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保车

下载免费读
“小伙子,你没事吧,你看我们也是外来的,在这里承包这个地下室也不容易,你就可怜一下大妈,搬出去吧,你这样影响我们做生意啊。”
  那个房东大妈此刻怯怯的走过来,看着呆坐着的洛天,小心的说道,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么多黑社会,竟然被他一个人给打跑了。
  “嗯,大妈,放心吧,嗯,我明天就搬走,对了这些钢管给您吧,也能卖钱。”洛天咧嘴一笑说到。这个大妈嘴角一抽尴尬的点点头,“那这几天的房租不要了,二百块钱退给你。”
  心情烦躁的洛天回到地下室自己的房间,这时隔壁的快枪手又他妈运动起来,也不知道瘾怎么这么大,女人欢快的叫着,一点也不考虑洛天的心情。
  洛天拿出手机,从里面调出容姐的号码时,隔壁就停了下来。
  “容姐……”
  洛天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什么?又是南春华这个王八蛋?”
  睡意朦胧的容姐听到洛天的话,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光滑的丝被从身上滑落下来,露出更加光滑的双肩,脸上充满愤怒,她知道今天在夜总会算是把南春华那个混蛋给得罪了。
  “是的,就是他们,不过被我打跑了,只可惜没有抓到这个混蛋”洛天不甘的说到。
  “你人没事吧?”
  “没事。”
  “嗯,那就好,我们算是和那个南春华结下梁子了,你毕竟是一个外来的打工者,他们的势力太大,拧不过他们的,这样,剩下的事你不要管了,由我来处理吧。”容姐想了一下说到,然后就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洛天苦笑,自己本是来保护这个女人的,现在却是给她找了麻烦了,看看时候还早,洛天却是睡不着了,挂念着那辆天晨宝马,害怕那些混蛋去而复返。
  洛天穿上衣服,拿了一包烟,出了地下室,找了一个马路牙子,往那里一坐,看起车来,要说一点不郁闷那是不可能的,深夜归来的小情侣,看着洛天像是看傻逼一样,心里更郁闷了。
  “没用的东西,惹谁不好,干嘛非要到那个女人的场子里闹事,你不知道她是黄三的人吗?”
  南街区一个豪华的别墅里,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方脸,大耳,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此刻正坐在那里训斥着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正是南春华,而这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正是南春华的父亲,南天集团的董事长南火龙,他刚从公司回来,就听到儿子的事,看到他的那些手下一个个鼻青脸肿的样子不由得来气:“裴容啊,裴容,你明知道是我的儿子,竟然还下这么重的手,当真以为有黄三罩着,不敢动你么?”
  裴容,正是容姐的名字。
  “爸,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这个贱女人在酒店里让人打我,那就是打您脸啊,我们南天集团在东昌哪里吃过这么大的亏,说出去,您就不用混了,实在不行,给局里打个招呼,把这对狗男女抓起来。”南春华对洛天又恨又怕,当然把这件事全部怪到了容姐的头上,容姐毕竟算是有身份的人,而洛天充其量也就是她的小弟而已。
小伙子你没事吧你看我们也是外来的在这里承包这个地下室也不容易你就可怜一下大妈搬出去吧你这样影响我们做生意啊那个房东大妈此刻怯怯的走过来看着呆坐着的洛天小心的说道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么多黑社会竟然被他一个人给打跑了嗯大妈放心吧嗯我明天就搬走对了这些钢管给您吧也能卖钱洛天咧嘴一笑说到这个大妈嘴角一抽尴尬的点点头那这几天的房租不要了二百块钱退给你心情烦躁的洛天回到地下室自己的房间这时隔壁的快枪手又他妈运动起来也不知道瘾怎么这么大女人欢快的叫着一点也不考虑洛天的心情洛天拿出手机从里面调出容姐的号码时隔壁就停了下来容姐洛天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什么又是南春华这个王八蛋睡意朦胧的容姐听到洛天的话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光滑的丝被从身上滑落下来露出更加光滑的双肩脸上充满愤怒她知道今天在夜总会算是把南春华那个混蛋给得罪了是的就是他们不过被我打跑了只可惜没有抓到这个混蛋洛天不甘的说到你人没事吧没事嗯那就好我们算是和那个南春华结下梁子了你毕竟是一个外来的打工者他们的势力太大拧不过他们的这样剩下的事你不要管了由我来处理吧容姐想了一下说到然后就挂了电话放下电话洛天苦笑自己本是来保护这个女人的现在却是给她找了麻烦了看看时候还早洛天却是睡不着了挂念着那辆天晨宝马害怕那些混蛋去而复返洛天穿上衣服拿了一包烟出了地下室找了一个马路牙子往那里一坐看起车来要说一点不郁闷那是不可能的深夜归来的小情侣看着洛天像是看傻逼一样心里更郁闷了没用的东西惹谁不好干嘛非要到那个女人的场子里闹事你不知道她是黄三的人吗南街区一个豪华的别墅里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方脸大耳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此刻正坐在那里训斥着一个年轻人年轻人正是南春华而这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正是南春华的父亲南天集团的董事长南火龙他刚从公司回来就听到儿子的事看到他的那些手下一个个鼻青脸肿的样子不由得来气裴容啊裴容你明知道是我的儿子竟然还下这么重的手当真以为有黄三罩着不敢动你么裴容正是容姐的名字爸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这个贱女人在酒店里让人打我那就是打您脸啊我们南天集团在东昌哪里吃过这么大的亏说出去您就不用混了实在不行给局里打个招呼把这对狗男女抓起来南春华对洛天又恨又怕当然把这件事全部怪到了容姐的头上容姐毕竟算是有身份的人而洛天充其量也就是她的小弟而已“小伙子没事看们也外来在里承包地下室也容易就可怜下大妈搬出去样影响们做生意啊。”
  那房东大妈此刻怯怯走过来看着呆坐着洛天小心说道她怎么也想到那么多黑社会竟然被给打跑。
  “嗯大妈放心嗯明天就搬走对些钢管给您也能卖钱。”洛天咧嘴笑说到。大妈嘴角抽尴尬点点头“那几天房租要二百块钱退给。”
  心情烦躁洛天回到地下室自己房间时隔壁快枪手又妈运动起来也知道瘾怎么么大女欢快叫着点也考虑洛天心情。
  洛天拿出手机从里面调出容姐号码时隔壁就停下来。
  “容姐……”
  洛天把刚才事说遍。
  “什么?又南春华王八蛋?”
  睡意朦胧容姐听到洛天话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光滑丝被从身上滑落下来露出更加光滑双肩脸上充满愤怒她知道今天在夜总会算把南春华那混蛋给得罪。
  “就们过被打跑只可惜没有抓到混蛋”洛天甘说到。
  “没事?”
  “没事。”
  “嗯那就们算和那南春华结下梁子毕竟外来打工者们势力太大拧过们样剩下事要管由来处理。”容姐想下说到然后就挂电话。
  放下电话洛天苦笑自己本来保护女现在却给她找麻烦看看时候还早洛天却睡着挂念着那辆天晨宝马害怕那些混蛋去而复返。
  洛天穿上衣服拿包烟出地下室找马路牙子往那里坐看起车来要说点郁闷那可能深夜归来小情侣看着洛天像看傻逼样心里更郁闷。
  “没用东西惹谁干嘛非要到那女场子里闹事知道她黄三?”
  南街区豪华别墅里五十多岁男子方脸大耳穿着身灰色西装此刻正坐在那里训斥着年轻。
  年轻正南春华而五十多岁男子正南春华父亲南天集团董事长南火龙刚从公司回来就听到儿子事看到那些手下鼻青脸肿样子由得来气:“裴容啊裴容明知道儿子竟然还下么重手当真以为有黄三罩着敢动么?”
  裴容正容姐名字。
  “爸件事能就么算贱女在酒店里让打那就打您脸啊们南天集团在东昌哪里吃过么大亏说出去您就用混实在行给局里打招呼把对狗男女抓起来。”南春华对洛天又恨又怕当然把件事全部怪到容姐头上容姐毕竟算有身份而洛天充其量也就她小弟而已。
“小伙子,你没事吧,你看我们也是外来的,在这里承包这个地下室也不容易,你就可怜一下大妈,搬出去吧,你这样影响我们做生意啊。”
  那个房东大妈此刻怯怯的走过来,看着呆坐着的洛天,小心的说道,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么多黑社会,竟然被他一个人给打跑了。
  “嗯,大妈,放心吧,嗯,我明天就搬走,对了这些钢管给您吧,也能卖钱。”洛天咧嘴一笑说到。这个大妈嘴角一抽尴尬的点点头,“那这几天的房租不要了,二百块钱退给你。”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