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下载免费读
第1章
  
  大山深处云雾缭山,巫山之巅坐落着一栋破旧的精神病院。
  
  巫山疯人院!
  
  在这儿关押的或是富可敌国的财团大佬,或是残暴冷血的杀手,亦或是执掌一方的军阀之主......但都有一个共性,这些人能关不能杀。
  
  这里没有高墙围栏,也没有军队镇压,有的只是一名平平无奇的少年,镇守于此已有五年。
  
  这五年,从来没有人胆敢踏出巫山疯人院半步。
  
  夕阳如血,略显老旧的前院,方晨穿着一身护工制服,正小心翼翼的修剪着一株奇特的盆栽。
  
  “方哥,出大事了。斩神快把宁财神打死了......”护工小刘满头大汗的跑来,神情无比慌张。
第1章
  
  大山深处云雾缭山,巫山之巅坐落着一栋破旧的精神病院。
  
  巫山疯人院!
  
  在这儿关押的或是富可敌国的财团大佬,或是残暴冷血的杀手,亦或是执掌一方的军阀之主......但都有一个共性,这些人能关不能杀。
  
  这里没有高墙围栏,也没有军队镇压,有的只是一名平平无奇的少年,镇守于此已有五年。
  
  这五年,从来没有人胆敢踏出巫山疯人院半步。
  
  夕阳如血,略显老旧的前院,方晨穿着一身护工制服,正小心翼翼的修剪着一株奇特的盆栽。
  
  “方哥,出大事了。斩神快把宁财神打死了......”护工小刘满头大汗的跑来,神情无比慌张。
  
  斩神,曾孤身一人斩杀倭国将军府一家千人。
  
  宁财神,财阀大佬富可敌国,因一时兴起引起金融风暴,导致米国金融危机。
  
  嘎巴!
  
  方晨手一抖,盆栽的一条枝叶被剪断,只见他眉宇一沉一股萧杀之意如风暴席卷而出,护工小刘顿感燥热散去,浑身奇寒无比。
  
  铁菩提,断了......
  
  小刘万分恐惧,这盆栽名为铁菩提,传闻乃是世间绝有的灵树。
  
  灵树太过玄幻小刘不信,但他知道这盆栽方晨视若珍宝,不舍它掉一片叶子,可这次竟然剪短了一条枝叶。
  
  方晨爱惜的捡起枝条,从上拽下两片叶子递给小刘。
  
  小刘躬身上前,双手捧着。
  
  方晨轻叹,“小刘啊,你说这斩神力气大,怎么不去挑大粪?宁财神钱多,怎么不捐个三百亿救助贫困山区。”
  
  小刘眼前一亮。
  
  “是,方哥所言极是,我这就去传您的话,让斩神去挑大粪,让宁财神捐款。”
  
  说完,小刘捧着两片铁菩提的树叶转身就跑。
  
  不多时,小刘又气喘吁吁的跑来。
  
  “方哥,不好了,楚疯子这次真疯了,跟院子里的大槐树干上了,快给干倒了,还嚷嚷着要拆了疯人院。”
  
  方晨有些不耐烦,随手扔出一片树叶,“都他奶奶的闲的,让他把山顶的绿化种满,要不然还跟上次一样暴晒他三天,让他成名副其实的疯子。”
  
  “是,是!”
  
  小刘捡起铁菩提的树叶转身又跑了出去。
  
  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方晨骂骂咧咧的嘟囔着,“一群疯子,破事真多!我这树叶长的还没摘的快!三娘都走了五年了,回老家造人都够造五个了,怎么还不回来!”
  
  抱着盆栽手持断枝,他朝着活动室走去。
  
  原本喧嚣的活动室瞬间寂静了下来,一个个大佬笔直站立,就像等待检查试卷的孩子,紧张且期待表扬一样。
  
  一位资源垄断的大佬,顿时盯上了方晨手里铁菩提断枝上的两片叶子,谄媚的笑着凑上前来。
  
  “方哥,您看这树叶能不能赏给我,我家有矿,我出二十亿。”
  
  “方哥,另外一片叶子卖我,您开个价,要谁的人头都行。”杀手之王点头哈腰。
  
  “这断枝能否卖我?我这毕生古武修为,倾囊相授。”武狂阔步上前。
  
  “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
  
  方晨不屑的瞪了一眼,武狂脚步戛然而止,一脸羞愧的杵在原地。
  
  “都给我消停点,谁要再敢惹事,相信我,能让谁真疯!”
  
  这里的病人没有一个省油的灯,可此刻却噤若寒蝉,甚至瑟瑟发抖。
  
  只见方晨嚼着手里的树叶和断枝转身就走,一群大佬羡慕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那可是灵树,铁菩提!
  
  世间罕有,传闻一片树叶就能让人延年益寿。
  
  方晨刚回屋放下盆栽,护工小刘又跑了过来。
  
  “不好了方哥......”
  
  “哪特么那么多不好?”
  
  这次方晨是真的怒了,腾地一声站起身来,阴沉着脸。
  
  “说,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还敢闹事?”
  
  “不,不是病人闹事。”小刘慌忙解释,“院外一位姓萧的美女校官带着一群人,把这儿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起来,是来抓一个刚逃进巫山疯人院的逃犯。”
第1章
  
  大山深处云雾缭山巫山之巅坐落着栋破旧精神病院。
  
  巫山疯院!
  
  在儿关押或富可敌国财团大佬或残暴冷血杀手亦或执掌方军阀之主......但都有共性些能关能杀。
  
  里没有高墙围栏也没有军队镇压有只名平平无奇少年镇守于此已有五年。
  
  五年从来没有胆敢踏出巫山疯院半步。
  
  夕阳如血略显老旧前院方晨穿着身护工制服正小心翼翼修剪着株奇特盆栽。
  
  “方哥出大事。斩神快把宁财神打死......”护工小刘满头大汗跑来神情无比慌张。
  
  斩神曾孤身斩杀倭国将军府家千。
  
  宁财神财阀大佬富可敌国因时兴起引起金融风暴导致米国金融危机。
  
  嘎巴!
  
  方晨手抖盆栽条枝叶被剪断只见眉宇沉股萧杀之意如风暴席卷而出护工小刘顿感燥热散去浑身奇寒无比。
  
  铁菩提断......
  
  小刘万分恐惧盆栽名为铁菩提传闻乃世间绝有灵树。
  
  灵树太过玄幻小刘信但知道盆栽方晨视若珍宝舍它掉片叶子可次竟然剪短条枝叶。
  
  方晨爱惜捡起枝条从上拽下两片叶子递给小刘。
  
  小刘躬身上前双手捧着。
  
  方晨轻叹“小刘啊说斩神力气大怎么去挑大粪?宁财神钱多怎么捐三百亿救助贫困山区。”
  
  小刘眼前亮。
  
  “方哥所言极就去传您话让斩神去挑大粪让宁财神捐款。”
  
  说完小刘捧着两片铁菩提树叶转身就跑。
  
  多时小刘又气喘吁吁跑来。
  
  “方哥楚疯子次真疯跟院子里大槐树干上快给干倒还嚷嚷着要拆疯院。”
  
  方晨有些耐烦随手扔出片树叶“都奶奶闲让把山顶绿化种满要然还跟上次样暴晒三天让成名副其实疯子。”
  
  “!”
  
  小刘捡起铁菩提树叶转身又跑出去。
  
  慵懒伸懒腰方晨骂骂咧咧嘟囔着“群疯子破事真多!树叶长还没摘快!三娘都走五年回老家造都够造五怎么还回来!”
  
  抱着盆栽手持断枝朝着活动室走去。
  
  原本喧嚣活动室瞬间寂静下来大佬笔直站立就像等待检查试卷孩子紧张且期待表扬样。
  
  位资源垄断大佬顿时盯上方晨手里铁菩提断枝上两片叶子谄媚笑着凑上前来。
  
  “方哥您看树叶能能赏给家有矿出二十亿。”
  
  “方哥另外片叶子卖您开价要谁头都行。”杀手之王点头哈腰。
  
  “断枝能否卖?毕生古武修为倾囊相授。”武狂阔步上前。
  
  “就那三脚猫功夫?”
  
  方晨屑瞪眼武狂脚步戛然而止脸羞愧杵在原地。
  
  “都给消停点谁要再敢惹事相信能让谁真疯!”
  
  里病没有省油灯可此刻却噤若寒蝉甚至瑟瑟发抖。
  
  只见方晨嚼着手里树叶和断枝转身就走群大佬羡慕口水都快流下来。
  
  那可灵树铁菩提!
  
  世间罕有传闻片树叶就能让延年益寿。
  
  方晨刚回屋放下盆栽护工小刘又跑过来。
  
  “方哥......”
  
  “哪特么那么多?”
  
  次方晨真怒腾地声站起身来阴沉着脸。
  
  “说哪长眼狗东西还敢闹事?”
  
  “病闹事。”小刘慌忙解释“院外位姓萧美女校官带着群把儿里三层外三层围起来来抓刚逃进巫山疯院逃犯。”
第1章
  
  大山深处云雾缭山,巫山之巅坐落着一栋破旧的精神病院。
  
  巫山疯人院!
  
  在这儿关押的或是富可敌国的财团大佬,或是残暴冷血的杀手,亦或是执掌一方的军阀之主......但都有一个共性,这些人能关不能杀。
  
  这里没有高墙围栏,也没有军队镇压,有的只是一名平平无奇的少年,镇守于此已有五年。
  
  这五年,从来没有人胆敢踏出巫山疯人院半步。
  
  夕阳如血,略显老旧的前院,方晨穿着一身护工制服,正小心翼翼的修剪着一株奇特的盆栽。
  
  “方哥,出大事了。斩神快把宁财神打死了......”护工小刘满头大汗的跑来,神情无比慌张。
  
  斩神,曾孤身一人斩杀倭国将军府一家千人。
  
  宁财神,财阀大佬富可敌国,因一时兴起引起金融风暴,导致米国金融危机。
  
  嘎巴!
  
  方晨手一抖,盆栽的一条枝叶被剪断,只见他眉宇一沉一股萧杀之意如风暴席卷而出,护工小刘顿感燥热散去,浑身奇寒无比。
  
  铁菩提,断了......
  
  小刘万分恐惧,这盆栽名为铁菩提,传闻乃是世间绝有的灵树。
  
  灵树太过玄幻小刘不信,但他知道这盆栽方晨视若珍宝,不舍它掉一片叶子,可这次竟然剪短了一条枝叶。
  
  方晨爱惜的捡起枝条,从上拽下两片叶子递给小刘。
  
  小刘躬身上前,双手捧着。
  
  方晨轻叹,“小刘啊,你说这斩神力气大,怎么不去挑大粪?宁财神钱多,怎么不捐个三百亿救助贫困山区。”
  
  小刘眼前一亮。
  
  “是,方哥所言极是,我这就去传您的话,让斩神去挑大粪,让宁财神捐款。”
  
  说完,小刘捧着两片铁菩提的树叶转身就跑。
  
  不多时,小刘又气喘吁吁的跑来。
  
  “方哥,不好了,楚疯子这次真疯了,跟院子里的大槐树干上了,快给干倒了,还嚷嚷着要拆了疯人院。”
  
  方晨有些不耐烦,随手扔出一片树叶,“都他奶奶的闲的,让他把山顶的绿化种满,要不然还跟上次一样暴晒他三天,让他成名副其实的疯子。”
  
  “是,是!”
  
  小刘捡起铁菩提的树叶转身又跑了出去。
  
  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方晨骂骂咧咧的嘟囔着,“一群疯子,破事真多!我这树叶长的还没摘的快!三娘都走了五年了,回老家造人都够造五个了,怎么还不回来!”
  
  抱着盆栽手持断枝,他朝着活动室走去。
  
  原本喧嚣的活动室瞬间寂静了下来,一个个大佬笔直站立,就像等待检查试卷的孩子,紧张且期待表扬一样。
  
  一位资源垄断的大佬,顿时盯上了方晨手里铁菩提断枝上的两片叶子,谄媚的笑着凑上前来。
  
  “方哥,您看这树叶能不能赏给我,我家有矿,我出二十亿。”
  
  “方哥,另外一片叶子卖我,您开个价,要谁的人头都行。”杀手之王点头哈腰。
  
  “这断枝能否卖我?我这毕生古武修为,倾囊相授。”武狂阔步上前。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