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雷音

下载免费读
“小白……”娇笑声从树林里传开,宛如玉珠滚玉盘的清脆。
  法空从没听过宁真真如此开怀笑声。
  尽管她平时动不动笑靥如花,好像很开朗很容易亲近,却都是没有感情的笑,从没如此开怀。
  这才是她真正的笑。
  法空摇摇头。
  怪不得这猛虎一点儿不怕人,而且也没有伤人之意,原来是有主人。
  好一会儿过后,猛虎从树林钻出来,停在法空身边。
  法空上前摸摸它后脑勺:“原来是你的宠物,怪不得这么乖巧,小白?”
  宁真真怪异的看他。
  “我说错了?”
  “你是头一个能碰它的。”宁真真摇摇头:“它戒心很重的。”
  “哦——?”法空看向小白,用力摸摸它耳朵:“小白这个名字好。”
  他不猜便知道是因为额头那块白菱毛。
  宁真真低头看着小白,轻叹一口气:“我要闭关了。”
  “不顺利?”法空道。
  宁真真从小白后背轻盈飘下,摸着它额头那块菱形白毛,黛眉紧蹙:“这黄道华提前召唤了同伴,反而埋伏我们,经过一场厮杀之后,没能留下他。”
  “那就麻烦了。”法空皱眉。
  他通过莫青云的记忆知道神剑峰的风格。
  杀神剑峰弟子者,满门灭绝。
  这是神剑峰的铁规矩。
  一旦有弟子身亡,神剑峰不会追究缘由,不会讲道理,只有这么一个规矩。
  可如果弟子不死,即使再重的伤甚至废掉武功,神剑峰也不会出手。
  受伤了那就自己找回脸面,凭自己的本事,神剑峰不会帮忙。
  宁真真道:“所以我要闭关苦修,他们敢来追杀我,我就反杀他们!”
  法空将神剑峰的规矩说了。
  宁真真不屑冷笑。
  法空看向她。
  宁真真道:“这规矩是挺吓人,可也要能做到才好,这里是我们大雪山,不是大永!”
  法空从袖中取出那柄小剑,又收回袖中。
小白娇笑声从树林里传开宛如玉珠滚玉盘的清脆法空从没听过宁真真如此开怀笑声尽管她平时动不动笑靥如花好像很开朗很容易亲近却都是没有感情的笑从没如此开怀这才是她真正的笑法空摇摇头怪不得这猛虎一点儿不怕人而且也没有伤人之意原来是有主人好一会儿过后猛虎从树林钻出来停在法空身边法空上前摸摸它后脑勺原来是你的宠物怪不得这么乖巧小白宁真真怪异的看他我说错了你是头一个能碰它的宁真真摇摇头它戒心很重的哦法空看向小白用力摸摸它耳朵小白这个名字好他不猜便知道是因为额头那块白菱毛宁真真低头看着小白轻叹一口气我要闭关了不顺利法空道宁真真从小白后背轻盈飘下摸着它额头那块菱形白毛黛眉紧蹙这黄道华提前召唤了同伴反而埋伏我们经过一场厮杀之后没能留下他那就麻烦了法空皱眉他通过莫青云的记忆知道神剑峰的风格杀神剑峰弟子者满门灭绝这是神剑峰的铁规矩一旦有弟子身亡神剑峰不会追究缘由不会讲道理只有这么一个规矩可如果弟子不死即使再重的伤甚至废掉武功神剑峰也不会出手受伤了那就自己找回脸面凭自己的本事神剑峰不会帮忙宁真真道所以我要闭关苦修他们敢来追杀我我就反杀他们法空将神剑峰的规矩说了宁真真不屑冷笑法空看向她宁真真道这规矩是挺吓人可也要能做到才好这里是我们大雪山不是大永法空从袖中取出那柄小剑又收回袖中天诛神剑乃神剑峰八剑之一八剑之一的辟邪神剑已经流落在外神剑峰能容许再流落一柄我会禀明庵主宁真真轻轻点头你也该离开了免得惹杀身之祸如果真要开打我会过来关键时刻也能帮一点儿忙这样就有机会薅信仰之力了一定不能让莲雪出意外宁真真目光柔和的看着他法空笑道嫌我是累赘宁真真翻一个白眼法空道我很惜命的武功不强但也没那么容易死宁真真明眸闪了闪最终摇摇头声音从没有过的轻柔你是聪明人知道我所练心法的法空一怔随即失笑然后哈哈大笑宁真真被他笑得红了脸嗔瞪他心如明月俯照世间一切皆浮云掠空法空笑道放心吧我很明白自己就是一片浮云宁真真大恼觉察到自己是自作多情了简直把脸丢尽了她沉下玉脸转身便走眨眼消失小白不舍的长啸一声法空忙安抚住清晨悠扬的钟声在金刚寺上空飘荡也传进了药谷法宁提着饭匣大步流星来到湖边的松木桌旁放下饭匣扬声道师兄吃饭了法空正在一片花丛旁修剪放下剪子到湖边洗了洗手来到桌边法宁以与他胖壮身体毫不相衬的灵敏迅捷麻利的摆好了饭菜两人都坐下开始吃饭吃了几口不约而同的叹口气师兄叹什么气这菜油忒大了盐也放太多火候法空摇摇头他五官太敏锐菜好的话获得的享受比别人强烈数倍菜难吃的话痛苦也强烈数倍他说了两句便收了嘴因为抱怨也没用斋堂的厨头可不会听自己的关键就是享受了莲雪的厨艺再吃原来的就份外难吃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他看法宁师弟你叹什么气挺不习惯的好像少了点儿什么法宁道空落落的是莲雪师叔不在了呗法空摇摇头还是专心练功吧风雨欲来啊嗯法宁郑重点头他相信法空的判断神剑峰一定不会罢休到时候自己得能保护师兄才行要是武功不济累得师兄有个三长两短自己也不会放过自己吃过饭法空先在湖边溜达消食不时投喂鱼食看到草丛时探出的小花便停下来欣赏一番待溜达完后便来到般若院找到慧南慧南正在自己的院子里练拳仍旧是那一套慢悠悠的拳法墙下的青竹们随之起舞又有什么事慧南拳势连绵不绝法空道师祖我想去一趟大雷音寺西迦贝叶经嗯不死心呐师祖我想登寺相求大日如来不动经虽然神奥可毕竟是佛经而已总不会担心我悟出武功心法吧“小白……”娇笑声从树林里传开,宛如玉珠滚玉盘的清脆。
  法空从没听过宁真真如此开怀笑声。
  尽管她平时动不动笑靥如花,好像很开朗很容易亲近,却都是没有感情的笑,从没如此开怀。
  这才是她真正的笑。
  法空摇摇头。
  怪不得这猛虎一点儿不怕人,而且也没有伤人之意,原来是有主人。
  好一会儿过后,猛虎从树林钻出来,停在法空身边。
  法空上前摸摸它后脑勺:“原来是你的宠物,怪不得这么乖巧,小白?”
  宁真真怪异的看他。
  “我说错了?”
  “你是头一个能碰它的。”宁真真摇摇头:“它戒心很重的。”
  “哦——?”法空看向小白,用力摸摸它耳朵:“小白这个名字好。”
  他不猜便知道是因为额头那块白菱毛。
  宁真真低头看着小白,轻叹一口气:“我要闭关了。”
  “不顺利?”法空道。
  宁真真从小白后背轻盈飘下,摸着它额头那块菱形白毛,黛眉紧蹙:“这黄道华提前召唤了同伴,反而埋伏我们,经过一场厮杀之后,没能留下他。”
  “那就麻烦了。”法空皱眉。
  他通过莫青云的记忆知道神剑峰的风格。
  杀神剑峰弟子者,满门灭绝。
  这是神剑峰的铁规矩。
  一旦有弟子身亡,神剑峰不会追究缘由,不会讲道理,只有这么一个规矩。
  可如果弟子不死,即使再重的伤甚至废掉武功,神剑峰也不会出手。
  受伤了那就自己找回脸面,凭自己的本事,神剑峰不会帮忙。
  宁真真道:“所以我要闭关苦修,他们敢来追杀我,我就反杀他们!”
  法空将神剑峰的规矩说了。
  宁真真不屑冷笑。
  法空看向她。
  宁真真道:“这规矩是挺吓人,可也要能做到才好,这里是我们大雪山,不是大永!”
  法空从袖中取出那柄小剑,又收回袖中。
  天诛神剑乃神剑峰八剑之一,八剑之一的辟邪神剑已经流落在外,神剑峰能容许再流落一柄?
  “……我会禀明庵主。”宁真真轻轻点头:“你也该离开了,免得惹杀身之祸。”
  “如果真要开打,我会过来,关键时刻也能帮一点儿忙。”
  这样就有机会薅信仰之力了,一定不能让莲雪出意外。
  宁真真目光柔和的看着他。
  法空笑道:“嫌我是累赘?”
  宁真真翻一个白眼。
  法空道:“我很惜命的,武功不强,但也没那么容易死。”
  宁真真明眸闪了闪,最终摇摇头,声音从没有过的轻柔:“你是聪明人,知道我所练心法的。”
  法空一怔,随即失笑,然后哈哈大笑。
  宁真真被他笑得红了脸,嗔瞪他。
  “心如明月,俯照世间,一切皆浮云掠空,”法空笑道:“放心吧,我很明白,自己就是一片浮云。”
  宁真真大恼,觉察到自己是自作多情了,简直把脸丢尽了。
  她沉下玉脸转身便走,眨眼消失。
  小白不舍的长啸一声,法空忙安抚住。
  ——
  清晨
  悠扬的钟声在金刚寺上空飘荡,也传进了药谷。
  法宁提着饭匣大步流星来到湖边的松木桌旁,放下饭匣,扬声道:“师兄,吃饭了。”
  法空正在一片花丛旁修剪,放下剪子,到湖边洗了洗手,来到桌边。
  法宁以与他胖壮身体毫不相衬的灵敏迅捷,麻利的摆好了饭菜。
  两人都坐下,开始吃饭。
  吃了几口,不约而同的叹口气。
  “师兄,叹什么气?”
  “这菜,油忒大了,盐也放太多,火候……”法空摇摇头。
  他五官太敏锐,菜好的话,获得的享受比别人强烈数倍,菜难吃的话,痛苦也强烈数倍。
  他说了两句便收了嘴,因为抱怨也没用,斋堂的厨头可不会听自己的。
  关键就是享受了莲雪的厨艺,再吃原来的就份外难吃,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他看法宁:“师弟你叹什么气?”
  “挺不习惯的,好像少了点儿什么。”法宁道。
  “空落落的?”
  “是。”
  “莲雪师叔不在了呗。”法空摇摇头:“还是专心练功吧,风雨欲来啊。”
  “嗯。”法宁郑重点头。
  他相信法空的判断,神剑峰一定不会罢休。
  到时候自己得能保护师兄才行,要是武功不济,累得师兄有个三长两短,自己也不会放过自己。
  吃过饭,法空先在湖边溜达消食,不时投喂鱼食,看到草丛时探出的小花便停下来欣赏一番。
  待溜达完后,便来到般若院,找到慧南。
  慧南正在自己的院子里练拳,仍旧是那一套慢悠悠的拳法。
  墙下的青竹们随之起舞。
  “又有什么事?”慧南拳势连绵不绝。
  法空道:“师祖,我想去一趟大雷音寺。”
  “西迦贝叶经?”
  “嗯。”
  “不死心呐。”
  “师祖,我想登寺相求,大日如来不动经虽然神奥,可毕竟是佛经而已,总不会担心我悟出武功心法吧?”
“小白……”娇笑声从树林里传开,宛如玉珠滚玉盘的清脆。
  法空从没听过宁真真如此开怀笑声。
  尽管她平时动不动笑靥如花,好像很开朗很容易亲近,却都是没有感情的笑,从没如此开怀。
  这才是她真正的笑。
  法空摇摇头。
  怪不得这猛虎一点儿不怕人,而且也没有伤人之意,原来是有主人。
  好一会儿过后,猛虎从树林钻出来,停在法空身边。
  法空上前摸摸它后脑勺:“原来是你的宠物,怪不得这么乖巧,小白?”
  宁真真怪异的看他。
  “我说错了?”
  “你是头一个能碰它的。”宁真真摇摇头:“它戒心很重的。”
  “哦——?”法空看向小白,用力摸摸它耳朵:“小白这个名字好。”
  他不猜便知道是因为额头那块白菱毛。
  宁真真低头看着小白,轻叹一口气:“我要闭关了。”
  “不顺利?”法空道。
  宁真真从小白后背轻盈飘下,摸着它额头那块菱形白毛,黛眉紧蹙:“这黄道华提前召唤了同伴,反而埋伏我们,经过一场厮杀之后,没能留下他。”
  “那就麻烦了。”法空皱眉。
  他通过莫青云的记忆知道神剑峰的风格。
  杀神剑峰弟子者,满门灭绝。
  这是神剑峰的铁规矩。
  一旦有弟子身亡,神剑峰不会追究缘由,不会讲道理,只有这么一个规矩。
  可如果弟子不死,即使再重的伤甚至废掉武功,神剑峰也不会出手。
  受伤了那就自己找回脸面,凭自己的本事,神剑峰不会帮忙。
  宁真真道:“所以我要闭关苦修,他们敢来追杀我,我就反杀他们!”
  法空将神剑峰的规矩说了。
  宁真真不屑冷笑。
  法空看向她。
  宁真真道:“这规矩是挺吓人,可也要能做到才好,这里是我们大雪山,不是大永!”
  法空从袖中取出那柄小剑,又收回袖中。
  天诛神剑乃神剑峰八剑之一,八剑之一的辟邪神剑已经流落在外,神剑峰能容许再流落一柄?
  “……我会禀明庵主。”宁真真轻轻点头:“你也该离开了,免得惹杀身之祸。”
  “如果真要开打,我会过来,关键时刻也能帮一点儿忙。”
  这样就有机会薅信仰之力了,一定不能让莲雪出意外。
  宁真真目光柔和的看着他。
  法空笑道:“嫌我是累赘?”
  宁真真翻一个白眼。
  法空道:“我很惜命的,武功不强,但也没那么容易死。”
  宁真真明眸闪了闪,最终摇摇头,声音从没有过的轻柔:“你是聪明人,知道我所练心法的。”
  法空一怔,随即失笑,然后哈哈大笑。
  宁真真被他笑得红了脸,嗔瞪他。
  “心如明月,俯照世间,一切皆浮云掠空,”法空笑道:“放心吧,我很明白,自己就是一片浮云。”
  宁真真大恼,觉察到自己是自作多情了,简直把脸丢尽了。
  她沉下玉脸转身便走,眨眼消失。
  小白不舍的长啸一声,法空忙安抚住。
  ——
  清晨
  悠扬的钟声在金刚寺上空飘荡,也传进了药谷。
  法宁提着饭匣大步流星来到湖边的松木桌旁,放下饭匣,扬声道:“师兄,吃饭了。”
  法空正在一片花丛旁修剪,放下剪子,到湖边洗了洗手,来到桌边。
  法宁以与他胖壮身体毫不相衬的灵敏迅捷,麻利的摆好了饭菜。
  两人都坐下,开始吃饭。
  吃了几口,不约而同的叹口气。
  “师兄,叹什么气?”
  “这菜,油忒大了,盐也放太多,火候……”法空摇摇头。
  他五官太敏锐,菜好的话,获得的享受比别人强烈数倍,菜难吃的话,痛苦也强烈数倍。
  他说了两句便收了嘴,因为抱怨也没用,斋堂的厨头可不会听自己的。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