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五层

下载免费读
已经三层的清心咒一动,虚空有玉瓶倾泄下细细玉浆,直直浇入净离脑海。
  净离纵使迅如鬼魅,还是没能避开这玉浆的浇灌,身形顿时一缓。
  澄虚露出笑容。
  他知道清心咒的作用,当真如醍醐灌顶,瞬间前所未有的清醒。
  阿修罗神功的杀意来自于愤怒。
  恨天恨地恨人,要灭尽世间一切有情众。
  而清心咒恰恰浇灭怒火,便如釜底抽薪,怒火一灭,杀意自然便无力支撑。
  清心咒提升到第三层,威力更强,浇灭怒火是小菜一碟,效果立竿见影。
  净离身形持续减缓,越来越慢,最终现出身形。
  他眼中的血色已经褪得稀薄,看得到眼瞳的森冷与无情。
  这一刻他确实没有了人的感情,唯有杀戮与毁灭。
  澄虚摇摇头。
  他明白净离此刻的感觉。
  这婆娑世间如此之丑恶,如此之恶毒,如此之不公。
  无穷的愤怒在心底仿佛岩浆一样沸腾,痛恨世间的一切,一切皆可杀,一切皆是罪孽,唯有杀戮,才能还世间一个干干净净清清白白。
  明明知道这情绪太过激烈太极端,可无穷愤怒在汹涌在咆哮,无法遏止。
  最终不想遏止、要顺其自然的时候,便是彻底沉沦失控的时候。
  自己一直没放弃,一直强撑着不让自己失控,看来净离师叔却放弃了。
  不是他大日如来不动经的火候不够深,而是他的仇恨更深。
  旁人看来,修炼阿修罗神功是破掉了大日如来不动经,在他看来,却恰恰相反。
  阿修罗神功原本就应该能跟大日如来不动经同存的,阿修罗神功是辅助大日如来不动经修炼的最好心法之一。
  比起阿修罗神功对大日如来不动经的磨砺,进入红尘之中磨砺那便是狂风暴雨与和风细雨之别。
  阿修罗神功不能完全代替红尘磨砺,却是速成之法,能在最短时间内将大日如来不动经推到更高境界。
  清心咒依旧诵持。
  净离停止动作,盘膝坐起,眼中的血红彻底褪去,恢复清明。
  他平静看着法空,又看向澄虚。
  “师叔。”澄虚合什一礼:“别来无恙?”
  净离淡淡说道:“这是什么?”
  比起十僧齐诵的大日如来不动经,清心咒更加奇异,更简单更直接,也更有效。
  前者要通过听觉影响情绪,再影响念头,清心咒直接作用于大脑。
  就像口服药与挂吊针之别。
  “清心咒。”澄虚笑道:“我们一直以为都觉得稀松平常的清心咒,却如此神妙。”
  “没用的。”净离道:“再神妙也是外力。”
  澄虚道:“师叔,我也练了阿修罗神功,如今已能控制。”
  净离剑眉微轩,打量着他。
  澄虚呵呵笑道:“也差点儿没守住,法空来得及时,帮了我一把,现在就来帮师叔你啦。”
  净离哼道:“胡闹,你何等天才,怎能步我之后尘!”
  “师叔不觉得,用阿修罗神功来练大日如来不动经极妙吗?”
  “……你真是疯子!”净离哼道。
  坐在墨精石柱上的十个中年和尚正看向法空。
  法空迎着他们的目光,合什微笑。
  “师叔,有清心咒相助,能撑过来的!”
  “呵呵……”净离发出一声怪异笑声。
  法空心下暗叹。
  这一声笑,蕴含着多少的无奈与惨烈,又有多少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不甘。
  澄虚是为了练大日如来不动经,所以练阿修罗神功,那净离呢?
  法空推测,净离应该身怀不共戴天的大仇,凭大雷音寺的武功无法报仇,所以想到阿修罗神功。
  大雪山宗乃天下三大宗之一,大雷音寺是大雪山宗的第一寺,大雷音寺的武学天下绝顶。
  净离的仇人到底是何等人物?
  ……不会是大雷音寺的前辈高手吧?
  法空被自己的这个推论吓了一跳。
  随即摇头否决。
  大雷音寺择徒极严,他即使拜入金刚寺也瞒不过这样的大仇,更何况大雷音寺呢,仇人真要是大雷音寺的弟子,那他必然出身不正,进不来大雷音寺。
  不是大雷音寺弟子,那可能是天下另外两宗之一的前辈高手?
  他很快停住,不再在这条线上追索,毕竟净离与自己非亲非故,不必关心太甚。
  “别白费功夫了。”净离淡淡说道,重新闭上眼。
  石柱上的一个中年和尚飘落下来,合什道:“法空师侄,清心咒能压伏阿修罗神功?”
  法空合什还礼,施展清心咒。
  中年和尚相貌俊逸,年轻时也是美男子,可能也曾有情孽缠身,此时却坐守于石柱上,成为大雷音寺高手中的一员。
  他神情一怔,闭上了眼睛,细细体会清心咒。
  法空又依次给剩下的九人施展,刷一波熟练度。
  如果尽快把清心咒的层次提上来,效果更强,就更有可能彻底压住净离和尚的阿修罗神功反噬。
已经三层的清心咒一动虚空有玉瓶倾泄下细细玉浆直直浇入净离脑海净离纵使迅如鬼魅还是没能避开这玉浆的浇灌身形顿时一缓澄虚露出笑容他知道清心咒的作用当真如醍醐灌顶瞬间前所未有的清醒阿修罗神功的杀意来自于愤怒恨天恨地恨人要灭尽世间一切有情众而清心咒恰恰浇灭怒火便如釜底抽薪怒火一灭杀意自然便无力支撑清心咒提升到第三层威力更强浇灭怒火是小菜一碟效果立竿见影净离身形持续减缓越来越慢最终现出身形他眼中的血色已经褪得稀薄看得到眼瞳的森冷与无情这一刻他确实没有了人的感情唯有杀戮与毁灭澄虚摇摇头他明白净离此刻的感觉这婆娑世间如此之丑恶如此之恶毒如此之不公无穷的愤怒在心底仿佛岩浆一样沸腾痛恨世间的一切一切皆可杀一切皆是罪孽唯有杀戮才能还世间一个干干净净清清白白明明知道这情绪太过激烈太极端可无穷愤怒在汹涌在咆哮无法遏止最终不想遏止要顺其自然的时候便是彻底沉沦失控的时候自己一直没放弃一直强撑着不让自己失控看来净离师叔却放弃了不是他大日如来不动经的火候不够深而是他的仇恨更深旁人看来修炼阿修罗神功是破掉了大日如来不动经在他看来却恰恰相反阿修罗神功原本就应该能跟大日如来不动经同存的阿修罗神功是辅助大日如来不动经修炼的最好心法之一比起阿修罗神功对大日如来不动经的磨砺进入红尘之中磨砺那便是狂风暴雨与和风细雨之别阿修罗神功不能完全代替红尘磨砺却是速成之法能在最短时间内将大日如来不动经推到更高境界清心咒依旧诵持净离停止动作盘膝坐起眼中的血红彻底褪去恢复清明他平静看着法空又看向澄虚师叔澄虚合什一礼别来无恙净离淡淡说道这是什么比起十僧齐诵的大日如来不动经清心咒更加奇异更简单更直接也更有效前者要通过听觉影响情绪再影响念头清心咒直接作用于大脑就像口服药与挂吊针之别清心咒澄虚笑道我们一直以为都觉得稀松平常的清心咒却如此神妙没用的净离道再神妙也是外力澄虚道师叔我也练了阿修罗神功如今已能控制净离剑眉微轩打量着他澄虚呵呵笑道也差点儿没守住法空来得及时帮了我一把现在就来帮师叔你啦净离哼道胡闹你何等天才怎能步我之后尘师叔不觉得用阿修罗神功来练大日如来不动经极妙吗你真是疯子净离哼道坐在墨精石柱上的十个中年和尚正看向法空法空迎着他们的目光合什微笑师叔有清心咒相助能撑过来的呵呵净离发出一声怪异笑声法空心下暗叹这一声笑蕴含着多少的无奈与惨烈又有多少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不甘澄虚是为了练大日如来不动经所以练阿修罗神功那净离呢法空推测净离应该身怀不共戴天的大仇凭大雷音寺的武功无法报仇所以想到阿修罗神功大雪山宗乃天下三大宗之一大雷音寺是大雪山宗的第一寺大雷音寺的武学天下绝顶净离的仇人到底是何等人物不会是大雷音寺的前辈高手吧法空被自己的这个推论吓了一跳随即摇头否决大雷音寺择徒极严他即使拜入金刚寺也瞒不过这样的大仇更何况大雷音寺呢仇人真要是大雷音寺的弟子那他必然出身不正进不来大雷音寺不是大雷音寺弟子那可能是天下另外两宗之一的前辈高手他很快停住不再在这条线上追索毕竟净离与自己非亲非故不必关心太甚别白费功夫了净离淡淡说道重新闭上眼石柱上的一个中年和尚飘落下来合什道法空师侄清心咒能压伏阿修罗神功法空合什还礼施展清心咒中年和尚相貌俊逸年轻时也是美男子可能也曾有情孽缠身此时却坐守于石柱上成为大雷音寺高手中的一员他神情一怔闭上了眼睛细细体会清心咒法空又依次给剩下的九人施展刷一波熟练度如果尽快把清心咒的层次提上来效果更强就更有可能彻底压住净离和尚的阿修罗神功反噬十个中年和尚皆露惊奇他们不仅知道清心咒也练过清心咒但只能对自己施展已经三层清心咒动虚空有玉瓶倾泄下细细玉浆直直浇入净离脑海。
  净离纵使迅如鬼魅还没能避开玉浆浇灌身形顿时缓。
  澄虚露出笑容。
  知道清心咒作用当真如醍醐灌顶瞬间前所未有清醒。
  阿修罗神功杀意来自于愤怒。
  恨天恨地恨要灭尽世间切有情众。
  而清心咒恰恰浇灭怒火便如釜底抽薪怒火灭杀意自然便无力支撑。
  清心咒提升到第三层威力更强浇灭怒火小菜碟效果立竿见影。
  净离身形持续减缓越来越慢最终现出身形。
  眼中血色已经褪得稀薄看得到眼瞳森冷与无情。
  刻确实没有感情唯有杀戮与毁灭。
  澄虚摇摇头。
  明白净离此刻感觉。
  婆娑世间如此之丑恶如此之恶毒如此之公。
  无穷愤怒在心底仿佛岩浆样沸腾痛恨世间切切皆可杀切皆罪孽唯有杀戮才能还世间干干净净清清白白。
  明明知道情绪太过激烈太极端可无穷愤怒在汹涌在咆哮无法遏止。
  最终想遏止、要顺其自然时候便彻底沉沦失控时候。
  自己直没放弃直强撑着让自己失控看来净离师叔却放弃。
  大日如来动经火候够深而仇恨更深。
  旁看来修炼阿修罗神功破掉大日如来动经在看来却恰恰相反。
  阿修罗神功原本就应该能跟大日如来动经同存阿修罗神功辅助大日如来动经修炼最心法之。
  比起阿修罗神功对大日如来动经磨砺进入红尘之中磨砺那便狂风暴雨与和风细雨之别。
  阿修罗神功能完全代替红尘磨砺却速成之法能在最短时间内将大日如来动经推到更高境界。
  清心咒依旧诵持。
  净离停止动作盘膝坐起眼中血红彻底褪去恢复清明。
  平静看着法空又看向澄虚。
  “师叔。”澄虚合什礼:“别来无恙?”
  净离淡淡说道:“什么?”
  比起十僧齐诵大日如来动经清心咒更加奇异更简单更直接也更有效。
  前者要通过听觉影响情绪再影响念头清心咒直接作用于大脑。
  就像口服药与挂吊针之别。
  “清心咒。”澄虚笑道:“们直以为都觉得稀松平常清心咒却如此神妙。”
  “没用。”净离道:“再神妙也外力。”
  澄虚道:“师叔也练阿修罗神功如今已能控制。”
  净离剑眉微轩打量着。
  澄虚呵呵笑道:“也差点儿没守住法空来得及时帮把现在就来帮师叔啦。”
  净离哼道:“胡闹何等天才怎能步之后尘!”
  “师叔觉得用阿修罗神功来练大日如来动经极妙?”
  “……真疯子!”净离哼道。
  坐在墨精石柱上十中年和尚正看向法空。
  法空迎着们目光合什微笑。
  “师叔有清心咒相助能撑过来!”
  “呵呵……”净离发出声怪异笑声。
  法空心下暗叹。
  声笑蕴含着多少无奈与惨烈又有多少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甘。
  澄虚为练大日如来动经所以练阿修罗神功那净离呢?
  法空推测净离应该身怀共戴天大仇凭大雷音寺武功无法报仇所以想到阿修罗神功。
  大雪山宗乃天下三大宗之大雷音寺大雪山宗第寺大雷音寺武学天下绝顶。
  净离仇到底何等物?
  ……会大雷音寺前辈高手?
  法空被自己推论吓跳。
  随即摇头否决。
  大雷音寺择徒极严即使拜入金刚寺也瞒过样大仇更何况大雷音寺呢仇真要大雷音寺弟子那必然出身正进来大雷音寺。
  大雷音寺弟子那可能天下另外两宗之前辈高手?
  很快停住再在条线上追索毕竟净离与自己非亲非故必关心太甚。
  “别白费功夫。”净离淡淡说道重新闭上眼。
  石柱上中年和尚飘落下来合什道:“法空师侄清心咒能压伏阿修罗神功?”
  法空合什还礼施展清心咒。
  中年和尚相貌俊逸年轻时也美男子可能也曾有情孽缠身此时却坐守于石柱上成为大雷音寺高手中员。
  神情怔闭上眼睛细细体会清心咒。
  法空又依次给剩下九施展刷波熟练度。
  如果尽快把清心咒层次提上来效果更强就更有可能彻底压住净离和尚阿修罗神功反噬。
  十中年和尚皆露惊奇。
  们仅知道清心咒也练过清心咒但只能对自己施展。
已经三层的清心咒一动,虚空有玉瓶倾泄下细细玉浆,直直浇入净离脑海。
  净离纵使迅如鬼魅,还是没能避开这玉浆的浇灌,身形顿时一缓。
  澄虚露出笑容。
  他知道清心咒的作用,当真如醍醐灌顶,瞬间前所未有的清醒。
  阿修罗神功的杀意来自于愤怒。
  恨天恨地恨人,要灭尽世间一切有情众。
  而清心咒恰恰浇灭怒火,便如釜底抽薪,怒火一灭,杀意自然便无力支撑。
  清心咒提升到第三层,威力更强,浇灭怒火是小菜一碟,效果立竿见影。
  净离身形持续减缓,越来越慢,最终现出身形。
  他眼中的血色已经褪得稀薄,看得到眼瞳的森冷与无情。
  这一刻他确实没有了人的感情,唯有杀戮与毁灭。
  澄虚摇摇头。
  他明白净离此刻的感觉。
  这婆娑世间如此之丑恶,如此之恶毒,如此之不公。
  无穷的愤怒在心底仿佛岩浆一样沸腾,痛恨世间的一切,一切皆可杀,一切皆是罪孽,唯有杀戮,才能还世间一个干干净净清清白白。
  明明知道这情绪太过激烈太极端,可无穷愤怒在汹涌在咆哮,无法遏止。
  最终不想遏止、要顺其自然的时候,便是彻底沉沦失控的时候。
  自己一直没放弃,一直强撑着不让自己失控,看来净离师叔却放弃了。
  不是他大日如来不动经的火候不够深,而是他的仇恨更深。
  旁人看来,修炼阿修罗神功是破掉了大日如来不动经,在他看来,却恰恰相反。
  阿修罗神功原本就应该能跟大日如来不动经同存的,阿修罗神功是辅助大日如来不动经修炼的最好心法之一。
  比起阿修罗神功对大日如来不动经的磨砺,进入红尘之中磨砺那便是狂风暴雨与和风细雨之别。
  阿修罗神功不能完全代替红尘磨砺,却是速成之法,能在最短时间内将大日如来不动经推到更高境界。
  清心咒依旧诵持。
  净离停止动作,盘膝坐起,眼中的血红彻底褪去,恢复清明。
  他平静看着法空,又看向澄虚。
  “师叔。”澄虚合什一礼:“别来无恙?”
  净离淡淡说道:“这是什么?”
  比起十僧齐诵的大日如来不动经,清心咒更加奇异,更简单更直接,也更有效。
  前者要通过听觉影响情绪,再影响念头,清心咒直接作用于大脑。
  就像口服药与挂吊针之别。
  “清心咒。”澄虚笑道:“我们一直以为都觉得稀松平常的清心咒,却如此神妙。”
  “没用的。”净离道:“再神妙也是外力。”
  澄虚道:“师叔,我也练了阿修罗神功,如今已能控制。”
  净离剑眉微轩,打量着他。
  澄虚呵呵笑道:“也差点儿没守住,法空来得及时,帮了我一把,现在就来帮师叔你啦。”
  净离哼道:“胡闹,你何等天才,怎能步我之后尘!”
  “师叔不觉得,用阿修罗神功来练大日如来不动经极妙吗?”
  “……你真是疯子!”净离哼道。
  坐在墨精石柱上的十个中年和尚正看向法空。
  法空迎着他们的目光,合什微笑。
  “师叔,有清心咒相助,能撑过来的!”
  “呵呵……”净离发出一声怪异笑声。
  法空心下暗叹。
  这一声笑,蕴含着多少的无奈与惨烈,又有多少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不甘。
  澄虚是为了练大日如来不动经,所以练阿修罗神功,那净离呢?
  法空推测,净离应该身怀不共戴天的大仇,凭大雷音寺的武功无法报仇,所以想到阿修罗神功。
  大雪山宗乃天下三大宗之一,大雷音寺是大雪山宗的第一寺,大雷音寺的武学天下绝顶。
  净离的仇人到底是何等人物?
  ……不会是大雷音寺的前辈高手吧?
  法空被自己的这个推论吓了一跳。
  随即摇头否决。
  大雷音寺择徒极严,他即使拜入金刚寺也瞒不过这样的大仇,更何况大雷音寺呢,仇人真要是大雷音寺的弟子,那他必然出身不正,进不来大雷音寺。
  不是大雷音寺弟子,那可能是天下另外两宗之一的前辈高手?
  他很快停住,不再在这条线上追索,毕竟净离与自己非亲非故,不必关心太甚。
  “别白费功夫了。”净离淡淡说道,重新闭上眼。
  石柱上的一个中年和尚飘落下来,合什道:“法空师侄,清心咒能压伏阿修罗神功?”
  法空合什还礼,施展清心咒。
  中年和尚相貌俊逸,年轻时也是美男子,可能也曾有情孽缠身,此时却坐守于石柱上,成为大雷音寺高手中的一员。
  他神情一怔,闭上了眼睛,细细体会清心咒。
  法空又依次给剩下的九人施展,刷一波熟练度。
  如果尽快把清心咒的层次提上来,效果更强,就更有可能彻底压住净离和尚的阿修罗神功反噬。
  十个中年和尚皆露惊奇。
  他们不仅知道清心咒,也练过清心咒,但只能对自己施展。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