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群魔乱舞寄奴离

下载免费读
  刘裕的背上一阵阵地冷汗冒出,尽管他在山里钻了十几年,却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大的蛇,只从它这眼睛和信子就可以看出,此蛇至少长两三丈,粗逾大腿,简直是千年蛇精了。
  刘裕突然心中豪气大生:“哈哈哈,不就是条蛇吗,不是你吞了我,就是我杀了你,待我剥皮去骨,将你扛下山,也免得你在这里再害人!”
  说着,刘裕暴喝一声,手中的三石三斗猎弓,给他拉得如满月一般,对着那两颗核桃大小的三角眼之间,就是一箭射出。
  只听得“呜”地一声,一阵腥风袭来,两颗核桃大小的蛇眼,顿时就灭了一只,而草丛之中一阵巨大的响动之声,隐约间可以看到有巨大的黑影在草丛中迅速地移动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刘裕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理上的巨大负担,顿时消散而尽,转瞬而来的就是心理上的极度疲劳,他的脑子变得晕沉沉的,一头栽到了草丛之中,就此沉沉睡去,再也人事不省。
  刘裕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地,四周一片白茫茫的雾,不知自己置身何处,那股熟悉的腥气,时不时地钻进他的鼻子里。
  而前方的草丛,不时地在晃动着,隐约之间,看到一个头戴金冠,浑身闪闪发光的人形生物,正在急速地向前奔,而他所跑过的地方,草尖之上,留下滴滴的绿色血液,把那些小草沃得一片碧绿,连叶片也变得大小不一起来。
  刘裕双眼圆睁,大吼道:“妖人休走!”他抄起弓箭,搭箭上弦,对着那逃跑的妖人,就是箭箭射去。
  刘裕的背上一阵阵地冷汗冒出,尽管他在山里钻了十几年,却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大的蛇,只从它这眼睛和信子就可以看出,此蛇至少长两三丈,粗逾大腿,简直是千年蛇精了。
  刘裕突然心中豪气大生:“哈哈哈,不就是条蛇吗,不是你吞了我,就是我杀了你,待我剥皮去骨,将你扛下山,也免得你在这里再害人!”
  说着,刘裕暴喝一声,手中的三石三斗猎弓,给他拉得如满月一般,对着那两颗核桃大小的三角眼之间,就是一箭射出。
  只听得“呜”地一声,一阵腥风袭来,两颗核桃大小的蛇眼,顿时就灭了一只,而草丛之中一阵巨大的响动之声,隐约间可以看到有巨大的黑影在草丛中迅速地移动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刘裕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理上的巨大负担,顿时消散而尽,转瞬而来的就是心理上的极度疲劳,他的脑子变得晕沉沉的,一头栽到了草丛之中,就此沉沉睡去,再也人事不省。
  刘裕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地,四周一片白茫茫的雾,不知自己置身何处,那股熟悉的腥气,时不时地钻进他的鼻子里。
  而前方的草丛,不时地在晃动着,隐约之间,看到一个头戴金冠,浑身闪闪发光的人形生物,正在急速地向前奔,而他所跑过的地方,草尖之上,留下滴滴的绿色血液,把那些小草沃得一片碧绿,连叶片也变得大小不一起来。
  刘裕双眼圆睁,大吼道:“妖人休走!”他抄起弓箭,搭箭上弦,对着那逃跑的妖人,就是箭箭射去。
  可是这回却是邪了门,这些弓箭离弦之后,明明是冲着那妖人的后心而去,但是总是在离他后心几步的地方落到了地上。
  如此这般,刘裕追出了十余里路,而那妖人的身形,却是渐行渐远,慢慢地,就隐藏在这一片茫茫的白雾之中,腥气也渐渐地消失不见,如同妖人的背影,失落于天地之间。
  刘裕弯下了腰,看着那地上妖人流下的血,此血通体碧绿,散发出一股难言的味道,几分腥气,又有几分清新,那是从来没有过的体验。
  而给这碧血淋到的小草,明显变得和周围的草木不一样,茎似艾蒿,长三、四尺,叶似山兰草而尖长,一茎直上有穗,叶互生,其子似稗而细,上面还开着白色的小花。
  刘裕的眉头微皱,他以前从没有见过这样的草,可是邪门的是,那个妖人一路逃走时,其血淋过的地方,就成了这样。
  他试着把一片叶子摘下,放到嘴里,轻轻地嚼了一下,只觉得一股苦味从舌根泛了起来,连舌头都有些麻了。
  刘裕连忙吐掉了这一片叶子,连同嘴里的口水一起吐光,又跑到一边的小溪边漱了十几次口,那种麻麻的感觉,苦涩的味道才渐渐地消散。
  刘裕背上阵阵地冷汗冒出尽管在山里钻十几年却也从来没有见过样大蛇只从它眼睛和信子就可以看出此蛇至少长两三丈粗逾大腿简直千年蛇精。
  刘裕突然心中豪气大生:“哈哈哈就条蛇吞就杀待剥皮去骨将扛下山也免得在里再害!”
  说着刘裕暴喝声手中三石三斗猎弓给拉得如满月般对着那两颗核桃大小三角眼之间就箭射出。
  只听得“呜”地声阵腥风袭来两颗核桃大小蛇眼顿时就灭只而草丛之中阵巨大响动之声隐约间可以看到有巨大黑影在草丛中迅速地移动着转眼就见踪影。
  刘裕长长地出口气心理上巨大负担顿时消散而尽转瞬而来就心理上极度疲劳脑子变得晕沉沉头栽到草丛之中就此沉沉睡去再也事省。
  刘裕只觉得自己身体轻飘飘地四周片白茫茫雾知自己置身何处那股熟悉腥气时时地钻进鼻子里。
  而前方草丛时地在晃动着隐约之间看到头戴金冠浑身闪闪发光形生物正在急速地向前奔而所跑过地方草尖之上留下滴滴绿色血液把那些小草沃得片碧绿连叶片也变得大小起来。
  刘裕双眼圆睁大吼道:“妖休走!”抄起弓箭搭箭上弦对着那逃跑妖就箭箭射去。
  可回却邪门些弓箭离弦之后明明冲着那妖后心而去但总在离后心几步地方落到地上。
  如此般刘裕追出十余里路而那妖身形却渐行渐远慢慢地就隐藏在片茫茫白雾之中腥气也渐渐地消失见如同妖背影失落于天地之间。
  刘裕弯下腰看着那地上妖流下血此血通体碧绿散发出股难言味道几分腥气又有几分清新那从来没有过体验。
  而给碧血淋到小草明显变得和周围草木样茎似艾蒿长三、四尺叶似山兰草而尖长茎直上有穗叶互生其子似稗而细上面还开着白色小花。
  刘裕眉头微皱以前从没有见过样草可邪门那妖路逃走时其血淋过地方就成样。
  试着把片叶子摘下放到嘴里轻轻地嚼下只觉得股苦味从舌根泛起来连舌头都有些麻。
  刘裕连忙吐掉片叶子连同嘴里口水起吐光又跑到边小溪边漱十几次口那种麻麻感觉苦涩味道才渐渐地消散。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