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受尽白眼

下载免费读
医院走廊,人来人往。
  叶凡却不管不顾,蹲在角落嚎啕大哭。
  “你妈胃肿瘤恶变,再不交十万手术,只能活一个月了。”
  医生冷冰冰的话像针一样扎心。
  但昂贵的费用,叶凡根本拿不出来。
  养父叶无九一年前跑船失踪,养母沈碧琴胃肿瘤晕倒住院,刚毕业的叶凡成了家里顶梁柱。
  这一年,为了给养母治病,叶凡不仅用尽了家里积蓄,贷尽了所有网贷,还去唐家冲喜做上门女婿。
  他在唐家做牛做马,尊严丧尽,才换来五十万。
  但这笔钱,在医院转眼用尽。
  叶凡现在全身就剩下一部手机和十块钱了。
  “还要十万,还要十万……”
  想到医生说的数字,叶凡就感觉到深深绝望,山穷水尽的他,去哪里凑这十万啊。
  可他又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母亲死去。
  “不行,我一定要借到十万。”
  叶凡擦擦眼泪,咬牙站了起来:“我绝不能让母亲有事。”
  他决定豁出尊严去借钱。
  叶凡来到第一家,敲响了大伯家。
  伯母板着脸开门。
  叶凡绝望地乞求伯母恩赐:“伯母,我妈需要钱手术……”
  “还来要钱?还来要钱?给了你们两百块还不够啊?”
  “滚,滚,滚,别来这里,我们没你们这样贪财的亲戚……”
医院走廊人来人往叶凡却不管不顾蹲在角落嚎啕大哭你妈胃肿瘤恶变再不交十万手术只能活一个月了医生冷冰冰的话像针一样扎心但昂贵的费用叶凡根本拿不出来养父叶无九一年前跑船失踪养母沈碧琴胃肿瘤晕倒住院刚毕业的叶凡成了家里顶梁柱这一年为了给养母治病叶凡不仅用尽了家里积蓄贷尽了所有网贷还去唐家冲喜做上门女婿他在唐家做牛做马尊严丧尽才换来五十万但这笔钱在医院转眼用尽叶凡现在全身就剩下一部手机和十块钱了还要十万还要十万想到医生说的数字叶凡就感觉到深深绝望山穷水尽的他去哪里凑这十万啊可他又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母亲死去不行我一定要借到十万叶凡擦擦眼泪咬牙站了起来我绝不能让母亲有事他决定豁出尊严去借钱叶凡来到第一家敲响了大伯家伯母板着脸开门叶凡绝望地乞求伯母恩赐伯母我妈需要钱手术还来要钱还来要钱给了你们两百块还不够啊滚滚滚别来这里我们没你们这样贪财的亲戚伯母一边说一边把叶凡推出去然后砰一声关闭防盗门听到这些尖酸刻薄的话叶凡气的浑身发抖一拳砸在墙上他知道人情冷漠可没想到抢走父亲祖屋的大伯他们却不肯拿出十分之一帮忙叶凡没有法子只能厚着脸皮找其他亲戚借钱但都吃了闭门羹他们还警告叶凡不要再骚扰不然马上报警抓他接着房东也打来电话一个星期内再不交房租他就把沈碧琴的房间清掉网贷公司更是进行了夺命狂呼叶凡硬着头皮打给了在马尔代夫旅游的唐若雪唐若雪听到他张口要钱就极其厌烦地挂掉电话山穷水尽在街头吹了半天冷风叶凡擦干眼泪来到了零度酒吧这是他前女友袁静开的不是他曾经的室友黄东强借了五百万给袁静实现梦想的当然也因为这五百万袁静离开了叶凡投入黄东强的怀抱有高冷校花的噱头这里生意非常火爆成了中海不少富二代的聚集地叶凡也就成了笑资叶凡来这里虽然感觉耻辱可想到母亲的手术费他又只能走进零度酒吧他也相信袁静会看在昔日情分借这十万酒吧有人弹着吉它唱着歌气氛很热闹很高贵这里的香水味都让叶凡自卑叶凡走进大厅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十几个华衣男女望了过来叶凡也望向了黄东强和袁静他从黄东强眼里看到了意气风发看到了浓浓不屑唯独没有看到一丝愧疚的情绪袁静身穿低胸背心露出一片洁白小腹下半身则是一件短的不能再短的热裤白皙的肌肤和两条修长的大腿再加上美艳的脸庞很是吸引眼球不过她那冷漠高傲的表情又让很多人不敢对视她毫无感情地看着叶凡那淡漠感觉就好像在街边看到一只狗一样袁静的闺蜜杨芊芊从高脚椅跳了下来叶凡你来这里干吗语气嫌弃叶凡鼓起勇气我是来我们这里不需要清洁工杨芊芊冷嘲热讽你走吧她向来看不起一贫如洗的叶凡也正是她极力撮合袁静和黄东强叶凡忙摆手解释我不是来做清洁工的我是来柠檬水二十八鸡尾酒一百八你消费得起吗杨芊芊冷笑打击就算你口袋有唐家施舍的零用钱我们这里也一样不欢迎你黄东强呸了一声妈的晦气今天没看黄历跟上门废物撞一块了叶凡给人做上门女婿冲喜一事黄东强他们早已经知晓十几个男女闻言笑了起来我叶凡硬着头皮上前看着袁静正要说话一个漂亮女孩又喊起来拿开你的脏手真皮沙发她还用手在鼻子前面挥了挥好像叶凡犹如臭水沟出来一般叶凡被蛇咬一样缩回了手面红耳赤他知道会被羞辱但没想到会这么绝情他咬咬牙脱口而出我是来找袁静的袁静我们出去说叶凡希望保留最后一点颜面袁静修长双腿翘起白皙脚趾在灯光中闪烁没有讥讽也没动作但这恰恰是最大的嫌弃黄东强嘴角勾起一抹戏谑袁静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不是你想找就找的他还示威性地在袁静腿上揉了一把叶凡脸颊发烫袁静我真有事找你咱们出去说医院走廊来往。
  叶凡却管顾蹲在角落嚎啕大哭。
  “妈胃肿瘤恶变再交十万手术只能活月。”
  医生冷冰冰话像针样扎心。
  但昂贵费用叶凡根本拿出来。
  养父叶无九年前跑船失踪养母沈碧琴胃肿瘤晕倒住院刚毕业叶凡成家里顶梁柱。
  年为给养母治病叶凡仅用尽家里积蓄贷尽所有网贷还去唐家冲喜做上门女婿。
  在唐家做牛做马尊严丧尽才换来五十万。
  但笔钱在医院转眼用尽。
  叶凡现在全身就剩下部手机和十块钱。
  “还要十万还要十万……”
  想到医生说数字叶凡就感觉到深深绝望山穷水尽去哪里凑十万啊。
  可又可能眼睁睁看着母亲死去。
  “行定要借到十万。”
  叶凡擦擦眼泪咬牙站起来:“绝能让母亲有事。”
  决定豁出尊严去借钱。
  叶凡来到第家敲响大伯家。
  伯母板着脸开门。
  叶凡绝望地乞求伯母恩赐:“伯母妈需要钱手术……”
  “还来要钱?还来要钱?给们两百块还够啊?”
  “滚滚滚别来里们没们样贪财亲戚……”
  伯母边说边把叶凡推出去然后砰声关闭防盗门。
  听到些尖酸刻薄话叶凡气浑身发抖拳砸在墙上。
  知道情冷漠可没想到抢走父亲祖屋大伯们却肯拿出十分之帮忙。
  叶凡没有法子只能厚着脸皮找其亲戚借钱但都吃闭门羹。
  们还警告叶凡要再骚扰然马上报警抓。
  接着房东也打来电话星期内再交房租就把沈碧琴房间清掉。
  网贷公司更进行夺命狂呼。
  叶凡硬着头皮打给在马尔代夫旅游唐若雪。
  唐若雪听到张口要钱就极其厌烦地挂掉电话。
  山穷水尽。
  在街头吹半天冷风叶凡擦干眼泪来到零度酒。
  前女友袁静开曾经室友黄东强借五百万给袁静实现梦想。
  当然也因为五百万袁静离开叶凡投入黄东强怀抱。
  有高冷校花噱头里生意非常火爆成中海少富二代聚集地。
  叶凡也就成笑资。
  叶凡来里虽然感觉耻辱可想到母亲手术费又只能走进零度酒。
  也相信袁静会看在昔日情分借十万。
  酒有弹着吉它唱着歌气氛很热闹很高贵。
  里香水味都让叶凡自卑。
  叶凡走进大厅全场瞬间安静下来。
  十几华衣男女望过来。
  叶凡也望向黄东强和袁静。
  从黄东强眼里看到意气风发看到浓浓屑唯独没有看到丝愧疚情绪。
  袁静身穿低胸背心露出片洁白小腹下半身则件短能再短热裤。
  白皙肌肤和两条修长大腿再加上美艳脸庞很吸引眼球。
  过她那冷漠高傲表情又让很多敢对视。
  她毫无感情地看着叶凡那淡漠感觉就像在街边看到只狗样。
  袁静闺蜜杨芊芊从高脚椅跳下来:
  “叶凡来里干?”
  语气嫌弃。
  叶凡鼓起勇气:“来……”
  “们里需要清洁工。”
  杨芊芊冷嘲热讽:“走。”
  她向来看起贫如洗叶凡也正她极力撮合袁静和黄东强。
  叶凡忙摆手解释:“来做清洁工来……”
  “柠檬水二十八鸡尾酒百八消费得起?”
  杨芊芊冷笑打击:“就算口袋有唐家施舍零用钱们里也样欢迎。”
  黄东强呸声:“妈晦气今天没看黄历跟上门废物撞块。”
  叶凡给做上门女婿冲喜事黄东强们早已经知晓。
  十几男女闻言笑起来。
  “——”
  叶凡硬着头皮上前看着袁静正要说话漂亮女孩又喊起来:
  “拿开脏手真皮沙发。”
  她还用手在鼻子前面挥挥像叶凡犹如臭水沟出来般。
  叶凡被蛇咬样缩回手面红耳赤。
  知道会被羞辱但没想到会么绝情。
  咬咬牙脱口而出“来找袁静。”
  “袁静们出去说……”
  叶凡希望保留最后点颜面。
  袁静修长双腿翘起白皙脚趾在灯光中闪烁没有讥讽也没动作但恰恰最大嫌弃。
  黄东强嘴角勾起抹戏谑:
  “袁静现在女朋友想找就找。”
  还示威性地在袁静腿上揉把。
  叶凡脸颊发烫:“袁静真有事找咱们出去说。”
医院走廊,人来人往。
  叶凡却不管不顾,蹲在角落嚎啕大哭。
  “你妈胃肿瘤恶变,再不交十万手术,只能活一个月了。”
  医生冷冰冰的话像针一样扎心。
  但昂贵的费用,叶凡根本拿不出来。
  养父叶无九一年前跑船失踪,养母沈碧琴胃肿瘤晕倒住院,刚毕业的叶凡成了家里顶梁柱。
  这一年,为了给养母治病,叶凡不仅用尽了家里积蓄,贷尽了所有网贷,还去唐家冲喜做上门女婿。
  他在唐家做牛做马,尊严丧尽,才换来五十万。
  但这笔钱,在医院转眼用尽。
  叶凡现在全身就剩下一部手机和十块钱了。
  “还要十万,还要十万……”
  想到医生说的数字,叶凡就感觉到深深绝望,山穷水尽的他,去哪里凑这十万啊。
  可他又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母亲死去。
  “不行,我一定要借到十万。”
  叶凡擦擦眼泪,咬牙站了起来:“我绝不能让母亲有事。”
  他决定豁出尊严去借钱。
  叶凡来到第一家,敲响了大伯家。
  伯母板着脸开门。
  叶凡绝望地乞求伯母恩赐:“伯母,我妈需要钱手术……”
  “还来要钱?还来要钱?给了你们两百块还不够啊?”
  “滚,滚,滚,别来这里,我们没你们这样贪财的亲戚……”
  伯母一边说一边把叶凡推出去,然后砰一声关闭防盗门。
  听到这些尖酸刻薄的话,叶凡气的浑身发抖,一拳砸在墙上。
  他知道人情冷漠,可没想到,抢走父亲祖屋的大伯他们,却不肯拿出十分之一帮忙。
  叶凡没有法子,只能厚着脸皮找其他亲戚借钱,但都吃了闭门羹。
  他们还警告叶凡不要再骚扰,不然马上报警抓他。
  接着,房东也打来电话,一个星期内再不交房租,他就把沈碧琴的房间清掉。
  网贷公司更是进行了夺命狂呼。
  叶凡硬着头皮打给了在马尔代夫旅游的唐若雪。
  唐若雪听到他张口要钱,就极其厌烦地挂掉电话。
  山穷水尽。
  在街头吹了半天冷风,叶凡擦干眼泪,来到了零度酒吧。
  这是他前女友袁静开的,不,是他曾经的室友黄东强,借了五百万给袁静实现梦想的。
  当然,也因为这五百万,袁静离开了叶凡,投入黄东强的怀抱。
  有高冷校花的噱头,这里生意非常火爆,成了中海不少富二代的聚集地。
  叶凡也就成了笑资。
  叶凡来这里虽然感觉耻辱,可想到母亲的手术费,他又只能走进零度酒吧。
  他也相信,袁静会看在昔日情分借这十万。
  酒吧有人弹着吉它,唱着歌,气氛很热闹,很高贵。
  这里的香水味都让叶凡自卑。
  叶凡走进大厅,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十几个华衣男女望了过来。
  叶凡也望向了黄东强和袁静。
  他从黄东强眼里看到了意气风发,看到了浓浓不屑,唯独没有看到一丝愧疚的情绪。
  袁静身穿低胸背心,露出一片洁白小腹,下半身则是一件短的不能再短的热裤。
  白皙的肌肤和两条修长的大腿,再加上美艳的脸庞,很是吸引眼球。
  不过她那冷漠高傲的表情,又让很多人不敢对视。
  她毫无感情地看着叶凡,那淡漠感觉,就好像在街边看到一只狗一样。
  袁静的闺蜜杨芊芊从高脚椅跳了下来:
  “叶凡,你来这里干吗?”
  语气嫌弃。
  叶凡鼓起勇气:“我是来……”
  “我们这里不需要清洁工。”
  杨芊芊冷嘲热讽:“你走吧。”
  她向来看不起一贫如洗的叶凡,也正是她极力撮合袁静和黄东强。
  叶凡忙摆手解释:“我不是来做清洁工的,我是来……”
  “柠檬水二十八,鸡尾酒一百八,你消费得起吗?”
  杨芊芊冷笑打击:“就算你口袋有唐家施舍的零用钱,我们这里也一样不欢迎你。”
  黄东强呸了一声:“妈的,晦气,今天没看黄历,跟上门废物撞一块了。”
  叶凡给人做上门女婿冲喜一事,黄东强他们早已经知晓。
  十几个男女闻言笑了起来。
  “我——”
  叶凡硬着头皮上前,看着袁静正要说话,一个漂亮女孩又喊起来:
  “拿开你的脏手,真皮沙发。”
  她还用手在鼻子前面挥了挥,好像叶凡犹如臭水沟出来一般。
  叶凡被蛇咬一样缩回了手,面红耳赤。
  他知道会被羞辱,但没想到会这么绝情。
  他咬咬牙,脱口而出,“我是来找袁静的。”
  “袁静,我们出去说……”
  叶凡希望保留最后一点颜面。
  袁静修长双腿翘起,白皙脚趾在灯光中闪烁,没有讥讽,也没动作,但这恰恰是最大的嫌弃。
  黄东强嘴角勾起一抹戏谑:
  “袁静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不是你想找就找的。”
  他还示威性地在袁静腿上揉了一把。
  叶凡脸颊发烫:“袁静,我真有事找你,咱们出去说。”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