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宝树

下载免费读
清晨时分的药谷格外宁静。
  晨雾像一张薄纱,飘荡在湖面,时舒时卷。
  法空在湖边打了一套小罗汉拳,浑身温暖,沿湖边走一圈的时候,看到草丛里钻出一朵小黄花,驻足欣赏。
  小黄花皎洁而娇嫩,沾着一滴露水,让他心情莫名的舒畅与感动。
  他弯下腰,凑上去轻嗅。
  没有香气,只有沾着露水的清新之气。
  法宁提着一个饭匣磨磨蹭蹭过来,不情愿的道:“师兄,我没问题的。”
  法空直起身,细长手指结印,微阖眼帘开始诵持清心咒。
  虚空如同有一玉瓶倾倒出冷冽浆液,落到他身上之后被手印射向法宁。
  法宁刚要说话,一道清泉当头浇下。
  如同在深秋的清晨醒来。
  奇异的清凉源源不断注入他脑海,积蓄成一泓秋水,明晃晃,清泠泠。
  法空诵了两遍清心咒便收住:“去吧。”
  “师兄,那我去啦。”法宁心不在焉的离开,沉浸在清冽之中难以自拔。
  ——
  吃过早饭,法空正在湖边散步消食之际,一个俊美小沙弥来到山谷。
  法空直接迎上去。
  “师兄,师祖有请。”
  “师祖心情如何?”
  “师兄放心,是好事。”法恩相貌俊美,说话柔和,神情恭喜乖巧。
  法空随着他出山谷到般若院,进慧南的小院,看到他正在院子里打拳。
  清晨明媚的阳光中,慧南身穿灰色短褂,瘦小干练。
  出拳慢慢腾腾宛如前世的太极拳,院中的青竹随着拳势而起伏。
  法空盯着青竹观察,为何自己没感觉到风,它们却像遇到风吹了。
  慧南打着拳,慢慢悠悠说道:“明月庵过来找人帮忙,她们有一棵树出了问题。”
  “可是太阴宝树?”
  法空马上想到明月庵的独特宝物太阴宝树。
  精于药材的不会不知太阴宝树,它太过有名,也太过神秘。
  “没说,但应该就是它了。”慧南慢条斯理,全然没有平时的急躁易怒,仿佛心性跟拳势合二为一,轻柔如细风:“阖寺上下,也就你最擅药材。”
  “师祖,明月庵是来请圆方师兄的吧?”
  圆方是药王院的首座,寺内生病或受伤都找他医治,药到病除,医术极高。
  “他药材精通不如你。”
  “弟子惭愧,对太阴宝树并不了解,恐怕……”
  “你去不去?!”慧南冷冷看向他。
  法空正色合什:“师祖吩咐,自然遵从。”
  在几句话间,他远超常人十倍速度的思维已经转了数十个念头,做出决断。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还是要识时务的。
  更何况,去了也不是没好处。
  太阴宝树对明月庵至关重要,涉及到他们太阴小炼形的修炼。
  据说没太阴果便练不成太阴小炼形。
  太阴小炼形不仅仅有驻颜之妙,变化气质之功,明月庵弟子能冰肌雪骨便是练了太阴小炼形,更是明月庵的筑基之法。
  治好了太阴宝树,自己跟她们讨要太阴小炼形,能不能得传?
  自己体质孱弱,练小罗汉拳事倍功半,应该适合太阴小炼形。
  更重要的是,明月庵有西迦贝叶经!
  如果再看一西迦贝叶经,莲座再升一层,甘霖再增一滴,那何等美妙?
  “嘿。”慧南鼻中发出一声哼。
  师祖吩咐,自然遵从?
  这话他一个字也不信!
  法空道:“师祖,让法宁师弟随我一起吧。”
  法宁身为五品,已凝罡气,而且憨厚纯朴,遇到危险不会把自己一抛了之。
  “你怕路上有危险?”
  “是。”
  “来的是宁真真,明月庵天才弟子,武功不逊色法宁。”
  “还是法宁吧。”
  “行!”慧南忽然一抖手。
  蓦然间,凭空出现一股巨力。
  法空觉得自己被怒浪席卷,飞过般若院墙,掠过般若院一道道院墙,最终落到金刚寺的寺门外,狠狠撞上一棵古树。
  古树千年,树冠如巨伞,扭曲盘旋的树身需两人合抱。
  “砰”他觉得五脏六腑翻了个滚儿,胸口烦郁想呕吐。
  法空深吸气压下呕意,看向静静站在两丈外的白衣女子。
  白衣如雪,人如寒玉,恍如广寒仙子下凡尘。
  一身宽松白衣掩不住身形的婀娜,容貌绝美,有一股独特的清纯。
  一看到她,法空就莫名的想到前世自己暗恋的校花。
  清纯,美丽,美好。
清晨时分的药谷格外宁静。
  晨雾像一张薄纱,飘荡在湖面,时舒时卷。
  法空在湖边打了一套小罗汉拳,浑身温暖,沿湖边走一圈的时候,看到草丛里钻出一朵小黄花,驻足欣赏。
  小黄花皎洁而娇嫩,沾着一滴露水,让他心情莫名的舒畅与感动。
  他弯下腰,凑上去轻嗅。
  没有香气,只有沾着露水的清新之气。
  法宁提着一个饭匣磨磨蹭蹭过来,不情愿的道:“师兄,我没问题的。”
  法空直起身,细长手指结印,微阖眼帘开始诵持清心咒。
  虚空如同有一玉瓶倾倒出冷冽浆液,落到他身上之后被手印射向法宁。
  法宁刚要说话,一道清泉当头浇下。
  如同在深秋的清晨醒来。
  奇异的清凉源源不断注入他脑海,积蓄成一泓秋水,明晃晃,清泠泠。
  法空诵了两遍清心咒便收住:“去吧。”
  “师兄,那我去啦。”法宁心不在焉的离开,沉浸在清冽之中难以自拔。
  ——
  吃过早饭,法空正在湖边散步消食之际,一个俊美小沙弥来到山谷。
  法空直接迎上去。
  “师兄,师祖有请。”
  “师祖心情如何?”
  “师兄放心,是好事。”法恩相貌俊美,说话柔和,神情恭喜乖巧。
  法空随着他出山谷到般若院,进慧南的小院,看到他正在院子里打拳。
  清晨明媚的阳光中,慧南身穿灰色短褂,瘦小干练。
  出拳慢慢腾腾宛如前世的太极拳,院中的青竹随着拳势而起伏。
  法空盯着青竹观察,为何自己没感觉到风,它们却像遇到风吹了。
  慧南打着拳,慢慢悠悠说道:“明月庵过来找人帮忙,她们有一棵树出了问题。”
  “可是太阴宝树?”
  法空马上想到明月庵的独特宝物太阴宝树。
  精于药材的不会不知太阴宝树,它太过有名,也太过神秘。
  “没说,但应该就是它了。”慧南慢条斯理,全然没有平时的急躁易怒,仿佛心性跟拳势合二为一,轻柔如细风:“阖寺上下,也就你最擅药材。”
  “师祖,明月庵是来请圆方师兄的吧?”
  圆方是药王院的首座,寺内生病或受伤都找他医治,药到病除,医术极高。
  “他药材精通不如你。”
  “弟子惭愧,对太阴宝树并不了解,恐怕……”
  “你去不去?!”慧南冷冷看向他。
  法空正色合什:“师祖吩咐,自然遵从。”
  在几句话间,他远超常人十倍速度的思维已经转了数十个念头,做出决断。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还是要识时务的。
  更何况,去了也不是没好处。
  太阴宝树对明月庵至关重要,涉及到他们太阴小炼形的修炼。
  据说没太阴果便练不成太阴小炼形。
  太阴小炼形不仅仅有驻颜之妙,变化气质之功,明月庵弟子能冰肌雪骨便是练了太阴小炼形,更是明月庵的筑基之法。
  治好了太阴宝树,自己跟她们讨要太阴小炼形,能不能得传?
  自己体质孱弱,练小罗汉拳事倍功半,应该适合太阴小炼形。
  更重要的是,明月庵有西迦贝叶经!
  如果再看一西迦贝叶经,莲座再升一层,甘霖再增一滴,那何等美妙?
  “嘿。”慧南鼻中发出一声哼。
  师祖吩咐,自然遵从?
  这话他一个字也不信!
  法空道:“师祖,让法宁师弟随我一起吧。”
  法宁身为五品,已凝罡气,而且憨厚纯朴,遇到危险不会把自己一抛了之。
  “你怕路上有危险?”
  “是。”
  “来的是宁真真,明月庵天才弟子,武功不逊色法宁。”
  “还是法宁吧。”
  “行!”慧南忽然一抖手。
  蓦然间,凭空出现一股巨力。
  法空觉得自己被怒浪席卷,飞过般若院墙,掠过般若院一道道院墙,最终落到金刚寺的寺门外,狠狠撞上一棵古树。
  古树千年,树冠如巨伞,扭曲盘旋的树身需两人合抱。
  “砰”他觉得五脏六腑翻了个滚儿,胸口烦郁想呕吐。
  法空深吸气压下呕意,看向静静站在两丈外的白衣女子。
  白衣如雪,人如寒玉,恍如广寒仙子下凡尘。
  一身宽松白衣掩不住身形的婀娜,容貌绝美,有一股独特的清纯。
  一看到她,法空就莫名的想到前世自己暗恋的校花。
  清纯,美丽,美好。
  她一手捂嘴,巧笑倩兮。
  丹凤眸子笑得弯弯,秋水粼粼。
  法空若无其事的合什一礼:“可是宁姑娘?”
  他脸皮够厚,出这一点儿丑毫不在意,面对清纯绝美如集天下之神秀的宁真真,仍稳得住。
  实在是他在前世见多了美人,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药师佛的存在也让他心神难以摇撼。
  “法空师兄有礼。”宁真真娇笑着合什:“有劳师兄跑一趟了。”
  她觉得法空狼狈不堪偏偏一本正经的样子很搞笑,法空越一本正经,她越觉得搞笑。
  法空微笑:“就怕帮不上忙,先去我药谷坐坐吧,待法宁师弟回来我们一起出发,如何?”
  “好。”宁真真嫣然笑道。
  两人并肩往下走。
清晨时分药谷格外宁静。
  晨雾像张薄纱飘荡在湖面时舒时卷。
  法空在湖边打套小罗汉拳浑身温暖沿湖边走圈时候看到草丛里钻出朵小黄花驻足欣赏。
  小黄花皎洁而娇嫩沾着滴露水让心情莫名舒畅与感动。
  弯下腰凑上去轻嗅。
  没有香气只有沾着露水清新之气。
  法宁提着饭匣磨磨蹭蹭过来情愿道:“师兄没问题。”
  法空直起身细长手指结印微阖眼帘开始诵持清心咒。
  虚空如同有玉瓶倾倒出冷冽浆液落到身上之后被手印射向法宁。
  法宁刚要说话道清泉当头浇下。
  如同在深秋清晨醒来。
  奇异清凉源源断注入脑海积蓄成泓秋水明晃晃清泠泠。
  法空诵两遍清心咒便收住:“去。”
  “师兄那去啦。”法宁心在焉离开沉浸在清冽之中难以自拔。
  ——
  吃过早饭法空正在湖边散步消食之际俊美小沙弥来到山谷。
  法空直接迎上去。
  “师兄师祖有请。”
  “师祖心情如何?”
  “师兄放心事。”法恩相貌俊美说话柔和神情恭喜乖巧。
  法空随着出山谷到般若院进慧南小院看到正在院子里打拳。
  清晨明媚阳光中慧南身穿灰色短褂瘦小干练。
  出拳慢慢腾腾宛如前世太极拳院中青竹随着拳势而起伏。
  法空盯着青竹观察为何自己没感觉到风它们却像遇到风吹。
  慧南打着拳慢慢悠悠说道:“明月庵过来找帮忙她们有棵树出问题。”
  “可太阴宝树?”
  法空马上想到明月庵独特宝物太阴宝树。
  精于药材会知太阴宝树它太过有名也太过神秘。
  “没说但应该就它。”慧南慢条斯理全然没有平时急躁易怒仿佛心性跟拳势合二为轻柔如细风:“阖寺上下也就最擅药材。”
  “师祖明月庵来请圆方师兄?”
  圆方药王院首座寺内生病或受伤都找医治药到病除医术极高。
  “药材精通如。”
  “弟子惭愧对太阴宝树并解恐怕……”
  “去去?!”慧南冷冷看向。
  法空正色合什:“师祖吩咐自然遵从。”
  在几句话间远超常十倍速度思维已经转数十念头做出决断。
  在屋檐下能低头还要识时务。
  更何况去也没处。
  太阴宝树对明月庵至关重要涉及到们太阴小炼形修炼。
  据说没太阴果便练成太阴小炼形。
  太阴小炼形仅仅有驻颜之妙变化气质之功明月庵弟子能冰肌雪骨便练太阴小炼形更明月庵筑基之法。
  治太阴宝树自己跟她们讨要太阴小炼形能能得传?
  自己体质孱弱练小罗汉拳事倍功半应该适合太阴小炼形。
  更重要明月庵有西迦贝叶经!
  如果再看西迦贝叶经莲座再升层甘霖再增滴那何等美妙?
  “嘿。”慧南鼻中发出声哼。
  师祖吩咐自然遵从?
  话字也信!
  法空道:“师祖让法宁师弟随起。”
  法宁身为五品已凝罡气而且憨厚纯朴遇到危险会把自己抛之。
  “怕路上有危险?”
  “。”
  “来宁真真明月庵天才弟子武功逊色法宁。”
  “还法宁。”
  “行!”慧南忽然抖手。
  蓦然间凭空出现股巨力。
  法空觉得自己被怒浪席卷飞过般若院墙掠过般若院道道院墙最终落到金刚寺寺门外狠狠撞上棵古树。
  古树千年树冠如巨伞扭曲盘旋树身需两合抱。
  “砰”觉得五脏六腑翻滚儿胸口烦郁想呕吐。
  法空深吸气压下呕意看向静静站在两丈外白衣女子。
  白衣如雪如寒玉恍如广寒仙子下凡尘。
  身宽松白衣掩住身形婀娜容貌绝美有股独特清纯。
  看到她法空就莫名想到前世自己暗恋校花。
  清纯美丽美。
  她手捂嘴巧笑倩兮。
  丹凤眸子笑得弯弯秋水粼粼。
  法空若无其事合什礼:“可宁姑娘?”
  脸皮够厚出点儿丑毫在意面对清纯绝美如集天下之神秀宁真真仍稳得住。
  实在在前世见多美万花丛中过片叶沾身。
  药师佛存在也让心神难以摇撼。
  “法空师兄有礼。”宁真真娇笑着合什:“有劳师兄跑趟。”
  她觉得法空狼狈堪偏偏本正经样子很搞笑法空越本正经她越觉得搞笑。
  法空微笑:“就怕帮上忙先去药谷坐坐待法宁师弟回来们起出发如何?”
  “。”宁真真嫣然笑道。
  两并肩往下走。
清晨时分的药谷格外宁静。
  晨雾像一张薄纱,飘荡在湖面,时舒时卷。
  法空在湖边打了一套小罗汉拳,浑身温暖,沿湖边走一圈的时候,看到草丛里钻出一朵小黄花,驻足欣赏。
  小黄花皎洁而娇嫩,沾着一滴露水,让他心情莫名的舒畅与感动。
  他弯下腰,凑上去轻嗅。
  没有香气,只有沾着露水的清新之气。
  法宁提着一个饭匣磨磨蹭蹭过来,不情愿的道:“师兄,我没问题的。”
  法空直起身,细长手指结印,微阖眼帘开始诵持清心咒。
  虚空如同有一玉瓶倾倒出冷冽浆液,落到他身上之后被手印射向法宁。
  法宁刚要说话,一道清泉当头浇下。
  如同在深秋的清晨醒来。
  奇异的清凉源源不断注入他脑海,积蓄成一泓秋水,明晃晃,清泠泠。
  法空诵了两遍清心咒便收住:“去吧。”
  “师兄,那我去啦。”法宁心不在焉的离开,沉浸在清冽之中难以自拔。
  ——
  吃过早饭,法空正在湖边散步消食之际,一个俊美小沙弥来到山谷。
  法空直接迎上去。
  “师兄,师祖有请。”
  “师祖心情如何?”
  “师兄放心,是好事。”法恩相貌俊美,说话柔和,神情恭喜乖巧。
  法空随着他出山谷到般若院,进慧南的小院,看到他正在院子里打拳。
  清晨明媚的阳光中,慧南身穿灰色短褂,瘦小干练。
  出拳慢慢腾腾宛如前世的太极拳,院中的青竹随着拳势而起伏。
  法空盯着青竹观察,为何自己没感觉到风,它们却像遇到风吹了。
  慧南打着拳,慢慢悠悠说道:“明月庵过来找人帮忙,她们有一棵树出了问题。”
  “可是太阴宝树?”
  法空马上想到明月庵的独特宝物太阴宝树。
  精于药材的不会不知太阴宝树,它太过有名,也太过神秘。
  “没说,但应该就是它了。”慧南慢条斯理,全然没有平时的急躁易怒,仿佛心性跟拳势合二为一,轻柔如细风:“阖寺上下,也就你最擅药材。”
  “师祖,明月庵是来请圆方师兄的吧?”
  圆方是药王院的首座,寺内生病或受伤都找他医治,药到病除,医术极高。
  “他药材精通不如你。”
  “弟子惭愧,对太阴宝树并不了解,恐怕……”
  “你去不去?!”慧南冷冷看向他。
  法空正色合什:“师祖吩咐,自然遵从。”
  在几句话间,他远超常人十倍速度的思维已经转了数十个念头,做出决断。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还是要识时务的。
  更何况,去了也不是没好处。
  太阴宝树对明月庵至关重要,涉及到他们太阴小炼形的修炼。
  据说没太阴果便练不成太阴小炼形。
  太阴小炼形不仅仅有驻颜之妙,变化气质之功,明月庵弟子能冰肌雪骨便是练了太阴小炼形,更是明月庵的筑基之法。
  治好了太阴宝树,自己跟她们讨要太阴小炼形,能不能得传?
  自己体质孱弱,练小罗汉拳事倍功半,应该适合太阴小炼形。
  更重要的是,明月庵有西迦贝叶经!
  如果再看一西迦贝叶经,莲座再升一层,甘霖再增一滴,那何等美妙?
  “嘿。”慧南鼻中发出一声哼。
  师祖吩咐,自然遵从?
  这话他一个字也不信!
  法空道:“师祖,让法宁师弟随我一起吧。”
  法宁身为五品,已凝罡气,而且憨厚纯朴,遇到危险不会把自己一抛了之。
  “你怕路上有危险?”
  “是。”
  “来的是宁真真,明月庵天才弟子,武功不逊色法宁。”
  “还是法宁吧。”
  “行!”慧南忽然一抖手。
  蓦然间,凭空出现一股巨力。
  法空觉得自己被怒浪席卷,飞过般若院墙,掠过般若院一道道院墙,最终落到金刚寺的寺门外,狠狠撞上一棵古树。
  古树千年,树冠如巨伞,扭曲盘旋的树身需两人合抱。
  “砰”他觉得五脏六腑翻了个滚儿,胸口烦郁想呕吐。
  法空深吸气压下呕意,看向静静站在两丈外的白衣女子。
  白衣如雪,人如寒玉,恍如广寒仙子下凡尘。
  一身宽松白衣掩不住身形的婀娜,容貌绝美,有一股独特的清纯。
  一看到她,法空就莫名的想到前世自己暗恋的校花。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