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儿时玩伴各西东

下载免费读
  卢循笑着点了点头:“不错,想不到事隔多年,你还能记得我。当年我卢家闯了大祸之后,孙教主奉了师命云游于此,带走了起事的众家道友未成年的子侄,而我离开的那个晚上,你还来送了我一只小木马呢。”
  刘裕叹了口气,神色变得黯然起来:“当年你我都是乡间少年,作为士人子弟,肯和我一起玩耍的,也就你和胖子了。从小到大,也只有你们两个,不会跟那些乡间顽童一起叫我的小名。没想到十几年不见,你竟然成了高级天师教众。”
  檀凭之笑道:“想不到卢持剑和刘大哥居然是儿时故交,真的是太出人意料了。看来今天刘大哥你来对了呢!”
  刘裕看着卢循身后背的剑,说道:“你是持剑?专门护卫孙教主的吗?”
  孙恩点了点头,语气有所缓和:“不错,在我天师道中,教主的护卫,也是他的亲传弟子,从小在教主身边,学习道法与剑术,成年之后,四处传道,有所贡献者,则升为各地的祭酒、大祭酒。”
  卢循笑道:“孙师兄当年就是教主的首席持剑弟子,我这武艺和道法,有一大半都是孙师兄代师传授的呢。”
  说到这里,他的神色变得黯然起来,“当初要不是家门遭遇大祸,我做梦也不会想着离开京口,不过这一离,倒反而成全了我,也许这就是道家所说的,福祸自有天意吧。”
  刘裕微微一笑,拱手行礼道:“那真的是恭喜卢兄了。祝你在天师道中一帆风顺,平步青云。”
  另一个粗浑的声音从一边传来:“哼,我们神教之中,皆是兄弟,入了神教是为了修仙常生,造福天下,可不是俗人的那套升官发财。”
  刘裕看向了说话的人,只见卢循的身边,站着一个身高八尺有余的巨汉,他的背后也背着一把大剑,身高块头倒是和自己差不太多,脸上遍是络腮胡子,看不清年纪,他双眼中冷芒闪闪,抱臂而立,一手托着下巴,正上下打量着自己。
  孙恩勾了勾嘴角:“道覆,这位刘里正是本地的吏员,说话规矩点,不可放肆。”
  这个巨汉哈哈一笑:“不打紧,老熟人了,刘寄奴,还记得徐家三郎否?”
  刘裕的鼻子抽了抽,叹了口气:“原来是你!你的那颗门牙长出来了吗?”
卢循笑着点了点头不错想不到事隔多年你还能记得我当年我卢家闯了大祸之后孙教主奉了师命云游于此带走了起事的众家道友未成年的子侄而我离开的那个晚上你还来送了我一只小木马呢刘裕叹了口气神色变得黯然起来当年你我都是乡间少年作为士人子弟肯和我一起玩耍的也就你和胖子了从小到大也只有你们两个不会跟那些乡间顽童一起叫我的小名没想到十几年不见你竟然成了高级天师教众檀凭之笑道想不到卢持剑和刘大哥居然是儿时故交真的是太出人意料了看来今天刘大哥你来对了呢刘裕看着卢循身后背的剑说道你是持剑专门护卫孙教主的吗孙恩点了点头语气有所缓和不错在我天师道中教主的护卫也是他的亲传弟子从小在教主身边学习道法与剑术成年之后四处传道有所贡献者则升为各地的祭酒大祭酒卢循笑道孙师兄当年就是教主的首席持剑弟子我这武艺和道法有一大半都是孙师兄代师传授的呢说到这里他的神色变得黯然起来当初要不是家门遭遇大祸我做梦也不会想着离开京口不过这一离倒反而成全了我也许这就是道家所说的福祸自有天意吧刘裕微微一笑拱手行礼道那真的是恭喜卢兄了祝你在天师道中一帆风顺平步青云另一个粗浑的声音从一边传来哼我们神教之中皆是兄弟入了神教是为了修仙常生造福天下可不是俗人的那套升官发财刘裕看向了说话的人只见卢循的身边站着一个身高八尺有余的巨汉他的背后也背着一把大剑身高块头倒是和自己差不太多脸上遍是络腮胡子看不清年纪他双眼中冷芒闪闪抱臂而立一手托着下巴正上下打量着自己孙恩勾了勾嘴角道覆这位刘里正是本地的吏员说话规矩点不可放肆这个巨汉哈哈一笑不打紧老熟人了刘寄奴还记得徐家三郎否刘裕的鼻子抽了抽叹了口气原来是你你的那颗门牙长出来了吗巨汉一咧嘴只见一口黄牙独缺门牙一枚看着透风不止看到你我徐道覆的牙就疼了你说这十几年的老账怎么个算法呢檀凭之吃惊地张大了嘴徐持剑你跟刘大哥以前有过节巨汉的一双铜铃大的牛眼几乎要暴出眼眶这双眼睛里凶光闪闪直楞楞地盯着刘裕脸上的横肉都在跳动着那样子恨不得要把刘裕生吞活剥而他的声音之中也是透出一股子恨意岂止是过节我天天吃饭睡觉的时候就想着怎么才能把姓刘的也敲下两颗门牙以解我徐道覆的心头之恨  卢循笑着点了点头:“不错,想不到事隔多年,你还能记得我。当年我卢家闯了大祸之后,孙教主奉了师命云游于此,带走了起事的众家道友未成年的子侄,而我离开的那个晚上,你还来送了我一只小木马呢。”
  刘裕叹了口气,神色变得黯然起来:“当年你我都是乡间少年,作为士人子弟,肯和我一起玩耍的,也就你和胖子了。从小到大,也只有你们两个,不会跟那些乡间顽童一起叫我的小名。没想到十几年不见,你竟然成了高级天师教众。”
  檀凭之笑道:“想不到卢持剑和刘大哥居然是儿时故交,真的是太出人意料了。看来今天刘大哥你来对了呢!”
  刘裕看着卢循身后背的剑,说道:“你是持剑?专门护卫孙教主的吗?”
  孙恩点了点头,语气有所缓和:“不错,在我天师道中,教主的护卫,也是他的亲传弟子,从小在教主身边,学习道法与剑术,成年之后,四处传道,有所贡献者,则升为各地的祭酒、大祭酒。”
  卢循笑道:“孙师兄当年就是教主的首席持剑弟子,我这武艺和道法,有一大半都是孙师兄代师传授的呢。”
  说到这里,他的神色变得黯然起来,“当初要不是家门遭遇大祸,我做梦也不会想着离开京口,不过这一离,倒反而成全了我,也许这就是道家所说的,福祸自有天意吧。”
  刘裕微微一笑,拱手行礼道:“那真的是恭喜卢兄了。祝你在天师道中一帆风顺,平步青云。”
  另一个粗浑的声音从一边传来:“哼,我们神教之中,皆是兄弟,入了神教是为了修仙常生,造福天下,可不是俗人的那套升官发财。”
  刘裕看向了说话的人,只见卢循的身边,站着一个身高八尺有余的巨汉,他的背后也背着一把大剑,身高块头倒是和自己差不太多,脸上遍是络腮胡子,看不清年纪,他双眼中冷芒闪闪,抱臂而立,一手托着下巴,正上下打量着自己。
  孙恩勾了勾嘴角:“道覆,这位刘里正是本地的吏员,说话规矩点,不可放肆。”
  这个巨汉哈哈一笑:“不打紧,老熟人了,刘寄奴,还记得徐家三郎否?”
  刘裕的鼻子抽了抽,叹了口气:“原来是你!你的那颗门牙长出来了吗?”
  巨汉一咧嘴,只见一口黄牙,独缺门牙一枚,看着透风不止:“看到你,我徐道覆的牙就疼了,你说这十几年的老账,怎么个算法呢?”
  檀凭之吃惊地张大了嘴:“徐持剑,你跟刘大哥以前有过节?”
  巨汉的一双铜铃大的牛眼,几乎要暴出眼眶,这双眼睛里凶光闪闪,直楞楞地盯着刘裕,脸上的横肉都在跳动着,那样子,恨不得要把刘裕生吞活剥。
  而他的声音之中,也是透出一股子恨意:“岂止是过节,我天天吃饭睡觉的时候,就想着怎么才能把姓刘的也敲下两颗门牙,以解我徐道覆的心头之恨!”
  卢循笑着点了点头:“不错,想不到事隔多年,你还能记得我。当年我卢家闯了大祸之后,孙教主奉了师命云游于此,带走了起事的众家道友未成年的子侄,而我离开的那个晚上,你还来送了我一只小木马呢。”
  刘裕叹了口气,神色变得黯然起来:“当年你我都是乡间少年,作为士人子弟,肯和我一起玩耍的,也就你和胖子了。从小到大,也只有你们两个,不会跟那些乡间顽童一起叫我的小名。没想到十几年不见,你竟然成了高级天师教众。”
  檀凭之笑道:“想不到卢持剑和刘大哥居然是儿时故交,真的是太出人意料了。看来今天刘大哥你来对了呢!”
  刘裕看着卢循身后背的剑,说道:“你是持剑?专门护卫孙教主的吗?”
  孙恩点了点头,语气有所缓和:“不错,在我天师道中,教主的护卫,也是他的亲传弟子,从小在教主身边,学习道法与剑术,成年之后,四处传道,有所贡献者,则升为各地的祭酒、大祭酒。”
  卢循笑道:“孙师兄当年就是教主的首席持剑弟子,我这武艺和道法,有一大半都是孙师兄代师传授的呢。”
  说到这里,他的神色变得黯然起来,“当初要不是家门遭遇大祸,我做梦也不会想着离开京口,不过这一离,倒反而成全了我,也许这就是道家所说的,福祸自有天意吧。”
  刘裕微微一笑,拱手行礼道:“那真的是恭喜卢兄了。祝你在天师道中一帆风顺,平步青云。”
  另一个粗浑的声音从一边传来:“哼,我们神教之中,皆是兄弟,入了神教是为了修仙常生,造福天下,可不是俗人的那套升官发财。”
  刘裕看向了说话的人,只见卢循的身边,站着一个身高八尺有余的巨汉,他的背后也背着一把大剑,身高块头倒是和自己差不太多,脸上遍是络腮胡子,看不清年纪,他双眼中冷芒闪闪,抱臂而立,一手托着下巴,正上下打量着自己。
  孙恩勾了勾嘴角:“道覆,这位刘里正是本地的吏员,说话规矩点,不可放肆。”
  这个巨汉哈哈一笑:“不打紧,老熟人了,刘寄奴,还记得徐家三郎否?”
  刘裕的鼻子抽了抽,叹了口气:“原来是你!你的那颗门牙长出来了吗?”
  巨汉一咧嘴,只见一口黄牙,独缺门牙一枚,看着透风不止:“看到你,我徐道覆的牙就疼了,你说这十几年的老账,怎么个算法呢?”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