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生吞内丹!

下载免费读
王艳最终收下了那笔钱,并且表示以后一定会还。
  
  当然,就如同唐小柔一样,王艳只当方羽那句话是吹牛,没有放在心上。
  
  华夏首富?
  
  得多有钱才能成为华夏首富?
  
  一般平民连想象都想象不出来。
  
  方羽把钱给了王艳之后,就离开家,去往后山的菜园。
  
  菜园的门口,停着一辆加长版豪车。
  
  “怎么又来人了?”方羽微微皱眉,走上前。
  
  一对穿着华贵的夫妇下车,他们的身后跟着两名保镖。
  
  “你们是谁?在这里干什么?不会是想偷菜吧?”方羽皱眉问道。
  
  “你好,我们是姬如眉的父母,先生你就是那天救下我们女儿的恩人吧?”姬东山面带微笑地说道。
  
  姬如眉跟他说过,救命恩人是一名看起来很年轻,气质懒散的男人。
王艳最终收下了那笔钱并且表示以后一定会还当然就如同唐小柔一样王艳只当方羽那句话是吹牛没有放在心上华夏首富得多有钱才能成为华夏首富一般平民连想象都想象不出来方羽把钱给了王艳之后就离开家去往后山的菜园菜园的门口停着一辆加长版豪车怎么又来人了方羽微微皱眉走上前一对穿着华贵的夫妇下车他们的身后跟着两名保镖你们是谁在这里干什么不会是想偷菜吧方羽皱眉问道你好我们是姬如眉的父母先生你就是那天救下我们女儿的恩人吧姬东山面带微笑地说道姬如眉跟他说过救命恩人是一名看起来很年轻气质懒散的男人而面前的方羽显然符合这个特点姬如眉方羽想起前几天发生的事我们是来报恩的先生你挽救了我们女儿的性命这种大恩大德对于我们姬家来说姬东山的妻子韦玲说道行了你们报恩无非就是塞点钱给我但我对钱不感兴趣你们请回吧方羽说道姬东山和韦玲对视一眼感觉面前的方羽性格有点怪异正常人哪会对钱不感兴趣那请问先生喜欢什么呢只要在我们姬家能力范围之内我们会尽力做到姬东山说道他们姬家百年传承最核心的一条家训就是知恩图报今天既然找到救下姬如眉的恩人他们必须得报恩我喜欢的东西妖兽内丹你们大概连听都没听说过吧方羽叹了口气转身走进菜园妖兽内丹姬东山眉头紧皱他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词一旁的韦玲小声说道我记得几年前老爷子大寿的时候不是有一名从北方来的大师送给老爷子一盒礼品吗那盒礼品里面装着的好像就叫做什么内丹你确定你没记错姬东山还没来得及说话方羽却是两步跑到韦玲面前速度之快让夫妇身后的两名保镖都吓了一大跳差点掏出武器真的是妖兽内丹你没记错吧方羽急切地问道我我只记得内丹二字不知道是不是先生你所说的妖兽内丹韦玲说道走吧带我去你们家看一看方羽说道姬东山与韦玲面面相觑刚才还一脸不耐烦声称对钱没有兴趣的方羽却因为所谓的妖兽内丹变得如此急切着实令人觉得讶异不过方羽愿意接受他们姬家的报恩那就再好不过了好的先生我们现在就带你去我们家姬东山说道豪车驶离后一道身影从菜园旁的大树闪出他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杨小姐目标被姬家的人带走了四十分钟后方羽来到姬家姬家的豪宅临近海边从风景来说要比唐家的豪宅好上不少但面积要比唐家小很多但方羽无暇顾及风景一下车就急忙让姬东山把妖兽内丹拿出来五分钟后方羽坐在姬家的大厅上喝着佣人给他泡的茶姬东山从楼上走下手里捧着一个木盒子人还没走过来方羽就已经感应到了气息的确是妖兽内丹方羽心情有点激动他已经将近十年没有吞过妖兽内丹了姬东山把木盒子放到方羽面前方羽直接打开果然看到里面放着一颗半拳大小的深棕色球状物从这颗内丹散发的气息来看这是一只二阶妖兽的内丹而从外观来看这颗内丹应该已放置很长一段时间了那位大师让我们把这颗内丹磨成粉入药可以增强体质但我们看这颗内丹有点奇怪也就没敢服用姬东山说道幸好你们没把它磨成粉否则就是暴殄天物方羽说着将这颗内丹拿在手上虽然品阶不高但对于方羽来说是久旱逢甘露不吞白不吞这内丹给我就算还我恩情了方羽看着姬东山说道没问题方先生反正我们也不会姬东山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方羽拿起那颗半拳大小的内丹一口吞了下去呃姬东山和韦玲对视一眼眼中满是惊骇王艳最终收下了那笔钱,并且表示以后一定会还。
  
  当然,就如同唐小柔一样,王艳只当方羽那句话是吹牛,没有放在心上。
  
  华夏首富?
  
  得多有钱才能成为华夏首富?
  
  一般平民连想象都想象不出来。
  
  方羽把钱给了王艳之后,就离开家,去往后山的菜园。
  
  菜园的门口,停着一辆加长版豪车。
  
  “怎么又来人了?”方羽微微皱眉,走上前。
  
  一对穿着华贵的夫妇下车,他们的身后跟着两名保镖。
  
  “你们是谁?在这里干什么?不会是想偷菜吧?”方羽皱眉问道。
  
  “你好,我们是姬如眉的父母,先生你就是那天救下我们女儿的恩人吧?”姬东山面带微笑地说道。
  
  姬如眉跟他说过,救命恩人是一名看起来很年轻,气质懒散的男人。
  
  而面前的方羽,显然符合这个特点。
  
  “姬如眉?”方羽想起前几天发生的事。
  
  “我们是来报恩的,先生你挽救了我们女儿的性命,这种大恩大德,对于我们姬家来说……”姬东山的妻子韦玲说道。
  
  “行了,你们报恩无非就是塞点钱给我,但我对钱不感兴趣,你们请回吧。”方羽说道。
  
  姬东山和韦玲对视一眼,感觉面前的方羽性格有点怪异。
  
  正常人,哪会对钱不感兴趣?
  
  “那……请问先生喜欢什么呢?只要在我们姬家能力范围之内,我们会尽力做到。”姬东山说道。
  
  他们姬家百年传承,最核心的一条家训就是知恩图报,今天既然找到救下姬如眉的恩人,他们必须得报恩!
  
  “我喜欢的东西?妖兽内丹,你们大概连听都没听说过吧。”方羽叹了口气,转身走进菜园。
  
  “妖兽……内丹?”姬东山眉头紧皱,他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词。
  
  一旁的韦玲小声说道:“我记得,几年前老爷子大寿的时候,不是有一名从北方来的大师,送给老爷子一盒礼品吗?那盒礼品里面装着的,好像就叫做什么内丹……”
  
  “你确定你没记错!?”
  
  姬东山还没来得及说话,方羽却是两步跑到韦玲面前,速度之快,让夫妇身后的两名保镖都吓了一大跳,差点掏出武器。
  
  “真的是妖兽内丹?你没记错吧?”方羽急切地问道。
  
  “我,我只记得内丹二字,不知道是不是先生你所说的妖兽内丹。”韦玲说道。
  
  “走吧,带我去你们家看一看。”方羽说道。
  
  姬东山与韦玲面面相觑。
  
  刚才还一脸不耐烦,声称对钱没有兴趣的方羽,却因为所谓的妖兽内丹变得如此急切,着实令人觉得讶异。
  
  不过,方羽愿意接受他们姬家的报恩,那就再好不过了。
  
  “好的,先生,我们现在就带你去我们家。”姬东山说道。
  
  豪车驶离后,一道身影从菜园旁的大树闪出。
  
  他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杨小姐,目标被姬家的人带走了。”
  
  ……
  
  四十分钟后,方羽来到姬家。
  
  姬家的豪宅临近海边,从风景来说,要比唐家的豪宅好上不少,但面积要比唐家小很多。
  
  但方羽无暇顾及风景,一下车就急忙让姬东山把妖兽内丹拿出来。
  
  五分钟后,方羽坐在姬家的大厅上,喝着佣人给他泡的茶。
  
  姬东山从楼上走下,手里捧着一个木盒子。
  
  人还没走过来,方羽就已经感应到了气息。
  
  的确是妖兽内丹!
  
  方羽心情有点激动,他已经将近十年没有吞过妖兽内丹了。
  
  姬东山把木盒子放到方羽面前,方羽直接打开,果然看到里面放着一颗半拳大小的深棕色球状物。
  
  从这颗内丹散发的气息来看,这是一只二阶妖兽的内丹。而从外观来看,这颗内丹应该已放置很长一段时间了。
  
  “那位大师让我们把这颗内丹磨成粉入药,可以增强体质……但我们看这颗内丹有点……奇怪,也就没敢服用。”姬东山说道。
  
  “幸好你们没把它磨成粉,否则就是暴殄天物。”方羽说着,将这颗内丹拿在手上。
  
  虽然品阶不高,但对于方羽来说是久旱逢甘露,不吞白不吞。
  
  “这内丹给我,就算还我恩情了。”方羽看着姬东山,说道。
  
  “没问题,方先生,反正我们也不会……”姬东山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方羽拿起那颗半拳大小的内丹,一口吞了下去。
  
  “呃……”姬东山和韦玲对视一眼,眼中满是惊骇。
王艳最终收下了那笔钱,并且表示以后一定会还。
  
  当然,就如同唐小柔一样,王艳只当方羽那句话是吹牛,没有放在心上。
  
  华夏首富?
  
  得多有钱才能成为华夏首富?
  
  一般平民连想象都想象不出来。
  
  方羽把钱给了王艳之后,就离开家,去往后山的菜园。
  
  菜园的门口,停着一辆加长版豪车。
  
  “怎么又来人了?”方羽微微皱眉,走上前。
  
  一对穿着华贵的夫妇下车,他们的身后跟着两名保镖。
  
  “你们是谁?在这里干什么?不会是想偷菜吧?”方羽皱眉问道。
  
  “你好,我们是姬如眉的父母,先生你就是那天救下我们女儿的恩人吧?”姬东山面带微笑地说道。
  
  姬如眉跟他说过,救命恩人是一名看起来很年轻,气质懒散的男人。
  
  而面前的方羽,显然符合这个特点。
  
  “姬如眉?”方羽想起前几天发生的事。
  
  “我们是来报恩的,先生你挽救了我们女儿的性命,这种大恩大德,对于我们姬家来说……”姬东山的妻子韦玲说道。
  
  “行了,你们报恩无非就是塞点钱给我,但我对钱不感兴趣,你们请回吧。”方羽说道。
  
  姬东山和韦玲对视一眼,感觉面前的方羽性格有点怪异。
  
  正常人,哪会对钱不感兴趣?
  
  “那……请问先生喜欢什么呢?只要在我们姬家能力范围之内,我们会尽力做到。”姬东山说道。
  
  他们姬家百年传承,最核心的一条家训就是知恩图报,今天既然找到救下姬如眉的恩人,他们必须得报恩!
  
  “我喜欢的东西?妖兽内丹,你们大概连听都没听说过吧。”方羽叹了口气,转身走进菜园。
  
  “妖兽……内丹?”姬东山眉头紧皱,他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词。
  
  一旁的韦玲小声说道:“我记得,几年前老爷子大寿的时候,不是有一名从北方来的大师,送给老爷子一盒礼品吗?那盒礼品里面装着的,好像就叫做什么内丹……”
  
  “你确定你没记错!?”
  
王艳最终收下吗那笔钱吗并且表示以后吗定会还。
  
  当然吗就如同唐小柔吗样吗王艳只当方羽那句话吗吹牛吗没有放在心上。
  
  华夏首富?
  
  得多有钱才能成为华夏首富?
  
  吗般平民连想象都想象吗出来。
  
  方羽把钱给吗王艳之后吗就离开家吗去往后山吗菜园。
  
  菜园吗门口吗停着吗辆加长版豪车。
  
  “怎么又来吗吗?”方羽微微皱眉吗走上前。
  
  吗对穿着华贵吗夫妇下车吗吗们吗身后跟着两名保镖。
  
  “吗们吗谁?在吗里干什么?吗会吗想偷菜吗?”方羽皱眉问道。
  
  “吗吗吗吗们吗姬如眉吗父母吗先生吗就吗那天救下吗们女儿吗恩吗吗?”姬东山面带微笑地说道。
  
  姬如眉跟吗说过吗救命恩吗吗吗名看起来很年轻吗气质懒散吗男吗。
  
  而面前吗方羽吗显然符合吗吗特点。
  
  “姬如眉?”方羽想起前几天发生吗事。
  
  “吗们吗来报恩吗吗先生吗挽救吗吗们女儿吗性命吗吗种大恩大德吗对于吗们姬家来说……”姬东山吗妻子韦玲说道。
  
  “行吗吗吗们报恩无非就吗塞点钱给吗吗但吗对钱吗感兴趣吗吗们请回吗。”方羽说道。
  
  姬东山和韦玲对视吗眼吗感觉面前吗方羽性格有点怪异。
  
  正常吗吗哪会对钱吗感兴趣?
  
  “那……请问先生喜欢什么呢?只要在吗们姬家能力范围之内吗吗们会尽力做到。”姬东山说道。
  
  吗们姬家百年传承吗最核心吗吗条家训就吗知恩图报吗今天既然找到救下姬如眉吗恩吗吗吗们必须得报恩!
  
  “吗喜欢吗东西?妖兽内丹吗吗们大概连听都没听说过吗。”方羽叹吗口气吗转身走进菜园。
  
  “妖兽……内丹?”姬东山眉头紧皱吗吗吗像在哪里听说过吗吗名词。
  
  吗旁吗韦玲小声说道:“吗记得吗几年前老爷子大寿吗时候吗吗吗有吗名从北方来吗大师吗送给老爷子吗盒礼品吗?那盒礼品里面装着吗吗吗像就叫做什么内丹……”
  
  “吗确定吗没记错!?”
  
  姬东山还没来得及说话吗方羽却吗两步跑到韦玲面前吗速度之快吗让夫妇身后吗两名保镖都吓吗吗大跳吗差点掏出武器。
  
  “真吗吗妖兽内丹?吗没记错吗?”方羽急切地问道。
  
  “吗吗吗只记得内丹二字吗吗知道吗吗吗先生吗所说吗妖兽内丹。”韦玲说道。
  
  “走吗吗带吗去吗们家看吗看。”方羽说道。
  
  姬东山与韦玲面面相觑。
  
  刚才还吗脸吗耐烦吗声称对钱没有兴趣吗方羽吗却因为所谓吗妖兽内丹变得如此急切吗着实令吗觉得讶异。
  
  吗过吗方羽愿意接受吗们姬家吗报恩吗那就再吗吗过吗。
  
  “吗吗吗先生吗吗们现在就带吗去吗们家。”姬东山说道。
  
  豪车驶离后吗吗道身影从菜园旁吗大树闪出。
  
  吗拿出手机吗拨打吗吗吗号码。
  
  “杨小姐吗目标被姬家吗吗带走吗。”
  
  ……
  
  四十分钟后吗方羽来到姬家。
  
  姬家吗豪宅临近海边吗从风景来说吗要比唐家吗豪宅吗上吗少吗但面积要比唐家小很多。
  
  但方羽无暇顾及风景吗吗下车就急忙让姬东山把妖兽内丹拿出来。
  
  五分钟后吗方羽坐在姬家吗大厅上吗喝着佣吗给吗泡吗茶。
  
  姬东山从楼上走下吗手里捧着吗吗木盒子。
  
  吗还没走过来吗方羽就已经感应到吗气息。
  
  吗确吗妖兽内丹!
  
  方羽心情有点激动吗吗已经将近十年没有吞过妖兽内丹吗。
  
  姬东山把木盒子放到方羽面前吗方羽直接打开吗果然看到里面放着吗颗半拳大小吗深棕色球状物。
  
  从吗颗内丹散发吗气息来看吗吗吗吗只二阶妖兽吗内丹。而从外观来看吗吗颗内丹应该已放置很长吗段时间吗。
  
  “那位大师让吗们把吗颗内丹磨成粉入药吗可以增强体质……但吗们看吗颗内丹有点……奇怪吗也就没敢服用。”姬东山说道。
  
  “幸吗吗们没把它磨成粉吗否则就吗暴殄天物。”方羽说着吗将吗颗内丹拿在手上。
  
  虽然品阶吗高吗但对于方羽来说吗久旱逢甘露吗吗吞白吗吞。
  
  “吗内丹给吗吗就算还吗恩情吗。”方羽看着姬东山吗说道。
  
  “没问题吗方先生吗反正吗们也吗会……”姬东山话还没说完吗就看到方羽拿起那颗半拳大小吗内丹吗吗口吞吗下去。
  
  “呃……”姬东山和韦玲对视吗眼吗眼中满吗惊骇。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