婴修者,也没有办法穿过阵法瞬间移动吧。”
  
  “行了,是我,没错。”方逸被沈百川看的有些不自在,连忙摆手笑道:“只是神识突破了,我的瞬间移动,和寻常元婴修者有些不同,阵法什么的,对我可无用。”
  
  “刚刚还在说你呢。”公冶晓一抖手中的情报,眼神却是瞄向沈百川,意思是,看吧,我说什么来着。
  
  “哦?”方逸看到情报上的文字却是轻轻一笑:“办事效率还挺高,前天才说好,今天就都传到太古宗了。”
  
  “兄弟,你专门跑一趟,不会只是找我们叙旧聊天吧。”沈百川拉着方逸坐下,吩咐门下弟子沏茶。
  
  “说起来,还得跟二哥赔个不是。”方逸伸手取出域外战场的星图,递给沈百川:“本来答应了二哥一同前往域外战场,结果一直耽搁道现在。”
  
  “自家兄弟,说什么见外的话,天地宗风雨飘摇时,我们帮不上忙才是惭愧。”沈百川所言非虚,当初遭到域外修者攻打,太古宗四处求援,结果只有方逸赶来,最终也是方逸等人斩杀了域外修者保住太古宗。
  
  天地宗成立后,遭到连云海域各方觊觎,太古宗却帮不上忙,令三兄弟心中感觉愧对方逸。
  
  “自家兄弟,说什么见外的话。”方逸原话还给了沈百川,笑道:“这份星图便送与二哥了,二哥想去域外战场,随时都可以,我已经和三大圣地打了招呼,到时自会有人照应,不会有什么危险,大哥三哥若是有兴趣,也可以去走一遭。”
  
  对于三大圣地来说,多几个人去域外战场算不上什么大事,也乐得在这种小事上帮方逸的忙,事无大小,皆是人情,小人情积累的多了,也便成了大人情,因此方逸提出这件事,宇文烟三人未做丝毫考虑便答应下来。
  
  “若是没什么危险,那倒是可以走一趟。”公冶晓乐呵呵道:“兄弟,你觉得那地方适合长生去吗?”
  
  “长生的修为还是差了些,去了可能也得不到什么机缘。”方逸摇了摇头,公冶长生只有筑基中期修为,去到域外战场,就算性命无虞,也很难得到什么像样的宝物。
  
  “说的也是,还是等他渡过金丹大劫再说吧。”公冶晓耸耸肩,眼神又瞄向沈百天,带着笑意问道:“大哥,你呢?”
  
  沈百天感觉脸颊有些发热,说话也有些不太连贯,前后矛盾:“我……我就算了,要不,也随你们去一趟,人多也有个照应。”
  
  不出方逸所料,来到太古宗,又被三兄弟给扣下,吃饱喝足才放方逸回到了罗浮岛。
  
  山间的院落中,方逸和柏初夏并排躺在屋顶,望着漫天星空。
  
  “总感觉有种空落落的感觉。”方逸双手枕在脑后,望着星空,突然有一种失落感,好像失去了目标一般,天下之大,似乎再也没有了自己的容身之所。
  
  “我看你呀,就是犯贱。”柏初夏笑着说道:“好不容易安稳下来,你可以别乱折腾了。”
  
  方逸摇头轻笑,忽然想到了什么,摇头道:“还真没到失落的时候,这两天太放松了,把修者界的事情给忘了。”
  
  想到修者界,方逸眼中闪过寒光,冷声说道:“还有仇没报。”
  
  方逸所说的仇,正是被连智追杀一事,“现在杀个连智倒是亦如反掌,麻烦的是那些魔道修者,还有白泽。”
  
  方逸自顾自说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见柏初夏正歪着头盯着自己看。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方逸被盯的有些不自在,连忙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却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噗嗤’,看见方逸一脸傻愣的模样,柏初夏忍不住笑出了声:“我就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能消停下来。”
  
  “那谁说的好。”方逸不置可否的说道:“对了,方方呢?”
  
  “和雷林切磋去了。”柏初夏略带不满的说道:“我看你带回这徒弟,迟早把咱们女儿给拐走。”
  
  “什么叫拐走。”方逸笑道:“雷林的秉性不错,我看两人倒是挺般配。”
  
  “哼,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觉得,这雷林还要再考验几年。”
  
  其实柏初夏本来也觉得雷林算是不错的年轻人了,可涉及到女儿的终身大事,总会觉得对方身上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总而言之,就是觉得配不上自己的女儿,可是纵观现在的年轻一辈,也的确没有更好的选择。
白虎等五位神兽离开时带走了五位妖王要为天地宗在剑世界之中建立宗门宇文烟叶修竹与洪志三位太上长老也各自回到了三大圣地之中只不过走时精神有些恍惚给人一种浑浑噩噩的感觉第二天三大圣地同时向连云海域宣告从此之后连云海域三大圣地变为四大圣地新晋圣地为天地宗布衣宗接到消息的苏子君和苏子茂两人皆有些发愣似是有些不敢相信许久之后苏子君长长呼出一口气摇头笑道想当初方道友不过一介散修这才二十多年便建立了一座圣地我都怀疑这二十几年是不是一场梦太难以置信了我们也该庆幸当初以诚相待最终换来布衣宗如今这局面苏子茂回想起方逸刚刚加入布衣宗时自己还能切磋一二之后便是看着方逸的实力迅速攀升直到现在已经到达了一个让他想都不敢想的地步太古宗沈百川看着手中的消息苦笑我们这位兄弟也太恐怖了些都说修者修行越往后修为进境便越慢怎么我感觉方逸的进境反而是越往后越快呢我们与方逸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了沈百天拍拍沈百川的肩膀轻叹了口气什么层次不层次的方逸才不是那种势利小人公冶晓对沈百天的说法并不认可我敢说只要我们有需要方逸还是最快赶来的那个或许吧沈百天不与公冶晓争执只是付之一笑三位哥哥沈百天话音刚落便听到方逸的声音在殿内响起随后便看见方逸的身影出现方逸沈百川忽站起身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拉着方逸左看右看问道你这是突破到元婴境界了不对啊就算是元婴修者也没有办法穿过阵法瞬间移动吧行了是我没错方逸被沈百川看的有些不自在连忙摆手笑道只是神识突破了我的瞬间移动和寻常元婴修者有些不同阵法什么的对我可无用刚刚还在说你呢公冶晓一抖手中的情报眼神却是瞄向沈百川意思是看吧我说什么来着哦方逸看到情报上的文字却是轻轻一笑办事效率还挺高前天才说好今天就都传到太古宗了兄弟你专门跑一趟不会只是找我们叙旧聊天吧沈百川拉着方逸坐下吩咐门下弟子沏茶说起来还得跟二哥赔个不是方逸伸手取出域外战场的星图递给沈百川本来答应了二哥一同前往域外战场结果一直耽搁道现在自家兄弟说什么见外的话天地宗风雨飘摇时我们帮不上忙才是惭愧沈百川所言非虚当初遭到域外修者攻打太古宗四处求援结果只有方逸赶来最终也是方逸等人斩杀了域外修者保住太古宗天地宗成立后遭到连云海域各方觊觎太古宗却帮不上忙令三兄弟心中感觉愧对方逸自家兄弟说什么见外的话方逸原话还给了沈百川笑道这份星图便送与二哥了二哥想去域外战场随时都可以我已经和三大圣地打了招呼到时自会有人照应不会有什么危险大哥三哥若是有兴趣也可以去走一遭对于三大圣地来说多几个人去域外战场算不上什么大事也乐得在这种小事上帮方逸的忙事无大小皆是人情小人情积累的多了也便成了大人情因此方逸提出这件事宇文烟三人未做丝毫考虑便答应下来若是没什么危险那倒是可以走一趟公冶晓乐呵呵道兄弟你觉得那地方适合长生去吗长生的修为还是差了些去了可能也得不到什么机缘方逸摇了摇头公冶长生只有筑基中期修为去到域外战场就算性命无虞也很难得到什么像样的宝物说的也是还是等他渡过金丹大劫再说吧公冶晓耸耸肩眼神又瞄向沈百天带着笑意问道大哥你呢沈百天感觉脸颊有些发热说话也有些不太连贯前后矛盾我我就算了要不也随你们去一趟人多也有个照应不出方逸所料来到太古宗又被三兄弟给扣下吃饱喝足才放方逸回到了罗浮岛山间的院落中方逸和柏初夏并排躺在屋顶望着漫天星空总感觉有种空落落的感觉方逸双手枕在脑后望着星空突然有一种失落感好像失去了目标一般天下之大似乎再也没有了自己的容身之所我看你呀就是犯贱柏初夏笑着说道好不容易安稳下来你可以别乱折腾了方逸摇头轻笑忽然想到了什么摇头道还真没到失落的时候这两天太放松了把修者界的事情给忘了想到修者界方逸眼中闪过寒光冷声说道还有仇没报方逸所说的仇正是被连智追杀一事现在杀个连智倒是亦如反掌麻烦的是那些魔道修者还有白泽方逸自顾自说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见柏初夏正歪着头盯着自己看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方逸被盯的有些不自在连忙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却没有发现什么东西噗嗤看见方逸一脸傻愣的模样柏初夏忍不住笑出了声我就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能消停下来那谁说的好方逸不置可否的说道对了方方呢和雷林切磋去了柏初夏略带不满的说道我看你带回这徒弟迟早把咱们女儿给拐走什么叫拐走方逸笑道雷林的秉性不错我看两人倒是挺般配哼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觉得这雷林还要再考验几年其实柏初夏本来也觉得雷林算是不错的年轻人了可涉及到女儿的终身大事总会觉得对方身上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总而言之就是觉得配不上自己的女儿可是纵观现在的年轻一辈也的确没有更好的选择白虎等五位神兽离开时带走五位妖王要为天地宗在剑世界之中建立宗门。
  
  宇文烟、叶修竹与洪志三位太上长老也各自回到三大圣地之中只过走时精神有些恍惚给种浑浑噩噩感觉。
  
  第二天三大圣地同时向连云海域宣告从此之后连云海域三大圣地变为四大圣地新晋圣地为天地宗。
  
  布衣宗接到消息苏子君和苏子茂两皆有些发愣似有些敢相信许久之后苏子君长长呼出口气摇头笑道:“想当初方道友过介散修才二十多年便建立座圣地都怀疑二十几年场梦太难以置信。”
  
  “们也该庆幸当初以诚相待最终换来布衣宗如今局面。”
  
  苏子茂回想起方逸刚刚加入布衣宗时自己还能切磋二之后便看着方逸实力迅速攀升直到现在已经到达让想都敢想地步。
  
  太古宗沈百川看着手中消息苦笑:“们位兄弟也太恐怖些都说修者修行越往后修为进境便越慢怎么感觉方逸进境反而越往后越快呢。”
  
  “们与方逸已经层次。”沈百天拍拍沈百川肩膀轻叹口气。
  
  “什么层次层次方逸才那种势利小。”公冶晓对沈百天说法并认可:“敢说只要们有需要方逸还最快赶来那。”
  
  “或许。”沈百天与公冶晓争执只付之笑。
  
  “三位哥哥。”沈百天话音刚落便听到方逸声音在殿内响起随后便看见方逸身影出现。
  
  “方逸?”沈百川忽站起身有点敢相信自己眼睛拉着方逸左看右看问道:“突破到元婴境界?对啊就算元婴修者也没有办法穿过阵法瞬间移动。”
  
  “行没错。”方逸被沈百川看有些自在连忙摆手笑道:“只神识突破瞬间移动和寻常元婴修者有些同阵法什么对可无用。”
  
  “刚刚还在说呢。”公冶晓抖手中情报眼神却瞄向沈百川意思看说什么来着。
  
  “哦?”方逸看到情报上文字却轻轻笑:“办事效率还挺高前天才说今天就都传到太古宗。”
  
  “兄弟专门跑趟会只找们叙旧聊天。”沈百川拉着方逸坐下吩咐门下弟子沏茶。
  
  “说起来还得跟二哥赔。”方逸伸手取出域外战场星图递给沈百川:“本来答应二哥同前往域外战场结果直耽搁道现在。”
  
  “自家兄弟说什么见外话天地宗风雨飘摇时们帮上忙才惭愧。”沈百川所言非虚当初遭到域外修者攻打太古宗四处求援结果只有方逸赶来最终也方逸等斩杀域外修者保住太古宗。
  
  天地宗成立后遭到连云海域各方觊觎太古宗却帮上忙令三兄弟心中感觉愧对方逸。
  
  “自家兄弟说什么见外话。”方逸原话还给沈百川笑道:“份星图便送与二哥二哥想去域外战场随时都可以已经和三大圣地打招呼到时自会有照应会有什么危险大哥三哥若有兴趣也可以去走遭。”
  
  对于三大圣地来说多几去域外战场算上什么大事也乐得在种小事上帮方逸忙事无大小皆情小情积累多也便成大情因此方逸提出件事宇文烟三未做丝毫考虑便答应下来。
  
  “若没什么危险那倒可以走趟。”公冶晓乐呵呵道:“兄弟觉得那地方适合长生去?”
  
  “长生修为还差些去可能也得到什么机缘。”方逸摇摇头公冶长生只有筑基中期修为去到域外战场就算性命无虞也很难得到什么像样宝物。
  
  “说也还等渡过金丹大劫再说。”公冶晓耸耸肩眼神又瞄向沈百天带着笑意问道:“大哥呢?”
  
  沈百天感觉脸颊有些发热说话也有些太连贯前后矛盾:“……就算要也随们去趟多也有照应。”
  
  出方逸所料来到太古宗又被三兄弟给扣下吃饱喝足才放方逸回到罗浮岛。
  
  山间院落中方逸和柏初夏并排躺在屋顶望着漫天星空。
  
  “总感觉有种空落落感觉。”方逸双手枕在脑后望着星空突然有种失落感像失去目标般天下之大似乎再也没有自己容身之所。
  
  “看呀就犯贱。”柏初夏笑着说道:“容易安稳下来可以别乱折腾。”
  
  方逸摇头轻笑忽然想到什么摇头道:“还真没到失落时候两天太放松把修者界事情给忘。”
  
  想到修者界方逸眼中闪过寒光冷声说道:“还有仇没报。”
  
  方逸所说仇正被连智追杀事“现在杀连智倒亦如反掌麻烦那些魔道修者还有白泽。”
  
  方逸自顾自说着知道什么时候见柏初夏正歪着头盯着自己看。
  
  “脸上有什么东西么?”方逸被盯有些自在连忙伸手在脸上抹把却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噗嗤’看见方逸脸傻愣模样柏初夏忍住笑出声:“就想问问什么时候能消停下来。”
  
  “那谁说。”方逸置可否说道:“对方方呢?”
  
  “和雷林切磋去。”柏初夏略带满说道:“看带回徒弟迟早把咱们女儿给拐走。”
  
  “什么叫拐走。”方逸笑道:“雷林秉性错看两倒挺般配。”
  
  “哼知知面知心觉得雷林还要再考验几年。”
  
  其实柏初夏本来也觉得雷林算错年轻可涉及到女儿终身大事总会觉得对方身上有样那样缺点总而言之就觉得配上自己女儿可纵观现在年轻辈也确没有更选择。
白虎等五位神兽离开时,带走了五位妖王,要为天地宗在剑世界之中建立宗门。
  
  宇文烟、叶修竹与洪志三位太上长老也各自回到了三大圣地之中,只不过走时精神有些恍惚,给人一种浑浑噩噩的感觉。
  
  第二天,三大圣地同时向连云海域宣告,从此之后,连云海域三大圣地变为四大圣地,新晋圣地为天地宗。
  
  布衣宗,接到消息的苏子君和苏子茂两人皆有些发愣,似是有些不敢相信,许久之后,苏子君长长呼出一口气,摇头笑道:“想当初方道友不过一介散修,这才二十多年,便建立了一座圣地,我都怀疑,这二十几年是不是一场梦,太难以置信了。”
  
  “我们也该庆幸,当初以诚相待,最终换来布衣宗如今这局面。”
  
  苏子茂回想起方逸刚刚加入布衣宗时,自己还能切磋一二,之后便是看着方逸的实力迅速攀升,直到现在,已经到达了一个让他想都不敢想的地步。
  
  太古宗,沈百川看着手中的消息苦笑:“我们这位兄弟,也太恐怖了些,都说修者修行,越往后,修为进境便越慢,怎么我感觉,方逸的进境反而是越往后越快呢。”
  
  “我们与方逸,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了。”沈百天拍拍沈百川的肩膀,轻叹了口气。
  
  “什么层次不层次的,方逸才不是那种势利小人。”公冶晓对沈百天的说法并不认可:“我敢说,只要我们有需要,方逸还是最快赶来的那个。”
  
  “或许吧。”沈百天不与公冶晓争执,只是付之一笑。
  
  “三位哥哥。”沈百天话音刚落,便听到方逸的声音在殿内响起,随后便看见方逸的身影出现。
  
  “方逸?”沈百川忽站起身,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拉着方逸左看右看,问道:“你这是突破到元婴境界了?不对啊,就算是元婴修者,也没有办法穿过阵法瞬间移动吧。”
  
  “行了,是我,没错。”方逸被沈百川看的有些不自在,连忙摆手笑道:“只是神识突破了,我的瞬间移动,和寻常元婴修者有些不同,阵法什么的,对我可无用。”
  
  “刚刚还在说你呢。”公冶晓一抖手中的情报,眼神却是瞄向沈百川,意思是,看吧,我说什么来着。
  
  “哦?”方逸看到情报上的文字却是轻轻一笑:“办事效率还挺高,前天才说好,今天就都传到太古宗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