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II 紫虚异域日记VIII 入梦

下载免费读
    紫虚玩命的飞啊飞啊,作为现在近乎于非洲人的他,完全不想参与任何的战斗,而且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毒箭蛙的毒属性内气正在侵蚀他的意识结构。
  
      要知道对于仙人来说,身体不重要,内气不重要,重要的就是意识和精神构成的核心印记结构,这玩意不毁,随时都可以吸收一些乱七八糟的精气复活。
  
      而现在得情况是毒箭蛙的毒属性内气居然有破坏这一结构的能力,也即是说毒箭蛙的毒已经足以作用于某些无形之物上面,虽说破坏效果不是很强,但是紫虚也不想莫名其妙的忘掉某些东西。
  
      所以在飞离开羽蛇神和毒箭蛙的战场之后,紫虚直接落了下去,散开身形融入了金字塔下面的大地之中,直接陷入了沉睡,用梦境来恢复自己的意识和精神壁障的损耗。
  
      当然在坠入大地之前,紫虚不忘远远的看一眼蛇蛙战斗的地方,毒箭蛙已经只剩下了半个,小半个身子已经被破坏掉了,但是蛙类可怕的生命力和内气离体的强效恢复效果,让毒箭蛙并没有死掉。
  
      羽蛇神虽说有着巨大的身体优势,但是由于自身形状的问题,飞起来非常的奇葩,完全是一种能飞的脑袋拽着下半身的情况。
  
      也正是这种坑爹的飞行姿态,让毒箭蛙有了逃脱性命的机会,毕竟那种被迫吊起来的多半个身子完全称不上灵活,不过就算如此毒箭蛙也只能说是狼狈的逃过一命。
  
      毕竟长约千米的巨大身躯真心不是十米大的一坨毒箭蛙能对付的,要不是这蛇实在太肥,飞行全靠脑袋两侧那对翅膀,十个毒箭蛙都被弄死了,双方战斗力的差距其实看体积就能看出来。
  
      作为一条蛇,就算是已经成为信仰图腾,获得供奉,挂上神这一称号的蛇,也改变不了吃货的属性,尤其是对手是蛙,就算蛙长得非常丑,而且非常难吃,还具有剧毒,作为天敌的蛇也要吞下去。
  
      不吃青蛙的蛇不是一条好蛇,所以羽蛇神就算因为吃了半只毒箭蛙,已经半身麻痹了,但是他依旧追着毒箭蛙在咬,直到追出了某个范围之后,羽蛇神无奈的对着毒箭蛙的方向嘶鸣一声,然后才飞回了玛雅人给它修筑的金字塔那里,然后再次缠在上面开始休息。
  
      重新趴在金字塔上的羽蛇神,在一群奉贡的祭祀的祈祷之下身上浮现了莹莹的光辉,这让它睡的更踏实了。
  
      在羽蛇神沉睡的金字塔不远的地方紫虚也睡在那里,一直以来信奉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的紫虚,成功躲过了一劫陷入了梦中。
  
      在大量祭祀的祈愿声中,紫虚和羽蛇神睡的都很香,然后双方都被陷入了梦中,不同的是羽蛇神的梦是信仰成神之梦,而紫虚的梦却显得无比的奇怪。
  
      在梦中他看到了汉帝国的崛起,看到了晋王的册封,看到了陈王的登位,也看到的汉帝国的气运在这一代人的努力之下一步步的等临到绝顶,直到遇到另一个强大的力量才停步了下来。
  
      当然在其中他甚至看到了自己,那是垂垂老矣的自己,身上气运之雄厚远胜今日之十倍,也正是因为那样才未被因果反噬至死。
  
      不过那时的自己仿佛不叫紫虚,而是叫另一个名字,另一个曾经生前使用的名字,可惜不管紫虚怎么去想都想不起来。
紫虚玩命的飞啊飞啊作为现在近乎于非洲人的他完全不想参与任何的战斗而且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毒箭蛙的毒属性内气正在侵蚀他的意识结构要知道对于仙人来说身体不重要内气不重要重要的就是意识和精神构成的核心印记结构这玩意不毁随时都可以吸收一些乱七八糟的精气复活而现在得情况是毒箭蛙的毒属性内气居然有破坏这一结构的能力也即是说毒箭蛙的毒已经足以作用于某些无形之物上面虽说破坏效果不是很强但是紫虚也不想莫名其妙的忘掉某些东西所以在飞离开羽蛇神和毒箭蛙的战场之后紫虚直接落了下去散开身形融入了金字塔下面的大地之中直接陷入了沉睡用梦境来恢复自己的意识和精神壁障的损耗当然在坠入大地之前紫虚不忘远远的看一眼蛇蛙战斗的地方毒箭蛙已经只剩下了半个小半个身子已经被破坏掉了但是蛙类可怕的生命力和内气离体的强效恢复效果让毒箭蛙并没有死掉羽蛇神虽说有着巨大的身体优势但是由于自身形状的问题飞起来非常的奇葩完全是一种能飞的脑袋拽着下半身的情况也正是这种坑爹的飞行姿态让毒箭蛙有了逃脱性命的机会毕竟那种被迫吊起来的多半个身子完全称不上灵活不过就算如此毒箭蛙也只能说是狼狈的逃过一命毕竟长约千米的巨大身躯真心不是十米大的一坨毒箭蛙能对付的要不是这蛇实在太肥飞行全靠脑袋两侧那对翅膀十个毒箭蛙都被弄死了双方战斗力的差距其实看体积就能看出来作为一条蛇就算是已经成为信仰图腾获得供奉挂上神这一称号的蛇也改变不了吃货的属性尤其是对手是蛙就算蛙长得非常丑而且非常难吃还具有剧毒作为天敌的蛇也要吞下去不吃青蛙的蛇不是一条好蛇所以羽蛇神就算因为吃了半只毒箭蛙已经半身麻痹了但是他依旧追着毒箭蛙在咬直到追出了某个范围之后羽蛇神无奈的对着毒箭蛙的方向嘶鸣一声然后才飞回了玛雅人给它修筑的金字塔那里然后再次缠在上面开始休息重新趴在金字塔上的羽蛇神在一群奉贡的祭祀的祈祷之下身上浮现了莹莹的光辉这让它睡的更踏实了在羽蛇神沉睡的金字塔不远的地方紫虚也睡在那里一直以来信奉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的紫虚成功躲过了一劫陷入了梦中在大量祭祀的祈愿声中紫虚和羽蛇神睡的都很香然后双方都被陷入了梦中不同的是羽蛇神的梦是信仰成神之梦而紫虚的梦却显得无比的奇怪在梦中他看到了汉帝国的崛起看到了晋王的册封看到了陈王的登位也看到的汉帝国的气运在这一代人的努力之下一步步的等临到绝顶直到遇到另一个强大的力量才停步了下来当然在其中他甚至看到了自己那是垂垂老矣的自己身上气运之雄厚远胜今日之十倍也正是因为那样才未被因果反噬至死不过那时的自己仿佛不叫紫虚而是叫另一个名字另一个曾经生前使用的名字可惜不管紫虚怎么去想都想不起来    紫虚玩命飞啊飞啊作为现在近乎于非洲完全想参与任何战斗而且知道错觉还什么毒箭蛙毒属性内气正在侵蚀意识结构。
  
      要知道对于仙来说身体重要内气重要重要就意识和精神构成核心印记结构玩意毁随时都可以吸收些乱七八糟精气复活。
  
      而现在得情况毒箭蛙毒属性内气居然有破坏结构能力也即说毒箭蛙毒已经足以作用于某些无形之物上面虽说破坏效果很强但紫虚也想莫名其妙忘掉某些东西。
  
      所以在飞离开羽蛇神和毒箭蛙战场之后紫虚直接落下去散开身形融入金字塔下面大地之中直接陷入沉睡用梦境来恢复自己意识和精神壁障损耗。
  
      当然在坠入大地之前紫虚忘远远看眼蛇蛙战斗地方毒箭蛙已经只剩下半小半身子已经被破坏掉但蛙类可怕生命力和内气离体强效恢复效果让毒箭蛙并没有死掉。
  
      羽蛇神虽说有着巨大身体优势但由于自身形状问题飞起来非常奇葩完全种能飞脑袋拽着下半身情况。
  
      也正种坑爹飞行姿态让毒箭蛙有逃脱性命机会毕竟那种被迫吊起来多半身子完全称上灵活过就算如此毒箭蛙也只能说狼狈逃过命。
  
      毕竟长约千米巨大身躯真心十米大坨毒箭蛙能对付要蛇实在太肥飞行全靠脑袋两侧那对翅膀十毒箭蛙都被弄死双方战斗力差距其实看体积就能看出来。
  
      作为条蛇就算已经成为信仰图腾获得供奉挂上神称号蛇也改变吃货属性尤其对手蛙就算蛙长得非常丑而且非常难吃还具有剧毒作为天敌蛇也要吞下去。
  
      吃青蛙蛇条蛇所以羽蛇神就算因为吃半只毒箭蛙已经半身麻痹但依旧追着毒箭蛙在咬直到追出某范围之后羽蛇神无奈对着毒箭蛙方向嘶鸣声然后才飞回玛雅给它修筑金字塔那里然后再次缠在上面开始休息。
  
      重新趴在金字塔上羽蛇神在群奉贡祭祀祈祷之下身上浮现莹莹光辉让它睡更踏实。
  
      在羽蛇神沉睡金字塔远地方紫虚也睡在那里直以来信奉越危险地方越安全紫虚成功躲过劫陷入梦中。
  
      在大量祭祀祈愿声中紫虚和羽蛇神睡都很香然后双方都被陷入梦中同羽蛇神梦信仰成神之梦而紫虚梦却显得无比奇怪。
  
      在梦中看到汉帝国崛起看到晋王册封看到陈王登位也看到汉帝国气运在代努力之下步步等临到绝顶直到遇到另强大力量才停步下来。
  
      当然在其中甚至看到自己那垂垂老矣自己身上气运之雄厚远胜今日之十倍也正因为那样才未被因果反噬至死。
  
      过那时自己仿佛叫紫虚而叫另名字另曾经生前使用名字可惜管紫虚怎么去想都想起来。
    紫虚玩命的飞啊飞啊,作为现在近乎于非洲人的他,完全不想参与任何的战斗,而且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毒箭蛙的毒属性内气正在侵蚀他的意识结构。
  
      要知道对于仙人来说,身体不重要,内气不重要,重要的就是意识和精神构成的核心印记结构,这玩意不毁,随时都可以吸收一些乱七八糟的精气复活。
  
      而现在得情况是毒箭蛙的毒属性内气居然有破坏这一结构的能力,也即是说毒箭蛙的毒已经足以作用于某些无形之物上面,虽说破坏效果不是很强,但是紫虚也不想莫名其妙的忘掉某些东西。
  
      所以在飞离开羽蛇神和毒箭蛙的战场之后,紫虚直接落了下去,散开身形融入了金字塔下面的大地之中,直接陷入了沉睡,用梦境来恢复自己的意识和精神壁障的损耗。
  
      当然在坠入大地之前,紫虚不忘远远的看一眼蛇蛙战斗的地方,毒箭蛙已经只剩下了半个,小半个身子已经被破坏掉了,但是蛙类可怕的生命力和内气离体的强效恢复效果,让毒箭蛙并没有死掉。
  
      羽蛇神虽说有着巨大的身体优势,但是由于自身形状的问题,飞起来非常的奇葩,完全是一种能飞的脑袋拽着下半身的情况。
  
      也正是这种坑爹的飞行姿态,让毒箭蛙有了逃脱性命的机会,毕竟那种被迫吊起来的多半个身子完全称不上灵活,不过就算如此毒箭蛙也只能说是狼狈的逃过一命。
  
      毕竟长约千米的巨大身躯真心不是十米大的一坨毒箭蛙能对付的,要不是这蛇实在太肥,飞行全靠脑袋两侧那对翅膀,十个毒箭蛙都被弄死了,双方战斗力的差距其实看体积就能看出来。
  
      作为一条蛇,就算是已经成为信仰图腾,获得供奉,挂上神这一称号的蛇,也改变不了吃货的属性,尤其是对手是蛙,就算蛙长得非常丑,而且非常难吃,还具有剧毒,作为天敌的蛇也要吞下去。
  
      不吃青蛙的蛇不是一条好蛇,所以羽蛇神就算因为吃了半只毒箭蛙,已经半身麻痹了,但是他依旧追着毒箭蛙在咬,直到追出了某个范围之后,羽蛇神无奈的对着毒箭蛙的方向嘶鸣一声,然后才飞回了玛雅人给它修筑的金字塔那里,然后再次缠在上面开始休息。
  
      重新趴在金字塔上的羽蛇神,在一群奉贡的祭祀的祈祷之下身上浮现了莹莹的光辉,这让它睡的更踏实了。
  
      在羽蛇神沉睡的金字塔不远的地方紫虚也睡在那里,一直以来信奉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的紫虚,成功躲过了一劫陷入了梦中。
  
      在大量祭祀的祈愿声中,紫虚和羽蛇神睡的都很香,然后双方都被陷入了梦中,不同的是羽蛇神的梦是信仰成神之梦,而紫虚的梦却显得无比的奇怪。
  
      在梦中他看到了汉帝国的崛起,看到了晋王的册封,看到了陈王的登位,也看到的汉帝国的气运在这一代人的努力之下一步步的等临到绝顶,直到遇到另一个强大的力量才停步了下来。
  
      当然在其中他甚至看到了自己,那是垂垂老矣的自己,身上气运之雄厚远胜今日之十倍,也正是因为那样才未被因果反噬至死。
  
      不过那时的自己仿佛不叫紫虚,而是叫另一个名字,另一个曾经生前使用的名字,可惜不管紫虚怎么去想都想不起来。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