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天诛

下载免费读
“不可能!”法宁不能相信,忙道:“师兄,回春咒神妙,能救莲雪师叔的伤,一定也能救宁师姐的!”
  “不一样的。”法空摇头:“回春咒治病是快,治伤就差了点儿,对那种缠绕已久的伤还好,对这种致命伤,也没什么办法。”
  法宁还是没办法相信,不能接受,看着一动不动如熟睡过去的宁真真,觉得她更美了。
  可偏偏无能为力,只能看着她死去。
  这种感觉让他既愤怒又痛苦,只恨自己没本事,救不得宁真真。
  莲雪抬头,泪眼婆娑:“法空,真没办法了么?难道真真她今天就要命绝于此?”
  法空沉吟一下。
  “还有救吧?”法宁精神大振:“师兄!”
  法空道:“师弟你去我屋里卧室的匣柜里,取一瓶……”
  他话还没说完,法宁已经按上他肩膀,带着他飞向木屋。
  法空被带着冲进屋,摇摇头懒得说法宁。
  他打开床头的一个小匣柜的抽屉,里面有一个碧玉小葫芦。
  大拇指大小,玲珑精致,莹光隐隐。
  “走吧。”
  法空这话一出口,身子猛被扯走,宛如一阵风般回到莲雪身边。
  莲雪坐在地上紧紧搂着宁真真。
  法空打开小玉瓶,倒出一颗龙眼大小的赤红丹丸:“这是师父当初奇遇而来的两颗灵丹,据说能肉白骨医死人,就看宁师妹的造化了。”
  “灵丹没用的。”莲雪失望的道。
  “试试吧。”法空将赤红丹丸塞进宁真真檀口。
  她红唇苍白,微微开启,恰好能塞进去。
  法空收回小玉瓶,在她双颊轻点。
  湛蓝寂静,梵音隐约的虚空中,药师佛的甘露枝轻轻一颤。
  一团柔和的光从莲花座升起,落到甘露枝上,扩散弥漫开去。
  一个月寿元。
  这光芒通过脑海集中于他手指,被送到宁真真体内。
  熄灭的蜡烛重新被点燃。
  宁真真重新有了生机,微弱如风中残烛。
  法空结手印,阖目轻诵回春咒。
  虚空有玉瓶慢慢倾倒,玉浆直接浇到了宁真真身体,助她恢复伤势。
  莲雪与法宁一动不动看着,呼吸极力放轻,唯恐打扰他。
  回春咒的力量奇异,堵住了宁真真浑身的筛子眼,让她能存得住生机与力量。
不可能法宁不能相信忙道师兄回春咒神妙能救莲雪师叔的伤一定也能救宁师姐的不一样的法空摇头回春咒治病是快治伤就差了点儿对那种缠绕已久的伤还好对这种致命伤也没什么办法法宁还是没办法相信不能接受看着一动不动如熟睡过去的宁真真觉得她更美了可偏偏无能为力只能看着她死去这种感觉让他既愤怒又痛苦只恨自己没本事救不得宁真真莲雪抬头泪眼婆娑法空真没办法了么难道真真她今天就要命绝于此法空沉吟一下还有救吧法宁精神大振师兄法空道师弟你去我屋里卧室的匣柜里取一瓶他话还没说完法宁已经按上他肩膀带着他飞向木屋法空被带着冲进屋摇摇头懒得说法宁他打开床头的一个小匣柜的抽屉里面有一个碧玉小葫芦大拇指大小玲珑精致莹光隐隐走吧法空这话一出口身子猛被扯走宛如一阵风般回到莲雪身边莲雪坐在地上紧紧搂着宁真真法空打开小玉瓶倒出一颗龙眼大小的赤红丹丸这是师父当初奇遇而来的两颗灵丹据说能肉白骨医死人就看宁师妹的造化了灵丹没用的莲雪失望的道试试吧法空将赤红丹丸塞进宁真真檀口她红唇苍白微微开启恰好能塞进去法空收回小玉瓶在她双颊轻点湛蓝寂静梵音隐约的虚空中药师佛的甘露枝轻轻一颤一团柔和的光从莲花座升起落到甘露枝上扩散弥漫开去一个月寿元这光芒通过脑海集中于他手指被送到宁真真体内熄灭的蜡烛重新被点燃宁真真重新有了生机微弱如风中残烛法空结手印阖目轻诵回春咒虚空有玉瓶慢慢倾倒玉浆直接浇到了宁真真身体助她恢复伤势莲雪与法宁一动不动看着呼吸极力放轻唯恐打扰他回春咒的力量奇异堵住了宁真真浑身的筛子眼让她能存得住生机与力量一个时辰后法空法宁莲雪还有宁真真坐在桌边一起吃午膳桌上一共八道菜两个汤色香味俱全法空嘴里的口水已经咽下数次他五官敏锐远胜常人一道道独特菜香对他的刺激远比常人强烈他没想到莲雪竟有如此精绝的厨艺莲雪亲自夹了一个水晶肉丸送到法空碗里又夹一个给法宁笑道真真这一次大劫得脱既要感谢法空你的灵丹又要感谢法宁相助略备几道小菜聊表谢意法宁忙摆手莲雪师叔我没帮什么忙的亏得你奔走莲雪笑道法宁很不好意思法空笑道师叔不必如此客气的宁师妹遇到什么人了宁真真脸色苍白楚楚动人她黛眉轻轻一蹙顿生我见犹怜之美难道不能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宁真真沉吟道那家伙年纪跟我差不多吧相貌平常死而复生她便的沉静许多然后呢剑法惊绝宁真真摇头道用的是无形剑气我从没见过这样的路数无形剑气法空若有所思你知道宁真真问论治病救人法空确实是一绝可论武功修炼甚至武学见识他哪里来的见识法空道如果说无形剑气的话那应该就是大永的神剑峰了神剑峰莲雪脸色微变宁真真蹙眉法空笑道神剑峰有二十几年没进大雪山了吧没想到又有弟子进来无形剑气乃神剑峰独门秘术这来自慧闻的记忆湛蓝寂静的虚空内那颗夜明珠已经钻进药师佛眉心被药师佛存于脑海他心念一动就能调用这记忆心念一动间他化身为慧闻走过了一百二十二年的人生慧闻从小拜入金刚寺先练小罗汉拳再练金刚八绝一直练到二品境界想从佛法之中寻找更上一条路终究还是没能打破障碍抵达一品带着不甘心归寂寿尽于一百二十二岁在武林之中便是神元境的绝顶高手一代武学宗师慧闻是难得一见的奇才少年成名在一百年前参与围剿钓月道的六名绝顶高手生擒之后镇压在万佛峰法空也明白了为何要把他们镇压在万佛峰还要金刚寺弟子去送饭而不是直接杀掉归根到底还是有顾忌不敢杀了他们一旦杀掉必招来钓月道扑天盖地的报复金刚寺即使能挡得住也会元气大伤钓月道属于魔门六道之一魔门弟子行事都是疯狂的不顾后果除了钓月道慧闻还见识过魔宗六道其他五道的高手还有大永朝的高手他的一生既波澜起伏又没什么波澜波澜起伏是经历不少厮杀数次险死还生没有波澜是从金刚寺初级弟子一直到长老个人生活平平淡淡几乎没有变化朋友两三个如此而已“不可能!”法宁不能相信,忙道:“师兄,回春咒神妙,能救莲雪师叔的伤,一定也能救宁师姐的!”
  “不一样的。”法空摇头:“回春咒治病是快,治伤就差了点儿,对那种缠绕已久的伤还好,对这种致命伤,也没什么办法。”
  法宁还是没办法相信,不能接受,看着一动不动如熟睡过去的宁真真,觉得她更美了。
  可偏偏无能为力,只能看着她死去。
  这种感觉让他既愤怒又痛苦,只恨自己没本事,救不得宁真真。
  莲雪抬头,泪眼婆娑:“法空,真没办法了么?难道真真她今天就要命绝于此?”
  法空沉吟一下。
  “还有救吧?”法宁精神大振:“师兄!”
  法空道:“师弟你去我屋里卧室的匣柜里,取一瓶……”
  他话还没说完,法宁已经按上他肩膀,带着他飞向木屋。
  法空被带着冲进屋,摇摇头懒得说法宁。
  他打开床头的一个小匣柜的抽屉,里面有一个碧玉小葫芦。
  大拇指大小,玲珑精致,莹光隐隐。
  “走吧。”
  法空这话一出口,身子猛被扯走,宛如一阵风般回到莲雪身边。
  莲雪坐在地上紧紧搂着宁真真。
  法空打开小玉瓶,倒出一颗龙眼大小的赤红丹丸:“这是师父当初奇遇而来的两颗灵丹,据说能肉白骨医死人,就看宁师妹的造化了。”
  “灵丹没用的。”莲雪失望的道。
  “试试吧。”法空将赤红丹丸塞进宁真真檀口。
  她红唇苍白,微微开启,恰好能塞进去。
  法空收回小玉瓶,在她双颊轻点。
  湛蓝寂静,梵音隐约的虚空中,药师佛的甘露枝轻轻一颤。
  一团柔和的光从莲花座升起,落到甘露枝上,扩散弥漫开去。
  一个月寿元。
  这光芒通过脑海集中于他手指,被送到宁真真体内。
  熄灭的蜡烛重新被点燃。
  宁真真重新有了生机,微弱如风中残烛。
  法空结手印,阖目轻诵回春咒。
  虚空有玉瓶慢慢倾倒,玉浆直接浇到了宁真真身体,助她恢复伤势。
  莲雪与法宁一动不动看着,呼吸极力放轻,唯恐打扰他。
  回春咒的力量奇异,堵住了宁真真浑身的筛子眼,让她能存得住生机与力量。
  ——
  一个时辰后,法空、法宁、莲雪还有宁真真坐在桌边一起吃午膳。
  桌上一共八道菜两个汤,色香味俱全。
  法空嘴里的口水已经咽下数次。
  他五官敏锐远胜常人,一道道独特菜香对他的刺激远比常人强烈。
  他没想到莲雪竟有如此精绝的厨艺。
  莲雪亲自夹了一个水晶肉丸送到法空碗里,又夹一个给法宁,笑道:“真真这一次大劫得脱,既要感谢法空你的灵丹,又要感谢法宁相助,略备几道小菜聊表谢意!”
  法宁忙摆手:“莲雪师叔,我没帮什么忙的。”
  “亏得你奔走。”莲雪笑道。
  法宁很不好意思。
  法空笑道:“师叔不必如此客气的,宁师妹遇到什么人了?”
  宁真真脸色苍白,楚楚动人。
  她黛眉轻轻一蹙,顿生我见犹怜之美。
  “难道不能说?”
  “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宁真真沉吟道:“那家伙年纪跟我差不多吧,相貌平常。”
  死而复生,她便的沉静许多。
  “然后呢?”
  “剑法惊绝。”宁真真摇头道:“用的是无形剑气,……我从没见过这样的路数。”
  “无形剑气……”法空若有所思。
  “你知道?”宁真真问。
  论治病救人,法空确实是一绝,可论武功修炼甚至武学见识……,他哪里来的见识?
  法空道:“如果说无形剑气的话,那应该就是大永的神剑峰了。”
  “神剑峰!”莲雪脸色微变。
  宁真真蹙眉。
  法空笑道:“神剑峰有二十几年没进大雪山了吧,没想到又有弟子进来。”
  无形剑气乃神剑峰独门秘术,这来自慧闻的记忆。
  湛蓝寂静的虚空内,那颗夜明珠已经钻进药师佛眉心,被药师佛存于脑海。
  他心念一动就能调用这记忆。
  心念一动间,他化身为慧闻走过了一百二十二年的人生。
  慧闻从小拜入金刚寺。
  先练小罗汉拳,再练金刚八绝,一直练到二品境界,想从佛法之中寻找更上一条路。
  终究还是没能打破障碍抵达一品,带着不甘心归寂,寿尽于一百二十二岁。
  在武林之中,便是神元境的绝顶高手,一代武学宗师。
  慧闻是难得一见的奇才,少年成名,在一百年前参与围剿钓月道的六名绝顶高手,生擒之后镇压在万佛峰。
  法空也明白了为何要把他们镇压在万佛峰,还要金刚寺弟子去送饭,而不是直接杀掉。
  归根到底还是有顾忌,不敢杀了他们。
  一旦杀掉,必招来钓月道扑天盖地的报复,金刚寺即使能挡得住也会元气大伤。
  钓月道属于魔门六道之一,魔门弟子行事都是疯狂的,不顾后果。
  除了钓月道,慧闻还见识过魔宗六道其他五道的高手,还有大永朝的高手。
  他的一生,既波澜起伏,又没什么波澜。
  波澜起伏是经历不少厮杀,数次险死还生。
  没有波澜是从金刚寺初级弟子一直到长老,个人生活平平淡淡,几乎没有变化,朋友两三个,如此而已。
“不可能!”法宁不能相信,忙道:“师兄,回春咒神妙,能救莲雪师叔的伤,一定也能救宁师姐的!”
  “不一样的。”法空摇头:“回春咒治病是快,治伤就差了点儿,对那种缠绕已久的伤还好,对这种致命伤,也没什么办法。”
  法宁还是没办法相信,不能接受,看着一动不动如熟睡过去的宁真真,觉得她更美了。
  可偏偏无能为力,只能看着她死去。
  这种感觉让他既愤怒又痛苦,只恨自己没本事,救不得宁真真。
  莲雪抬头,泪眼婆娑:“法空,真没办法了么?难道真真她今天就要命绝于此?”
  法空沉吟一下。
  “还有救吧?”法宁精神大振:“师兄!”
  法空道:“师弟你去我屋里卧室的匣柜里,取一瓶……”
  他话还没说完,法宁已经按上他肩膀,带着他飞向木屋。
  法空被带着冲进屋,摇摇头懒得说法宁。
  他打开床头的一个小匣柜的抽屉,里面有一个碧玉小葫芦。
  大拇指大小,玲珑精致,莹光隐隐。
  “走吧。”
  法空这话一出口,身子猛被扯走,宛如一阵风般回到莲雪身边。
  莲雪坐在地上紧紧搂着宁真真。
  法空打开小玉瓶,倒出一颗龙眼大小的赤红丹丸:“这是师父当初奇遇而来的两颗灵丹,据说能肉白骨医死人,就看宁师妹的造化了。”
  “灵丹没用的。”莲雪失望的道。
  “试试吧。”法空将赤红丹丸塞进宁真真檀口。
  她红唇苍白,微微开启,恰好能塞进去。
  法空收回小玉瓶,在她双颊轻点。
  湛蓝寂静,梵音隐约的虚空中,药师佛的甘露枝轻轻一颤。
  一团柔和的光从莲花座升起,落到甘露枝上,扩散弥漫开去。
  一个月寿元。
  这光芒通过脑海集中于他手指,被送到宁真真体内。
  熄灭的蜡烛重新被点燃。
  宁真真重新有了生机,微弱如风中残烛。
  法空结手印,阖目轻诵回春咒。
  虚空有玉瓶慢慢倾倒,玉浆直接浇到了宁真真身体,助她恢复伤势。
  莲雪与法宁一动不动看着,呼吸极力放轻,唯恐打扰他。
  回春咒的力量奇异,堵住了宁真真浑身的筛子眼,让她能存得住生机与力量。
  ——
  一个时辰后,法空、法宁、莲雪还有宁真真坐在桌边一起吃午膳。
  桌上一共八道菜两个汤,色香味俱全。
  法空嘴里的口水已经咽下数次。
  他五官敏锐远胜常人,一道道独特菜香对他的刺激远比常人强烈。
  他没想到莲雪竟有如此精绝的厨艺。
  莲雪亲自夹了一个水晶肉丸送到法空碗里,又夹一个给法宁,笑道:“真真这一次大劫得脱,既要感谢法空你的灵丹,又要感谢法宁相助,略备几道小菜聊表谢意!”
  法宁忙摆手:“莲雪师叔,我没帮什么忙的。”
  “亏得你奔走。”莲雪笑道。
  法宁很不好意思。
  法空笑道:“师叔不必如此客气的,宁师妹遇到什么人了?”
  宁真真脸色苍白,楚楚动人。
  她黛眉轻轻一蹙,顿生我见犹怜之美。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