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妖道作乱累京口

下载免费读
刘裕的声音缓慢而沉重,几年前的往事,历历在目:“可是没有想到,这卢悚收信徒的目的,居然是谋反作乱,就在六年前的一个夜里,他突然召集了几百家的信众,男女老少都有,欺骗他们说皇宫中有妖气,要他们跟他夜行降妖。”
  “由于大家都对他深信不疑,就跟他去了建康,也不知他用了什么妖法,居然一路之上的看守士兵对这上千号信徒一路放行,他们夜里直接冲进了宫城,打开武库,想要谋反作乱,刺杀陛下。”
  “幸亏当时值守宫庭的将校举措得力,一举平定了叛乱,卢悚兵败自杀,他这一死不足惜,可是,我们当时京口受此牵连的足有两百多家!”
  “自京口郡治设立以来,从没有过这样的惨剧,几乎家家都有亲朋好友死于这场卢大妖人挑起的叛乱,所以现在在我们这里,一提起天师道,都是切齿痛恨!”
  檀凭之皱了皱眉头,说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不排除有些个别的野心家混进神教,利用教中兄弟的信任,为已谋私利。这样的人,不仅是朝廷会消灭,我们神教也会清理门户的。”
  刘裕叹了口气:“檀兄弟,经过卢妖人的那次煽动,京口这里,已经很少有人再信这个天师道了。”
  “你看我这兄弟,他叫徐羡之,名字里和你一样带了之字,他家原是天师道的铁杆信众,但上次之乱,他的几个叔伯都被卢大妖人所骗,白白地丢了性命。”
  “而他家也因此受了牵连,官爵不保,要知道他的爷爷可是当过江州刺史的高官,他这样一个士人子弟,现在只能过这样的日子,这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化解的仇恨啊。”
  檀凭之叹了口气:“想不到在这京口,居然还跟神教有这样的往事,只怕这误会是极深了。难怪教主不邀请本地的百姓参加社戏,而只在北方道民中布道传教。既然如此,那兄弟也不好勉强刘大哥参加了,告辞。”
  刘裕的眼珠子一动,心中暗忖道:那个天师道的现任教主孙泰,乃是西晋灭亡前八王之乱时的祸首赵王司马伦的军师,有白衣秀士之称的孙秀的后代。
  其人家学渊缘,本是士人之列,却因为祖上是祸国殃民,挑起天下大乱的狗头军师,而失去了察举资格,在东晋不得为官。
  于是孙泰一怒之下干脆拜当时名满江南的活神仙杜子恭为师,这杜子恭有各种神法幻术,就连在上层的士族之中,也有众多的信徒与崇拜者,孙泰艺满出师后,靠着其祖传的政治天赋,很快成了整个天师道的师君,也就是大教主。
  这回此人前来京口,却只在北方流民中组织这种宗教活动,甚至这些北方流民也是他派了祭酒们去北方动员南下的,这个教主在京口做这种事情,想要做什么?
  难道这孙泰也是想趁着北方强胡南下,东晋大军北上抗敌,建康城空虚的时候,再来一次卢悚之乱吗?
  想到这里,刘裕倒吸一口冷气,一下子打定了主意,不管怎么说,这个社戏,也要探它一探。
刘裕的声音缓慢而沉重几年前的往事历历在目可是没有想到这卢悚收信徒的目的居然是谋反作乱就在六年前的一个夜里他突然召集了几百家的信众男女老少都有欺骗他们说皇宫中有妖气要他们跟他夜行降妖由于大家都对他深信不疑就跟他去了建康也不知他用了什么妖法居然一路之上的看守士兵对这上千号信徒一路放行他们夜里直接冲进了宫城打开武库想要谋反作乱刺杀陛下幸亏当时值守宫庭的将校举措得力一举平定了叛乱卢悚兵败自杀他这一死不足惜可是我们当时京口受此牵连的足有两百多家自京口郡治设立以来从没有过这样的惨剧几乎家家都有亲朋好友死于这场卢大妖人挑起的叛乱所以现在在我们这里一提起天师道都是切齿痛恨檀凭之皱了皱眉头说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不排除有些个别的野心家混进神教利用教中兄弟的信任为已谋私利这样的人不仅是朝廷会消灭我们神教也会清理门户的刘裕叹了口气檀兄弟经过卢妖人的那次煽动京口这里已经很少有人再信这个天师道了你看我这兄弟他叫徐羡之名字里和你一样带了之字他家原是天师道的铁杆信众但上次之乱他的几个叔伯都被卢大妖人所骗白白地丢了性命而他家也因此受了牵连官爵不保要知道他的爷爷可是当过江州刺史的高官他这样一个士人子弟现在只能过这样的日子这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化解的仇恨啊檀凭之叹了口气想不到在这京口居然还跟神教有这样的往事只怕这误会是极深了难怪教主不邀请本地的百姓参加社戏而只在北方道民中布道传教既然如此那兄弟也不好勉强刘大哥参加了告辞刘裕的眼珠子一动心中暗忖道那个天师道的现任教主孙泰乃是西晋灭亡前八王之乱时的祸首赵王司马伦的军师有白衣秀士之称的孙秀的后代其人家学渊缘本是士人之列却因为祖上是祸国殃民挑起天下大乱的狗头军师而失去了察举资格在东晋不得为官于是孙泰一怒之下干脆拜当时名满江南的活神仙杜子恭为师这杜子恭有各种神法幻术就连在上层的士族之中也有众多的信徒与崇拜者孙泰艺满出师后靠着其祖传的政治天赋很快成了整个天师道的师君也就是大教主这回此人前来京口却只在北方流民中组织这种宗教活动甚至这些北方流民也是他派了祭酒们去北方动员南下的这个教主在京口做这种事情想要做什么难道这孙泰也是想趁着北方强胡南下东晋大军北上抗敌建康城空虚的时候再来一次卢悚之乱吗想到这里刘裕倒吸一口冷气一下子打定了主意不管怎么说这个社戏也要探它一探刘裕的声音缓慢而沉重,几年前的往事,历历在目:“可是没有想到,这卢悚收信徒的目的,居然是谋反作乱,就在六年前的一个夜里,他突然召集了几百家的信众,男女老少都有,欺骗他们说皇宫中有妖气,要他们跟他夜行降妖。”
  “由于大家都对他深信不疑,就跟他去了建康,也不知他用了什么妖法,居然一路之上的看守士兵对这上千号信徒一路放行,他们夜里直接冲进了宫城,打开武库,想要谋反作乱,刺杀陛下。”
  “幸亏当时值守宫庭的将校举措得力,一举平定了叛乱,卢悚兵败自杀,他这一死不足惜,可是,我们当时京口受此牵连的足有两百多家!”
  “自京口郡治设立以来,从没有过这样的惨剧,几乎家家都有亲朋好友死于这场卢大妖人挑起的叛乱,所以现在在我们这里,一提起天师道,都是切齿痛恨!”
  檀凭之皱了皱眉头,说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不排除有些个别的野心家混进神教,利用教中兄弟的信任,为已谋私利。这样的人,不仅是朝廷会消灭,我们神教也会清理门户的。”
  刘裕叹了口气:“檀兄弟,经过卢妖人的那次煽动,京口这里,已经很少有人再信这个天师道了。”
  “你看我这兄弟,他叫徐羡之,名字里和你一样带了之字,他家原是天师道的铁杆信众,但上次之乱,他的几个叔伯都被卢大妖人所骗,白白地丢了性命。”
  “而他家也因此受了牵连,官爵不保,要知道他的爷爷可是当过江州刺史的高官,他这样一个士人子弟,现在只能过这样的日子,这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化解的仇恨啊。”
  檀凭之叹了口气:“想不到在这京口,居然还跟神教有这样的往事,只怕这误会是极深了。难怪教主不邀请本地的百姓参加社戏,而只在北方道民中布道传教。既然如此,那兄弟也不好勉强刘大哥参加了,告辞。”
  刘裕的眼珠子一动,心中暗忖道:那个天师道的现任教主孙泰,乃是西晋灭亡前八王之乱时的祸首赵王司马伦的军师,有白衣秀士之称的孙秀的后代。
  其人家学渊缘,本是士人之列,却因为祖上是祸国殃民,挑起天下大乱的狗头军师,而失去了察举资格,在东晋不得为官。
  于是孙泰一怒之下干脆拜当时名满江南的活神仙杜子恭为师,这杜子恭有各种神法幻术,就连在上层的士族之中,也有众多的信徒与崇拜者,孙泰艺满出师后,靠着其祖传的政治天赋,很快成了整个天师道的师君,也就是大教主。
  这回此人前来京口,却只在北方流民中组织这种宗教活动,甚至这些北方流民也是他派了祭酒们去北方动员南下的,这个教主在京口做这种事情,想要做什么?
  难道这孙泰也是想趁着北方强胡南下,东晋大军北上抗敌,建康城空虚的时候,再来一次卢悚之乱吗?
  想到这里,刘裕倒吸一口冷气,一下子打定了主意,不管怎么说,这个社戏,也要探它一探。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