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神通

下载免费读
法空吃过晚饭,暮色之中出了小院,来到冰河边。
  法宁亦步亦趋的跟出院子。
  “师弟,你练你的吧,我自己走走便是。”
  “我还是跟着吧。”
  “这是在明月庵外,哪有危险?”
  “那……”
  “去吧去吧。”
  “那……,我去练拳,师兄也别走得太远。”
  “去吧。”
  待法宁回了小院,法空沿着冰河慢慢往上。
  河边是绿草茵茵,两边都有小路。
  法空推测是明月庵弟子也时常出来溜达。
  哗哗流水声中,他凝神于脑海。
  药师佛脑后有一道朦胧光轮。
  这光轮直径一米。
  就像是一只冰轮沉于湖水之底,若隐若现。
  它是信信仰所凝。
  信仰的来源是莲雪。
  这一变故是法空万万没想到的。
  信,也应该是宁真真产生的才对。
  自己在她跟前救太阴宝树,救莲雪,救她,助她,偏偏她不生信仰,反而莲雪生出。
  这信仰之力到底如何而生?
  他观照药师佛,心神凝于光轮,冥冥之中感应其妙,寻找答案。
  不知过了多久,好像刹那,又像很久,他油然明悟。
  信,坚信也,至信而不疑。
  莲雪是坚信他的妙手回春,坚信任何伤病都难不住他,都能救回来。
  法空收回心神,若有所思。
  莲雪为何坚信自己能妙手回春?
  当初救宁真真可不是用回春咒,假灵丹之名难道被她识破了?
  破绽的话就是药效发作得太快,一服下便起用。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难道天下就没有这样的灵丹?未必吧?
  不应该因此而怀疑才对。
  难道她试过自己另一颗灵丹?
  没有。
  或者,她认出了那灵丹?
  这两颗灵丹确实是师父圆智所留。
  一共留下四颗,是圆智年轻时所得,有疗伤之能,并非金刚寺内灵丹。
  他降临之后,伤势太重就服用过两颗,药效确实不俗。
  如果问题出在这灵丹上,那莲雪为何那个时候没识破而生信阳,现在才凝具?
  他索性先抛开这问题,莲雪的嘴很严,识破了也不会乱说。
  还是研究一下这信仰的妙用。
  心念一动,光轮旋转。
  一片清光被光轮甩出去,落到了药师佛双足。
  药师佛晶莹剔透的双足仿佛各落进一颗小太阳,瞬间光芒万丈,目眩神迷不可直视。
  法空眼前一晃,光线扭曲。
  下一刻,竟然出现在药谷的湖边。
  他左右看看,又看看聚拢而来的鱼儿。
  微风带着丝丝凉意轻抚脸庞。
  确实是药谷。
  他心念再动,眼前晃线扭曲,下一刻出现在冰河边先前所站位置。
  暮色苍茫,冰河哗哗。
  药师佛双足黯淡,光芒彻底消失。
  神足通!
  “哈哈!”
法空吃过晚饭暮色之中出了小院来到冰河边法宁亦步亦趋的跟出院子师弟你练你的吧我自己走走便是我还是跟着吧这是在明月庵外哪有危险那去吧去吧那我去练拳师兄也别走得太远去吧待法宁回了小院法空沿着冰河慢慢往上河边是绿草茵茵两边都有小路法空推测是明月庵弟子也时常出来溜达哗哗流水声中他凝神于脑海药师佛脑后有一道朦胧光轮这光轮直径一米就像是一只冰轮沉于湖水之底若隐若现它是信信仰所凝信仰的来源是莲雪这一变故是法空万万没想到的信也应该是宁真真产生的才对自己在她跟前救太阴宝树救莲雪救她助她偏偏她不生信仰反而莲雪生出这信仰之力到底如何而生他观照药师佛心神凝于光轮冥冥之中感应其妙寻找答案不知过了多久好像刹那又像很久他油然明悟信坚信也至信而不疑莲雪是坚信他的妙手回春坚信任何伤病都难不住他都能救回来法空收回心神若有所思莲雪为何坚信自己能妙手回春当初救宁真真可不是用回春咒假灵丹之名难道被她识破了破绽的话就是药效发作得太快一服下便起用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难道天下就没有这样的灵丹未必吧不应该因此而怀疑才对难道她试过自己另一颗灵丹没有或者她认出了那灵丹这两颗灵丹确实是师父圆智所留一共留下四颗是圆智年轻时所得有疗伤之能并非金刚寺内灵丹他降临之后伤势太重就服用过两颗药效确实不俗如果问题出在这灵丹上那莲雪为何那个时候没识破而生信阳现在才凝具他索性先抛开这问题莲雪的嘴很严识破了也不会乱说还是研究一下这信仰的妙用心念一动光轮旋转一片清光被光轮甩出去落到了药师佛双足药师佛晶莹剔透的双足仿佛各落进一颗小太阳瞬间光芒万丈目眩神迷不可直视法空眼前一晃光线扭曲下一刻竟然出现在药谷的湖边他左右看看又看看聚拢而来的鱼儿微风带着丝丝凉意轻抚脸庞确实是药谷他心念再动眼前晃线扭曲下一刻出现在冰河边先前所站位置暮色苍茫冰河哗哗药师佛双足黯淡光芒彻底消失神足通哈哈法空大笑笑声在暮色里传出很远树林一群群倦鸟纷纷扬扬飞起来法空沉浸在狂喜中信仰可激发神通神足通可是逃命第一法虽然药师佛脑后光轮黯淡近乎于无这须臾之间已经将信仰消耗干净他还是不减狂喜有了这个保命神通自己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不敢离开药谷了自从来到这个危险世界他一直严重缺乏安全感觉得寿元增得再多没命享受也没用资质差武功弱佛咒又不能自保杀敌甘露枝能救命可万一被割了首级呢现在有了这神通遇到危险瞬间可逃自己就能从容平静的享受人生了这才是长生者的生活嗷一声长啸传出树林法空不由自主的头皮发麻身体僵一下慢慢扭头看去一只三米长的黄虎缓缓走出树林站在三米外的一块石头上居高临下俯看他法空松一口气看到了这只猛虎他反而没有那种头皮毛麻的感觉消除了来自血脉的无形压制他细细打量它身上好像披了一匹金黄的绸缎随着轻轻动作而闪烁金光额头有一白菱块眼梢也有细微白毛便是典型的吊晴大虫法空在打量它的同时它也在打量法空一人一虎一一个站在石头上俯视一个站在河边仰望互相打量彼此法空看它并没有直接过来的意思未显凶性试着双手结印诵持回春咒猛虎懒洋洋的登上石头趴了下来憨厚的模样却给人森然压力法空吃过晚饭暮色之中出小院来到冰河边。
  法宁亦步亦趋跟出院子。
  “师弟练自己走走便。”
  “还跟着。”
  “在明月庵外哪有危险?”
  “那……”
  “去去。”
  “那……去练拳师兄也别走得太远。”
  “去。”
  待法宁回小院法空沿着冰河慢慢往上。
  河边绿草茵茵两边都有小路。
  法空推测明月庵弟子也时常出来溜达。
  哗哗流水声中凝神于脑海。
  药师佛脑后有道朦胧光轮。
  光轮直径米。
  就像只冰轮沉于湖水之底若隐若现。
  它信信仰所凝。
  信仰来源莲雪。
  变故法空万万没想到。
  信也应该宁真真产生才对。
  自己在她跟前救太阴宝树救莲雪救她助她偏偏她生信仰反而莲雪生出。
  信仰之力到底如何而生?
  观照药师佛心神凝于光轮冥冥之中感应其妙寻找答案。
  知过多久像刹那又像很久油然明悟。
  信坚信也至信而疑。
  莲雪坚信妙手回春坚信任何伤病都难住都能救回来。
  法空收回心神若有所思。
  莲雪为何坚信自己能妙手回春?
  当初救宁真真可用回春咒假灵丹之名难道被她识破?
  破绽话就药效发作得太快服下便起用。
  天下之大无奇有难道天下就没有样灵丹?未必?
  应该因此而怀疑才对。
  难道她试过自己另颗灵丹?
  没有。
  或者她认出那灵丹?
  两颗灵丹确实师父圆智所留。
  共留下四颗圆智年轻时所得有疗伤之能并非金刚寺内灵丹。
  降临之后伤势太重就服用过两颗药效确实俗。
  如果问题出在灵丹上那莲雪为何那时候没识破而生信阳现在才凝具?
  索性先抛开问题莲雪嘴很严识破也会乱说。
  还研究下信仰妙用。
  心念动光轮旋转。
  片清光被光轮甩出去落到药师佛双足。
  药师佛晶莹剔透双足仿佛各落进颗小太阳瞬间光芒万丈目眩神迷可直视。
  法空眼前晃光线扭曲。
  下刻竟然出现在药谷湖边。
  左右看看又看看聚拢而来鱼儿。
  微风带着丝丝凉意轻抚脸庞。
  确实药谷。
  心念再动眼前晃线扭曲下刻出现在冰河边先前所站位置。
  暮色苍茫冰河哗哗。
  药师佛双足黯淡光芒彻底消失。
  神足通!
  “哈哈!”
  法空大笑。
  笑声在暮色里传出很远。
  树林群群倦鸟纷纷扬扬飞起来。
  法空沉浸在狂喜中。
  信仰可激发神通。
  神足通可逃命第法!
  虽然药师佛脑后光轮黯淡近乎于无须臾之间已经将信仰消耗干净。
  还减狂喜。
  有保命神通自己再也用担惊受怕敢离开药谷!
  自从来到危险世界直严重缺乏安全感。
  觉得寿元增得再多没命享受也没用!
  资质差、武功弱佛咒又能自保杀敌甘露枝能救命可万被割首级呢?
  现在有神通遇到危险瞬间可逃自己就能从容平静享受生。
  才长生者生活!
  “嗷——!”
  声长啸传出树林法空由自主头皮发麻身体僵下。
  慢慢扭头看去。
  只三米长黄虎缓缓走出树林站在三米外块石头上居高临下俯看。
  法空松口气。
  看到只猛虎反而没有那种头皮毛麻感觉消除来自血脉无形压制。
  细细打量。
  它身上像披匹金黄绸缎随着轻轻动作而闪烁金光。
  额头有白菱块眼梢也有细微白毛便典型吊晴大虫。
  法空在打量它同时它也在打量法空。
  虎站在石头上俯视站在河边仰望互相打量彼此。
  法空看它并没有直接过来意思未显凶性试着双手结印诵持回春咒。
  猛虎懒洋洋登上石头趴下来憨厚模样却给森然压力。
法空吃过晚饭,暮色之中出了小院,来到冰河边。
  法宁亦步亦趋的跟出院子。
  “师弟,你练你的吧,我自己走走便是。”
  “我还是跟着吧。”
  “这是在明月庵外,哪有危险?”
  “那……”
  “去吧去吧。”
  “那……,我去练拳,师兄也别走得太远。”
  “去吧。”
  待法宁回了小院,法空沿着冰河慢慢往上。
  河边是绿草茵茵,两边都有小路。
  法空推测是明月庵弟子也时常出来溜达。
  哗哗流水声中,他凝神于脑海。
  药师佛脑后有一道朦胧光轮。
  这光轮直径一米。
  就像是一只冰轮沉于湖水之底,若隐若现。
  它是信信仰所凝。
  信仰的来源是莲雪。
  这一变故是法空万万没想到的。
  信,也应该是宁真真产生的才对。
  自己在她跟前救太阴宝树,救莲雪,救她,助她,偏偏她不生信仰,反而莲雪生出。
  这信仰之力到底如何而生?
  他观照药师佛,心神凝于光轮,冥冥之中感应其妙,寻找答案。
  不知过了多久,好像刹那,又像很久,他油然明悟。
  信,坚信也,至信而不疑。
  莲雪是坚信他的妙手回春,坚信任何伤病都难不住他,都能救回来。
  法空收回心神,若有所思。
  莲雪为何坚信自己能妙手回春?
  当初救宁真真可不是用回春咒,假灵丹之名难道被她识破了?
  破绽的话就是药效发作得太快,一服下便起用。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难道天下就没有这样的灵丹?未必吧?
  不应该因此而怀疑才对。
  难道她试过自己另一颗灵丹?
  没有。
  或者,她认出了那灵丹?
  这两颗灵丹确实是师父圆智所留。
  一共留下四颗,是圆智年轻时所得,有疗伤之能,并非金刚寺内灵丹。
  他降临之后,伤势太重就服用过两颗,药效确实不俗。
  如果问题出在这灵丹上,那莲雪为何那个时候没识破而生信阳,现在才凝具?
  他索性先抛开这问题,莲雪的嘴很严,识破了也不会乱说。
  还是研究一下这信仰的妙用。
  心念一动,光轮旋转。
  一片清光被光轮甩出去,落到了药师佛双足。
  药师佛晶莹剔透的双足仿佛各落进一颗小太阳,瞬间光芒万丈,目眩神迷不可直视。
  法空眼前一晃,光线扭曲。
  下一刻,竟然出现在药谷的湖边。
  他左右看看,又看看聚拢而来的鱼儿。
  微风带着丝丝凉意轻抚脸庞。
  确实是药谷。
  他心念再动,眼前晃线扭曲,下一刻出现在冰河边先前所站位置。
  暮色苍茫,冰河哗哗。
  药师佛双足黯淡,光芒彻底消失。
  神足通!
  “哈哈!”
  法空大笑。
  笑声在暮色里传出很远。
  树林一群群倦鸟纷纷扬扬飞起来。
  法空沉浸在狂喜中。
  信仰可激发神通。
  神足通可是逃命第一法!
  虽然药师佛脑后光轮黯淡近乎于无,这须臾之间,已经将信仰消耗干净。
  他还是不减狂喜。
  有了这个保命神通,自己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不敢离开药谷了!
  自从来到这个危险世界,他一直严重缺乏安全感。
  觉得寿元增得再多,没命享受也没用!
  资质差、武功弱,佛咒又不能自保杀敌,甘露枝能救命,可万一被割了首级呢?
  现在有了这神通,遇到危险瞬间可逃,自己就能从容平静的享受人生了。
  这才是长生者的生活!
  “嗷——!”
  一声长啸传出树林,法空不由自主的头皮发麻,身体僵一下。
  慢慢扭头看去。
  一只三米长的黄虎缓缓走出树林,站在三米外的一块石头上,居高临下俯看他。
  法空松一口气。
  看到了这只猛虎,他反而没有那种头皮毛麻的感觉,消除了来自血脉的无形压制。
  他细细打量。
  它身上好像披了一匹金黄的绸缎,随着轻轻动作而闪烁金光。
  额头有一白菱块,眼梢也有细微白毛,便是典型的吊晴大虫。
  法空在打量它的同时,它也在打量法空。
  一人一虎,一一个站在石头上俯视,一个站在河边仰望,互相打量彼此。
  法空看它并没有直接过来的意思,未显凶性,试着双手结印诵持回春咒。
  猛虎懒洋洋的登上石头,趴了下来,憨厚的模样却给人森然压力。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