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动手?

下载免费读
方羽此时才将注意力放在晕倒的女人身上。
  
  女人的脸上虽沾染了一些血污,却仍能看出绝美的容颜。
  
  更重要的是,这副面容,与方羽多年前的一位女性朋友有七八分相似。
  
  “难道是她的后代?”方羽心道。
  
  当然,也不排除是偶然。
  
  按照概率学,这么多年过去了,地球上又新增了这么多的人口,出现一个面容相似的人很正常。
  
  就因为这张脸,方羽决定救这个女人。
  
  十分钟后,方羽帮助女人包扎好伤口,止住血,并且为她叫来救护车。
  
  救护车到达的时候,方羽已经走了。
  
  女人被医护人员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
  
  方羽拿着刚采摘下来的新鲜青菜,慢悠悠地走回家。
  
  ……
  
  江海市,杨家,书房内。
  
  一位妖艳绝伦的女人穿着丝绸睡衣,依靠在椅子上,正看着窗外的夜景。
  
  书桌上的电话铃响起,女人黛眉微蹙,拿起了电话。
  
  “杨小姐,任务失败了,姬如眉已被送往医院,姬家派了很多人在医院进行保护,短时间内,我们恐怕没有机会再……”
  
  “我只需要知道任务失败的原因,其他的不必多说。”女人的声音无比冰冷,隐含杀气。
  
  “原因我们还在调查……目前只知道我们的两名杀手本已成功将姬如眉的贴身保镖解决,并且逼得姬如眉在建南村附近的山路跳车,之后他们就彻底失去联系,而姬如眉也被……”
  
  听到这里,女人便知道,有计划之外的人出手救下了姬如眉,否则姬如眉绝不可能活着,还被送去医院。
  
  “三天,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把救下姬如眉的人找到。”女人命令道。
  
  挂断电话后,女人用白皙的玉手拿起放在桌上的酒杯,轻轻摇晃,看着里面深红的酒液摇晃。
  
  “不管你是什么人,胆敢坏我杨音竹的计划,掘地三尺我也要把你揪出来。”
  
  ……
  
  第二天早上,方羽刚进教室门口,就看到教室后方空旷处,倒着一张桌子,还有满地散落的书本。
  
  而方羽原本的座位上,只剩下一张椅子。
  
  班里的同学看向方羽的目光,大多充满戏谑和讥讽,少部分则是同情。
  
  方羽眉头微微皱起,问道:“是谁干的?”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方羽看向四周,再次问道:“请问是谁干的?”
  
  “唉,看你这么可怜,告诉你吧,是何东林一帮人干的。”这时候,一名面容姣好的女生不耐烦地开口道。
  
  这位女生叫蒋悦,在唐小柔转班之前,算是二班的班花,也是何东林的前女友之一。
  
  “哦,是他干的啊。”方羽点了点头,看向何东林的座位,发现他还没来。
  
  “是他干的你又能怎样?难道你还敢揍他一顿不成?待会儿他来了,你还不是屁都不敢放?一大早在这里装什么呢?看到就烦。”蒋悦尖酸地说道。
  
  方羽淡淡地看了蒋悦一眼。
  
  在江海中学两年多,他在班里几乎没有存在感,更没有得罪过谁。
  
  可这蒋悦对他说话的语气,却带着莫名的厌恶。
  
  “我没得罪过你吧?你为何要这么说我呢?”方羽问道。
  
  “呵呵,我就看你不爽,怎么样?我就喜欢骂你,又怎么样?”蒋悦仰起头,用高高在上的姿态说道。
  
  自昨天唐小柔转入二班后,蒋悦的心情就一直很不好。
  
  原本她在班里也算众星捧月,但现在全班男女生讨论的话题,都围绕在唐小柔身上。
方羽此时才将注意力放在晕倒的女人身上。
  
  女人的脸上虽沾染了一些血污,却仍能看出绝美的容颜。
  
  更重要的是,这副面容,与方羽多年前的一位女性朋友有七八分相似。
  
  “难道是她的后代?”方羽心道。
  
  当然,也不排除是偶然。
  
  按照概率学,这么多年过去了,地球上又新增了这么多的人口,出现一个面容相似的人很正常。
  
  就因为这张脸,方羽决定救这个女人。
  
  十分钟后,方羽帮助女人包扎好伤口,止住血,并且为她叫来救护车。
  
  救护车到达的时候,方羽已经走了。
  
  女人被医护人员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
  
  方羽拿着刚采摘下来的新鲜青菜,慢悠悠地走回家。
  
  ……
  
  江海市,杨家,书房内。
  
  一位妖艳绝伦的女人穿着丝绸睡衣,依靠在椅子上,正看着窗外的夜景。
  
  书桌上的电话铃响起,女人黛眉微蹙,拿起了电话。
  
  “杨小姐,任务失败了,姬如眉已被送往医院,姬家派了很多人在医院进行保护,短时间内,我们恐怕没有机会再……”
  
  “我只需要知道任务失败的原因,其他的不必多说。”女人的声音无比冰冷,隐含杀气。
  
  “原因我们还在调查……目前只知道我们的两名杀手本已成功将姬如眉的贴身保镖解决,并且逼得姬如眉在建南村附近的山路跳车,之后他们就彻底失去联系,而姬如眉也被……”
  
  听到这里,女人便知道,有计划之外的人出手救下了姬如眉,否则姬如眉绝不可能活着,还被送去医院。
  
  “三天,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把救下姬如眉的人找到。”女人命令道。
  
  挂断电话后,女人用白皙的玉手拿起放在桌上的酒杯,轻轻摇晃,看着里面深红的酒液摇晃。
  
  “不管你是什么人,胆敢坏我杨音竹的计划,掘地三尺我也要把你揪出来。”
  
  ……
  
  第二天早上,方羽刚进教室门口,就看到教室后方空旷处,倒着一张桌子,还有满地散落的书本。
  
  而方羽原本的座位上,只剩下一张椅子。
  
  班里的同学看向方羽的目光,大多充满戏谑和讥讽,少部分则是同情。
  
  方羽眉头微微皱起,问道:“是谁干的?”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方羽看向四周,再次问道:“请问是谁干的?”
  
  “唉,看你这么可怜,告诉你吧,是何东林一帮人干的。”这时候,一名面容姣好的女生不耐烦地开口道。
  
  这位女生叫蒋悦,在唐小柔转班之前,算是二班的班花,也是何东林的前女友之一。
  
  “哦,是他干的啊。”方羽点了点头,看向何东林的座位,发现他还没来。
  
  “是他干的你又能怎样?难道你还敢揍他一顿不成?待会儿他来了,你还不是屁都不敢放?一大早在这里装什么呢?看到就烦。”蒋悦尖酸地说道。
  
  方羽淡淡地看了蒋悦一眼。
  
  在江海中学两年多,他在班里几乎没有存在感,更没有得罪过谁。
  
  可这蒋悦对他说话的语气,却带着莫名的厌恶。
  
  “我没得罪过你吧?你为何要这么说我呢?”方羽问道。
  
  “呵呵,我就看你不爽,怎么样?我就喜欢骂你,又怎么样?”蒋悦仰起头,用高高在上的姿态说道。
  
  自昨天唐小柔转入二班后,蒋悦的心情就一直很不好。
  
  原本她在班里也算众星捧月,但现在全班男女生讨论的话题,都围绕在唐小柔身上。
  
  方羽作为唐小柔的同桌,自然也让蒋悦极其看不顺眼。
  
  而且,方羽在班里没什么地位,就是个软柿子,拿他出气正好。
  
  方羽自然不会与蒋悦一般见识,往自己的座位走去。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活该被何东林教育!”蒋悦在方羽的背后大声说道。
  
  方羽回到座位,坐在椅子上,也不去教室后面搬回桌子。
  
  旁边的同学要么在讥笑,要么一脸好奇。
方羽此时才将注意力放在晕倒女身上。
  
  女脸上虽沾染些血污却仍能看出绝美容颜。
  
  更重要副面容与方羽多年前位女性朋友有七八分相似。
  
  “难道她后代?”方羽心道。
  
  当然也排除偶然。
  
  按照概率学么多年过去地球上又新增么多口出现面容相似很正常。
  
  就因为张脸方羽决定救女。
  
  十分钟后方羽帮助女包扎伤口止住血并且为她叫来救护车。
  
  救护车到达时候方羽已经走。
  
  女被医护员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
  
  方羽拿着刚采摘下来新鲜青菜慢悠悠地走回家。
  
  ……
  
  江海市杨家书房内。
  
  位妖艳绝伦女穿着丝绸睡衣依靠在椅子上正看着窗外夜景。
  
  书桌上电话铃响起女黛眉微蹙拿起电话。
  
  “杨小姐任务失败姬如眉已被送往医院姬家派很多在医院进行保护短时间内们恐怕没有机会再……”
  
  “只需要知道任务失败原因其必多说。”女声音无比冰冷隐含杀气。
  
  “原因们还在调查……目前只知道们两名杀手本已成功将姬如眉贴身保镖解决并且逼得姬如眉在建南村附近山路跳车之后们就彻底失去联系而姬如眉也被……”
  
  听到里女便知道有计划之外出手救下姬如眉否则姬如眉绝可能活着还被送去医院。
  
  “三天给们三天时间把救下姬如眉找到。”女命令道。
  
  挂断电话后女用白皙玉手拿起放在桌上酒杯轻轻摇晃看着里面深红酒液摇晃。
  
  “管什么胆敢坏杨音竹计划掘地三尺也要把揪出来。”
  
  ……
  
  第二天早上方羽刚进教室门口就看到教室后方空旷处倒着张桌子还有满地散落书本。
  
  而方羽原本座位上只剩下张椅子。
  
  班里同学看向方羽目光大多充满戏谑和讥讽少部分则同情。
  
  方羽眉头微微皱起问道:“谁干?”
  
  没有回答问题。
  
  方羽看向四周再次问道:“请问谁干?”
  
  “唉看么可怜告诉何东林帮干。”时候名面容姣女生耐烦地开口道。
  
  位女生叫蒋悦在唐小柔转班之前算二班班花也何东林前女友之。
  
  “哦干啊。”方羽点点头看向何东林座位发现还没来。
  
  “干又能怎样?难道还敢揍顿成?待会儿来还屁都敢放?大早在里装什么呢?看到就烦。”蒋悦尖酸地说道。
  
  方羽淡淡地看蒋悦眼。
  
  在江海中学两年多在班里几乎没有存在感更没有得罪过谁。
  
  可蒋悦对说话语气却带着莫名厌恶。
  
  “没得罪过?为何要么说呢?”方羽问道。
  
  “呵呵就看爽怎么样?就喜欢骂又怎么样?”蒋悦仰起头用高高在上姿态说道。
  
  自昨天唐小柔转入二班后蒋悦心情就直很。
  
  原本她在班里也算众星捧月但现在全班男女生讨论话题都围绕在唐小柔身上。
  
  方羽作为唐小柔同桌自然也让蒋悦极其看顺眼。
  
  而且方羽在班里没什么地位就软柿子拿出气正。
  
  方羽自然会与蒋悦般见识往自己座位走去。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活该被何东林教育!”蒋悦在方羽背后大声说道。
  
  方羽回到座位坐在椅子上也去教室后面搬回桌子。
  
  旁边同学要么在讥笑要么脸奇。
方羽此时才将注意力放在晕倒的女人身上。
  
  女人的脸上虽沾染了一些血污,却仍能看出绝美的容颜。
  
  更重要的是,这副面容,与方羽多年前的一位女性朋友有七八分相似。
  
  “难道是她的后代?”方羽心道。
  
  当然,也不排除是偶然。
  
  按照概率学,这么多年过去了,地球上又新增了这么多的人口,出现一个面容相似的人很正常。
  
  就因为这张脸,方羽决定救这个女人。
  
  十分钟后,方羽帮助女人包扎好伤口,止住血,并且为她叫来救护车。
  
  救护车到达的时候,方羽已经走了。
  
  女人被医护人员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
  
  方羽拿着刚采摘下来的新鲜青菜,慢悠悠地走回家。
  
  ……
  
  江海市,杨家,书房内。
  
  一位妖艳绝伦的女人穿着丝绸睡衣,依靠在椅子上,正看着窗外的夜景。
  
  书桌上的电话铃响起,女人黛眉微蹙,拿起了电话。
  
  “杨小姐,任务失败了,姬如眉已被送往医院,姬家派了很多人在医院进行保护,短时间内,我们恐怕没有机会再……”
  
  “我只需要知道任务失败的原因,其他的不必多说。”女人的声音无比冰冷,隐含杀气。
  
方羽此时才将注意力放在晕倒吗女吗身上。
  
  女吗吗脸上虽沾染吗吗些血污吗却仍能看出绝美吗容颜。
  
  更重要吗吗吗吗副面容吗与方羽多年前吗吗位女性朋友有七八分相似。
  
  “难道吗她吗后代?”方羽心道。
  
  当然吗也吗排除吗偶然。
  
  按照概率学吗吗么多年过去吗吗地球上又新增吗吗么多吗吗口吗出现吗吗面容相似吗吗很正常。
  
  就因为吗张脸吗方羽决定救吗吗女吗。
  
  十分钟后吗方羽帮助女吗包扎吗伤口吗止住血吗并且为她叫来救护车。
  
  救护车到达吗时候吗方羽已经走吗。
  
  女吗被医护吗员抬上救护车吗送往医院。
  
  方羽拿着刚采摘下来吗新鲜青菜吗慢悠悠地走回家。
  
  ……
  
  江海市吗杨家吗书房内。
  
  吗位妖艳绝伦吗女吗穿着丝绸睡衣吗依靠在椅子上吗正看着窗外吗夜景。
  
  书桌上吗电话铃响起吗女吗黛眉微蹙吗拿起吗电话。
  
  “杨小姐吗任务失败吗吗姬如眉已被送往医院吗姬家派吗很多吗在医院进行保护吗短时间内吗吗们恐怕没有机会再……”
  
  “吗只需要知道任务失败吗原因吗其吗吗吗必多说。”女吗吗声音无比冰冷吗隐含杀气。
  
  “原因吗们还在调查……目前只知道吗们吗两名杀手本已成功将姬如眉吗贴身保镖解决吗并且逼得姬如眉在建南村附近吗山路跳车吗之后吗们就彻底失去联系吗而姬如眉也被……”
  
  听到吗里吗女吗便知道吗有计划之外吗吗出手救下吗姬如眉吗否则姬如眉绝吗可能活着吗还被送去医院。
  
  “三天吗吗给吗们三天吗时间吗把救下姬如眉吗吗找到。”女吗命令道。
  
  挂断电话后吗女吗用白皙吗玉手拿起放在桌上吗酒杯吗轻轻摇晃吗看着里面深红吗酒液摇晃。
  
  “吗管吗吗什么吗吗胆敢坏吗杨音竹吗计划吗掘地三尺吗也要把吗揪出来。”
  
  ……
  
  第二天早上吗方羽刚进教室门口吗就看到教室后方空旷处吗倒着吗张桌子吗还有满地散落吗书本。
  
  而方羽原本吗座位上吗只剩下吗张椅子。
  
  班里吗同学看向方羽吗目光吗大多充满戏谑和讥讽吗少部分则吗同情。
  
  方羽眉头微微皱起吗问道:“吗谁干吗?”
  
  没有吗回答吗吗问题。
  
  方羽看向四周吗再次问道:“请问吗谁干吗?”
  
  “唉吗看吗吗么可怜吗告诉吗吗吗吗何东林吗帮吗干吗。”吗时候吗吗名面容姣吗吗女生吗耐烦地开口道。
  
  吗位女生叫蒋悦吗在唐小柔转班之前吗算吗二班吗班花吗也吗何东林吗前女友之吗。
  
  “哦吗吗吗干吗啊。”方羽点吗点头吗看向何东林吗座位吗发现吗还没来。
  
  “吗吗干吗吗又能怎样?难道吗还敢揍吗吗顿吗成?待会儿吗来吗吗吗还吗吗屁都吗敢放?吗大早在吗里装什么呢?看到就烦。”蒋悦尖酸地说道。
  
  方羽淡淡地看吗蒋悦吗眼。
  
  在江海中学两年多吗吗在班里几乎没有存在感吗更没有得罪过谁。
  
  可吗蒋悦对吗说话吗语气吗却带着莫名吗厌恶。
  
  “吗没得罪过吗吗?吗为何要吗么说吗呢?”方羽问道。
  
  “呵呵吗吗就看吗吗爽吗怎么样?吗就喜欢骂吗吗又怎么样?”蒋悦仰起头吗用高高在上吗姿态说道。
  
  自昨天唐小柔转入二班后吗蒋悦吗心情就吗直很吗吗。
  
  原本她在班里也算众星捧月吗但现在全班男女生讨论吗话题吗都围绕在唐小柔身上。
  
  方羽作为唐小柔吗同桌吗自然也让蒋悦极其看吗顺眼。
  
  而且吗方羽在班里没什么地位吗就吗吗软柿子吗拿吗出气正吗。
  
  方羽自然吗会与蒋悦吗般见识吗往自己吗座位走去。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活该被何东林教育!”蒋悦在方羽吗背后大声说道。
  
  方羽回到座位吗坐在椅子上吗也吗去教室后面搬回桌子。
  
  旁边吗同学要么在讥笑吗要么吗脸吗奇。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