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酒瓶砸头

下载免费读
叶凡本想早点去四海商会讨债,但被唐若雪强势拉去吃午饭。
  叶凡能够感受到,相比以前的不在意,唐若雪对他多了两分重视。
叶凡本想早点去四海商会讨债但被唐若雪强势拉去吃午饭叶凡能够感受到相比以前的不在意唐若雪对他多了两分重视中午十二点两人走入了爱琴海西餐厅此刻正是午饭高峰期不少食客擦肩而过香风阵阵门外也停着不少豪车只是相较于浓妆艳抹的青春女子唐若雪的气质依然甩她们一条街刚刚进门就有不少牲口目光炽热望向唐若雪有生意场的成功人士有家底丰厚的富二代自然也有意气风发的小鲜肉不过唐若雪看都没看他们一眼找了一张角落桌子坐下然后点了两份牛扒一个沙拉一瓶酒唐如雪今天穿着都市丽人裙装身材被包裹的婀娜诱人雪白耀眼的大腿没有丝袜的缠裹更添诱惑交替挪动还不时相互碰撞看得人不免口干舌燥叶凡连喝两口柠檬水才压住火焰记住了吃完饭就去看看你妈晚上再回家吃饭想起林秋玲的电话唐若雪盯着叶凡叮嘱一句我会帮你安抚妈的情绪你千万不要去四海商会讨债她担心被母亲刺激的叶凡脑子一热去送命叶凡神情犹豫着开口若雪我还是想要试一试他昨晚把林秋玲气得半死如果今天不成功讨债回去只怕林秋玲会羞辱他祖宗十八代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想早点成全唐若雪唐若雪俏脸一寒你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叶凡淡淡开口不拿回两百万妈会骂上一个月让你不要去就不要去哪那么多废话唐若雪神情不耐烦我会处理就算处理不了她要骂就让她骂骂几句也比你断手断脚要好四海商会的水深不是你能想象的叶凡没有说话只是抿入一口柠檬水这事就这么说定了唐若雪一如既往强势随后盯着叶凡冷冷质问你什么时候学了医术如非亲眼所见她真的无法相信是叶凡救了茜茜就算是现在唐若雪也感到一股子不真实平日一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赘婿竟然能够妙手回事救活茜茜说出去只怕没人相信以前在家里干家务无聊就打开了电视一边干活一边看中医大讲堂叶凡给出一个解释日积月累再偶尔翻翻爸妈的医书也就多少会一点中医看电视看的唐若雪恍然大悟记起中海八台的中医大讲堂以前唐三国也去节目拍过一集只是节目过于专业显得有些枯燥年轻人几乎不看没想到叶凡追着看完还学了点皮毛这确实能解释叶凡有模有样救活茜茜也能解释沈碧琴住院一年叶凡却束手无策因为茜茜一命真的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想通这一点唐若雪顿时气不打从一处来你真是胆大妄为看个电视就敢救人万一茜茜没活过来你就是不死也要脱层皮她脸上很是生气提心吊胆了一个早上就是现在也有点后怕要知道叶凡没有行医资格证茜茜出事他随时会被送去坐牢我就是有把握才出手的因为我在节目恰好看过这病例叶凡又解释一句再说了茜茜当时都没救了我也是死马当活马医这次就算了唐若雪发出一个警告下次绝对不能胡乱救人了你自己要知道自己斤两叶凡沉默着没有回答我不是关心你更不是要教训你唐若雪俏脸一冷我是担心你害了别人还牵连唐家受罪叶凡心里苦笑了一下还以为这女人是担心自己原来最终是担心自己牵连唐家小姐你好就在这时一个漂亮的服务员端着一个托盘过来这是林公子请你喝的酒她把托盘上价值五千块的波尔多红酒放在唐若雪桌面送酒唐若雪和叶凡先是一愣随后顺着服务员目光望去只见一个全身阿玛尼的男子微笑点头年轻帅气多金一看就是成功人士他的身边还有几个衣着光鲜的男女正笑容玩味看着唐若雪和叶凡没有半点犹豫唐若雪谢绝对方的好意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他这酒拿回去这漂亮侍应生皱起眉头这位小姐林公子很少这么热情我希望您能接受要知道林公子帅气又有钱很多女人巴结林公子都来不及叶凡本想早点去四海商会讨债但被唐若雪强势拉去吃午饭。
  叶凡能够感受到相比以前在意唐若雪对多两分重视。
  中午十二点两走入爱琴海西餐厅。
  此刻正午饭高峰期少食客擦肩而过香风阵阵。
  门外也停着少豪车。
  只相较于浓妆艳抹青春女子唐若雪气质依然甩她们条街。
  刚刚进门就有少牲口目光炽热望向唐若雪。
  有生意场成功士有家底丰厚富二代。
  自然也有意气风发小鲜肉。
  过唐若雪看都没看们眼找张角落桌子坐下然后点两份牛扒、沙拉、瓶酒。
  唐如雪今天穿着都市丽裙装身材被包裹婀娜诱。
  雪白耀眼大腿没有丝袜缠裹更添诱惑交替挪动还时相互碰撞看得免口干舌燥。
  叶凡连喝两口柠檬水才压住火焰。
  “记住吃完饭就去看看妈晚上再回家吃饭。”
  想起林秋玲电话唐若雪盯着叶凡叮嘱句:“会帮安抚妈情绪。”
  “千万要去四海商会讨债。”
  她担心被母亲刺激叶凡脑子热去送命。
  叶凡神情犹豫着开口:“若雪还想要试试……”
  昨晚把林秋玲气得半死如果今天成功讨债回去只怕林秋玲会羞辱祖宗十八代。
  当然最重要想早点成全唐若雪。
  唐若雪俏脸寒:“连话都听?”
  叶凡淡淡开口:“拿回两百万妈会骂上月。”
  “让要去就要去哪那么多废话?”
  唐若雪神情耐烦:“会处理就算处理她要骂就让她骂。”
  “骂几句也比断手断脚要四海商会水深能想象。”
  叶凡没有说话只抿入口柠檬水。
  “事就么说定。”
  唐若雪如既往强势随后盯着叶凡冷冷质问:“什么时候学医术?”
  如非亲眼所见她真无法相信叶凡救茜茜。
  就算现在唐若雪也感到股子真实。
  平日棍子打出屁赘婿竟然能够妙手回事救活茜茜说出去只怕没相信。
  “以前在家里干家务无聊就打开电视边干活边看中医大讲堂。”
  叶凡给出解释:“日积月累再偶尔翻翻爸妈医书也就多少会点中医。”
  “看电视看?”
  唐若雪恍然大悟记起中海八台中医大讲堂以前唐三国也去节目拍过集。
  只节目过于专业显得有些枯燥年轻几乎看没想到叶凡追着看完还学点皮毛。
  确实能解释叶凡有模有样救活茜茜也能解释沈碧琴住院年叶凡却束手无策。
  因为茜茜命真瞎猫碰上死耗子。
  想通点唐若雪顿时气打从处来:
  “真胆大妄为看电视就敢救?”
  “万茜茜没活过来就死也要脱层皮。”
  她脸上很生气提心吊胆早上就现在也有点后怕。
  要知道叶凡没有行医资格证茜茜出事随时会被送去坐牢。
  “就有把握才出手因为在节目恰看过病例。”
  叶凡又解释句:“再说茜茜当时都没救也死马当活马医。”
  “次就算。”
  唐若雪发出警告:“下次绝对能胡乱救自己要知道自己斤两。”
  叶凡沉默着没有回答。
  “关心更要教训。”
  唐若雪俏脸冷:
  “担心害别还牵连唐家受罪。”
  叶凡心里苦笑下还以为女担心自己原来最终担心自己牵连唐家……
  “小姐。”
  就在时漂亮服务员端着托盘过来:
  “林公子请喝酒。”
  她把托盘上价值五千块波尔多红酒放在唐若雪桌面。
  “送酒?”
  唐若雪和叶凡先愣随后顺着服务员目光望去只见全身阿玛尼男子微笑点头。
  年轻帅气多金看就成功士。
  身边还有几衣着光鲜男女正笑容玩味看着唐若雪和叶凡。
  没有半点犹豫唐若雪谢绝对方意:“意思认识酒拿回去。”
  “……”
  漂亮侍应生皱起眉头“位小姐林公子很少么热情希望您能接受。”
  “要知道林公子帅气又有钱很多女巴结林公子都来及。”
叶凡本想早点去四海商会讨债,但被唐若雪强势拉去吃午饭。
  叶凡能够感受到,相比以前的不在意,唐若雪对他多了两分重视。
  中午十二点,两人走入了爱琴海西餐厅。
  此刻正是午饭高峰期,不少食客擦肩而过,香风阵阵。
  门外也停着不少豪车。
  只是相较于浓妆艳抹的青春女子,唐若雪的气质依然甩她们一条街。
  刚刚进门,就有不少牲口目光炽热望向唐若雪。
  有生意场的成功人士,有家底丰厚的富二代。
  自然也有意气风发的小鲜肉。
  不过唐若雪看都没看他们一眼,找了一张角落桌子坐下,然后点了两份牛扒、一个沙拉、一瓶酒。
  唐如雪今天穿着都市丽人裙装,身材被包裹的婀娜诱人。
  雪白耀眼的大腿,没有丝袜的缠裹,更添诱惑,交替挪动,还不时相互碰撞,看得人不免口干舌燥。
  叶凡连喝两口柠檬水才压住火焰。
  “记住了,吃完饭,就去看看你妈,晚上再回家吃饭。”
  想起林秋玲的电话,唐若雪盯着叶凡叮嘱一句:“我会帮你安抚妈的情绪。”
  “你千万不要去四海商会讨债。”
  她担心被母亲刺激的叶凡脑子一热去送命。
  叶凡神情犹豫着开口:“若雪,我还是想要试一试……”
  他昨晚把林秋玲气得半死,如果今天不成功讨债回去,只怕林秋玲会羞辱他祖宗十八代。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想早点成全唐若雪。
  唐若雪俏脸一寒:“你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叶凡淡淡开口:“不拿回两百万,妈会骂上一个月。”
  “让你不要去就不要去,哪那么多废话?”
  唐若雪神情不耐烦:“我会处理,就算处理不了,她要骂,就让她骂。”
  “骂几句也比你断手断脚要好,四海商会的水深,不是你能想象的。”
  叶凡没有说话,只是抿入一口柠檬水。
  “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唐若雪一如既往强势,随后盯着叶凡冷冷质问:“你什么时候学了医术?”
  如非亲眼所见,她真的无法相信,是叶凡救了茜茜。
  就算是现在,唐若雪也感到一股子不真实。
  平日一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赘婿,竟然能够妙手回事救活茜茜,说出去只怕没人相信。
  “以前在家里干家务,无聊就打开了电视,一边干活,一边看中医大讲堂。”
  叶凡给出一个解释:“日积月累,再偶尔翻翻爸妈的医书,也就多少会一点中医。”
  “看电视看的?”
  唐若雪恍然大悟,记起中海八台的中医大讲堂,以前唐三国也去节目拍过一集。
  只是节目过于专业,显得有些枯燥,年轻人几乎不看,没想到叶凡追着看完,还学了点皮毛。
  这确实能解释叶凡有模有样救活茜茜,也能解释沈碧琴住院一年,叶凡却束手无策。
  因为茜茜一命,真的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想通这一点,唐若雪顿时气不打从一处来:
  “你真是胆大妄为,看个电视就敢救人?”
  “万一茜茜没活过来,你就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她脸上很是生气,提心吊胆了一个早上,就是现在,也有点后怕。
  要知道,叶凡没有行医资格证,茜茜出事,他随时会被送去坐牢。
  “我就是有把握才出手的,因为我在节目恰好看过这病例。”
  叶凡又解释一句:“再说了,茜茜当时都没救了,我也是死马当活马医。”
  “这次就算了。”
  唐若雪发出一个警告:“下次绝对不能胡乱救人了,你自己要知道自己斤两。”
  叶凡沉默着没有回答。
  “我不是关心你,更不是要教训你。”
叶凡本想早点去四海商会讨债,但被唐若雪强势拉去吃午饭。
  叶凡能够感受到,相比以前的不在意,唐若雪对他多了两分重视。
  中午十二点,两人走入了爱琴海西餐厅。
  此刻正是午饭高峰期,不少食客擦肩而过,香风阵阵。
  门外也停着不少豪车。
  只是相较于浓妆艳抹的青春女子,唐若雪的气质依然甩她们一条街。
  刚刚进门,就有不少牲口目光炽热望向唐若雪。
  有生意场的成功人士,有家底丰厚的富二代。
  自然也有意气风发的小鲜肉。
  不过唐若雪看都没看他们一眼,找了一张角落桌子坐下,然后点了两份牛扒、一个沙拉、一瓶酒。
  唐如雪今天穿着都市丽人裙装,身材被包裹的婀娜诱人。
  雪白耀眼的大腿,没有丝袜的缠裹,更添诱惑,交替挪动,还不时相互碰撞,看得人不免口干舌燥。
  叶凡连喝两口柠檬水才压住火焰。
  “记住了,吃完饭,就去看看你妈,晚上再回家吃饭。”
  想起林秋玲的电话,唐若雪盯着叶凡叮嘱一句:“我会帮你安抚妈的情绪。”
  “你千万不要去四海商会讨债。”
  她担心被母亲刺激的叶凡脑子一热去送命。
  叶凡神情犹豫着开口:“若雪,我还是想要试一试……”
  他昨晚把林秋玲气得半死,如果今天不成功讨债回去,只怕林秋玲会羞辱他祖宗十八代。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想早点成全唐若雪。
  唐若雪俏脸一寒:“你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叶凡淡淡开口:“不拿回两百万,妈会骂上一个月。”
  “让你不要去就不要去,哪那么多废话?”
  唐若雪神情不耐烦:“我会处理,就算处理不了,她要骂,就让她骂。”
  “骂几句也比你断手断脚要好,四海商会的水深,不是你能想象的。”
  叶凡没有说话,只是抿入一口柠檬水。
  “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唐若雪一如既往强势,随后盯着叶凡冷冷质问:“你什么时候学了医术?”
  如非亲眼所见,她真的无法相信,是叶凡救了茜茜。
  就算是现在,唐若雪也感到一股子不真实。
  平日一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赘婿,竟然能够妙手回事救活茜茜,说出去只怕没人相信。
  “以前在家里干家务,无聊就打开了电视,一边干活,一边看中医大讲堂。”
  叶凡给出一个解释:“日积月累,再偶尔翻翻爸妈的医书,也就多少会一点中医。”
  “看电视看的?”
  唐若雪恍然大悟,记起中海八台的中医大讲堂,以前唐三国也去节目拍过一集。
  只是节目过于专业,显得有些枯燥,年轻人几乎不看,没想到叶凡追着看完,还学了点皮毛。
  这确实能解释叶凡有模有样救活茜茜,也能解释沈碧琴住院一年,叶凡却束手无策。
  因为茜茜一命,真的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想通这一点,唐若雪顿时气不打从一处来:
  “你真是胆大妄为,看个电视就敢救人?”
  “万一茜茜没活过来,你就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她脸上很是生气,提心吊胆了一个早上,就是现在,也有点后怕。
  要知道,叶凡没有行医资格证,茜茜出事,他随时会被送去坐牢。
  “我就是有把握才出手的,因为我在节目恰好看过这病例。”
  叶凡又解释一句:“再说了,茜茜当时都没救了,我也是死马当活马医。”
  “这次就算了。”
  唐若雪发出一个警告:“下次绝对不能胡乱救人了,你自己要知道自己斤两。”
  叶凡沉默着没有回答。
  “我不是关心你,更不是要教训你。”
  唐若雪俏脸一冷:
  “我是担心你害了别人,还牵连唐家受罪。”
  叶凡心里苦笑了一下,还以为这女人是担心自己,原来最终是担心自己牵连唐家……
  “小姐,你好。”
  就在这时,一个漂亮的服务员端着一个托盘过来:
  “这是林公子请你喝的酒。”
  她把托盘上价值五千块的波尔多红酒放在唐若雪桌面。
  “送酒?”
  唐若雪和叶凡先是一愣,随后顺着服务员目光望去,只见一个全身阿玛尼的男子微笑点头。
  年轻,帅气,多金,一看就是成功人士。
  他的身边,还有几个衣着光鲜的男女,正笑容玩味看着唐若雪和叶凡。
  没有半点犹豫,唐若雪谢绝对方的好意:“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他,这酒拿回去。”
  “这……”
  漂亮侍应生皱起眉头,“这位小姐,林公子很少这么热情,我希望您能接受。”
  “要知道,林公子帅气又有钱,很多女人巴结林公子都来不及。”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