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手印

下载免费读
这意味着自己一个月就能增加十年寿元。
  他惊喜之余,其实还没满足。
  恨不得马上就练成金刚不坏神功,能够横行天下,既长生不死又快意逍遥。
  而想真正练成金刚不坏,就得打下深厚根基,不能急功近利迫不及待的练。
  现在的自己应该足够入门了,可入门容易,再想弥补根基就难了。
  所以要苦苦忍住,把根基打深厚牢靠才好。
  这需要数十年寿元。
  还有雷音洗髓经……
  他脸上一片平静,轻轻合起大日如来不动经,下座合什一礼。
  六位老僧一动不动。
  两人轻手轻脚的离开六层,沿旋转楼梯慢慢往下。
  在第一层的时候,法空停住脚步。
  他顾盼四周,感慨道:“这藏经阁比我们金刚寺大了十几倍。”
  澄烟露出笑容。
  论积累之深厚,金刚寺怎能跟大雷音寺相提并论?
  一百零八寺,无一能与大雷音寺相提并论,大雷音寺创建的时候,其他寺院还不在呢。
  这数百年的差距,武功上还能追赶,积累之功却没办法。
  法空道:“澄烟师叔,我能进藏经阁读书吗?”
  “这个……”澄烟笑容微凝。
  法空笑道:“如此丰富的藏书,看得实在心痒,不必看那些武功秘笈,只看杂书即可。”
  “……尚无此例。”澄烟无奈道。
  他现在发现了法空的性情,脸皮够厚,善于顺竿往上爬。
  法空道:“说不定大雷音寺海纳河川,能容许呐。”
  “行吧,我替你问问。”澄烟点点头。
  再怎么过份,看在圆智的面子,也得当成自己的子侄一样关照。
  两人说话的时候,周围看书的和尚们没有望过来的,个个专心看书。
  法空好奇。
  如果很多和尚这么专注,那正常,毕竟能进大雷音寺的也都是天才人物。
  而所有和尚都这么专注,他觉得不正常。
  再天才也各有个性,不可能都那么专注。
  他缓步而行,扫过一排排书架下的和尚们,发现了其中的玄妙。
  这些和尚都是一手持卷,另一手结印。
  所结的印都是一种。
  法空试着仿照他们的手印,自己也结了一个,左手结印,扭头看向澄烟。
  澄烟微笑不语。
  法空看出他不会点破,便笑道:“师叔,受教了。”
  澄烟笑着摇头:“走吧。”
  他加快步伐。
  法空跟上,快步出了藏经阁。
  他扭头回望,高高屹立的紫铜塔在月光下散发着清冷的紫光。
  不知不觉间,已然是夜色朦胧。
  一轮明月高悬于塔尖,浮云相伴。
  身在藏经阁内,紫铜塔中,竟然没感觉到天黑,浑不知日月更替。
  他觉得这大雷音寺处处蕴玄妙。
  沿着台阶往山下走,两百多米外便是巍峨气派的大雷音寺建筑群。
  大雷音寺灯火通明,迸射的光芒驱散了月光,诵经声缭绕在夜空。
  法空竟然有身处前世之感。
  走到寺前的一棵古松下停住,法空要去旁边的精舍,精舍不在寺内。
  澄烟临进大雷音寺门前,微笑道:“法空,你来了之后,还一直没有拜佛祖吧?”
  法空道:“正想拜一下佛祖,不如现在吧?”
  “时候不早,已经闭寺了。”澄烟道:“明天再过来。”
  “是。”
  澄烟飘飘进了寺门。
  法空站在古松下沉吟。
  澄烟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个,必有深意。
  他想了片刻,便记在心底,然后想起了自己的收获,欣喜之余,浮现出六位老僧的模样。
  他们不仅修为高深莫测,默契也是十足,好像连成了一体成为一个人。
  他们到底看没看透自己的虚实?
  应该看出自己已经练成了小罗汉拳,甚至太阴小炼形,但未必看得到药师佛。
  凭着双魂魄叠加,他感应敏锐,能感应出及般若院那五位长老的修为,却感应不到这六个老僧修为。
  显然,他们修为更高深。
  他左手结了一个手印,正是看书的和尚们所结,结着印慢慢往下走,来到一片松林笼罩的一座小院内。
  院内灯火通明,慧南正在院中石桌旁吃饭,看到他进来,招招手。
  法空散开手印,洗洗手,坐到石桌旁,替慧南斟一盏茶。
  “见到了?”慧南懒洋洋的咀嚼一块肉,漫不经心的问。
  法空也夹一块肉放嘴里慢慢咀嚼,只觉肉香四溢,而且香气中带有丝丝清意。
  既浓郁又清爽,当真是好美味。
  甚至能感觉到肉进胃口之后,弥漫开去融融暖意,竟然是大补之物!
  法空顿时惊讶。
  他指了指自己的嘴:“师祖,这肉……”
  慧南笑眯眯的:“有什么不对?”
  法空道:“太过滋补了,我药谷里栽种的药材也没这般效力。”
这意味着自己一个月就能增加十年寿元他惊喜之余其实还没满足恨不得马上就练成金刚不坏神功能够横行天下既长生不死又快意逍遥而想真正练成金刚不坏就得打下深厚根基不能急功近利迫不及待的练现在的自己应该足够入门了可入门容易再想弥补根基就难了所以要苦苦忍住把根基打深厚牢靠才好这需要数十年寿元还有雷音洗髓经他脸上一片平静轻轻合起大日如来不动经下座合什一礼六位老僧一动不动两人轻手轻脚的离开六层沿旋转楼梯慢慢往下在第一层的时候法空停住脚步他顾盼四周感慨道这藏经阁比我们金刚寺大了十几倍澄烟露出笑容论积累之深厚金刚寺怎能跟大雷音寺相提并论一百零八寺无一能与大雷音寺相提并论大雷音寺创建的时候其他寺院还不在呢这数百年的差距武功上还能追赶积累之功却没办法法空道澄烟师叔我能进藏经阁读书吗这个澄烟笑容微凝法空笑道如此丰富的藏书看得实在心痒不必看那些武功秘笈只看杂书即可尚无此例澄烟无奈道他现在发现了法空的性情脸皮够厚善于顺竿往上爬法空道说不定大雷音寺海纳河川能容许呐行吧我替你问问澄烟点点头再怎么过份看在圆智的面子也得当成自己的子侄一样关照两人说话的时候周围看书的和尚们没有望过来的个个专心看书法空好奇如果很多和尚这么专注那正常毕竟能进大雷音寺的也都是天才人物而所有和尚都这么专注他觉得不正常再天才也各有个性不可能都那么专注他缓步而行扫过一排排书架下的和尚们发现了其中的玄妙这些和尚都是一手持卷另一手结印所结的印都是一种法空试着仿照他们的手印自己也结了一个左手结印扭头看向澄烟澄烟微笑不语法空看出他不会点破便笑道师叔受教了澄烟笑着摇头走吧他加快步伐法空跟上快步出了藏经阁他扭头回望高高屹立的紫铜塔在月光下散发着清冷的紫光不知不觉间已然是夜色朦胧一轮明月高悬于塔尖浮云相伴身在藏经阁内紫铜塔中竟然没感觉到天黑浑不知日月更替他觉得这大雷音寺处处蕴玄妙沿着台阶往山下走两百多米外便是巍峨气派的大雷音寺建筑群大雷音寺灯火通明迸射的光芒驱散了月光诵经声缭绕在夜空法空竟然有身处前世之感走到寺前的一棵古松下停住法空要去旁边的精舍精舍不在寺内澄烟临进大雷音寺门前微笑道法空你来了之后还一直没有拜佛祖吧法空道正想拜一下佛祖不如现在吧时候不早已经闭寺了澄烟道明天再过来是澄烟飘飘进了寺门法空站在古松下沉吟澄烟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个必有深意他想了片刻便记在心底然后想起了自己的收获欣喜之余浮现出六位老僧的模样他们不仅修为高深莫测默契也是十足好像连成了一体成为一个人他们到底看没看透自己的虚实应该看出自己已经练成了小罗汉拳甚至太阴小炼形但未必看得到药师佛凭着双魂魄叠加他感应敏锐能感应出及般若院那五位长老的修为却感应不到这六个老僧修为显然他们修为更高深他左手结了一个手印正是看书的和尚们所结结着印慢慢往下走来到一片松林笼罩的一座小院内院内灯火通明慧南正在院中石桌旁吃饭看到他进来招招手法空散开手印洗洗手坐到石桌旁替慧南斟一盏茶见到了慧南懒洋洋的咀嚼一块肉漫不经心的问法空也夹一块肉放嘴里慢慢咀嚼只觉肉香四溢而且香气中带有丝丝清意既浓郁又清爽当真是好美味甚至能感觉到肉进胃口之后弥漫开去融融暖意竟然是大补之物法空顿时惊讶他指了指自己的嘴师祖这肉慧南笑眯眯的有什么不对法空道太过滋补了我药谷里栽种的药材也没这般效力意味着自己月就能增加十年寿元。
  惊喜之余其实还没满足。
  恨得马上就练成金刚坏神功能够横行天下既长生死又快意逍遥。
  而想真正练成金刚坏就得打下深厚根基能急功近利迫及待练。
  现在自己应该足够入门可入门容易再想弥补根基就难。
  所以要苦苦忍住把根基打深厚牢靠才。
  需要数十年寿元。
  还有雷音洗髓经……
  脸上片平静轻轻合起大日如来动经下座合什礼。
  六位老僧动动。
  两轻手轻脚离开六层沿旋转楼梯慢慢往下。
  在第层时候法空停住脚步。
  顾盼四周感慨道:“藏经阁比们金刚寺大十几倍。”
  澄烟露出笑容。
  论积累之深厚金刚寺怎能跟大雷音寺相提并论?
  百零八寺无能与大雷音寺相提并论大雷音寺创建时候其寺院还在呢。
  数百年差距武功上还能追赶积累之功却没办法。
  法空道:“澄烟师叔能进藏经阁读书?”
  “……”澄烟笑容微凝。
  法空笑道:“如此丰富藏书看得实在心痒必看那些武功秘笈只看杂书即可。”
  “……尚无此例。”澄烟无奈道。
  现在发现法空性情脸皮够厚善于顺竿往上爬。
  法空道:“说定大雷音寺海纳河川能容许呐。”
  “行替问问。”澄烟点点头。
  再怎么过份看在圆智面子也得当成自己子侄样关照。
  两说话时候周围看书和尚们没有望过来专心看书。
  法空奇。
  如果很多和尚么专注那正常毕竟能进大雷音寺也都天才物。
  而所有和尚都么专注觉得正常。
  再天才也各有性可能都那么专注。
  缓步而行扫过排排书架下和尚们发现其中玄妙。
  些和尚都手持卷另手结印。
  所结印都种。
  法空试着仿照们手印自己也结左手结印扭头看向澄烟。
  澄烟微笑语。
  法空看出会点破便笑道:“师叔受教。”
  澄烟笑着摇头:“走。”
  加快步伐。
  法空跟上快步出藏经阁。
  扭头回望高高屹立紫铜塔在月光下散发着清冷紫光。
  知觉间已然夜色朦胧。
  轮明月高悬于塔尖浮云相伴。
  身在藏经阁内紫铜塔中竟然没感觉到天黑浑知日月更替。
  觉得大雷音寺处处蕴玄妙。
  沿着台阶往山下走两百多米外便巍峨气派大雷音寺建筑群。
  大雷音寺灯火通明迸射光芒驱散月光诵经声缭绕在夜空。
  法空竟然有身处前世之感。
  走到寺前棵古松下停住法空要去旁边精舍精舍在寺内。
  澄烟临进大雷音寺门前微笑道:“法空来之后还直没有拜佛祖?”
  法空道:“正想拜下佛祖如现在?”
  “时候早已经闭寺。”澄烟道:“明天再过来。”
  “。”
  澄烟飘飘进寺门。
  法空站在古松下沉吟。
  澄烟会无缘无故说必有深意。
  想片刻便记在心底然后想起自己收获欣喜之余浮现出六位老僧模样。
  们仅修为高深莫测默契也十足像连成体成为。
  们到底看没看透自己虚实?
  应该看出自己已经练成小罗汉拳甚至太阴小炼形但未必看得到药师佛。
  凭着双魂魄叠加感应敏锐能感应出及般若院那五位长老修为却感应到六老僧修为。
  显然们修为更高深。
  左手结手印正看书和尚们所结结着印慢慢往下走来到片松林笼罩座小院内。
  院内灯火通明慧南正在院中石桌旁吃饭看到进来招招手。
  法空散开手印洗洗手坐到石桌旁替慧南斟盏茶。
  “见到?”慧南懒洋洋咀嚼块肉漫经心问。
  法空也夹块肉放嘴里慢慢咀嚼只觉肉香四溢而且香气中带有丝丝清意。
  既浓郁又清爽当真美味。
  甚至能感觉到肉进胃口之后弥漫开去融融暖意竟然大补之物!
  法空顿时惊讶。
  指指自己嘴:“师祖肉……”
  慧南笑眯眯:“有什么对?”
  法空道:“太过滋补药谷里栽种药材也没般效力。”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