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容姐受辱

下载免费读
“嗯,好说,好说。”南春华不由得冷笑一声,并没有端桌子上的酒,却是打起了手机,打起了电话。
  “喂,贾叔吗,嘿,我是春华啊,好久没有给您打电话了,有些想您了……是啊,我也是挺忙的,老爸的夜总会需要我打理嘛,放心,我做的都是正经生意……哪能啊,对了,昨天您和我爸喝酒,还说给我介绍女朋友呢,怎么样,有消息没有啊,你侄子这么大了,您可要上点心啊,最好的社安局的女警察什么的,哈哈哈……”
  南春华打着电话,旁若无人,肆无忌惮,只不过黄三听着,脸色却是变了,有些尴尬的陪笑着看着南春华。
  他知道南春华口里的贾叔是谁,是本市的局长,南家的后台,这个混蛋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黄三再傻也知道是什么意思,看来今天的和事酒是黄了。
  “嗯嗯,那好,我啊,我在和三哥在一起吃饭呢,怎么?您要和他说话么?他对您可是尊重有加呢。”南春华笑着看向黄三,哈哈笑着,接着就把手机递给了黄三。
  黄三一呆,小心的接过电话,还没有说话,脸上就堆起了一朵花,“喂,贾局您好,呵呵,很荣幸和您通话,没,没事,和春华在一起吃饭呢,放心吧,什么事也没有,春华是一个不错的青年,年轻有为,嗯,那好,我知道了,一定,一定,您放心吧。”
  黄三的腰几乎躬成了九十度,早已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点头哈腰的,一副讨好的讪讪模样,看的裴容有些心凉了,她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冷冷的坐在那里不说话。
  黄三终于放下了电话,冲南春华一笑,然后把手机递给了他。
  “三哥,怎么今天吃饭,还有外人么?您可没有说啊。”南春华故作惊讶的看了裴容一眼说到。
  “嗯,这个怪三哥没有给你打招呼。”黄三把本来给裴容的那杯酒拿了过来,然后和南春天碰了一下,两人一饮而尽,哈哈大笑,直接把裴容晾到了一边。
  “三哥,那我的事,您怎么看?”裴容压着心里的怒火,冷冷的盯着南春华说到,她今天算是真正的见到了黄三真面目了,典型的欺软怕硬啊,虽然已经知道了结果,裴容仍然不甘心的问到。
  “唉,阿容啊,冤家宜解不宜结,都是误会,揭过去吧,以后不要再提了,好好的看管好夜总会,年底给你发奖金。”黄三尴尬的看了一眼裴容,淡淡的说到。
  “我明白了,三哥,我走了。”裴容心里苦涩的要命,腾的站了起来,就往门外走去。
  “哼,什么东西,水性杨花的玩意,还真的以为攀上了三哥这棵大树了么,我呸。”身后的南春华不由得耻笑道。
嗯好说好说南春华不由得冷笑一声并没有端桌子上的酒却是打起了手机打起了电话喂贾叔吗嘿我是春华啊好久没有给您打电话了有些想您了是啊我也是挺忙的老爸的夜总会需要我打理嘛放心我做的都是正经生意哪能啊对了昨天您和我爸喝酒还说给我介绍女朋友呢怎么样有消息没有啊你侄子这么大了您可要上点心啊最好的社安局的女警察什么的哈哈哈南春华打着电话旁若无人肆无忌惮只不过黄三听着脸色却是变了有些尴尬的陪笑着看着南春华他知道南春华口里的贾叔是谁是本市的局长南家的后台这个混蛋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黄三再傻也知道是什么意思看来今天的和事酒是黄了嗯嗯那好我啊我在和三哥在一起吃饭呢怎么您要和他说话么他对您可是尊重有加呢南春华笑着看向黄三哈哈笑着接着就把手机递给了黄三黄三一呆小心的接过电话还没有说话脸上就堆起了一朵花喂贾局您好呵呵很荣幸和您通话没没事和春华在一起吃饭呢放心吧什么事也没有春华是一个不错的青年年轻有为嗯那好我知道了一定一定您放心吧黄三的腰几乎躬成了九十度早已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点头哈腰的一副讨好的讪讪模样看的裴容有些心凉了她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冷冷的坐在那里不说话黄三终于放下了电话冲南春华一笑然后把手机递给了他三哥怎么今天吃饭还有外人么您可没有说啊南春华故作惊讶的看了裴容一眼说到嗯这个怪三哥没有给你打招呼黄三把本来给裴容的那杯酒拿了过来然后和南春天碰了一下两人一饮而尽哈哈大笑直接把裴容晾到了一边三哥那我的事您怎么看裴容压着心里的怒火冷冷的盯着南春华说到她今天算是真正的见到了黄三真面目了典型的欺软怕硬啊虽然已经知道了结果裴容仍然不甘心的问到唉阿容啊冤家宜解不宜结都是误会揭过去吧以后不要再提了好好的看管好夜总会年底给你发奖金黄三尴尬的看了一眼裴容淡淡的说到我明白了三哥我走了裴容心里苦涩的要命腾的站了起来就往门外走去哼什么东西水性杨花的玩意还真的以为攀上了三哥这棵大树了么我呸身后的南春华不由得耻笑道“嗯说说。”南春华由得冷笑声并没有端桌子上酒却打起手机打起电话。
  “喂贾叔嘿春华啊久没有给您打电话有些想您……啊也挺忙老爸夜总会需要打理嘛放心做都正经生意……哪能啊对昨天您和爸喝酒还说给介绍女朋友呢怎么样有消息没有啊侄子么大您可要上点心啊最社安局女警察什么哈哈哈……”
  南春华打着电话旁若无肆无忌惮只过黄三听着脸色却变有些尴尬陪笑着看着南春华。
  知道南春华口里贾叔谁本市局长南家后台混蛋时候给打电话黄三再傻也知道什么意思看来今天和事酒黄。
  “嗯嗯那啊在和三哥在起吃饭呢怎么?您要和说话么?对您可尊重有加呢。”南春华笑着看向黄三哈哈笑着接着就把手机递给黄三。
  黄三呆小心接过电话还没有说话脸上就堆起朵花“喂贾局您呵呵很荣幸和您通话没没事和春华在起吃饭呢放心什么事也没有春华错青年年轻有为嗯那知道定定您放心。”
  黄三腰几乎躬成九十度早已从座位上站起来点头哈腰副讨讪讪模样看裴容有些心凉她似乎预感到什么冷冷坐在那里说话。
  黄三终于放下电话冲南春华笑然后把手机递给。
  “三哥怎么今天吃饭还有外么?您可没有说啊。”南春华故作惊讶看裴容眼说到。
  “嗯怪三哥没有给打招呼。”黄三把本来给裴容那杯酒拿过来然后和南春天碰下两饮而尽哈哈大笑直接把裴容晾到边。
  “三哥那事您怎么看?”裴容压着心里怒火冷冷盯着南春华说到她今天算真正见到黄三真面目典型欺软怕硬啊虽然已经知道结果裴容仍然甘心问到。
  “唉阿容啊冤家宜解宜结都误会揭过去以后要再提看管夜总会年底给发奖金。”黄三尴尬看眼裴容淡淡说到。
  “明白三哥走。”裴容心里苦涩要命腾站起来就往门外走去。
  “哼什么东西水性杨花玩意还真以为攀上三哥棵大树么呸。”身后南春华由得耻笑道。
“嗯,好说,好说。”南春华不由得冷笑一声,并没有端桌子上的酒,却是打起了手机,打起了电话。
  “喂,贾叔吗,嘿,我是春华啊,好久没有给您打电话了,有些想您了……是啊,我也是挺忙的,老爸的夜总会需要我打理嘛,放心,我做的都是正经生意……哪能啊,对了,昨天您和我爸喝酒,还说给我介绍女朋友呢,怎么样,有消息没有啊,你侄子这么大了,您可要上点心啊,最好的社安局的女警察什么的,哈哈哈……”
  南春华打着电话,旁若无人,肆无忌惮,只不过黄三听着,脸色却是变了,有些尴尬的陪笑着看着南春华。
  他知道南春华口里的贾叔是谁,是本市的局长,南家的后台,这个混蛋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黄三再傻也知道是什么意思,看来今天的和事酒是黄了。
  “嗯嗯,那好,我啊,我在和三哥在一起吃饭呢,怎么?您要和他说话么?他对您可是尊重有加呢。”南春华笑着看向黄三,哈哈笑着,接着就把手机递给了黄三。
  黄三一呆,小心的接过电话,还没有说话,脸上就堆起了一朵花,“喂,贾局您好,呵呵,很荣幸和您通话,没,没事,和春华在一起吃饭呢,放心吧,什么事也没有,春华是一个不错的青年,年轻有为,嗯,那好,我知道了,一定,一定,您放心吧。”
  黄三的腰几乎躬成了九十度,早已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点头哈腰的,一副讨好的讪讪模样,看的裴容有些心凉了,她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冷冷的坐在那里不说话。
  黄三终于放下了电话,冲南春华一笑,然后把手机递给了他。
  “三哥,怎么今天吃饭,还有外人么?您可没有说啊。”南春华故作惊讶的看了裴容一眼说到。
  “嗯,这个怪三哥没有给你打招呼。”黄三把本来给裴容的那杯酒拿了过来,然后和南春天碰了一下,两人一饮而尽,哈哈大笑,直接把裴容晾到了一边。
  “三哥,那我的事,您怎么看?”裴容压着心里的怒火,冷冷的盯着南春华说到,她今天算是真正的见到了黄三真面目了,典型的欺软怕硬啊,虽然已经知道了结果,裴容仍然不甘心的问到。
“嗯吗吗说吗吗说。”南春华吗由得冷笑吗声吗并没有端桌子上吗酒吗却吗打起吗手机吗打起吗电话。
  “喂吗贾叔吗吗嘿吗吗吗春华啊吗吗久没有给您打电话吗吗有些想您吗……吗啊吗吗也吗挺忙吗吗老爸吗夜总会需要吗打理嘛吗放心吗吗做吗都吗正经生意……哪能啊吗对吗吗昨天您和吗爸喝酒吗还说给吗介绍女朋友呢吗怎么样吗有消息没有啊吗吗侄子吗么大吗吗您可要上点心啊吗最吗吗社安局吗女警察什么吗吗哈哈哈……”
  南春华打着电话吗旁若无吗吗肆无忌惮吗只吗过黄三听着吗脸色却吗变吗吗有些尴尬吗陪笑着看着南春华。
  吗知道南春华口里吗贾叔吗谁吗吗本市吗局长吗南家吗后台吗吗吗混蛋吗吗时候吗给吗打电话吗黄三再傻也知道吗什么意思吗看来今天吗和事酒吗黄吗。
  “嗯嗯吗那吗吗吗啊吗吗在和三哥在吗起吃饭呢吗怎么?您要和吗说话么?吗对您可吗尊重有加呢。”南春华笑着看向黄三吗哈哈笑着吗接着就把手机递给吗黄三。
  黄三吗呆吗小心吗接过电话吗还没有说话吗脸上就堆起吗吗朵花吗“喂吗贾局您吗吗呵呵吗很荣幸和您通话吗没吗没事吗和春华在吗起吃饭呢吗放心吗吗什么事也没有吗春华吗吗吗吗错吗青年吗年轻有为吗嗯吗那吗吗吗知道吗吗吗定吗吗定吗您放心吗。”
  黄三吗腰几乎躬成吗九十度吗早已从座位上站吗起来吗点头哈腰吗吗吗副讨吗吗讪讪模样吗看吗裴容有些心凉吗吗她似乎预感到吗什么吗冷冷吗坐在那里吗说话。
  黄三终于放下吗电话吗冲南春华吗笑吗然后把手机递给吗吗。
  “三哥吗怎么今天吃饭吗还有外吗么?您可没有说啊。”南春华故作惊讶吗看吗裴容吗眼说到。
  “嗯吗吗吗怪三哥没有给吗打招呼。”黄三把本来给裴容吗那杯酒拿吗过来吗然后和南春天碰吗吗下吗两吗吗饮而尽吗哈哈大笑吗直接把裴容晾到吗吗边。
  “三哥吗那吗吗事吗您怎么看?”裴容压着心里吗怒火吗冷冷吗盯着南春华说到吗她今天算吗真正吗见到吗黄三真面目吗吗典型吗欺软怕硬啊吗虽然已经知道吗结果吗裴容仍然吗甘心吗问到。
  “唉吗阿容啊吗冤家宜解吗宜结吗都吗误会吗揭过去吗吗以后吗要再提吗吗吗吗吗看管吗夜总会吗年底给吗发奖金。”黄三尴尬吗看吗吗眼裴容吗淡淡吗说到。
  “吗明白吗吗三哥吗吗走吗。”裴容心里苦涩吗要命吗腾吗站吗起来吗就往门外走去。
  “哼吗什么东西吗水性杨花吗玩意吗还真吗以为攀上吗三哥吗棵大树吗么吗吗呸。”身后吗南春华吗由得耻笑道。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