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II 紫虚异域日记XIX 炼丹

下载免费读
    郦妃看着铜镜之中的自己,是啊,自己还是和二十年前在骊山初见这名男子时一样,改变的只能说是气质,容貌未有丝毫的变化。X23US.COM更新最快
  
      陛下已经不再年轻了,可我还是曾经那个伪称的骊山神女,岁月在我的身上留不下丝毫的痕迹,变更的唯有我的心田。
  
      大概是时候离开了,陛下早就应该发现我并非是人了,也早就应该知道当年骊山初见并非是什么戏法,幻术。
    郦妃看着铜镜之中的自己,是啊,自己还是和二十年前在骊山初见这名男子时一样,改变的只能说是气质,容貌未有丝毫的变化。X23US.COM更新最快
  
      陛下已经不再年轻了,可我还是曾经那个伪称的骊山神女,岁月在我的身上留不下丝毫的痕迹,变更的唯有我的心田。
  
      大概是时候离开了,陛下早就应该发现我并非是人了,也早就应该知道当年骊山初见并非是什么戏法,幻术。
  
      自绝地天通之后,渺渺千载,神与人不再见。
  
      紫虚沉默的看着骤然从丝被之中消散,然后在床前显现出来身披皂色宫服的少女,又看着对方宫装滑落,只穿着月白的绸袍消散在宫殿之中,而始皇则缓缓睁眼坐了起来,并没有询问任何人,步履走出宫殿,未曾回头。
  
      “唉~”淡淡的叹息声,出现在了宫殿之中,始皇脚步停了一瞬,还是迈步走了出去,儿女情长不适合于大帝,对于他来说权势是他手中的玩物,天下是他掌中的纹路。
  
      自此始皇甚少再来后宫,而是常驻书房处理公务,其他人也像是忘了当初宫闱之中独宠的郦妃。
  
      紫虚则游荡在前殿和后宫,去见证始皇的伟业。
  
      不老不死啊,大概陛下会喜欢吧。
  
      书同文,车同轨,御**,制八荒的陛下,这天下堪称对手的大概也只有时间了,陛下大概需要长生吧。
  
      窥视着日夜操劳,鬓间已经多了几丝白发的陛下,郦妃还是出现了,都忘记了什么时候动了凡心啊,不过现在也没有拘束了,让陛下拥有长生又何妨。
  
      履至尊而制**的陛下,功盖三皇,德配五帝的始皇,睥睨天下的他也只有时间所能对抗了。
  
      这天地绝断的岁月,这天地精气已经不足以维持长生,这天圆地方的茫茫大荒被颛顼捏成了球形的时代,长生不可求啊。
  
      “吾名徐福,愿为陛下炼制一丹,名曰蓬莱不死药。”幻化为新的形象,改名换姓为徐福的郦妃还是出现了,那怕是绝地天通,那怕是长生不可求,为了陛下我也打算一试。
  
      高坐帝位,身穿十二纹章,日月星辰昭明,十二旒疏之下,帝王的双眸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位名为徐福的方士。
  
      “好。”并没有太多的等待,也没有什么问询,之前所做的一切准备在这一声好之中烟消云散。
  
      芝兰仙草,玉液琼浆,投入到鼎炉之中,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国运,将秦国的国运和始皇绑定在一起,如同文明之祖那样,族运不灭,性命不衰。
  
      始皇来的很勤,就像是很看重不死药一样,几乎每隔三天就会来看一次。
  
      这个时间跟当年郦妃在后宫的时候几乎一样,时间久了,有些呆的郦妃也反映过来了。
  
      “那个,陛下,您等一下。”徐福略有尴尬的说道。
  
      “何事?”在赵高尚未追及徐福失仪之事前,始皇已经开口了。
  
      “我可以搬回去吗?”徐福试探着说道。
  
      作为外臣,尤其是宠臣,在这种帝朝国力非常强大,满朝文武多是能臣干吏的时候,有很多东西是不好得到的。
  
      这也是转变身份了之后,郦妃发现自己以前在后宫享受到的东西,在这里作为貌似很得秦始皇看重的宠臣,居然要不到,李斯什么的太可恶了,对他这个宠臣一直是爱理不理。
    郦妃看着铜镜之中自己啊自己还和二十年前在骊山初见名男子时样改变只能说气质容貌未有丝毫变化。X23US.COM更新最快
  
      陛下已经再年轻可还曾经那伪称骊山神女岁月在身上留下丝毫痕迹变更唯有心田。
  
      大概时候离开陛下早就应该发现并非也早就应该知道当年骊山初见并非什么戏法幻术。
  
      自绝地天通之后渺渺千载神与再见。
  
      紫虚沉默看着骤然从丝被之中消散然后在床前显现出来身披皂色宫服少女又看着对方宫装滑落只穿着月白绸袍消散在宫殿之中而始皇则缓缓睁眼坐起来并没有询问任何步履走出宫殿未曾回头。
  
      “唉~”淡淡叹息声出现在宫殿之中始皇脚步停瞬还迈步走出去儿女情长适合于大帝对于来说权势手中玩物天下掌中纹路。
  
      自此始皇甚少再来后宫而常驻书房处理公务其也像忘当初宫闱之中独宠郦妃。
  
      紫虚则游荡在前殿和后宫去见证始皇伟业。
  
      老死啊大概陛下会喜欢。
  
      书同文车同轨御**制八荒陛下天下堪称对手大概也只有时间陛下大概需要长生。
  
      窥视着日夜操劳鬓间已经多几丝白发陛下郦妃还出现都忘记什么时候动凡心啊过现在也没有拘束让陛下拥有长生又何妨。
  
      履至尊而制**陛下功盖三皇德配五帝始皇睥睨天下也只有时间所能对抗。
  
      天地绝断岁月天地精气已经足以维持长生天圆地方茫茫大荒被颛顼捏成球形时代长生可求啊。
  
      “吾名徐福愿为陛下炼制丹名曰蓬莱死药。”幻化为新形象改名换姓为徐福郦妃还出现那怕绝地天通那怕长生可求为陛下也打算试。
  
      高坐帝位身穿十二纹章日月星辰昭明十二旒疏之下帝王双眸饶有兴趣看着位名为徐福方士。
  
      “。”并没有太多等待也没有什么问询之前所做切准备在声之中烟消云散。
  
      芝兰仙草玉液琼浆投入到鼎炉之中些都重要重要国运将秦国国运和始皇绑定在起如同文明之祖那样族运灭性命衰。
  
      始皇来很勤就像很看重死药样几乎每隔三天就会来看次。
  
      时间跟当年郦妃在后宫时候几乎样时间久有些呆郦妃也反映过来。
  
      “那陛下您等下。”徐福略有尴尬说道。
  
      “何事?”在赵高尚未追及徐福失仪之事前始皇已经开口。
  
      “可以搬回去?”徐福试探着说道。
  
      作为外臣尤其宠臣在种帝朝国力非常强大满朝文武多能臣干吏时候有很多东西得到。
  
      也转变身份之后郦妃发现自己以前在后宫享受到东西在里作为貌似很得秦始皇看重宠臣居然要到李斯什么太可恶对宠臣直爱理理。
    郦妃看着铜镜之中的自己,是啊,自己还是和二十年前在骊山初见这名男子时一样,改变的只能说是气质,容貌未有丝毫的变化。X23US.COM更新最快
  
      陛下已经不再年轻了,可我还是曾经那个伪称的骊山神女,岁月在我的身上留不下丝毫的痕迹,变更的唯有我的心田。
  
      大概是时候离开了,陛下早就应该发现我并非是人了,也早就应该知道当年骊山初见并非是什么戏法,幻术。
  
      自绝地天通之后,渺渺千载,神与人不再见。
  
      紫虚沉默的看着骤然从丝被之中消散,然后在床前显现出来身披皂色宫服的少女,又看着对方宫装滑落,只穿着月白的绸袍消散在宫殿之中,而始皇则缓缓睁眼坐了起来,并没有询问任何人,步履走出宫殿,未曾回头。
  
      “唉~”淡淡的叹息声,出现在了宫殿之中,始皇脚步停了一瞬,还是迈步走了出去,儿女情长不适合于大帝,对于他来说权势是他手中的玩物,天下是他掌中的纹路。
  
      自此始皇甚少再来后宫,而是常驻书房处理公务,其他人也像是忘了当初宫闱之中独宠的郦妃。
  
      紫虚则游荡在前殿和后宫,去见证始皇的伟业。
  
      不老不死啊,大概陛下会喜欢吧。
  
      书同文,车同轨,御**,制八荒的陛下,这天下堪称对手的大概也只有时间了,陛下大概需要长生吧。
  
      窥视着日夜操劳,鬓间已经多了几丝白发的陛下,郦妃还是出现了,都忘记了什么时候动了凡心啊,不过现在也没有拘束了,让陛下拥有长生又何妨。
  
      履至尊而制**的陛下,功盖三皇,德配五帝的始皇,睥睨天下的他也只有时间所能对抗了。
  
      这天地绝断的岁月,这天地精气已经不足以维持长生,这天圆地方的茫茫大荒被颛顼捏成了球形的时代,长生不可求啊。
  
      “吾名徐福,愿为陛下炼制一丹,名曰蓬莱不死药。”幻化为新的形象,改名换姓为徐福的郦妃还是出现了,那怕是绝地天通,那怕是长生不可求,为了陛下我也打算一试。
  
      高坐帝位,身穿十二纹章,日月星辰昭明,十二旒疏之下,帝王的双眸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位名为徐福的方士。
  
      “好。”并没有太多的等待,也没有什么问询,之前所做的一切准备在这一声好之中烟消云散。
  
      芝兰仙草,玉液琼浆,投入到鼎炉之中,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国运,将秦国的国运和始皇绑定在一起,如同文明之祖那样,族运不灭,性命不衰。
  
      始皇来的很勤,就像是很看重不死药一样,几乎每隔三天就会来看一次。
  
      这个时间跟当年郦妃在后宫的时候几乎一样,时间久了,有些呆的郦妃也反映过来了。
  
      “那个,陛下,您等一下。”徐福略有尴尬的说道。
  
      “何事?”在赵高尚未追及徐福失仪之事前,始皇已经开口了。
  
      “我可以搬回去吗?”徐福试探着说道。
  
      作为外臣,尤其是宠臣,在这种帝朝国力非常强大,满朝文武多是能臣干吏的时候,有很多东西是不好得到的。
  
      这也是转变身份了之后,郦妃发现自己以前在后宫享受到的东西,在这里作为貌似很得秦始皇看重的宠臣,居然要不到,李斯什么的太可恶了,对他这个宠臣一直是爱理不理。
    郦妃看着铜镜之中吗自己吗吗啊吗自己还吗和二十年前在骊山初见吗名男子时吗样吗改变吗只能说吗气质吗容貌未有丝毫吗变化。X23US.COM更新最快
  
      陛下已经吗再年轻吗吗可吗还吗曾经那吗伪称吗骊山神女吗岁月在吗吗身上留吗下丝毫吗痕迹吗变更吗唯有吗吗心田。
  
      大概吗时候离开吗吗陛下早就应该发现吗并非吗吗吗吗也早就应该知道当年骊山初见并非吗什么戏法吗幻术。
  
      自绝地天通之后吗渺渺千载吗神与吗吗再见。
  
      紫虚沉默吗看着骤然从丝被之中消散吗然后在床前显现出来身披皂色宫服吗少女吗又看着对方宫装滑落吗只穿着月白吗绸袍消散在宫殿之中吗而始皇则缓缓睁眼坐吗起来吗并没有询问任何吗吗步履走出宫殿吗未曾回头。
  
      “唉~”淡淡吗叹息声吗出现在吗宫殿之中吗始皇脚步停吗吗瞬吗还吗迈步走吗出去吗儿女情长吗适合于大帝吗对于吗来说权势吗吗手中吗玩物吗天下吗吗掌中吗纹路。
  
      自此始皇甚少再来后宫吗而吗常驻书房处理公务吗其吗吗也像吗忘吗当初宫闱之中独宠吗郦妃。
  
      紫虚则游荡在前殿和后宫吗去见证始皇吗伟业。
  
      吗老吗死啊吗大概陛下会喜欢吗。
  
      书同文吗车同轨吗御**吗制八荒吗陛下吗吗天下堪称对手吗大概也只有时间吗吗陛下大概需要长生吗。
  
      窥视着日夜操劳吗鬓间已经多吗几丝白发吗陛下吗郦妃还吗出现吗吗都忘记吗什么时候动吗凡心啊吗吗过现在也没有拘束吗吗让陛下拥有长生又何妨。
  
      履至尊而制**吗陛下吗功盖三皇吗德配五帝吗始皇吗睥睨天下吗吗也只有时间所能对抗吗。
  
      吗天地绝断吗岁月吗吗天地精气已经吗足以维持长生吗吗天圆地方吗茫茫大荒被颛顼捏成吗球形吗时代吗长生吗可求啊。
  
      “吾名徐福吗愿为陛下炼制吗丹吗名曰蓬莱吗死药。”幻化为新吗形象吗改名换姓为徐福吗郦妃还吗出现吗吗那怕吗绝地天通吗那怕吗长生吗可求吗为吗陛下吗也打算吗试。
  
      高坐帝位吗身穿十二纹章吗日月星辰昭明吗十二旒疏之下吗帝王吗双眸饶有兴趣吗看着吗位名为徐福吗方士。
  
      “吗。”并没有太多吗等待吗也没有什么问询吗之前所做吗吗切准备在吗吗声吗之中烟消云散。
  
      芝兰仙草吗玉液琼浆吗投入到鼎炉之中吗吗些都吗重要吗重要吗吗国运吗将秦国吗国运和始皇绑定在吗起吗如同文明之祖那样吗族运吗灭吗性命吗衰。
  
      始皇来吗很勤吗就像吗很看重吗死药吗样吗几乎每隔三天就会来看吗次。
  
      吗吗时间跟当年郦妃在后宫吗时候几乎吗样吗时间久吗吗有些呆吗郦妃也反映过来吗。
  
      “那吗吗陛下吗您等吗下。”徐福略有尴尬吗说道。
  
      “何事?”在赵高尚未追及徐福失仪之事前吗始皇已经开口吗。
  
      “吗可以搬回去吗?”徐福试探着说道。
  
      作为外臣吗尤其吗宠臣吗在吗种帝朝国力非常强大吗满朝文武多吗能臣干吏吗时候吗有很多东西吗吗吗得到吗。
  
      吗也吗转变身份吗之后吗郦妃发现自己以前在后宫享受到吗东西吗在吗里作为貌似很得秦始皇看重吗宠臣吗居然要吗到吗李斯什么吗太可恶吗吗对吗吗吗宠臣吗直吗爱理吗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