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他是我的兄弟

下载免费读
“行了吧,姐还没有落魄到那种地步。”容姐抛给洛天一个白眼,然后接着说道:“群英夜总会我也不准备干了,本来许诺给你的治安经理估计也泡汤了。”容姐苦笑道。
  洛天摆摆手,什么治安经理,他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只要守在这个女人身边保护她就可以了。
  这时兰兰穿着睡衣,打着小哈欠迷迷瞪瞪的走了出来,看到洛天和容姐两人坐在沙发上说话,客厅里一大堆收拾的好东西,不由得眨了眨眼睛:“喂,你们这是要私奔吗?不会把我丢下吧。”
  “嘿,你见过私奔带拖油瓶的吗?”洛天嘿嘿一乐。
  兰兰顿时一呲牙,“什么拖油瓶啊,我又不是你们的孩子,哼!”
  容姐笑了笑,冲兰兰招了招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兰兰,姐要搬家了,夜总会的职务也不准备干了,恐怕不能照顾你了。”
  兰兰一听顿时明白了什么,恨恨的说道:“是不是因为昨晚的事?放心的姐,有我呢,春风吹,战鼓擂,比比看看谁怕谁。”这个丫头举着拳头,小银牙咬的咯咯直响。
  容姐摇了摇头:“好了,兰兰,姐知道你有这个心就好了,这里面的道道你不懂,以后你会明白的。”
  “哼,我有什么不懂的,你不就是得罪了一个混蛋么?从哪里摔倒从哪里爬起来,我会一直追随你,嘿,姐,我饿了,先做饭吧。”这个丫头只激情洋溢一半,就捂着肚子软了下来。
  洛天颇有深意的望了一眼兰兰:“容姐,你先做早餐吧,这些我来收拾,既然兰兰喜欢跟着你,就让她跟着吧。”
  “嘿,还是天哥够意思,我喜欢。”兰兰顿时不冲洛天呲牙了,两眼大眼睛变成了小月亮。
  “你叫我什么?”洛天问道。
  “天哥啊?”兰兰愣愣的说道。
  “再叫一遍!”洛天严肃的说到。
  “天哥!”兰兰更疑惑了:“怎么了?”
  “嗯,没事,听着舒坦!”
  “你给我去死!”兰兰又开始呲牙了。
  看着两人闹腾,容姐的心情也不错,笑着说道:“那好吧,兰兰你就跟着姐吧,不过姐以后没有工作了,你可不要挑食啊。”
  “不会的,只要跟着容姐,让我吃窝头也愿意,嗯,燕窝!哈!”
  在东昌混了这么多年,裴容还是有不少的朋友的,她很快联系上了一个昔日的小姐妹,很早就洗手不干了,不过现在混的也不错,开了一家中型的物流公司,不说日进斗金,不过却也是一个小富婆。
  吃过早餐,容姐就带着洛天和兰兰找上了这个小姐妹,简单的说明了情况,这个小姐妹也是唏嘘不已,当场拿出一套别墅钥匙,让她随便住,并邀请容姐到她的物流公司帮忙,直接给她一个经理的位置,却是被容姐婉言拒绝了。
行了吧姐还没有落魄到那种地步容姐抛给洛天一个白眼然后接着说道群英夜总会我也不准备干了本来许诺给你的治安经理估计也泡汤了容姐苦笑道洛天摆摆手什么治安经理他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只要守在这个女人身边保护她就可以了这时兰兰穿着睡衣打着小哈欠迷迷瞪瞪的走了出来看到洛天和容姐两人坐在沙发上说话客厅里一大堆收拾的好东西不由得眨了眨眼睛喂你们这是要私奔吗不会把我丢下吧嘿你见过私奔带拖油瓶的吗洛天嘿嘿一乐兰兰顿时一呲牙什么拖油瓶啊我又不是你们的孩子哼容姐笑了笑冲兰兰招了招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兰兰姐要搬家了夜总会的职务也不准备干了恐怕不能照顾你了兰兰一听顿时明白了什么恨恨的说道是不是因为昨晚的事放心的姐有我呢春风吹战鼓擂比比看看谁怕谁这个丫头举着拳头小银牙咬的咯咯直响容姐摇了摇头好了兰兰姐知道你有这个心就好了这里面的道道你不懂以后你会明白的哼我有什么不懂的你不就是得罪了一个混蛋么从哪里摔倒从哪里爬起来我会一直追随你嘿姐我饿了先做饭吧这个丫头只激情洋溢一半就捂着肚子软了下来洛天颇有深意的望了一眼兰兰容姐你先做早餐吧这些我来收拾既然兰兰喜欢跟着你就让她跟着吧嘿还是天哥够意思我喜欢兰兰顿时不冲洛天呲牙了两眼大眼睛变成了小月亮你叫我什么洛天问道天哥啊兰兰愣愣的说道再叫一遍洛天严肃的说到天哥兰兰更疑惑了怎么了嗯没事听着舒坦你给我去死兰兰又开始呲牙了看着两人闹腾容姐的心情也不错笑着说道那好吧兰兰你就跟着姐吧不过姐以后没有工作了你可不要挑食啊不会的只要跟着容姐让我吃窝头也愿意嗯燕窝哈在东昌混了这么多年裴容还是有不少的朋友的她很快联系上了一个昔日的小姐妹很早就洗手不干了不过现在混的也不错开了一家中型的物流公司不说日进斗金不过却也是一个小富婆吃过早餐容姐就带着洛天和兰兰找上了这个小姐妹简单的说明了情况这个小姐妹也是唏嘘不已当场拿出一套别墅钥匙让她随便住并邀请容姐到她的物流公司帮忙直接给她一个经理的位置却是被容姐婉言拒绝了“行姐还没有落魄到那种地步。”容姐抛给洛天白眼然后接着说道:“群英夜总会也准备干本来许诺给治安经理估计也泡汤。”容姐苦笑道。
  洛天摆摆手什么治安经理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只要守在女身边保护她就可以。
  时兰兰穿着睡衣打着小哈欠迷迷瞪瞪走出来看到洛天和容姐两坐在沙发上说话客厅里大堆收拾东西由得眨眨眼睛:“喂们要私奔?会把丢下。”
  “嘿见过私奔带拖油瓶?”洛天嘿嘿乐。
  兰兰顿时呲牙“什么拖油瓶啊又们孩子哼!”
  容姐笑笑冲兰兰招招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兰兰姐要搬家夜总会职务也准备干恐怕能照顾。”
  兰兰听顿时明白什么恨恨说道:“因为昨晚事?放心姐有呢春风吹战鼓擂比比看看谁怕谁。”丫头举着拳头小银牙咬咯咯直响。
  容姐摇摇头:“兰兰姐知道有心就里面道道懂以后会明白。”
  “哼有什么懂就得罪混蛋么?从哪里摔倒从哪里爬起来会直追随嘿姐饿先做饭。”丫头只激情洋溢半就捂着肚子软下来。
  洛天颇有深意望眼兰兰:“容姐先做早餐些来收拾既然兰兰喜欢跟着就让她跟着。”
  “嘿还天哥够意思喜欢。”兰兰顿时冲洛天呲牙两眼大眼睛变成小月亮。
  “叫什么?”洛天问道。
  “天哥啊?”兰兰愣愣说道。
  “再叫遍!”洛天严肃说到。
  “天哥!”兰兰更疑惑:“怎么?”
  “嗯没事听着舒坦!”
  “给去死!”兰兰又开始呲牙。
  看着两闹腾容姐心情也错笑着说道:“那兰兰就跟着姐过姐以后没有工作可要挑食啊。”
  “会只要跟着容姐让吃窝头也愿意嗯燕窝!哈!”
  在东昌混么多年裴容还有少朋友她很快联系上昔日小姐妹很早就洗手干过现在混也错开家中型物流公司说日进斗金过却也小富婆。
  吃过早餐容姐就带着洛天和兰兰找上小姐妹简单说明情况小姐妹也唏嘘已当场拿出套别墅钥匙让她随便住并邀请容姐到她物流公司帮忙直接给她经理位置却被容姐婉言拒绝。
“行了吧,姐还没有落魄到那种地步。”容姐抛给洛天一个白眼,然后接着说道:“群英夜总会我也不准备干了,本来许诺给你的治安经理估计也泡汤了。”容姐苦笑道。
  洛天摆摆手,什么治安经理,他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只要守在这个女人身边保护她就可以了。
  这时兰兰穿着睡衣,打着小哈欠迷迷瞪瞪的走了出来,看到洛天和容姐两人坐在沙发上说话,客厅里一大堆收拾的好东西,不由得眨了眨眼睛:“喂,你们这是要私奔吗?不会把我丢下吧。”
  “嘿,你见过私奔带拖油瓶的吗?”洛天嘿嘿一乐。
  兰兰顿时一呲牙,“什么拖油瓶啊,我又不是你们的孩子,哼!”
  容姐笑了笑,冲兰兰招了招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兰兰,姐要搬家了,夜总会的职务也不准备干了,恐怕不能照顾你了。”
  兰兰一听顿时明白了什么,恨恨的说道:“是不是因为昨晚的事?放心的姐,有我呢,春风吹,战鼓擂,比比看看谁怕谁。”这个丫头举着拳头,小银牙咬的咯咯直响。
  容姐摇了摇头:“好了,兰兰,姐知道你有这个心就好了,这里面的道道你不懂,以后你会明白的。”
  “哼,我有什么不懂的,你不就是得罪了一个混蛋么?从哪里摔倒从哪里爬起来,我会一直追随你,嘿,姐,我饿了,先做饭吧。”这个丫头只激情洋溢一半,就捂着肚子软了下来。
  洛天颇有深意的望了一眼兰兰:“容姐,你先做早餐吧,这些我来收拾,既然兰兰喜欢跟着你,就让她跟着吧。”
  “嘿,还是天哥够意思,我喜欢。”兰兰顿时不冲洛天呲牙了,两眼大眼睛变成了小月亮。
  “你叫我什么?”洛天问道。
  “天哥啊?”兰兰愣愣的说道。
  “再叫一遍!”洛天严肃的说到。
  “天哥!”兰兰更疑惑了:“怎么了?”
  “嗯,没事,听着舒坦!”
  “你给我去死!”兰兰又开始呲牙了。
  看着两人闹腾,容姐的心情也不错,笑着说道:“那好吧,兰兰你就跟着姐吧,不过姐以后没有工作了,你可不要挑食啊。”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