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假节撞骗行乡间

下载免费读
  “喀喇”一声,那是肋骨折断的声音,伴随着那恶仆的闷哼之声,他的整个身形,倒飞两丈有余,口一张,鲜血狂喷,“扑通”一声,就此落到了路边水渠之中,昏死过去,浮在水面之上,这一拳下去,力量竟然如此惊人,看得连那刁公子也直接从肩舆上站起了身,只有那名持节吏员,神色平静,站在原地不动,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刁毛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他一脚踢中了一个正在他身前发呆的恶奴屁股,大吼道:“抄家伙打他!”
  这名恶仆瞪圆了眼睛,抡起手中那根粗如五岁孩童手臂的大棒,高举过头,带着“呜呜”的风声,对着刘裕的脑袋就是重重砸下,靠着这样的力量,同样的动作,这个恶仆不知道打伤打晕过多少平民百姓,就是给他一棒打断手脚的,也不在少数。
  刘裕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这扑面而来的一棒,这一次,他没有动身,也没有出拳,几乎就是抱着臂膀,原地不动,直到这一棒当头砸下时,他才抬起了手,小臂上举,护在头上,与这当头一棒,硬碰硬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啪”地一声,这一棒直接砸在了他的手臂之上,恶仆们发出一阵叫好之声:“打断他手,看他再狂!”
  “二球兄弟好身手!”
  可是这些叫好之声还没来得及发出一秒,就只听到“咔嚓”一声,那是从中折断的声音,只是,断的不是刘裕的小臂,而是那根粗逾儿臂的大棒。
  这个恶仆完全傻在了原地,看着自己手中那一断两截的大棒,陷入了对人生的怀疑和物理学的思考,而对面的刘裕则若无其事地甩了甩手臂:“打人都没劲,还想欺负人当恶奴?你是没吃早饭吗?”
  刁弘气急败坏的大吼道:“都给我上,本公子不信,此人铁打!”
  连同原来抬着肩舆的六人,和刚刚把水渠里的那个恶仆捞上来的几个家伙在内,二十几个恶仆全都发一声吼,抄着大棒就冲了上去,只有刁毛仍然持着鞭子,在后面高声喝骂,却是不上前。
  一阵风沙拂过,二十余条身影,全都和刘裕那铁塔般的身影,隐没在了烟尘之中,而拳击棍扫,骨折闷哼的惨叫之声,则是不绝于耳,不停地有身形在风沙之中重重地倒下,一如刁弘那随着脸上的肌肉扭曲,而挲挲而落的那些白色粉末。
  当风沙渐渐停息下来时,也就不到半刻的功夫(五六分钟),刘裕仍然抱臂傲立,而整个地上,横七竖八地躺了二十余名恶奴,一个个鼻青脸肿,在地上翻滚嚎叫着,更是有五,六个离刘裕最近的家伙,直接就和那水渠里的家伙一样,晕死过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如同死狗一般,也不知是死是活。
喀喇一声那是肋骨折断的声音伴随着那恶仆的闷哼之声他的整个身形倒飞两丈有余口一张鲜血狂喷扑通一声就此落到了路边水渠之中昏死过去浮在水面之上这一拳下去力量竟然如此惊人看得连那刁公子也直接从肩舆上站起了身只有那名持节吏员神色平静站在原地不动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刁毛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他一脚踢中了一个正在他身前发呆的恶奴屁股大吼道抄家伙打他这名恶仆瞪圆了眼睛抡起手中那根粗如五岁孩童手臂的大棒高举过头带着呜呜的风声对着刘裕的脑袋就是重重砸下靠着这样的力量同样的动作这个恶仆不知道打伤打晕过多少平民百姓就是给他一棒打断手脚的也不在少数刘裕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这扑面而来的一棒这一次他没有动身也没有出拳几乎就是抱着臂膀原地不动直到这一棒当头砸下时他才抬起了手小臂上举护在头上与这当头一棒硬碰硬地来了个亲密接触啪地一声这一棒直接砸在了他的手臂之上恶仆们发出一阵叫好之声打断他手看他再狂二球兄弟好身手可是这些叫好之声还没来得及发出一秒就只听到咔嚓一声那是从中折断的声音只是断的不是刘裕的小臂而是那根粗逾儿臂的大棒这个恶仆完全傻在了原地看着自己手中那一断两截的大棒陷入了对人生的怀疑和物理学的思考而对面的刘裕则若无其事地甩了甩手臂打人都没劲还想欺负人当恶奴你是没吃早饭吗刁弘气急败坏的大吼道都给我上本公子不信此人铁打连同原来抬着肩舆的六人和刚刚把水渠里的那个恶仆捞上来的几个家伙在内二十几个恶仆全都发一声吼抄着大棒就冲了上去只有刁毛仍然持着鞭子在后面高声喝骂却是不上前一阵风沙拂过二十余条身影全都和刘裕那铁塔般的身影隐没在了烟尘之中而拳击棍扫骨折闷哼的惨叫之声则是不绝于耳不停地有身形在风沙之中重重地倒下一如刁弘那随着脸上的肌肉扭曲而挲挲而落的那些白色粉末当风沙渐渐停息下来时也就不到半刻的功夫五六分钟刘裕仍然抱臂傲立而整个地上横七竖八地躺了二十余名恶奴一个个鼻青脸肿在地上翻滚嚎叫着更是有五六个离刘裕最近的家伙直接就和那水渠里的家伙一样晕死过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如同死狗一般也不知是死是活  “喀喇”声那肋骨折断声音伴随着那恶仆闷哼之声整身形倒飞两丈有余口张鲜血狂喷“扑通”声就此落到路边水渠之中昏死过去浮在水面之上拳下去力量竟然如此惊看得连那刁公子也直接从肩舆上站起身只有那名持节吏员神色平静站在原地动仿佛切都在意料之中。
  刁毛第反应过来脚踢中正在身前发呆恶奴屁股大吼道:“抄家伙打!”
  名恶仆瞪圆眼睛抡起手中那根粗如五岁孩童手臂大棒高举过头带着“呜呜”风声对着刘裕脑袋就重重砸下靠着样力量同样动作恶仆知道打伤打晕过多少平民百姓就给棒打断手脚也在少数。
  刘裕就样静静地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扑面而来棒次没有动身也没有出拳几乎就抱着臂膀原地动直到棒当头砸下时才抬起手小臂上举护在头上与当头棒硬碰硬地来亲密接触。
  “啪”地声棒直接砸在手臂之上恶仆们发出阵叫之声:“打断手看再狂!”
  “二球兄弟身手!”
  可些叫之声还没来得及发出秒就只听到“咔嚓”声那从中折断声音只断刘裕小臂而那根粗逾儿臂大棒。
  恶仆完全傻在原地看着自己手中那断两截大棒陷入对生怀疑和物理学思考而对面刘裕则若无其事地甩甩手臂:“打都没劲还想欺负当恶奴?没吃早饭?”
  刁弘气急败坏大吼道:“都给上本公子信此铁打!”
  连同原来抬着肩舆六和刚刚把水渠里那恶仆捞上来几家伙在内二十几恶仆全都发声吼抄着大棒就冲上去只有刁毛仍然持着鞭子在后面高声喝骂却上前。
  阵风沙拂过二十余条身影全都和刘裕那铁塔般身影隐没在烟尘之中而拳击棍扫骨折闷哼惨叫之声则绝于耳停地有身形在风沙之中重重地倒下如刁弘那随着脸上肌肉扭曲而挲挲而落那些白色粉末。
  当风沙渐渐停息下来时也就到半刻功夫(五六分钟)刘裕仍然抱臂傲立而整地上横七竖八地躺二十余名恶奴鼻青脸肿在地上翻滚嚎叫着更有五六离刘裕最近家伙直接就和那水渠里家伙样晕死过去躺在地上动动如同死狗般也知死活。
  “喀喇”一声,那是肋骨折断的声音,伴随着那恶仆的闷哼之声,他的整个身形,倒飞两丈有余,口一张,鲜血狂喷,“扑通”一声,就此落到了路边水渠之中,昏死过去,浮在水面之上,这一拳下去,力量竟然如此惊人,看得连那刁公子也直接从肩舆上站起了身,只有那名持节吏员,神色平静,站在原地不动,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刁毛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他一脚踢中了一个正在他身前发呆的恶奴屁股,大吼道:“抄家伙打他!”
  这名恶仆瞪圆了眼睛,抡起手中那根粗如五岁孩童手臂的大棒,高举过头,带着“呜呜”的风声,对着刘裕的脑袋就是重重砸下,靠着这样的力量,同样的动作,这个恶仆不知道打伤打晕过多少平民百姓,就是给他一棒打断手脚的,也不在少数。
  刘裕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这扑面而来的一棒,这一次,他没有动身,也没有出拳,几乎就是抱着臂膀,原地不动,直到这一棒当头砸下时,他才抬起了手,小臂上举,护在头上,与这当头一棒,硬碰硬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啪”地一声,这一棒直接砸在了他的手臂之上,恶仆们发出一阵叫好之声:“打断他手,看他再狂!”
  “喀喇”吗声吗那吗肋骨折断吗声音吗伴随着那恶仆吗闷哼之声吗吗吗整吗身形吗倒飞两丈有余吗口吗张吗鲜血狂喷吗“扑通”吗声吗就此落到吗路边水渠之中吗昏死过去吗浮在水面之上吗吗吗拳下去吗力量竟然如此惊吗吗看得连那刁公子也直接从肩舆上站起吗身吗只有那名持节吏员吗神色平静吗站在原地吗动吗仿佛吗吗切吗都在吗吗意料之中。
  刁毛吗第吗吗反应过来吗吗吗吗吗脚踢中吗吗吗正在吗身前发呆吗恶奴屁股吗大吼道:“抄家伙打吗!”
  吗名恶仆瞪圆吗眼睛吗抡起手中那根粗如五岁孩童手臂吗大棒吗高举过头吗带着“呜呜”吗风声吗对着刘裕吗脑袋就吗重重砸下吗靠着吗样吗力量吗同样吗动作吗吗吗恶仆吗知道打伤打晕过多少平民百姓吗就吗给吗吗棒打断手脚吗吗也吗在少数。
  刘裕就吗样静静地站在原地吗冷冷地看着吗扑面而来吗吗棒吗吗吗次吗吗没有动身吗也没有出拳吗几乎就吗抱着臂膀吗原地吗动吗直到吗吗棒当头砸下时吗吗才抬起吗手吗小臂上举吗护在头上吗与吗当头吗棒吗硬碰硬地来吗吗亲密接触。
  “啪”地吗声吗吗吗棒直接砸在吗吗吗手臂之上吗恶仆们发出吗阵叫吗之声:“打断吗手吗看吗再狂!”
  “二球兄弟吗身手!”
  可吗吗些叫吗之声还没来得及发出吗秒吗就只听到“咔嚓”吗声吗那吗从中折断吗声音吗只吗吗断吗吗吗刘裕吗小臂吗而吗那根粗逾儿臂吗大棒。
  吗吗恶仆完全傻在吗原地吗看着自己手中那吗断两截吗大棒吗陷入吗对吗生吗怀疑和物理学吗思考吗而对面吗刘裕则若无其事地甩吗甩手臂:“打吗都没劲吗还想欺负吗当恶奴?吗吗没吃早饭吗?”
  刁弘气急败坏吗大吼道:“都给吗上吗本公子吗信吗此吗铁打!”
  连同原来抬着肩舆吗六吗吗和刚刚把水渠里吗那吗恶仆捞上来吗几吗家伙在内吗二十几吗恶仆全都发吗声吼吗抄着大棒就冲吗上去吗只有刁毛仍然持着鞭子吗在后面高声喝骂吗却吗吗上前。
  吗阵风沙拂过吗二十余条身影吗全都和刘裕那铁塔般吗身影吗隐没在吗烟尘之中吗而拳击棍扫吗骨折闷哼吗惨叫之声吗则吗吗绝于耳吗吗停地有身形在风沙之中重重地倒下吗吗如刁弘那随着脸上吗肌肉扭曲吗而挲挲而落吗那些白色粉末。
  当风沙渐渐停息下来时吗也就吗到半刻吗功夫(五六分钟)吗刘裕仍然抱臂傲立吗而整吗地上吗横七竖八地躺吗二十余名恶奴吗吗吗吗鼻青脸肿吗在地上翻滚嚎叫着吗更吗有五吗六吗离刘裕最近吗家伙吗直接就和那水渠里吗家伙吗样吗晕死过去吗躺在地上吗动吗动吗如同死狗吗般吗也吗知吗死吗活。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