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自幼被弃黯然伤

下载免费读
月亮是这样只有一半的时候,会慢慢地每天变大,直到满月,但真的满时,再下一次出现,则就只剩一点点了。
  天地万物有其定理,太突出的时候,就会成为众矢之的,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也是这个道理。
  今天我的风头太过,得罪了新上任刺史一家,虽然在新来的北方流人和乡亲们面前出尽了风头,但也不无隐患。
  不过很快,刘裕的心中一股豪气顿生:这个每天迎来送往,收租征丁的小吏,又有什么好干的?!那个什么秦王苻坚要打仗最好,我正好从军报国去,也能一展平生之志啊。
  想到这里,刘裕突然心中一阵酸楚:那刘毅说得对,我是可以从军啊,但娘和你那两个年幼的弟弟怎么办?”
  隐约之间,刘裕的目光投向了刚才的溪水之中,突然,他惊异地发现,水光中映出的不再是自己的模样,死去多年的父亲刘翘,正在溪水中眼睁睁地看着自己。
  刘翘轻语道:“小裕,去吧,去从军实现自己的抱负吧,荣耀我,荣耀刘家的列祖列宗!”
  刘裕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他站起了身,一块石头重重地砸到了水中:“一个连亲生儿子都不要的家伙,也配为人父么?我刘裕,没有父亲!”
  石块入水,溅起千般碎影,刘翘的影象,连同那半轮弯月,顿时消失不见。
  刘裕闭上了眼睛,夜风吹着他额前的一缕乱发,隐约之间,他仿佛听到了,那个雷雨交加的寒夜里,父亲的吼叫声在家里的墙壁间回荡着:“都是你这个灾星,克死了你娘,我,我不要你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就是一阵揪心的疼痛,而父亲的那张已经模糊的脸,变得如此地可憎。
  不过刘翘的那句“从军”的声音,却伴随着这夜风的声音,反复地在刘裕的耳边回荡。
月亮是这样只有一半的时候,会慢慢地每天变大,直到满月,但真的满时,再下一次出现,则就只剩一点点了。
  天地万物有其定理,太突出的时候,就会成为众矢之的,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也是这个道理。
  今天我的风头太过,得罪了新上任刺史一家,虽然在新来的北方流人和乡亲们面前出尽了风头,但也不无隐患。
  不过很快,刘裕的心中一股豪气顿生:这个每天迎来送往,收租征丁的小吏,又有什么好干的?!那个什么秦王苻坚要打仗最好,我正好从军报国去,也能一展平生之志啊。
  想到这里,刘裕突然心中一阵酸楚:那刘毅说得对,我是可以从军啊,但娘和你那两个年幼的弟弟怎么办?”
  隐约之间,刘裕的目光投向了刚才的溪水之中,突然,他惊异地发现,水光中映出的不再是自己的模样,死去多年的父亲刘翘,正在溪水中眼睁睁地看着自己。
  刘翘轻语道:“小裕,去吧,去从军实现自己的抱负吧,荣耀我,荣耀刘家的列祖列宗!”
  刘裕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他站起了身,一块石头重重地砸到了水中:“一个连亲生儿子都不要的家伙,也配为人父么?我刘裕,没有父亲!”
  石块入水,溅起千般碎影,刘翘的影象,连同那半轮弯月,顿时消失不见。
  刘裕闭上了眼睛,夜风吹着他额前的一缕乱发,隐约之间,他仿佛听到了,那个雷雨交加的寒夜里,父亲的吼叫声在家里的墙壁间回荡着:“都是你这个灾星,克死了你娘,我,我不要你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就是一阵揪心的疼痛,而父亲的那张已经模糊的脸,变得如此地可憎。
  不过刘翘的那句“从军”的声音,却伴随着这夜风的声音,反复地在刘裕的耳边回荡。
  刘裕轻轻地叹了口气,自语道:“刚才我说投军报国的话,不是戏言,我也算是看明白了,在这个世道里,我这种底层的士人想要出头,只有沙场建功这一条路,秦军准备南下,大战在即,这也许是我们的机会。而我每天去渡口,就是想见到几个有本事,有见识的北方流人,最好是士人,能打听清楚北方的情况,包括山川地理,险关河流,以后要真的从军报国,建功立业,这些可都是用得上呢。”想到这里,刘裕不禁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
  但这笑容一闪而逝:“但是兵凶战危,家里幼弟都还不到十岁,又有寡母,如果我去当兵了,他们怎么办?再说了,以我现在的身份,只怕当不了军官,只能从小兵做起,在一线搏杀不是平时的打架斗勇,那可是要命的,万一有个闪失,后果如何?”
  刘裕越是想,越是心中烦乱,咬了咬牙:富贵险中求,没有人能介绍我出去做官,或者当将军,就只有靠自己的双手了。今天我惹了刁逵,虽然出了一口恶气,但也恐怕会遭到刁家以后的报复,这个里正,怕是不能做了。
月亮样只有半时候会慢慢地每天变大直到满月但真满时再下次出现则就只剩点点。
  天地万物有其定理太突出时候就会成为众矢之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也道理。
  今天风头太过得罪新上任刺史家虽然在新来北方流和乡亲们面前出尽风头但也无隐患。
  过很快刘裕心中股豪气顿生:每天迎来送往收租征丁小吏又有什么干?!那什么秦王苻坚要打仗最正从军报国去也能展平生之志啊。
  想到里刘裕突然心中阵酸楚:那刘毅说得对可以从军啊但娘和那两年幼弟弟怎么办?”
  隐约之间刘裕目光投向刚才溪水之中突然惊异地发现水光中映出再自己模样死去多年父亲刘翘正在溪水中眼睁睁地看着自己。
  刘翘轻语道:“小裕去去从军实现自己抱负荣耀荣耀刘家列祖列宗!”
  刘裕眼中闪过丝愤怒站起身块石头重重地砸到水中:“连亲生儿子都要家伙也配为父么?刘裕没有父亲!”
  石块入水溅起千般碎影刘翘影象连同那半轮弯月顿时消失见。
  刘裕闭上眼睛夜风吹着额前缕乱发隐约之间仿佛听到那雷雨交加寒夜里父亲吼叫声在家里墙壁间回荡着:“都灾星克死娘要!”
  想到里心就阵揪心疼痛而父亲那张已经模糊脸变得如此地可憎。
  过刘翘那句“从军”声音却伴随着夜风声音反复地在刘裕耳边回荡。
  刘裕轻轻地叹口气自语道:“刚才说投军报国话戏言也算看明白在世道里种底层士想要出头只有沙场建功条路秦军准备南下大战在即也许们机会。而每天去渡口就想见到几有本事有见识北方流最士能打听清楚北方情况包括山川地理险关河流以后要真从军报国建功立业些可都用得上呢。”想到里刘裕禁嘴角勾起丝微笑。
  但笑容闪而逝:“但兵凶战危家里幼弟都还到十岁又有寡母如果去当兵们怎么办?再说以现在身份只怕当军官只能从小兵做起在线搏杀平时打架斗勇那可要命万有闪失后果如何?”
  刘裕越想越心中烦乱咬咬牙:富贵险中求没有能介绍出去做官或者当将军就只有靠自己双手。今天惹刁逵虽然出口恶气但也恐怕会遭到刁家以后报复里正怕能做。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