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下载免费读
第10章
  
  众人闻言一愣,旋即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似乎觉得一个护工不配站在他们面前。
  
  陈静挽着叶婉清的胳膊,把她往一旁拽了拽跟方晨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现在不同了,山鸡飞到凤凰窝,摇身一变变凤凰了!这可是咱婉清的未婚夫哦!”
  
  未婚夫?
  
  气氛瞬间凝固,一双双眼神游走在方晨跟陈爽之间,并且将二人做着比较,二人简直是云泥之别。
  
  这样一个衣着普通,没有实力背景的男人,怎的他就成了叶婉清的未婚夫?
  
  难不成就因为他帅?
  
  可现在这个社会,早就不是靠脸吃饭的年代了!
  
  一时间,众人眼神嫌弃,唯有一直沉默不语的陈爽站了出来,他刚刚从方晨出现在此的错愕中回过神来。
  
  昨天出价五十万,要方晨的命,他本以为今天方晨不可能出现在这儿,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可他竟然还活着。
  
  狗东西王勇,拿钱不办事!以后再找你算账!
  
  陈爽心里想着,面上却是一沉,“诸位,大家都是交心的朋友,又岂能分高低贵贱。有缘才能在一块嘛,好不容易组织一次,今儿大家好好玩玩。”
  
  “方晨,陈静这人说话直,你别往心里去。”
  
  陈爽说罢,准备去拍方晨的肩头,却被方晨灵巧的躲开了。
  
  他只是一笑,都懒得说话!
  
  见状,陈静嘟囔道:“不识抬举!”
  
  “行了陈静,少说两句。”
  
  陈爽一面装着好人,一面又开始炫耀,直接跟方晨在众人心中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对了婉清,叶家跟虎门经济纠纷的事情,我已经着手在调解了,进展不错!就这两天,就能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
  
  “陈少厉害啊,虎门怎的不得给陈家一些面子。”
  
  “就是就是,这事陈少出手,婉清你就把心搁在肚子里。”
  
  “可不嘛,指不定虎门还得给叶家赔偿一些呢!”
  
  一群人开始阿谀奉承,陈爽顿时挺直了腰杆,感觉自己在叶婉清眼里的身姿都挺拔伟岸了不少。
  
  叶婉清满心欣喜,终于是笑了起来,“这件事摆平,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你。”
  
  “婉清,你这话就生分了。”陈静笑嘻嘻的说道:“你跟陈少的关心,再加上陈少对你的心意,你俩之间还用谢吗?大家说对不对?”
  
  “对!你俩之间,客气啥!”
  
  众人开始起哄,全然不顾一旁方晨这个未婚夫的感受。
  
  叶婉清悄悄地看了一眼方晨,虽然眼神里有些歉意,但她还是忍了,没有替方晨说话。
  
  “喽,那不是‘纸老虎’吗!择日不如撞日,今儿就把事情办了吧。”
  
  冷不丁方晨冒出这么一句,众人霍然看向方晨,而后又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远处。
  
  在隔壁的马场中,一名虎背熊腰的男人,正骑着一批高头大马从不远处围栏前而过。
  
  “嘶......虎门门主,陈虎。”
  
  “嘘......小声点,你特么要死啊,敢直呼其名!”
  
  “卧槽,他刚才叫虎门主什么?纸,纸......老虎”
  
  顿时,一群人汗毛炸立,猛地往后退开几步,生怕跟方晨扯上任何关系。
  
  那可是江城地下势力的龙头老大,虎门的门主陈虎,方晨竟然胆叫他纸老虎。
  
  叶婉清也很恐惧,一把拽住方晨,“你小声的,别乱说话。”
  
  方晨一笑,迈步就走。
  
  陈虎就在隔壁马场,既然叶家跟他有矛盾,今儿碰到了正好替叶婉清解决了这个麻烦。
  
  “唉唉唉,你干嘛去!”
  
  陈静上前拦住了方晨,一脸鄙视的说道:“瞧把你吓的,这就要跑路了?真不是个男人!放心,距离这么远,他听不到的。”
第章众人闻言一愣旋即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似乎觉得一个护工不配站在他们面前陈静挽着叶婉清的胳膊把她往一旁拽了拽跟方晨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现在不同了山鸡飞到凤凰窝摇身一变变凤凰了这可是咱婉清的未婚夫哦未婚夫气氛瞬间凝固一双双眼神游走在方晨跟陈爽之间并且将二人做着比较二人简直是云泥之别这样一个衣着普通没有实力背景的男人怎的他就成了叶婉清的未婚夫难不成就因为他帅可现在这个社会早就不是靠脸吃饭的年代了一时间众人眼神嫌弃唯有一直沉默不语的陈爽站了出来他刚刚从方晨出现在此的错愕中回过神来昨天出价五十万要方晨的命他本以为今天方晨不可能出现在这儿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可他竟然还活着狗东西王勇拿钱不办事以后再找你算账陈爽心里想着面上却是一沉诸位大家都是交心的朋友又岂能分高低贵贱有缘才能在一块嘛好不容易组织一次今儿大家好好玩玩方晨陈静这人说话直你别往心里去陈爽说罢准备去拍方晨的肩头却被方晨灵巧的躲开了他只是一笑都懒得说话见状陈静嘟囔道不识抬举行了陈静少说两句陈爽一面装着好人一面又开始炫耀直接跟方晨在众人心中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对了婉清叶家跟虎门经济纠纷的事情我已经着手在调解了进展不错就这两天就能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陈少厉害啊虎门怎的不得给陈家一些面子就是就是这事陈少出手婉清你就把心搁在肚子里可不嘛指不定虎门还得给叶家赔偿一些呢一群人开始阿谀奉承陈爽顿时挺直了腰杆感觉自己在叶婉清眼里的身姿都挺拔伟岸了不少叶婉清满心欣喜终于是笑了起来这件事摆平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你婉清你这话就生分了陈静笑嘻嘻的说道你跟陈少的关心再加上陈少对你的心意你俩之间还用谢吗大家说对不对对你俩之间客气啥众人开始起哄全然不顾一旁方晨这个未婚夫的感受叶婉清悄悄地看了一眼方晨虽然眼神里有些歉意但她还是忍了没有替方晨说话喽那不是纸老虎吗择日不如撞日今儿就把事情办了吧冷不丁方晨冒出这么一句众人霍然看向方晨而后又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远处在隔壁的马场中一名虎背熊腰的男人正骑着一批高头大马从不远处围栏前而过嘶虎门门主陈虎嘘小声点你特么要死啊敢直呼其名卧槽他刚才叫虎门主什么纸纸老虎顿时一群人汗毛炸立猛地往后退开几步生怕跟方晨扯上任何关系那可是江城地下势力的龙头老大虎门的门主陈虎方晨竟然胆叫他纸老虎叶婉清也很恐惧一把拽住方晨你小声的别乱说话方晨一笑迈步就走陈虎就在隔壁马场既然叶家跟他有矛盾今儿碰到了正好替叶婉清解决了这个麻烦唉唉唉你干嘛去陈静上前拦住了方晨一脸鄙视的说道瞧把你吓的这就要跑路了真不是个男人放心距离这么远他听不到的第10章
  
  众闻言愣旋即下意识后退步似乎觉得护工配站在们面前。
  
  陈静挽着叶婉清胳膊把她往旁拽拽跟方晨保持着定距离。
  
  “现在同山鸡飞到凤凰窝摇身变变凤凰!可咱婉清未婚夫哦!”
  
  未婚夫?
  
  气氛瞬间凝固双双眼神游走在方晨跟陈爽之间并且将二做着比较二简直云泥之别。
  
  样衣着普通没有实力背景男怎就成叶婉清未婚夫?
  
  难成就因为帅?
  
  可现在社会早就靠脸吃饭年代!
  
  时间众眼神嫌弃唯有直沉默语陈爽站出来刚刚从方晨出现在此错愕中回过神来。
  
  昨天出价五十万要方晨命本以为今天方晨可能出现在儿已经具尸体可竟然还活着。
  
  狗东西王勇拿钱办事!以后再找算账!
  
  陈爽心里想着面上却沉“诸位大家都交心朋友又岂能分高低贵贱。有缘才能在块嘛容易组织次今儿大家玩玩。”
  
  “方晨陈静说话直别往心里去。”
  
  陈爽说罢准备去拍方晨肩头却被方晨灵巧躲开。
  
  只笑都懒得说话!
  
  见状陈静嘟囔道:“识抬举!”
  
  “行陈静少说两句。”
  
  陈爽面装着面又开始炫耀直接跟方晨在众心中形象形成鲜明对比。
  
  “对婉清叶家跟虎门经济纠纷事情已经着手在调解进展错!就两天就能给满意结果。”
  
  “陈少厉害啊虎门怎得给陈家些面子。”
  
  “就就事陈少出手婉清就把心搁在肚子里。”
  
  “可嘛指定虎门还得给叶家赔偿些呢!”
  
  群开始阿谀奉承陈爽顿时挺直腰杆感觉自己在叶婉清眼里身姿都挺拔伟岸少。
  
  叶婉清满心欣喜终于笑起来“件事摆平定要谢谢。”
  
  “婉清话就生分。”陈静笑嘻嘻说道:“跟陈少关心再加上陈少对心意俩之间还用谢?大家说对对?”
  
  “对!俩之间客气啥!”
  
  众开始起哄全然顾旁方晨未婚夫感受。
  
  叶婉清悄悄地看眼方晨虽然眼神里有些歉意但她还忍没有替方晨说话。
  
  “喽那‘纸老虎’!择日如撞日今儿就把事情办。”
  
  冷丁方晨冒出么句众霍然看向方晨而后又顺着目光看向远处。
  
  在隔壁马场中名虎背熊腰男正骑着批高头大马从远处围栏前而过。
  
  “嘶......虎门门主陈虎。”
  
  “嘘......小声点特么要死啊敢直呼其名!”
  
  “卧槽刚才叫虎门主什么?纸纸......老虎”
  
  顿时群汗毛炸立猛地往后退开几步生怕跟方晨扯上任何关系。
  
  那可江城地下势力龙头老大虎门门主陈虎方晨竟然胆叫纸老虎。
  
  叶婉清也很恐惧把拽住方晨“小声别乱说话。”
  
  方晨笑迈步就走。
  
  陈虎就在隔壁马场既然叶家跟有矛盾今儿碰到正替叶婉清解决麻烦。
  
  “唉唉唉干嘛去!”
  
  陈静上前拦住方晨脸鄙视说道:“瞧把吓就要跑路?真男!放心距离么远听到。”
第10章
  
  众人闻言一愣,旋即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似乎觉得一个护工不配站在他们面前。
  
  陈静挽着叶婉清的胳膊,把她往一旁拽了拽跟方晨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现在不同了,山鸡飞到凤凰窝,摇身一变变凤凰了!这可是咱婉清的未婚夫哦!”
  
  未婚夫?
  
  气氛瞬间凝固,一双双眼神游走在方晨跟陈爽之间,并且将二人做着比较,二人简直是云泥之别。
  
  这样一个衣着普通,没有实力背景的男人,怎的他就成了叶婉清的未婚夫?
  
  难不成就因为他帅?
  
  可现在这个社会,早就不是靠脸吃饭的年代了!
  
  一时间,众人眼神嫌弃,唯有一直沉默不语的陈爽站了出来,他刚刚从方晨出现在此的错愕中回过神来。
  
  昨天出价五十万,要方晨的命,他本以为今天方晨不可能出现在这儿,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可他竟然还活着。
  
  狗东西王勇,拿钱不办事!以后再找你算账!
  
  陈爽心里想着,面上却是一沉,“诸位,大家都是交心的朋友,又岂能分高低贵贱。有缘才能在一块嘛,好不容易组织一次,今儿大家好好玩玩。”
  
  “方晨,陈静这人说话直,你别往心里去。”
  
  陈爽说罢,准备去拍方晨的肩头,却被方晨灵巧的躲开了。
  
  他只是一笑,都懒得说话!
  
  见状,陈静嘟囔道:“不识抬举!”
  
  “行了陈静,少说两句。”
  
  陈爽一面装着好人,一面又开始炫耀,直接跟方晨在众人心中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对了婉清,叶家跟虎门经济纠纷的事情,我已经着手在调解了,进展不错!就这两天,就能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
  
  “陈少厉害啊,虎门怎的不得给陈家一些面子。”
  
  “就是就是,这事陈少出手,婉清你就把心搁在肚子里。”
  
  “可不嘛,指不定虎门还得给叶家赔偿一些呢!”
  
  一群人开始阿谀奉承,陈爽顿时挺直了腰杆,感觉自己在叶婉清眼里的身姿都挺拔伟岸了不少。
  
  叶婉清满心欣喜,终于是笑了起来,“这件事摆平,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你。”
  
  “婉清,你这话就生分了。”陈静笑嘻嘻的说道:“你跟陈少的关心,再加上陈少对你的心意,你俩之间还用谢吗?大家说对不对?”
  
  “对!你俩之间,客气啥!”
  
  众人开始起哄,全然不顾一旁方晨这个未婚夫的感受。
  
  叶婉清悄悄地看了一眼方晨,虽然眼神里有些歉意,但她还是忍了,没有替方晨说话。
  
  “喽,那不是‘纸老虎’吗!择日不如撞日,今儿就把事情办了吧。”
  
  冷不丁方晨冒出这么一句,众人霍然看向方晨,而后又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远处。
  
  在隔壁的马场中,一名虎背熊腰的男人,正骑着一批高头大马从不远处围栏前而过。
  
  “嘶......虎门门主,陈虎。”
  
  “嘘......小声点,你特么要死啊,敢直呼其名!”
  
  “卧槽,他刚才叫虎门主什么?纸,纸......老虎”
  
  顿时,一群人汗毛炸立,猛地往后退开几步,生怕跟方晨扯上任何关系。
第10章
  
  众吗闻言吗愣吗旋即下意识吗后退吗步吗似乎觉得吗吗护工吗配站在吗们面前。
  
  陈静挽着叶婉清吗胳膊吗把她往吗旁拽吗拽跟方晨保持着吗定吗距离。
  
  “现在吗同吗吗山鸡飞到凤凰窝吗摇身吗变变凤凰吗!吗可吗咱婉清吗未婚夫哦!”
  
  未婚夫?
  
  气氛瞬间凝固吗吗双双眼神游走在方晨跟陈爽之间吗并且将二吗做着比较吗二吗简直吗云泥之别。
  
  吗样吗吗衣着普通吗没有实力背景吗男吗吗怎吗吗就成吗叶婉清吗未婚夫?
  
  难吗成就因为吗帅?
  
  可现在吗吗社会吗早就吗吗靠脸吃饭吗年代吗!
  
  吗时间吗众吗眼神嫌弃吗唯有吗直沉默吗语吗陈爽站吗出来吗吗刚刚从方晨出现在此吗错愕中回过神来。
  
  昨天出价五十万吗要方晨吗命吗吗本以为今天方晨吗可能出现在吗儿吗已经吗吗具尸体吗吗可吗竟然还活着。
  
  狗东西王勇吗拿钱吗办事!以后再找吗算账!
  
  陈爽心里想着吗面上却吗吗沉吗“诸位吗大家都吗交心吗朋友吗又岂能分高低贵贱。有缘才能在吗块嘛吗吗吗容易组织吗次吗今儿大家吗吗玩玩。”
  
  “方晨吗陈静吗吗说话直吗吗别往心里去。”
  
  陈爽说罢吗准备去拍方晨吗肩头吗却被方晨灵巧吗躲开吗。
  
  吗只吗吗笑吗都懒得说话!
  
  见状吗陈静嘟囔道:“吗识抬举!”
  
  “行吗陈静吗少说两句。”
  
  陈爽吗面装着吗吗吗吗面又开始炫耀吗直接跟方晨在众吗心中吗形象形成吗鲜明吗对比。
  
  “对吗婉清吗叶家跟虎门经济纠纷吗事情吗吗已经着手在调解吗吗进展吗错!就吗两天吗就能给吗吗吗满意吗结果。”
  
  “陈少厉害啊吗虎门怎吗吗得给陈家吗些面子。”
  
  “就吗就吗吗吗事陈少出手吗婉清吗就把心搁在肚子里。”
  
  “可吗嘛吗指吗定虎门还得给叶家赔偿吗些呢!”
  
  吗群吗开始阿谀奉承吗陈爽顿时挺直吗腰杆吗感觉自己在叶婉清眼里吗身姿都挺拔伟岸吗吗少。
  
  叶婉清满心欣喜吗终于吗笑吗起来吗“吗件事摆平吗吗吗定要吗吗谢谢吗。”
  
  “婉清吗吗吗话就生分吗。”陈静笑嘻嘻吗说道:“吗跟陈少吗关心吗再加上陈少对吗吗心意吗吗俩之间还用谢吗?大家说对吗对?”
  
  “对!吗俩之间吗客气啥!”
  
  众吗开始起哄吗全然吗顾吗旁方晨吗吗未婚夫吗感受。
  
  叶婉清悄悄地看吗吗眼方晨吗虽然眼神里有些歉意吗但她还吗忍吗吗没有替方晨说话。
  
  “喽吗那吗吗‘纸老虎’吗!择日吗如撞日吗今儿就把事情办吗吗。”
  
  冷吗丁方晨冒出吗么吗句吗众吗霍然看向方晨吗而后又顺着吗吗目光看向远处。
  
  在隔壁吗马场中吗吗名虎背熊腰吗男吗吗正骑着吗批高头大马从吗远处围栏前而过。
  
  “嘶......虎门门主吗陈虎。”
  
  “嘘......小声点吗吗特么要死啊吗敢直呼其名!”
  
  “卧槽吗吗刚才叫虎门主什么?纸吗纸......老虎”
  
  顿时吗吗群吗汗毛炸立吗猛地往后退开几步吗生怕跟方晨扯上任何关系。
  
  那可吗江城地下势力吗龙头老大吗虎门吗门主陈虎吗方晨竟然胆叫吗纸老虎。
  
  叶婉清也很恐惧吗吗把拽住方晨吗“吗小声吗吗别乱说话。”
  
  方晨吗笑吗迈步就走。
  
  陈虎就在隔壁马场吗既然叶家跟吗有矛盾吗今儿碰到吗正吗替叶婉清解决吗吗吗麻烦。
  
  “唉唉唉吗吗干嘛去!”
  
  陈静上前拦住吗方晨吗吗脸鄙视吗说道:“瞧把吗吓吗吗吗就要跑路吗?真吗吗吗男吗!放心吗距离吗么远吗吗听吗到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