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赌约亦有旁门道

下载免费读
孙泰和卢循连忙上前,收起这些灰烬,散落于一个大酒瓮之中,所有的道友们齐声吟道:“太上仙尊,法力无边,神符渡我,永享太平!”
  而就在这一会儿的功夫,孙恩等人已经把这一大瓮酒倒了几百碗,由弟子们一一地分给这些道民。
  所有拿到酒碗的人都两眼放光,直接喝了下去,更是有些人意犹未尽,伸出舌头,把碗边残存的几滴酒液也舔了个干净,才心满意足地伏拜于地。
  刘裕也拿到了一碗酒,星光之下,他看到酒面上飘着几点黑乎乎的东西,大概这就是那道黄符的余烬了,一边的檀凭之一脸虔诚地把这碗酒喝下了肚子,然后开始五体投地地念叨起来。
  刘裕摇了摇头,也装着把这一碗酒全喝了下去,但在伏到地上的一瞬间,他一张嘴,所有酒水全给吐到了草丛里,消失不见,只余一地酒香四溢。
  随着孙泰的动作结束,他转过了身,阴沉的脸上,一双眼睛中冷芒闪闪:“各位道友,喝了这碗符酒,我们就是真正的同宗同门了。”
  “从此之后,太上仙尊会永远庇护着你们,而你们也将长生,即使肉体不在,三魂七魄也将永生。”
  “只是本教主需要提醒一下各位道友,信道者昌,叛教者亡,如果谁的心不态,那一定会招致神明的报复!勿谓予言之不预也!”
  所有信众都齐声道:“神教永存,仙尊无上,教主金言,吾自遵从!”
  孙泰环视全场,满意地说道:“祈福仪式已经结束,现在,各位的心愿已经随着神符一起传到了天庭老君那里,现在,我们就要通过天人交合仪式,向着老君诚心地献祭,诸位,一定要看仔细了,此等房中秘术,将会造福你们一生!”
孙泰和卢循连忙上前收起这些灰烬散落于一个大酒瓮之中所有的道友们齐声吟道太上仙尊法力无边神符渡我永享太平而就在这一会儿的功夫孙恩等人已经把这一大瓮酒倒了几百碗由弟子们一一地分给这些道民所有拿到酒碗的人都两眼放光直接喝了下去更是有些人意犹未尽伸出舌头把碗边残存的几滴酒液也舔了个干净才心满意足地伏拜于地刘裕也拿到了一碗酒星光之下他看到酒面上飘着几点黑乎乎的东西大概这就是那道黄符的余烬了一边的檀凭之一脸虔诚地把这碗酒喝下了肚子然后开始五体投地地念叨起来刘裕摇了摇头也装着把这一碗酒全喝了下去但在伏到地上的一瞬间他一张嘴所有酒水全给吐到了草丛里消失不见只余一地酒香四溢随着孙泰的动作结束他转过了身阴沉的脸上一双眼睛中冷芒闪闪各位道友喝了这碗符酒我们就是真正的同宗同门了从此之后太上仙尊会永远庇护着你们而你们也将长生即使肉体不在三魂七魄也将永生只是本教主需要提醒一下各位道友信道者昌叛教者亡如果谁的心不态那一定会招致神明的报复勿谓予言之不预也所有信众都齐声道神教永存仙尊无上教主金言吾自遵从孙泰环视全场满意地说道祈福仪式已经结束现在各位的心愿已经随着神符一起传到了天庭老君那里现在我们就要通过天人交合仪式向着老君诚心地献祭诸位一定要看仔细了此等房中秘术将会造福你们一生孙泰说到这里突然挥手一落在他身后本来用黑幔遮得严严实实的一个八尺见方的木笼顿时就暴露在了众人的眼中只见笼中立着一男一女皆赤身露体一丝不挂只是两人的脸上都罩着黑色的罩头看不清他们的容貌那男子身高八尺身形魁梧健壮身上可以看到有五六条长长的刀剑伤痕而两臂之上则刺着几个太极八卦的符号自胸及腹尽是茂盛的黑毛而发达的肌肉垒块则随着他一下下的呼吸变得格外地明显刘裕看得真切以此人的身形样貌可不正是白天与自己较量过的徐道覆吗而这会儿他的模样可绝不是吃了那五石大力散而那女子身形娇小长发及腰肤色不算非常白净是那种类似粟色的肌肤一看即知是一个少妇其身形山峦起伏前突后挺虽然看不清脸面但女性柔美的曲线即使是在这昏暗的夜光之下几十步外的刘裕这里也看的是清清楚楚随着黑幕的落下那女子身上沁出了一阵细密的汗珠而皮肤也变得微红起来显然即使是蒙了面在这么多人面前赤裸了身躯仍然让她羞不可抑虽然刘裕早已经是京口一带数一数二的好汉但尚未婚配还没看过春宫图呢更不用说女人的身子了孙泰和卢循连忙上前收起些灰烬散落于大酒瓮之中所有道友们齐声吟道:“太上仙尊法力无边神符渡永享太平!”
  而就在会儿功夫孙恩等已经把大瓮酒倒几百碗由弟子们地分给些道民。
  所有拿到酒碗都两眼放光直接喝下去更有些意犹未尽伸出舌头把碗边残存几滴酒液也舔干净才心满意足地伏拜于地。
  刘裕也拿到碗酒星光之下看到酒面上飘着几点黑乎乎东西大概就那道黄符余烬边檀凭之脸虔诚地把碗酒喝下肚子然后开始五体投地地念叨起来。
  刘裕摇摇头也装着把碗酒全喝下去但在伏到地上瞬间张嘴所有酒水全给吐到草丛里消失见只余地酒香四溢。
  随着孙泰动作结束转过身阴沉脸上双眼睛中冷芒闪闪:“各位道友喝碗符酒们就真正同宗同门。”
  “从此之后太上仙尊会永远庇护着们而们也将长生即使肉体在三魂七魄也将永生。”
  “只本教主需要提醒下各位道友信道者昌叛教者亡如果谁心态那定会招致神明报复!勿谓予言之预也!”
  所有信众都齐声道:“神教永存仙尊无上教主金言吾自遵从!”
  孙泰环视全场满意地说道:“祈福仪式已经结束现在各位心愿已经随着神符起传到天庭老君那里现在们就要通过天交合仪式向着老君诚心地献祭诸位定要看仔细此等房中秘术将会造福们生!”
  孙泰说到里突然挥手落在身后本来用黑幔遮得严严实实八尺见方木笼顿时就暴露在众眼中只见笼中立着男女皆赤身露体丝挂只两脸上都罩着黑色罩头看清们容貌。
  那男子身高八尺身形魁梧健壮身上可以看到有五六条长长刀剑伤痕而两臂之上则刺着几太极八卦符号自胸及腹尽茂盛黑毛而发达肌肉垒块则随着下下呼吸变得格外地明显。
  刘裕看得真切以此身形样貌可正白天与自己较量过徐道覆?而会儿模样可绝吃那五石大力散。
  而那女子身形娇小长发及腰肤色算非常白净那种类似粟色肌肤看即知少妇。
  其身形山峦起伏前突后挺虽然看清脸面但女性柔美曲线即使在昏暗夜光之下几十步外刘裕里也看清清楚楚。
  随着黑幕落下那女子身上沁出阵细密汗珠而皮肤也变得微红起来显然即使蒙面在么多面前赤裸身躯仍然让她羞可抑。
  虽然刘裕早已经京口带数数二汉但尚未婚配还没看过春—宫图呢更用说女身子。
孙泰和卢循连忙上前,收起这些灰烬,散落于一个大酒瓮之中,所有的道友们齐声吟道:“太上仙尊,法力无边,神符渡我,永享太平!”
  而就在这一会儿的功夫,孙恩等人已经把这一大瓮酒倒了几百碗,由弟子们一一地分给这些道民。
  所有拿到酒碗的人都两眼放光,直接喝了下去,更是有些人意犹未尽,伸出舌头,把碗边残存的几滴酒液也舔了个干净,才心满意足地伏拜于地。
  刘裕也拿到了一碗酒,星光之下,他看到酒面上飘着几点黑乎乎的东西,大概这就是那道黄符的余烬了,一边的檀凭之一脸虔诚地把这碗酒喝下了肚子,然后开始五体投地地念叨起来。
  刘裕摇了摇头,也装着把这一碗酒全喝了下去,但在伏到地上的一瞬间,他一张嘴,所有酒水全给吐到了草丛里,消失不见,只余一地酒香四溢。
  随着孙泰的动作结束,他转过了身,阴沉的脸上,一双眼睛中冷芒闪闪:“各位道友,喝了这碗符酒,我们就是真正的同宗同门了。”
  “从此之后,太上仙尊会永远庇护着你们,而你们也将长生,即使肉体不在,三魂七魄也将永生。”
  “只是本教主需要提醒一下各位道友,信道者昌,叛教者亡,如果谁的心不态,那一定会招致神明的报复!勿谓予言之不预也!”
  所有信众都齐声道:“神教永存,仙尊无上,教主金言,吾自遵从!”
  孙泰环视全场,满意地说道:“祈福仪式已经结束,现在,各位的心愿已经随着神符一起传到了天庭老君那里,现在,我们就要通过天人交合仪式,向着老君诚心地献祭,诸位,一定要看仔细了,此等房中秘术,将会造福你们一生!”
  孙泰说到这里,突然挥手一落,在他身后本来用黑幔遮得严严实实的一个八尺见方的木笼,顿时就暴露在了众人的眼中,只见笼中立着一男一女,皆赤身露体,一丝不挂,只是两人的脸上,都罩着黑色的罩头,看不清他们的容貌。
  那男子身高八尺,身形魁梧健壮,身上可以看到有五六条长长的刀剑伤痕,而两臂之上则刺着几个太极八卦的符号,自胸及腹,尽是茂盛的黑毛,而发达的肌肉垒块,则随着他一下下的呼吸,变得格外地明显。
  刘裕看得真切,以此人的身形样貌,可不正是白天与自己较量过的徐道覆吗?而这会儿他的模样,可绝不是吃了那五石大力散。
  而那女子身形娇小,长发及腰,肤色不算非常白净,是那种类似粟色的肌肤,一看即知是一个少妇。
  其身形山峦起伏,前突后挺,虽然看不清脸面,但女性柔美的曲线,即使是在这昏暗的夜光之下,几十步外的刘裕这里,也看的是清清楚楚。
  随着黑幕的落下,那女子身上沁出了一阵细密的汗珠,而皮肤也变得微红起来,显然,即使是蒙了面,在这么多人面前赤裸了身躯,仍然让她羞不可抑。
孙泰和卢循连忙上前,收起这些灰烬,散落于一个大酒瓮之中,所有的道友们齐声吟道:“太上仙尊,法力无边,神符渡我,永享太平!”
  而就在这一会儿的功夫,孙恩等人已经把这一大瓮酒倒了几百碗,由弟子们一一地分给这些道民。
  所有拿到酒碗的人都两眼放光,直接喝了下去,更是有些人意犹未尽,伸出舌头,把碗边残存的几滴酒液也舔了个干净,才心满意足地伏拜于地。
  刘裕也拿到了一碗酒,星光之下,他看到酒面上飘着几点黑乎乎的东西,大概这就是那道黄符的余烬了,一边的檀凭之一脸虔诚地把这碗酒喝下了肚子,然后开始五体投地地念叨起来。
  刘裕摇了摇头,也装着把这一碗酒全喝了下去,但在伏到地上的一瞬间,他一张嘴,所有酒水全给吐到了草丛里,消失不见,只余一地酒香四溢。
  随着孙泰的动作结束,他转过了身,阴沉的脸上,一双眼睛中冷芒闪闪:“各位道友,喝了这碗符酒,我们就是真正的同宗同门了。”
  “从此之后,太上仙尊会永远庇护着你们,而你们也将长生,即使肉体不在,三魂七魄也将永生。”
  “只是本教主需要提醒一下各位道友,信道者昌,叛教者亡,如果谁的心不态,那一定会招致神明的报复!勿谓予言之不预也!”
  所有信众都齐声道:“神教永存,仙尊无上,教主金言,吾自遵从!”
  孙泰环视全场,满意地说道:“祈福仪式已经结束,现在,各位的心愿已经随着神符一起传到了天庭老君那里,现在,我们就要通过天人交合仪式,向着老君诚心地献祭,诸位,一定要看仔细了,此等房中秘术,将会造福你们一生!”
  孙泰说到这里,突然挥手一落,在他身后本来用黑幔遮得严严实实的一个八尺见方的木笼,顿时就暴露在了众人的眼中,只见笼中立着一男一女,皆赤身露体,一丝不挂,只是两人的脸上,都罩着黑色的罩头,看不清他们的容貌。
  那男子身高八尺,身形魁梧健壮,身上可以看到有五六条长长的刀剑伤痕,而两臂之上则刺着几个太极八卦的符号,自胸及腹,尽是茂盛的黑毛,而发达的肌肉垒块,则随着他一下下的呼吸,变得格外地明显。
  刘裕看得真切,以此人的身形样貌,可不正是白天与自己较量过的徐道覆吗?而这会儿他的模样,可绝不是吃了那五石大力散。
  而那女子身形娇小,长发及腰,肤色不算非常白净,是那种类似粟色的肌肤,一看即知是一个少妇。
  其身形山峦起伏,前突后挺,虽然看不清脸面,但女性柔美的曲线,即使是在这昏暗的夜光之下,几十步外的刘裕这里,也看的是清清楚楚。
  随着黑幕的落下,那女子身上沁出了一阵细密的汗珠,而皮肤也变得微红起来,显然,即使是蒙了面,在这么多人面前赤裸了身躯,仍然让她羞不可抑。
  虽然刘裕早已经是京口一带数一数二的好汉,但尚未婚配,还没看过春—宫图呢,更不用说女人的身子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