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一百一十章 细节问题需商议

下载免费读
黑袍点了点头:“是的,能打败刘裕的,不是世家高门,也不是天师道甚至是天道盟,只有让他众叛亲离,让他最信任的,最爱的亲人,兄弟们一个个背叛他,离开他,让他用尽一生的心血建立起来的北府军完蛋,内战,火并,才能彻底地击垮他。进而把他的那套人人平等的理念,都给彻底地毁掉。”
  
  刘婷云的妙目流转,看着这时候咬牙切齿,眼睛中也隐现红丝的黑袍,说道:“陶渊明,你这么痛恨刘裕,恐怕不止是因为立场敌对这么简单吧,是因为明月的原因吗?”
  
  陶渊明突然厉声道:“不许提她,刘婷云,明月不是你能提及的,懂吗?!”
  
  刘婷云点了点头,说道:“我果然没猜错,好了,这种痛失所爱,心如刀割的感觉,我能明白,我也会助你一臂之力,全力打倒刘裕的。不过,现在我有几个问题,你如果不帮我解决,那刘毅回来,对我不利事小,坏了你的大事,那对你也没啥好处。”
  
  黑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恢复了平静的语调:“你说吧,今天我来找你,就是要把我没想到的细节,跟你讨论一下。毕竟,我不可能面面俱到,就好像你这次私自调用了历阳大仓的粮草军械,我就没算到。”
  
  刘婷云微微一笑:“这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件事,我是假传刘毅的军令,把历阳仓库里的军械,粮草全部提了出来,运到了这里,刚才刘毅急着出击,没好好检验,但若是他有机会逃回历阳,到时候一查对,就会发现是我做的,到时候我这里就很被动了,他本就怀疑我跟天道盟有牵连,这下更是几乎可以坐实。到那时候,我跟他恐怕就会不死不休了。”
  
  黑袍沉吟了一下,说道:“历阳大仓,你提取这些东西的时候,是从仓库主曹李汉,参军张不识手中提取的吗?负责搬运的军士又是哪个部分的?”
  
  刘婷云点了点头,说道:“提取物资的时候,是这二人经手签字画押,然后百余名库丁搬出仓库,后面运出历阳,到达这里,是我的手下二百多名杀手,假扮民夫所为。至于这些娼妇妓女,大多数是在历阳所招募,少部分是我这里的女杀手。”
  
  黑袍点了点头:“明白了,你这件事是自己处理解决,还是要我出手?”
  
  刘婷云的眉头微皱:“现在我手下的人马多数在这里,暂时走不脱,恐怕要你来处理一下,如果漏过一人,那消息走漏可就麻烦了。”
  
  黑袍正色道:“明白了,我会安排得力人士去处理,先把李汉和张不识秘密绑架,让他们交出所有当天参与搬运的库丁名单和住所,营地,然后,我会安排一场火灾,让所有人都葬身火海,这样,连同那些失落的粮草,军械,都不会留下痕迹,就算刘毅逃回来,恐怕也不会发现什么。”
  
  刘婷云点了点头:“那我就相信你这回,如果刘毅的败报传来,我这里也可以马上散营奔溃,回到历阳,到时候再复查一次。那么,说第二个麻烦的事,那就是你的这些设想,得建立在刘毅逃出来的基础上,难道你有办法让刘毅在乱军之中杀出重围,孤身逃亡吗?还是说,你有办法让卢循,徐道覆按你的意志行事?”
黑袍点了点头是的能打败刘裕的不是世家高门也不是天师道甚至是天道盟只有让他众叛亲离让他最信任的最爱的亲人兄弟们一个个背叛他离开他让他用尽一生的心血建立起来的北府军完蛋内战火并才能彻底地击垮他进而把他的那套人人平等的理念都给彻底地毁掉刘婷云的妙目流转看着这时候咬牙切齿眼睛中也隐现红丝的黑袍说道陶渊明你这么痛恨刘裕恐怕不止是因为立场敌对这么简单吧是因为明月的原因吗陶渊明突然厉声道不许提她刘婷云明月不是你能提及的懂吗刘婷云点了点头说道我果然没猜错好了这种痛失所爱心如刀割的感觉我能明白我也会助你一臂之力全力打倒刘裕的不过现在我有几个问题你如果不帮我解决那刘毅回来对我不利事小坏了你的大事那对你也没啥好处黑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恢复了平静的语调你说吧今天我来找你就是要把我没想到的细节跟你讨论一下毕竟我不可能面面俱到就好像你这次私自调用了历阳大仓的粮草军械我就没算到刘婷云微微一笑这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件事我是假传刘毅的军令把历阳仓库里的军械粮草全部提了出来运到了这里刚才刘毅急着出击没好好检验但若是他有机会逃回历阳到时候一查对就会发现是我做的到时候我这里就很被动了他本就怀疑我跟天道盟有牵连这下更是几乎可以坐实到那时候我跟他恐怕就会不死不休了黑袍沉吟了一下说道历阳大仓你提取这些东西的时候是从仓库主曹李汉参军张不识手中提取的吗负责搬运的军士又是哪个部分的刘婷云点了点头说道提取物资的时候是这二人经手签字画押然后百余名库丁搬出仓库后面运出历阳到达这里是我的手下二百多名杀手假扮民夫所为至于这些娼妇妓女大多数是在历阳所招募少部分是我这里的女杀手黑袍点了点头明白了你这件事是自己处理解决还是要我出手刘婷云的眉头微皱现在我手下的人马多数在这里暂时走不脱恐怕要你来处理一下如果漏过一人那消息走漏可就麻烦了黑袍正色道明白了我会安排得力人士去处理先把李汉和张不识秘密绑架让他们交出所有当天参与搬运的库丁名单和住所营地然后我会安排一场火灾让所有人都葬身火海这样连同那些失落的粮草军械都不会留下痕迹就算刘毅逃回来恐怕也不会发现什么刘婷云点了点头那我就相信你这回如果刘毅的败报传来我这里也可以马上散营奔溃回到历阳到时候再复查一次那么说第二个麻烦的事那就是你的这些设想得建立在刘毅逃出来的基础上难道你有办法让刘毅在乱军之中杀出重围孤身逃亡吗还是说你有办法让卢循徐道覆按你的意志行事黑袍点点头:“能打败刘裕世家高门也天师道甚至天道盟只有让众叛亲离让最信任最爱亲兄弟们背叛离开让用尽生心血建立起来北府军完蛋内战火并才能彻底地击垮。进而把那套平等理念都给彻底地毁掉。”
  
  刘婷云妙目流转看着时候咬牙切齿眼睛中也隐现红丝黑袍说道:“陶渊明么痛恨刘裕恐怕止因为立场敌对么简单因为明月原因?”
  
  陶渊明突然厉声道:“许提她刘婷云明月能提及懂?!”
  
  刘婷云点点头说道:“果然没猜错种痛失所爱心如刀割感觉能明白也会助臂之力全力打倒刘裕。过现在有几问题如果帮解决那刘毅回来对利事小坏大事那对也没啥处。”
  
  黑袍平复下自己心情恢复平静语调:“说今天来找就要把没想到细节跟讨论下。毕竟可能面面俱到就像次私自调用历阳大仓粮草军械就没算到。”
  
  刘婷云微微笑:“第问题就件事假传刘毅军令把历阳仓库里军械粮草全部提出来运到里刚才刘毅急着出击没检验但若有机会逃回历阳到时候查对就会发现做到时候里就很被动本就怀疑跟天道盟有牵连下更几乎可以坐实。到那时候跟恐怕就会死休。”
  
  黑袍沉吟下说道:“历阳大仓提取些东西时候从仓库主曹李汉参军张识手中提取?负责搬运军士又哪部分?”
  
  刘婷云点点头说道:“提取物资时候二经手签字画押然后百余名库丁搬出仓库后面运出历阳到达里手下二百多名杀手假扮民夫所为。至于些娼妇妓女大多数在历阳所招募少部分里女杀手。”
  
  黑袍点点头:“明白件事自己处理解决还要出手?”
  
  刘婷云眉头微皱:“现在手下马多数在里暂时走脱恐怕要来处理下如果漏过那消息走漏可就麻烦。”
  
  黑袍正色道:“明白会安排得力士去处理先把李汉和张识秘密绑架让们交出所有当天参与搬运库丁名单和住所营地然后会安排场火灾让所有都葬身火海样连同那些失落粮草军械都会留下痕迹就算刘毅逃回来恐怕也会发现什么。”
  
  刘婷云点点头:“那就相信回如果刘毅败报传来里也可以马上散营奔溃回到历阳到时候再复查次。那么说第二麻烦事那就些设想得建立在刘毅逃出来基础上难道有办法让刘毅在乱军之中杀出重围孤身逃亡?还说有办法让卢循徐道覆按意志行事?”
黑袍点了点头:“是的,能打败刘裕的,不是世家高门,也不是天师道甚至是天道盟,只有让他众叛亲离,让他最信任的,最爱的亲人,兄弟们一个个背叛他,离开他,让他用尽一生的心血建立起来的北府军完蛋,内战,火并,才能彻底地击垮他。进而把他的那套人人平等的理念,都给彻底地毁掉。”
  
  刘婷云的妙目流转,看着这时候咬牙切齿,眼睛中也隐现红丝的黑袍,说道:“陶渊明,你这么痛恨刘裕,恐怕不止是因为立场敌对这么简单吧,是因为明月的原因吗?”
  
  陶渊明突然厉声道:“不许提她,刘婷云,明月不是你能提及的,懂吗?!”
  
  刘婷云点了点头,说道:“我果然没猜错,好了,这种痛失所爱,心如刀割的感觉,我能明白,我也会助你一臂之力,全力打倒刘裕的。不过,现在我有几个问题,你如果不帮我解决,那刘毅回来,对我不利事小,坏了你的大事,那对你也没啥好处。”
  
  黑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恢复了平静的语调:“你说吧,今天我来找你,就是要把我没想到的细节,跟你讨论一下。毕竟,我不可能面面俱到,就好像你这次私自调用了历阳大仓的粮草军械,我就没算到。”
  
  刘婷云微微一笑:“这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件事,我是假传刘毅的军令,把历阳仓库里的军械,粮草全部提了出来,运到了这里,刚才刘毅急着出击,没好好检验,但若是他有机会逃回历阳,到时候一查对,就会发现是我做的,到时候我这里就很被动了,他本就怀疑我跟天道盟有牵连,这下更是几乎可以坐实。到那时候,我跟他恐怕就会不死不休了。”
  
  黑袍沉吟了一下,说道:“历阳大仓,你提取这些东西的时候,是从仓库主曹李汉,参军张不识手中提取的吗?负责搬运的军士又是哪个部分的?”
  
  刘婷云点了点头,说道:“提取物资的时候,是这二人经手签字画押,然后百余名库丁搬出仓库,后面运出历阳,到达这里,是我的手下二百多名杀手,假扮民夫所为。至于这些娼妇妓女,大多数是在历阳所招募,少部分是我这里的女杀手。”
  
  黑袍点了点头:“明白了,你这件事是自己处理解决,还是要我出手?”
  
  刘婷云的眉头微皱:“现在我手下的人马多数在这里,暂时走不脱,恐怕要你来处理一下,如果漏过一人,那消息走漏可就麻烦了。”
  
  黑袍正色道:“明白了,我会安排得力人士去处理,先把李汉和张不识秘密绑架,让他们交出所有当天参与搬运的库丁名单和住所,营地,然后,我会安排一场火灾,让所有人都葬身火海,这样,连同那些失落的粮草,军械,都不会留下痕迹,就算刘毅逃回来,恐怕也不会发现什么。”
  
  刘婷云点了点头:“那我就相信你这回,如果刘毅的败报传来,我这里也可以马上散营奔溃,回到历阳,到时候再复查一次。那么,说第二个麻烦的事,那就是你的这些设想,得建立在刘毅逃出来的基础上,难道你有办法让刘毅在乱军之中杀出重围,孤身逃亡吗?还是说,你有办法让卢循,徐道覆按你的意志行事?”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