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群魔乱舞寄奴离

下载免费读
孙恩咬了咬牙,眼中冷芒一闪,一挥手,周围的火把突然尽数熄灭,人群之中爆发出了一丝小小的惊慌之声,却听到孙泰的声音平静地响起:“各位道民,今天汝等既然入得神教秘仪,老君有令,当赐汝等仙福,汝等需珍惜!”
  随着孙泰的话音一落,那蒋神庙里,鱼贯而出一批女子,个个都如那木笼中的女子一般,黑巾罩头,而全身赤裸。
  她们的身上,抹了那些橄榄色的油脂,这些女性的胴体,在火光的照耀之下,显出异样的光芒,让所有道友们几乎全都呼吸停止了。
  这些女子突然齐声唱道:“神男持棍,玉女开户,以气施汝,阴阳协和。”
  刚才还惊讶得一言不发的人群,突然爆发出一阵原始的兽吼之声,所有的道民们全都冲了上去,一边冲,一边脱起衣服来。
  刘毅手忙脚乱地开始脱裤子,一边对着边上目瞪口呆的何无忌笑道:“哈哈,无忌,一开始的那把,是你输了,你看,这下出来这么多!”
  何无忌瞪大了眼睛,还是看着木笼里的那两个:“那,那这两个怎么算!”
孙恩咬了咬牙眼中冷芒一闪一挥手周围的火把突然尽数熄灭人群之中爆发出了一丝小小的惊慌之声却听到孙泰的声音平静地响起各位道民今天汝等既然入得神教秘仪老君有令当赐汝等仙福汝等需珍惜随着孙泰的话音一落那蒋神庙里鱼贯而出一批女子个个都如那木笼中的女子一般黑巾罩头而全身赤裸她们的身上抹了那些橄榄色的油脂这些女性的胴体在火光的照耀之下显出异样的光芒让所有道友们几乎全都呼吸停止了这些女子突然齐声唱道神男持棍玉女开户以气施汝阴阳协和刚才还惊讶得一言不发的人群突然爆发出一阵原始的兽吼之声所有的道民们全都冲了上去一边冲一边脱起衣服来刘毅手忙脚乱地开始脱裤子一边对着边上目瞪口呆的何无忌笑道哈哈无忌一开始的那把是你输了你看这下出来这么多何无忌瞪大了眼睛还是看着木笼里的那两个那那这两个怎么算刘毅一把抢过何无忌手上的那两个钱袋笑道这一局中止了要不咱们再下注这回看你我谁战得久何无忌的鼻孔开始流出两道血痕周身如遭火焚他咬牙切齿地说道这这不公平你你经常去妓馆我还没婚配呢我刘毅哈哈一笑一指何无忌已经快要撑破裤子的那活儿说道你不也看了半天了嘛这回正好亲自尝试嘛这样好了我出二百你只要出一百就行了无忌是男人就不要怂啊何无忌一咬牙一跺脚也开始脱起裤子来赌就赌我就不信胜不过你刘希乐刘裕走到了一条小溪边离那蒋王祀已经有五里多了远处的声音已经渐渐地听不见而潺潺的流水声在他的耳边回荡着这一路的急行已经让他一直挺拔的长锋开始渐渐地放下而那脑袋晕乎乎的感觉也随着这一路上夜风的吹拂感觉畅快了许多刘裕喃喃地自语道真是邪了门难道那些个高门世家都是如此放浪声色吗难怪朝廷上层萎靡不振面对胡人的步步进逼毫无收复失地之心步步挨打换了是我面对如此无边春色只怕也把持不住啊说到这里刘裕摇了摇头正待向前走去突然草丛中一阵响动他立即警觉了起来常年走夜路的经验告诉他在这个时候如果草丛中有这样异常的响动只怕是有长虫之类的异物了刘裕咬了咬牙抄起了背上的弓箭今天他本来指望卖了草鞋后入山中打点野味这弓箭和腰间的一把佩刀都是作防身之用引弓上弦之后只见草丛之中两点核桃大小的光芒在一闪一闪直直地盯着自己而一股子腥气伴随着一条长长的分叉着的红色信子在草丛之中若隐若现看起来这是一条前所未有的巨大长蛇孙恩咬咬牙眼中冷芒闪挥手周围火把突然尽数熄灭群之中爆发出丝小小惊慌之声却听到孙泰声音平静地响起:“各位道民今天汝等既然入得神教秘仪老君有令当赐汝等仙福汝等需珍惜!”
  随着孙泰话音落那蒋神庙里鱼贯而出批女子都如那木笼中女子般黑巾罩头而全身赤裸。
  她们身上抹那些橄榄色油脂些女性胴体在火光照耀之下显出异样光芒让所有道友们几乎全都呼吸停止。
  些女子突然齐声唱道:“神男持棍玉女开户以气施汝阴阳协和。”
  刚才还惊讶得言发群突然爆发出阵原始兽吼之声所有道民们全都冲上去边冲边脱起衣服来。
  刘毅手忙脚乱地开始脱裤子边对着边上目瞪口呆何无忌笑道:“哈哈无忌开始那把输看下出来么多!”
  何无忌瞪大眼睛还看着木笼里那两:“那那两怎么算!”
  刘毅把抢过何无忌手上那两钱袋笑道:“局中止要咱们再下注回看谁战得久?!”
  何无忌鼻孔开始流出两道血痕周身如遭火焚咬牙切齿地说道:“公平经常去妓馆还没婚配呢…………”
  刘毅哈哈笑指何无忌已经快要撑破裤子那活儿说道:“也看半天嘛回正亲自尝试嘛!样出二百只要出百就行无忌男就要怂啊!”
  何无忌咬牙跺脚也开始脱起裤子来:“赌就赌就信胜过刘希乐!”
  刘裕走到条小溪边离那蒋王祀已经有五里多远处声音已经渐渐地听见而潺潺流水声在耳边回荡着。
  路急行已经让直挺拔长锋开始渐渐地放下而那脑袋晕乎乎感觉也随着路上夜风吹拂感觉畅快许多。
  刘裕喃喃地自语道:“真邪门难道那些高门世家都如此放浪声色?难怪朝廷上层萎靡振面对胡步步进逼毫无收复失地之心步步挨打换面对如此无边春色只怕也把持住啊。”
  说到里刘裕摇摇头正待向前走去突然草丛中阵响动立即警觉起来常年走夜路经验告诉在时候如果草丛中有样异常响动只怕有长虫之类异物。
  刘裕咬咬牙抄起背上弓箭今天本来指望卖草鞋后入山中打点野味弓箭和腰间把佩刀都作防身之用。
  引弓上弦之后只见草丛之中两点核桃大小光芒在闪闪直直地盯着自己而股子腥气伴随着条长长分叉着红色信子在草丛之中若隐若现看起来条前所未有巨大长蛇!
孙恩咬了咬牙,眼中冷芒一闪,一挥手,周围的火把突然尽数熄灭,人群之中爆发出了一丝小小的惊慌之声,却听到孙泰的声音平静地响起:“各位道民,今天汝等既然入得神教秘仪,老君有令,当赐汝等仙福,汝等需珍惜!”
  随着孙泰的话音一落,那蒋神庙里,鱼贯而出一批女子,个个都如那木笼中的女子一般,黑巾罩头,而全身赤裸。
  她们的身上,抹了那些橄榄色的油脂,这些女性的胴体,在火光的照耀之下,显出异样的光芒,让所有道友们几乎全都呼吸停止了。
  这些女子突然齐声唱道:“神男持棍,玉女开户,以气施汝,阴阳协和。”
  刚才还惊讶得一言不发的人群,突然爆发出一阵原始的兽吼之声,所有的道民们全都冲了上去,一边冲,一边脱起衣服来。
  刘毅手忙脚乱地开始脱裤子,一边对着边上目瞪口呆的何无忌笑道:“哈哈,无忌,一开始的那把,是你输了,你看,这下出来这么多!”
  何无忌瞪大了眼睛,还是看着木笼里的那两个:“那,那这两个怎么算!”
  刘毅一把抢过何无忌手上的那两个钱袋,笑道:“这一局中止了,要不咱们再下注,这回看你我谁战得久?!”
  何无忌的鼻孔开始流出两道血痕,周身如遭火焚,他咬牙切齿地说道:“这,这不公平,你,你经常去妓馆,我还没婚配呢,我…………”
  刘毅哈哈一笑,一指何无忌已经快要撑破裤子的那活儿,说道:“你不也看了半天了嘛,这回正好亲自尝试嘛!这样好了,我出二百,你只要出一百就行了,无忌,是男人就不要怂啊!”
  何无忌一咬牙,一跺脚,也开始脱起裤子来:“赌就赌,我就不信胜不过你刘希乐!”
  刘裕走到了一条小溪边,离那蒋王祀已经有五里多了,远处的声音已经渐渐地听不见,而潺潺的流水声,在他的耳边回荡着。
  这一路的急行,已经让他一直挺拔的长锋,开始渐渐地放下,而那脑袋晕乎乎的感觉,也随着这一路上夜风的吹拂,感觉畅快了许多。
  刘裕喃喃地自语道:“真是邪了门,难道那些个高门世家,都是如此放浪声色吗?难怪朝廷上层萎靡不振,面对胡人的步步进逼,毫无收复失地之心,步步挨打,换了是我,面对如此无边春色,只怕也把持不住啊。”
  说到这里,刘裕摇了摇头,正待向前走去,突然,草丛中一阵响动,他立即警觉了起来,常年走夜路的经验告诉他,在这个时候,如果草丛中有这样异常的响动,只怕是有长虫之类的异物了。
  刘裕咬了咬牙,抄起了背上的弓箭,今天他本来指望卖了草鞋后入山中打点野味,这弓箭和腰间的一把佩刀,都是作防身之用。
  引弓上弦之后,只见草丛之中,两点核桃大小的光芒,在一闪一闪,直直地盯着自己,而一股子腥气,伴随着一条长长的,分叉着的红色信子,在草丛之中若隐若现,看起来,这是一条前所未有的巨大长蛇!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