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下载免费读
第5章
  
  只见方晨抬手,化气为针接连点在叶长空的天池、太阳等八大穴位之上,最后一掌拍在叶长空的胸口。
  
  噗......
  
  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叶长空眼皮眨动,竟然渐渐的苏醒了。
  
  “爸,您醒了。”
  
  “老叶,老叶......”
  
  郭美娟一头上前,拽开方晨,关切的询问着。
  
  赵神医双眼瞪圆,“小友手法精湛,看起来有些眼熟,敢问是?”
  
  “八卦回魂手。”方晨淡然道。
  
  “嘶......”
  
  赵神医一个趔趄,失传已久的八卦回魂手?
  
  “没想到老朽余生还有幸亲眼所见此等手法。敢问小友师出何门?”
  
  方晨随口道:“你不配知道。”
  
  赵神医木然,但并不气恼,他早就被方晨医术所折服。
  
  “依照承诺,老夫甘愿拜您为师。”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都惊呆了。
  
  这可是江城大名鼎鼎的神医,竟然要拜师方晨?
  
  可方晨的话,更是宛若霹雳,惊得众人六神无主。
  
  “拜师?你不配!不过念在倒是谦逊,以后有空可以指点你几招。”
  
  不配?
  
  众人彻底傻眼了。
  
  赵神医微微躬着身子,“是是是,老朽不配,还请方先生留个联系方式,以后不吝赐教小老儿几招。”
  
  德高望重的赵神医,此番谦逊的态度让人咋舌。
  
  一把年纪,话都说到这份上,方晨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
  
  “手伸来。”
  
  赵神医赶忙照做,他用笔在对方掌心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
  
  “多谢,多谢。”赵神医一副受宠若惊之色。
  
  郭美娟渐渐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心里鄙夷,“屁个神医,道貌岸然!那方晨一个精神病院的护工,都能把你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交谈间,叶长空已经恢复如初,他拽开挡在前面的郭美娟。
  
  “小方,婉清,你们待会就去领证,听到没?”
  
  父亲大病初愈,叶婉清不敢再刺激他,唯有点头,“爸,我听你的。”
  
  “叶伯伯,你这病很特殊。”方晨突然问道。
  
  叶长空笑着摇头,“也曾年少轻狂,会点拳脚功夫与人争强好斗,留下些许病根。旧伤,习惯了。而今唯一的夙愿就是早点抱上孙子,死也能瞑目了。”
  
  他不愿多提,方晨也不多问。
  
  “小病而已,不至于!”
  
  说罢,他从盆栽铁菩提上拽下一片叶子递了过去,“直接吞服就好,可以缓解病情。”
  
  叶长空没有犹豫,直接照做,吞咽之下气色肉眼可见好了很多。
  
  只是没人留意到,赵神医看着那盆栽,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小方啊,我没事了,你别愣着了,赶紧跟婉清去领证,抓紧把喜帖安排下去,婚事越快越好......”
  
  方晨看了一眼叶婉清,她很委屈。
  
  心里是不愿接受的,却又不得不从。
  
  强扭的瓜不甜,方晨虽然有使命在身,但结婚是任务,也是一辈子的事,又何须急于一时强迫于叶婉清。
  
  故而,方晨笑道:“叶伯伯,虽然早年我跟婉清就认识,可多年不见,婚姻大事起码得有感情基础。既然一纸婚约在,我们可以先领证,但婚礼酒席暂且不急,我先跟婉清多接触着。”
  
  “一来培养感情,二来给准备婚礼一些时间,自然是要给婉清一场盛大的婚礼。”
  
  “还是小方想得周到,有心,有心呐!”叶长空连连点头,而后看向叶婉清,“待会就去领证,往后多培养感情,多沟通,爸给你时间。”
  
  “嗯。”
  
  叶婉清点了点头,而后感激的看了一眼方晨。
第章只见方晨抬手化气为针接连点在叶长空的天池太阳等八大穴位之上最后一掌拍在叶长空的胸口噗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叶长空眼皮眨动竟然渐渐的苏醒了爸您醒了老叶老叶郭美娟一头上前拽开方晨关切的询问着赵神医双眼瞪圆小友手法精湛看起来有些眼熟敢问是八卦回魂手方晨淡然道嘶赵神医一个趔趄失传已久的八卦回魂手没想到老朽余生还有幸亲眼所见此等手法敢问小友师出何门方晨随口道你不配知道赵神医木然但并不气恼他早就被方晨医术所折服依照承诺老夫甘愿拜您为师此话一出在场众人都惊呆了这可是江城大名鼎鼎的神医竟然要拜师方晨可方晨的话更是宛若霹雳惊得众人六神无主拜师你不配不过念在倒是谦逊以后有空可以指点你几招不配众人彻底傻眼了赵神医微微躬着身子是是是老朽不配还请方先生留个联系方式以后不吝赐教小老儿几招德高望重的赵神医此番谦逊的态度让人咋舌一把年纪话都说到这份上方晨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手伸来赵神医赶忙照做他用笔在对方掌心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多谢多谢赵神医一副受宠若惊之色郭美娟渐渐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心里鄙夷屁个神医道貌岸然那方晨一个精神病院的护工都能把你忽悠的一愣一愣的交谈间叶长空已经恢复如初他拽开挡在前面的郭美娟小方婉清你们待会就去领证听到没父亲大病初愈叶婉清不敢再刺激他唯有点头爸我听你的叶伯伯你这病很特殊方晨突然问道叶长空笑着摇头也曾年少轻狂会点拳脚功夫与人争强好斗留下些许病根旧伤习惯了而今唯一的夙愿就是早点抱上孙子死也能瞑目了他不愿多提方晨也不多问小病而已不至于说罢他从盆栽铁菩提上拽下一片叶子递了过去直接吞服就好可以缓解病情叶长空没有犹豫直接照做吞咽之下气色肉眼可见好了很多只是没人留意到赵神医看着那盆栽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小方啊我没事了你别愣着了赶紧跟婉清去领证抓紧把喜帖安排下去婚事越快越好方晨看了一眼叶婉清她很委屈心里是不愿接受的却又不得不从强扭的瓜不甜方晨虽然有使命在身但结婚是任务也是一辈子的事又何须急于一时强迫于叶婉清故而方晨笑道叶伯伯虽然早年我跟婉清就认识可多年不见婚姻大事起码得有感情基础既然一纸婚约在我们可以先领证但婚礼酒席暂且不急我先跟婉清多接触着一来培养感情二来给准备婚礼一些时间自然是要给婉清一场盛大的婚礼还是小方想得周到有心有心呐叶长空连连点头而后看向叶婉清待会就去领证往后多培养感情多沟通爸给你时间嗯叶婉清点了点头而后感激的看了一眼方晨第5章
  
  只见方晨抬手化气为针接连点在叶长空天池、太阳等八大穴位之上最后掌拍在叶长空胸口。
  
  噗......
  
  口老血喷出来叶长空眼皮眨动竟然渐渐苏醒。
  
  “爸您醒。”
  
  “老叶老叶......”
  
  郭美娟头上前拽开方晨关切询问着。
  
  赵神医双眼瞪圆“小友手法精湛看起来有些眼熟敢问?”
  
  “八卦回魂手。”方晨淡然道。
  
  “嘶......”
  
  赵神医趔趄失传已久八卦回魂手?
  
  “没想到老朽余生还有幸亲眼所见此等手法。敢问小友师出何门?”
  
  方晨随口道:“配知道。”
  
  赵神医木然但并气恼早就被方晨医术所折服。
  
  “依照承诺老夫甘愿拜您为师。”
  
  此话出在场众都惊呆。
  
  可江城大名鼎鼎神医竟然要拜师方晨?
  
  可方晨话更宛若霹雳惊得众六神无主。
  
  “拜师?配!过念在倒谦逊以后有空可以指点几招。”
  
  配?
  
  众彻底傻眼。
  
  赵神医微微躬着身子“老朽配还请方先生留联系方式以后吝赐教小老儿几招。”
  
  德高望重赵神医此番谦逊态度让咋舌。
  
  把年纪话都说到份上方晨也驳面子。
  
  “手伸来。”
  
  赵神医赶忙照做用笔在对方掌心写下自己电话号码。
  
  “多谢多谢。”赵神医副受宠若惊之色。
  
  郭美娟渐渐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心里鄙夷“屁神医道貌岸然!那方晨精神病院护工都能把忽悠愣愣!”
  
  交谈间叶长空已经恢复如初拽开挡在前面郭美娟。
  
  “小方婉清们待会就去领证听到没?”
  
  父亲大病初愈叶婉清敢再刺激唯有点头“爸听。”
  
  “叶伯伯病很特殊。”方晨突然问道。
  
  叶长空笑着摇头“也曾年少轻狂会点拳脚功夫与争强斗留下些许病根。旧伤习惯。而今唯夙愿就早点抱上孙子死也能瞑目。”
  
  愿多提方晨也多问。
  
  “小病而已至于!”
  
  说罢从盆栽铁菩提上拽下片叶子递过去“直接吞服就可以缓解病情。”
  
  叶长空没有犹豫直接照做吞咽之下气色肉眼可见很多。
  
  只没留意到赵神医看着那盆栽口水都快流出来。
  
  “小方啊没事别愣着赶紧跟婉清去领证抓紧把喜帖安排下去婚事越快越......”
  
  方晨看眼叶婉清她很委屈。
  
  心里愿接受却又得从。
  
  强扭瓜甜方晨虽然有使命在身但结婚任务也辈子事又何须急于时强迫于叶婉清。
  
  故而方晨笑道:“叶伯伯虽然早年跟婉清就认识可多年见婚姻大事起码得有感情基础。既然纸婚约在们可以先领证但婚礼酒席暂且急先跟婉清多接触着。”
  
  “来培养感情二来给准备婚礼些时间自然要给婉清场盛大婚礼。”
  
  “还小方想得周到有心有心呐!”叶长空连连点头而后看向叶婉清“待会就去领证往后多培养感情多沟通爸给时间。”
  
  “嗯。”
  
  叶婉清点点头而后感激看眼方晨。
第5章
  
  只见方晨抬手,化气为针接连点在叶长空的天池、太阳等八大穴位之上,最后一掌拍在叶长空的胸口。
  
  噗......
  
  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叶长空眼皮眨动,竟然渐渐的苏醒了。
  
  “爸,您醒了。”
  
  “老叶,老叶......”
  
  郭美娟一头上前,拽开方晨,关切的询问着。
  
  赵神医双眼瞪圆,“小友手法精湛,看起来有些眼熟,敢问是?”
  
  “八卦回魂手。”方晨淡然道。
  
  “嘶......”
  
  赵神医一个趔趄,失传已久的八卦回魂手?
  
  “没想到老朽余生还有幸亲眼所见此等手法。敢问小友师出何门?”
  
  方晨随口道:“你不配知道。”
  
  赵神医木然,但并不气恼,他早就被方晨医术所折服。
  
  “依照承诺,老夫甘愿拜您为师。”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都惊呆了。
  
  这可是江城大名鼎鼎的神医,竟然要拜师方晨?
  
  可方晨的话,更是宛若霹雳,惊得众人六神无主。
  
  “拜师?你不配!不过念在倒是谦逊,以后有空可以指点你几招。”
第5章
  
  只见方晨抬手吗化气为针接连点在叶长空吗天池、太阳等八大穴位之上吗最后吗掌拍在叶长空吗胸口。
  
  噗......
  
  吗口老血喷吗出来吗叶长空眼皮眨动吗竟然渐渐吗苏醒吗。
  
  “爸吗您醒吗。”
  
  “老叶吗老叶......”
  
  郭美娟吗头上前吗拽开方晨吗关切吗询问着。
  
  赵神医双眼瞪圆吗“小友手法精湛吗看起来有些眼熟吗敢问吗?”
  
  “八卦回魂手。”方晨淡然道。
  
  “嘶......”
  
  赵神医吗吗趔趄吗失传已久吗八卦回魂手?
  
  “没想到老朽余生还有幸亲眼所见此等手法。敢问小友师出何门?”
  
  方晨随口道:“吗吗配知道。”
  
  赵神医木然吗但并吗气恼吗吗早就被方晨医术所折服。
  
  “依照承诺吗老夫甘愿拜您为师。”
  
  此话吗出吗在场众吗都惊呆吗。
  
  吗可吗江城大名鼎鼎吗神医吗竟然要拜师方晨?
  
  可方晨吗话吗更吗宛若霹雳吗惊得众吗六神无主。
  
  “拜师?吗吗配!吗过念在倒吗谦逊吗以后有空可以指点吗几招。”
  
  吗配?
  
  众吗彻底傻眼吗。
  
  赵神医微微躬着身子吗“吗吗吗吗老朽吗配吗还请方先生留吗联系方式吗以后吗吝赐教小老儿几招。”
  
  德高望重吗赵神医吗此番谦逊吗态度让吗咋舌。
  
  吗把年纪吗话都说到吗份上吗方晨也吗吗驳吗吗吗面子。
  
  “手伸来。”
  
  赵神医赶忙照做吗吗用笔在对方掌心写下自己吗电话号码。
  
  “多谢吗多谢。”赵神医吗副受宠若惊之色。
  
  郭美娟渐渐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吗心里鄙夷吗“屁吗神医吗道貌岸然!那方晨吗吗精神病院吗护工吗都能把吗忽悠吗吗愣吗愣吗!”
  
  交谈间吗叶长空已经恢复如初吗吗拽开挡在前面吗郭美娟。
  
  “小方吗婉清吗吗们待会就去领证吗听到没?”
  
  父亲大病初愈吗叶婉清吗敢再刺激吗吗唯有点头吗“爸吗吗听吗吗。”
  
  “叶伯伯吗吗吗病很特殊。”方晨突然问道。
  
  叶长空笑着摇头吗“也曾年少轻狂吗会点拳脚功夫与吗争强吗斗吗留下些许病根。旧伤吗习惯吗。而今唯吗吗夙愿就吗早点抱上孙子吗死也能瞑目吗。”
  
  吗吗愿多提吗方晨也吗多问。
  
  “小病而已吗吗至于!”
  
  说罢吗吗从盆栽铁菩提上拽下吗片叶子递吗过去吗“直接吞服就吗吗可以缓解病情。”
  
  叶长空没有犹豫吗直接照做吗吞咽之下气色肉眼可见吗吗很多。
  
  只吗没吗留意到吗赵神医看着那盆栽吗口水都快流出来吗。
  
  “小方啊吗吗没事吗吗吗别愣着吗吗赶紧跟婉清去领证吗抓紧把喜帖安排下去吗婚事越快越吗......”
  
  方晨看吗吗眼叶婉清吗她很委屈。
  
  心里吗吗愿接受吗吗却又吗得吗从。
  
  强扭吗瓜吗甜吗方晨虽然有使命在身吗但结婚吗任务吗也吗吗辈子吗事吗又何须急于吗时强迫于叶婉清。
  
  故而吗方晨笑道:“叶伯伯吗虽然早年吗跟婉清就认识吗可多年吗见吗婚姻大事起码得有感情基础。既然吗纸婚约在吗吗们可以先领证吗但婚礼酒席暂且吗急吗吗先跟婉清多接触着。”
  
  “吗来培养感情吗二来给准备婚礼吗些时间吗自然吗要给婉清吗场盛大吗婚礼。”
  
  “还吗小方想得周到吗有心吗有心呐!”叶长空连连点头吗而后看向叶婉清吗“待会就去领证吗往后多培养感情吗多沟通吗爸给吗时间。”
  
  “嗯。”
  
  叶婉清点吗点头吗而后感激吗看吗吗眼方晨。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