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刘母训儿三节气

下载免费读
这个名唤牢之的紫面大汉的眉头微微一挑:“是块好钢,不过,还需要好好磨炼一下,老实说,这一辈的京口人,比起二十年前的那批,已经差远了。刘裕虽然也可称英豪,但不经锤炼,难堪大用。”
  刘林宗微微一笑:“哦,为什么这样说呢,这刘裕应该也是此地数一数二的好汉了吧,就如此不堪?”
  紫面大汉牢之的眼中冷芒一闪:“因为,他就算在京口再厉害,也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场,没有经过那种生与死的考验,只有经历了这些,才是真正的男人。”
  刘林宗转过了头,月光映着牢之的脸,两道长长的刀疤,挂在他的侧脸之上,被那络腮虬髯所隐瞒,但仍然可以看到这痕迹。刘林宗叹了口气:“牢之,你南下进入我们家的时候,记得还是冉魏败亡的时候吧。”
  牢之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他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头:“那是我这辈子也不愿意回忆的往事。尽管在胡人的马刀之下,我有了战神之称。”
  “但这个战神,是无数敌人和同伴的尸骨所铸就的,直到今天,我还不时地会梦到那些可怕的战场景象,主公,那种百战余生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说到这里,牢之睁开了眼睛,冷芒一闪:“所以,在刘裕真正碰到胡人的马刀之前,他谈不上是一个真正的兵,更不用说是战神!”
  刘林宗默默地看着刘裕的身影终于消失在夜色之中,喃喃地说道:“那也得先把他变成一个兵再说。刁逵,你会让我失望吗?”
  他突然笑了起来,转头看向了草丛:“至少你从没有让我失望过。”
  刘裕轻轻地推开了家里的柴门,这是一座方圆十余步的小院,典型的江南特色,和这个小村里的其他家,都几乎一模一样,茅草顶盖着的正屋里亮着昏暗的灯光,不用看就知道,那是母亲还在等着自己,而两个弟弟所住的左侧厢房,已经是一片黑灯瞎火,显然,刘道怜和刘道规这两位异母弟弟已经睡下了。
  刘裕轻轻地关上了柴门,走近了堂屋,他在门外脱掉了鞋子,赤脚走了进去。轻轻跳跃着的火苗映照下,一个四十左右,慈眉善母的妇人,正跪坐在矮棍之上,做着针线活儿,正是刘裕的继母萧文寿。
  在她的手中,绣花针穿梭如飞,一件布制夹袄,已经快地完工,她没有抬头,轻轻地说道:“大郎,回来了啊。”
  刘裕的脸上闪过一丝愧色:“对不起,娘,今天孩儿又闯祸了。”
  萧文寿停下了手中的针线活儿,抬起了头,平静地说道:“事情我听羡之说了,他今天一直在旁观的,你打跑刁弘时,他也先溜了回来报信。这事你做的很好,没给你爹丢人!娘很高兴!”
  刘裕的眼圈一热,泪光闪闪:“娘从小就教育孩儿要有侠义之心,要乐于助人,尤其是助我们的乡里乡亲,孩儿不敢一日或忘。只是今天这回,是孩儿第一次惹上世家子弟,可能,可能以后会给娘,还有弟弟们带来祸事。”
这个名唤牢之的紫面大汉的眉头微微一挑是块好钢不过还需要好好磨炼一下老实说这一辈的京口人比起二十年前的那批已经差远了刘裕虽然也可称英豪但不经锤炼难堪大用刘林宗微微一笑哦为什么这样说呢这刘裕应该也是此地数一数二的好汉了吧就如此不堪紫面大汉牢之的眼中冷芒一闪因为他就算在京口再厉害也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场没有经过那种生与死的考验只有经历了这些才是真正的男人刘林宗转过了头月光映着牢之的脸两道长长的刀疤挂在他的侧脸之上被那络腮虬髯所隐瞒但仍然可以看到这痕迹刘林宗叹了口气牢之你南下进入我们家的时候记得还是冉魏败亡的时候吧牢之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他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头那是我这辈子也不愿意回忆的往事尽管在胡人的马刀之下我有了战神之称但这个战神是无数敌人和同伴的尸骨所铸就的直到今天我还不时地会梦到那些可怕的战场景象主公那种百战余生的滋味真的不好受说到这里牢之睁开了眼睛冷芒一闪所以在刘裕真正碰到胡人的马刀之前他谈不上是一个真正的兵更不用说是战神刘林宗默默地看着刘裕的身影终于消失在夜色之中喃喃地说道那也得先把他变成一个兵再说刁逵你会让我失望吗他突然笑了起来转头看向了草丛至少你从没有让我失望过刘裕轻轻地推开了家里的柴门这是一座方圆十余步的小院典型的江南特色和这个小村里的其他家都几乎一模一样茅草顶盖着的正屋里亮着昏暗的灯光不用看就知道那是母亲还在等着自己而两个弟弟所住的左侧厢房已经是一片黑灯瞎火显然刘道怜和刘道规这两位异母弟弟已经睡下了刘裕轻轻地关上了柴门走近了堂屋他在门外脱掉了鞋子赤脚走了进去轻轻跳跃着的火苗映照下一个四十左右慈眉善母的妇人正跪坐在矮棍之上做着针线活儿正是刘裕的继母萧文寿在她的手中绣花针穿梭如飞一件布制夹袄已经快地完工她没有抬头轻轻地说道大郎回来了啊刘裕的脸上闪过一丝愧色对不起娘今天孩儿又闯祸了萧文寿停下了手中的针线活儿抬起了头平静地说道事情我听羡之说了他今天一直在旁观的你打跑刁弘时他也先溜了回来报信这事你做的很好没给你爹丢人娘很高兴刘裕的眼圈一热泪光闪闪娘从小就教育孩儿要有侠义之心要乐于助人尤其是助我们的乡里乡亲孩儿不敢一日或忘只是今天这回是孩儿第一次惹上世家子弟可能可能以后会给娘还有弟弟们带来祸事名唤牢之紫面大汉眉头微微挑:“块钢过还需要磨炼下老实说辈京口比起二十年前那批已经差远。刘裕虽然也可称英豪但经锤炼难堪大用。”
  刘林宗微微笑:“哦为什么样说呢刘裕应该也此地数数二汉就如此堪?”
  紫面大汉牢之眼中冷芒闪:“因为就算在京口再厉害也没有经历过真正战场没有经过那种生与死考验只有经历些才真正男。”
  刘林宗转过头月光映着牢之脸两道长长刀疤挂在侧脸之上被那络腮虬髯所隐瞒但仍然可以看到痕迹。刘林宗叹口气:“牢之南下进入们家时候记得还冉魏败亡时候。”
  牢之眼中闪过丝异样神色闭上眼睛摇摇头:“那辈子也愿意回忆往事。尽管在胡马刀之下有战神之称。”
  “但战神无数敌和同伴尸骨所铸就直到今天还时地会梦到那些可怕战场景象主公那种百战余生滋味真受。”
  说到里牢之睁开眼睛冷芒闪:“所以在刘裕真正碰到胡马刀之前谈上真正兵更用说战神!”
  刘林宗默默地看着刘裕身影终于消失在夜色之中喃喃地说道:“那也得先把变成兵再说。刁逵会让失望?”
  突然笑起来转头看向草丛:“至少从没有让失望过。”
  刘裕轻轻地推开家里柴门座方圆十余步小院典型江南特色和小村里其家都几乎模样茅草顶盖着正屋里亮着昏暗灯光用看就知道那母亲还在等着自己而两弟弟所住左侧厢房已经片黑灯瞎火显然刘道怜和刘道规两位异母弟弟已经睡下。
  刘裕轻轻地关上柴门走近堂屋在门外脱掉鞋子赤脚走进去。轻轻跳跃着火苗映照下四十左右慈眉善母妇正跪坐在矮棍之上做着针线活儿正刘裕继母萧文寿。
  在她手中绣花针穿梭如飞件布制夹袄已经快地完工她没有抬头轻轻地说道:“大郎回来啊。”
  刘裕脸上闪过丝愧色:“对起娘今天孩儿又闯祸。”
  萧文寿停下手中针线活儿抬起头平静地说道:“事情听羡之说今天直在旁观打跑刁弘时也先溜回来报信。事做很没给爹丢!娘很高兴!”
  刘裕眼圈热泪光闪闪:“娘从小就教育孩儿要有侠义之心要乐于助尤其助们乡里乡亲孩儿敢日或忘。只今天回孩儿第次惹上世家子弟可能可能以后会给娘还有弟弟们带来祸事。”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