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麻烦来了

下载免费读
江南地区,江海市。
  
  从火车站出来正好是傍晚,路过菜市场的时候,方羽买了一只宰好的鸡,还有两罐啤酒,慢慢走回家。
  
  他的家在一个破旧的城中村里,一户带着小院子的房子,一共两层,方羽住在二层,另外一对母女住在一层。
  
  这里租金很便宜,一个月只要五百元。
  
  回到家,方羽就在院子里架起了烤炉,把那只鸡放在烤炉上烤了起来。
  
  就在方羽给鸡涂刷酱料的时候,一位背着书包的女孩小跑进院子。
  
  “好香啊,方羽哥哥,我大老远就闻到了。”女孩走到方羽面前,看着烤炉上的鸡,大眼睛直冒光。
  
  “别急,肯定有你份。”方羽说道。
  
  “方羽哥哥对我最好了。”女孩高兴地说道,然后走进了她的家门。
  
  这女孩就是一楼的住户,于玥玥,正读高一。
  
  片刻后,于玥玥再次走出,搬着一张小凳子坐在了方羽的身旁。
  
  “方羽哥哥,这几天你去哪了?我妈最近回老家了,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好无聊啊。”于玥玥双手撑着下巴,说道。
  
  “一位老朋友去世了,我去看看他。”方羽如实答道。
  
  “……对不起,节哀顺变。”于玥玥就像做错事一样小声说道。
  
  方羽这位朋友,肯定跟方羽年纪相当,关系很好吧,这么年轻就去世,太惨了。
  
  可于玥玥发现方羽脸上根本没有一点悲伤,只是盯着那只油滋滋的烤鸡咽口水。
  
  “好了!”
  
  过了几分钟,方羽把烤好的鸡拿起,就这么抓在手里,似乎一点也不怕烫。
  
  方羽扯下一个鸡腿交给于玥玥,然后自己就抱着剩余的烤鸡啃了起来。
  
  真香!
  
  说起来,一位修炼了将近五千年的人,居然还无法做到辟谷,还要靠五谷杂粮饱腹,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但方羽没办法。他可以不吃,但会饿。
  
  很久以前,他有一段时间非常厌世,想要绝食自杀。
  
  结果不吃不喝两个月,还是活得好好的。只是,身体机能虽然没有问题,但他却会感到无比的饥饿和口渴。
  
  只要有这种饥渴的感觉在,方羽就得吃喝,否则会很难受。
  
  晚上,方羽坐在自己的床上,一张一张地看着夏修之花费近二十年写下的药方。
  
  这些药方是夏修之一生的研究,是他的心血。
  
  随便一张药方,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泄露出去必然会引起医学界的震动。
  
  “这小子,居然连壮阳补肾之流的药方都有所研究,真是青出于蓝啊。”方羽自语道。
  
  “砰砰砰……”
  
  就在方羽看着药方的时候,楼下响起一阵激烈的拍门声。
  
  “于老狗,给我出来!你他妈还欠我们五万赌债,以为躲着就不用还了是吧?”一道粗犷的声音响起。
  
  以方羽的听力,能够听到一楼屋内于玥玥的哭声。
  
  这丫头好像说过她妈妈回老家了,这几天就她一个人在家。
  
  “赶紧开门!不开门我们就把你家门给拆了!待会让老子抓到你,把你蛋都捏爆!”另外一道声音吼道。
  
  “砰!”
  
  说话间,他们已经开始撞门了。
江南地区江海市从火车站出来正好是傍晚路过菜市场的时候方羽买了一只宰好的鸡还有两罐啤酒慢慢走回家他的家在一个破旧的城中村里一户带着小院子的房子一共两层方羽住在二层另外一对母女住在一层这里租金很便宜一个月只要五百元回到家方羽就在院子里架起了烤炉把那只鸡放在烤炉上烤了起来就在方羽给鸡涂刷酱料的时候一位背着书包的女孩小跑进院子好香啊方羽哥哥我大老远就闻到了女孩走到方羽面前看着烤炉上的鸡大眼睛直冒光别急肯定有你份方羽说道方羽哥哥对我最好了女孩高兴地说道然后走进了她的家门这女孩就是一楼的住户于玥玥正读高一片刻后于玥玥再次走出搬着一张小凳子坐在了方羽的身旁方羽哥哥这几天你去哪了我妈最近回老家了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好无聊啊于玥玥双手撑着下巴说道一位老朋友去世了我去看看他方羽如实答道对不起节哀顺变于玥玥就像做错事一样小声说道方羽这位朋友肯定跟方羽年纪相当关系很好吧这么年轻就去世太惨了可于玥玥发现方羽脸上根本没有一点悲伤只是盯着那只油滋滋的烤鸡咽口水好了过了几分钟方羽把烤好的鸡拿起就这么抓在手里似乎一点也不怕烫方羽扯下一个鸡腿交给于玥玥然后自己就抱着剩余的烤鸡啃了起来真香说起来一位修炼了将近五千年的人居然还无法做到辟谷还要靠五谷杂粮饱腹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但方羽没办法他可以不吃但会饿很久以前他有一段时间非常厌世想要绝食自杀结果不吃不喝两个月还是活得好好的只是身体机能虽然没有问题但他却会感到无比的饥饿和口渴只要有这种饥渴的感觉在方羽就得吃喝否则会很难受晚上方羽坐在自己的床上一张一张地看着夏修之花费近二十年写下的药方这些药方是夏修之一生的研究是他的心血随便一张药方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泄露出去必然会引起医学界的震动这小子居然连壮阳补肾之流的药方都有所研究真是青出于蓝啊方羽自语道砰砰砰就在方羽看着药方的时候楼下响起一阵激烈的拍门声于老狗给我出来你他妈还欠我们五万赌债以为躲着就不用还了是吧一道粗犷的声音响起以方羽的听力能够听到一楼屋内于玥玥的哭声这丫头好像说过她妈妈回老家了这几天就她一个人在家赶紧开门不开门我们就把你家门给拆了待会让老子抓到你把你蛋都捏爆另外一道声音吼道砰说话间他们已经开始撞门了于于成业已经和我妈离婚了跟我们没关系他也不在这里于玥玥带着哭腔说道你说不在就不在你是他女儿你会见死不救两个男人继续撞门你们再撞我我就报警于玥玥哭喊道你敢报警待会撞破门我就先把你给收拾了其中一名男人威胁道砰砰啪门被撞开了两名凶神恶煞来讨债的男人走进屋内就看到因为害怕而双腿发软坐倒在一旁的于玥玥两名男人环顾四周发现家里没有其他人只有于玥玥一人哟这于老狗还能生出这么漂亮的女儿一名男人看着坐倒在地的于玥玥眼神炙热那我有办法了既然找不到于老狗就把她拉去卖赚到的钱就当给于老狗还债吧另一名男人说道别急在此之前我们可以先嘿嘿男人蹲下身看着浑身发抖的于玥玥邪笑着伸手可他的手还没碰到于玥玥就感觉到一股巨力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你是谁另外一个男人大吼道同时想对方羽动手砰下一秒这男人惨叫一声被方羽一脚踹飞出去倒在院子里被方羽提在手中的男人更是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被方羽连续扇了好几巴掌然后扔到院子里谁欠你们钱你们去找谁三秒钟立即给我滚出这里方羽淡淡地说道这两名男人两三下就被打得头晕目眩知道方羽的可怕自然不敢再逗留甚至连狠话都不敢放屁滚尿流地跑了出去看着地上还在发抖哭泣的于玥玥方羽蹲下身子说道没事了我已经把他们赶跑了江南地区江海市。
  
  从火车站出来正傍晚路过菜市场时候方羽买只宰鸡还有两罐啤酒慢慢走回家。
  
  家在破旧城中村里户带着小院子房子共两层方羽住在二层另外对母女住在层。
  
  里租金很便宜月只要五百元。
  
  回到家方羽就在院子里架起烤炉把那只鸡放在烤炉上烤起来。
  
  就在方羽给鸡涂刷酱料时候位背着书包女孩小跑进院子。
  
  “香啊方羽哥哥大老远就闻到。”女孩走到方羽面前看着烤炉上鸡大眼睛直冒光。
  
  “别急肯定有份。”方羽说道。
  
  “方羽哥哥对最。”女孩高兴地说道然后走进她家门。
  
  女孩就楼住户于玥玥正读高。
  
  片刻后于玥玥再次走出搬着张小凳子坐在方羽身旁。
  
  “方羽哥哥几天去哪?妈最近回老家住在里无聊啊。”于玥玥双手撑着下巴说道。
  
  “位老朋友去世去看看。”方羽如实答道。
  
  “……对起节哀顺变。”于玥玥就像做错事样小声说道。
  
  方羽位朋友肯定跟方羽年纪相当关系很么年轻就去世太惨。
  
  可于玥玥发现方羽脸上根本没有点悲伤只盯着那只油滋滋烤鸡咽口水。
  
  “!”
  
  过几分钟方羽把烤鸡拿起就么抓在手里似乎点也怕烫。
  
  方羽扯下鸡腿交给于玥玥然后自己就抱着剩余烤鸡啃起来。
  
  真香!
  
  说起来位修炼将近五千年居然还无法做到辟谷还要靠五谷杂粮饱腹实在滑天下之大稽。
  
  但方羽没办法。可以吃但会饿。
  
  很久以前有段时间非常厌世想要绝食自杀。
  
  结果吃喝两月还活得。只身体机能虽然没有问题但却会感到无比饥饿和口渴。
  
  只要有种饥渴感觉在方羽就得吃喝否则会很难受。
  
  晚上方羽坐在自己床上张张地看着夏修之花费近二十年写下药方。
  
  些药方夏修之生研究心血。
  
  随便张药方都价值连城宝物泄露出去必然会引起医学界震动。
  
  “小子居然连壮阳补肾之流药方都有所研究真青出于蓝啊。”方羽自语道。
  
  “砰砰砰……”
  
  就在方羽看着药方时候楼下响起阵激烈拍门声。
  
  “于老狗给出来!妈还欠们五万赌债以为躲着就用还?”道粗犷声音响起。
  
  以方羽听力能够听到楼屋内于玥玥哭声。
  
  丫头像说过她妈妈回老家几天就她在家。
  
  “赶紧开门!开门们就把家门给拆!待会让老子抓到把蛋都捏爆!”另外道声音吼道。
  
  “砰!”
  
  说话间们已经开始撞门。
  
  “于于成业已经和妈离婚跟们没关系也在里……”于玥玥带着哭腔说道。
  
  “说在就在?女儿会见死救?”两男继续撞门。
  
  “们再撞就报警!”于玥玥哭喊道。
  
  “敢报警?待会撞破门就先把给收拾!”其中名男威胁道。
  
  “砰砰啪!”
  
  门被撞开。
  
  两名凶神恶煞来讨债男走进屋内就看到因为害怕而双腿发软坐倒在旁于玥玥。
  
  两名男环顾四周发现家里没有其只有于玥玥。
  
  “哟于老狗还能生出么漂亮女儿?”名男看着坐倒在地于玥玥眼神炙热。
  
  “那有办法既然找到于老狗就把她拉去卖赚到钱就当给于老狗还债。”另名男说道。
  
  “别急在此之前们可以先……嘿嘿。”男蹲下身看着浑身发抖于玥玥邪笑着伸手。
  
  可手还没碰到于玥玥就感觉到股巨力把整提起来。
  
  “谁!?”另外男大吼道同时想对方羽动手。
  
  “砰!”
  
  下秒男惨叫声被方羽脚踹飞出去倒在院子里。
  
  被方羽提在手中男更连开口机会都没有被方羽连续扇几巴掌然后扔到院子里。
  
  “谁欠们钱们去找谁。三秒钟立即给滚出里。”方羽淡淡地说道。
  
  两名男两三下就被打得头晕目眩知道方羽可怕自然敢再逗留甚至连狠话都敢放屁滚尿流地跑出去。
  
  看着地上还在发抖哭泣于玥玥方羽蹲下身子说道:“没事已经把们赶跑。”
江南地区,江海市。
  
  从火车站出来正好是傍晚,路过菜市场的时候,方羽买了一只宰好的鸡,还有两罐啤酒,慢慢走回家。
  
  他的家在一个破旧的城中村里,一户带着小院子的房子,一共两层,方羽住在二层,另外一对母女住在一层。
  
  这里租金很便宜,一个月只要五百元。
  
  回到家,方羽就在院子里架起了烤炉,把那只鸡放在烤炉上烤了起来。
  
  就在方羽给鸡涂刷酱料的时候,一位背着书包的女孩小跑进院子。
  
  “好香啊,方羽哥哥,我大老远就闻到了。”女孩走到方羽面前,看着烤炉上的鸡,大眼睛直冒光。
  
  “别急,肯定有你份。”方羽说道。
  
  “方羽哥哥对我最好了。”女孩高兴地说道,然后走进了她的家门。
  
  这女孩就是一楼的住户,于玥玥,正读高一。
  
  片刻后,于玥玥再次走出,搬着一张小凳子坐在了方羽的身旁。
  
  “方羽哥哥,这几天你去哪了?我妈最近回老家了,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好无聊啊。”于玥玥双手撑着下巴,说道。
  
  “一位老朋友去世了,我去看看他。”方羽如实答道。
  
  “……对不起,节哀顺变。”于玥玥就像做错事一样小声说道。
  
  方羽这位朋友,肯定跟方羽年纪相当,关系很好吧,这么年轻就去世,太惨了。
  
  可于玥玥发现方羽脸上根本没有一点悲伤,只是盯着那只油滋滋的烤鸡咽口水。
  
  “好了!”
  
  过了几分钟,方羽把烤好的鸡拿起,就这么抓在手里,似乎一点也不怕烫。
  
  方羽扯下一个鸡腿交给于玥玥,然后自己就抱着剩余的烤鸡啃了起来。
  
  真香!
  
  说起来,一位修炼了将近五千年的人,居然还无法做到辟谷,还要靠五谷杂粮饱腹,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但方羽没办法。他可以不吃,但会饿。
  
  很久以前,他有一段时间非常厌世,想要绝食自杀。
  
  结果不吃不喝两个月,还是活得好好的。只是,身体机能虽然没有问题,但他却会感到无比的饥饿和口渴。
  
  只要有这种饥渴的感觉在,方羽就得吃喝,否则会很难受。
  
  晚上,方羽坐在自己的床上,一张一张地看着夏修之花费近二十年写下的药方。
  
  这些药方是夏修之一生的研究,是他的心血。
  
  随便一张药方,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泄露出去必然会引起医学界的震动。
  
  “这小子,居然连壮阳补肾之流的药方都有所研究,真是青出于蓝啊。”方羽自语道。
  
  “砰砰砰……”
  
  就在方羽看着药方的时候,楼下响起一阵激烈的拍门声。
  
  “于老狗,给我出来!你他妈还欠我们五万赌债,以为躲着就不用还了是吧?”一道粗犷的声音响起。
  
  以方羽的听力,能够听到一楼屋内于玥玥的哭声。
  
  这丫头好像说过她妈妈回老家了,这几天就她一个人在家。
  
  “赶紧开门!不开门我们就把你家门给拆了!待会让老子抓到你,把你蛋都捏爆!”另外一道声音吼道。
  
  “砰!”
  
  说话间,他们已经开始撞门了。
  
  “于,于成业已经和我妈离婚了,跟我们没关系,他也不在这里……”于玥玥带着哭腔说道。
  
  “你说不在就不在?你是他女儿,你会见死不救?”两个男人继续撞门。
  
  “你们再撞,我,我就报警!”于玥玥哭喊道。
  
  “你敢报警?待会撞破门我就先把你给收拾了!”其中一名男人威胁道。
  
  “砰,砰,啪!”
  
  门被撞开了。
  
  两名凶神恶煞来讨债的男人走进屋内,就看到因为害怕而双腿发软,坐倒在一旁的于玥玥。
  
  两名男人环顾四周,发现家里没有其他人,只有于玥玥一人。
  
  “哟,这于老狗还能生出这么漂亮的女儿?”一名男人看着坐倒在地的于玥玥,眼神炙热。
  
  “那我有办法了,既然找不到于老狗,就把她拉去卖,赚到的钱就当给于老狗还债吧。”另一名男人说道。
  
  “别急,在此之前,我们可以先……嘿嘿。”男人蹲下身,看着浑身发抖的于玥玥,邪笑着伸手。
江南地区,江海市。
  
  从火车站出来正好是傍晚,路过菜市场的时候,方羽买了一只宰好的鸡,还有两罐啤酒,慢慢走回家。
  
  他的家在一个破旧的城中村里,一户带着小院子的房子,一共两层,方羽住在二层,另外一对母女住在一层。
  
  这里租金很便宜,一个月只要五百元。
  
  回到家,方羽就在院子里架起了烤炉,把那只鸡放在烤炉上烤了起来。
  
  就在方羽给鸡涂刷酱料的时候,一位背着书包的女孩小跑进院子。
  
  “好香啊,方羽哥哥,我大老远就闻到了。”女孩走到方羽面前,看着烤炉上的鸡,大眼睛直冒光。
  
  “别急,肯定有你份。”方羽说道。
  
  “方羽哥哥对我最好了。”女孩高兴地说道,然后走进了她的家门。
  
  这女孩就是一楼的住户,于玥玥,正读高一。
  
  片刻后,于玥玥再次走出,搬着一张小凳子坐在了方羽的身旁。
  
  “方羽哥哥,这几天你去哪了?我妈最近回老家了,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好无聊啊。”于玥玥双手撑着下巴,说道。
  
  “一位老朋友去世了,我去看看他。”方羽如实答道。
  
  “……对不起,节哀顺变。”于玥玥就像做错事一样小声说道。
  
  方羽这位朋友,肯定跟方羽年纪相当,关系很好吧,这么年轻就去世,太惨了。
  
  可于玥玥发现方羽脸上根本没有一点悲伤,只是盯着那只油滋滋的烤鸡咽口水。
  
  “好了!”
  
  过了几分钟,方羽把烤好的鸡拿起,就这么抓在手里,似乎一点也不怕烫。
  
  方羽扯下一个鸡腿交给于玥玥,然后自己就抱着剩余的烤鸡啃了起来。
  
  真香!
  
  说起来,一位修炼了将近五千年的人,居然还无法做到辟谷,还要靠五谷杂粮饱腹,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但方羽没办法。他可以不吃,但会饿。
  
  很久以前,他有一段时间非常厌世,想要绝食自杀。
  
  结果不吃不喝两个月,还是活得好好的。只是,身体机能虽然没有问题,但他却会感到无比的饥饿和口渴。
  
  只要有这种饥渴的感觉在,方羽就得吃喝,否则会很难受。
  
  晚上,方羽坐在自己的床上,一张一张地看着夏修之花费近二十年写下的药方。
  
  这些药方是夏修之一生的研究,是他的心血。
  
  随便一张药方,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泄露出去必然会引起医学界的震动。
  
  “这小子,居然连壮阳补肾之流的药方都有所研究,真是青出于蓝啊。”方羽自语道。
  
  “砰砰砰……”
  
  就在方羽看着药方的时候,楼下响起一阵激烈的拍门声。
  
  “于老狗,给我出来!你他妈还欠我们五万赌债,以为躲着就不用还了是吧?”一道粗犷的声音响起。
  
  以方羽的听力,能够听到一楼屋内于玥玥的哭声。
  
  这丫头好像说过她妈妈回老家了,这几天就她一个人在家。
  
  “赶紧开门!不开门我们就把你家门给拆了!待会让老子抓到你,把你蛋都捏爆!”另外一道声音吼道。
  
  “砰!”
  
  说话间,他们已经开始撞门了。
  
  “于,于成业已经和我妈离婚了,跟我们没关系,他也不在这里……”于玥玥带着哭腔说道。
  
  “你说不在就不在?你是他女儿,你会见死不救?”两个男人继续撞门。
  
  “你们再撞,我,我就报警!”于玥玥哭喊道。
  
  “你敢报警?待会撞破门我就先把你给收拾了!”其中一名男人威胁道。
  
  “砰,砰,啪!”
  
  门被撞开了。
  
  两名凶神恶煞来讨债的男人走进屋内,就看到因为害怕而双腿发软,坐倒在一旁的于玥玥。
  
  两名男人环顾四周,发现家里没有其他人,只有于玥玥一人。
  
  “哟,这于老狗还能生出这么漂亮的女儿?”一名男人看着坐倒在地的于玥玥,眼神炙热。
  
  “那我有办法了,既然找不到于老狗,就把她拉去卖,赚到的钱就当给于老狗还债吧。”另一名男人说道。
  
  “别急,在此之前,我们可以先……嘿嘿。”男人蹲下身,看着浑身发抖的于玥玥,邪笑着伸手。
  
  可他的手还没碰到于玥玥,就感觉到一股巨力,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你是谁!?”另外一个男人大吼道,同时想对方羽动手。
  
  “砰!”
  
  下一秒,这男人惨叫一声,被方羽一脚踹飞出去,倒在院子里。
  
  被方羽提在手中的男人,更是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被方羽连续扇了好几巴掌,然后扔到院子里。
  
  “谁欠你们钱,你们去找谁。三秒钟,立即给我滚出这里。”方羽淡淡地说道。
  
  这两名男人两三下就被打得头晕目眩,知道方羽的可怕,自然不敢再逗留,甚至连狠话都不敢放,屁滚尿流地跑了出去。
  
  看着地上还在发抖哭泣的于玥玥,方羽蹲下身子,说道:“没事了,我已经把他们赶跑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