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当前形势

下载免费读
“哼,夸你两句别找不着北,还以身相许,姐给你,你敢要吗。”容姐风情万种的白了洛天一眼,用纤纤的玉手轻轻勾起洛天的下巴,笑呤呤的说道,颇有种女王临幸的意思。
  “哈,敢要,只是小弟想要先混出个名头来,然后再把姐来个金屋藏娇,对了,那方面经验不多,还希望容姐多多指点,嘿!”洛天哈哈大笑道。
  “去死!骗鬼去吧。”容姐一击粉拳打在洛天的腰上,轻轻柔柔,不疼不痒,还带着香气,两人上了车,向大富豪小区而去,车是兰兰的,容姐的车还没有修好,那个丫头没有跟来,自己一个人躲在新搬的别墅里玩手机。
  容姐朋友的那个别墅不小,上下两层,在容姐的执意要求下,洛天也决定搬过去,对于一般的女人,男女共处一室似乎有些不妥,不过容姐根本不在意,道上混的,什么事都看得开。
  两人来到地下室,房东大妈高兴的为洛天办理了退房手续,连房租也退了,洛天过意不去,还是给她留了一百块钱,也没有住半个月,一百块钱也够了。
  洛天的行李很简单,几件破衣服,一个小纸箱,用胶带封住,紧紧的抱着,容姐打趣道到底是什么宝贝,洛天笑咧咧的说是自己的命根子,容姐脸一红,白了他一眼,两人上了车离开了大富豪小区。
  容姐辞职了,这在东昌地下是件大事,东昌市,南街区容姐,名头还是很响亮的,有“午夜莲花”之称,不仅是因为这个女人长的美,出淤泥而不染,而且有很强的管理手段,手下的小姐妹都喜欢跟着她混,因为容姐仗义,从来不会让手下吃亏。
  她可是南街区三哥公认的金牌摇钱树啊,就这么辞职了,众说纷纭,都在猜测着是什么原因,有的说是因为容姐不满意目前的待遇,还有的说,容姐想独揽群英夜总会,三哥没有答应,两人谈崩了,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喂,容姐,你就这样混下去么?好没有意思啊,南春华那个王八蛋害得你成这样,你就不想找回场子?”
  这天,兰兰躺在别墅阳台的一个藤椅上,穿着一件热裤,听着音乐,手里拿着一瓶可乐,突然扭头看向坐在沙发上,抱着双臂无聊的看着电视的容姐问到。
  “场子肯定要找,只不过不是现在啊,姐现在一没有势力,二没有靠山,小资女人一个,凭什么找回场子?”容姐苦笑。
  “嘿,你如果想找场子,需要帮忙的话,我帮你。”兰兰拍了拍胸口滋溜吸了一下吸管豪气的说到。
  洛天摸了一下鼻子,把目光从小丫头胸前移了开去,又转到容姐的身上,然后走了过来,坐在容姐的对面:“容姐,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哼夸你两句别找不着北还以身相许姐给你你敢要吗容姐风情万种的白了洛天一眼用纤纤的玉手轻轻勾起洛天的下巴笑呤呤的说道颇有种女王临幸的意思哈敢要只是小弟想要先混出个名头来然后再把姐来个金屋藏娇对了那方面经验不多还希望容姐多多指点嘿洛天哈哈大笑道去死骗鬼去吧容姐一击粉拳打在洛天的腰上轻轻柔柔不疼不痒还带着香气两人上了车向大富豪小区而去车是兰兰的容姐的车还没有修好那个丫头没有跟来自己一个人躲在新搬的别墅里玩手机容姐朋友的那个别墅不小上下两层在容姐的执意要求下洛天也决定搬过去对于一般的女人男女共处一室似乎有些不妥不过容姐根本不在意道上混的什么事都看得开两人来到地下室房东大妈高兴的为洛天办理了退房手续连房租也退了洛天过意不去还是给她留了一百块钱也没有住半个月一百块钱也够了洛天的行李很简单几件破衣服一个小纸箱用胶带封住紧紧的抱着容姐打趣道到底是什么宝贝洛天笑咧咧的说是自己的命根子容姐脸一红白了他一眼两人上了车离开了大富豪小区容姐辞职了这在东昌地下是件大事东昌市南街区容姐名头还是很响亮的有午夜莲花之称不仅是因为这个女人长的美出淤泥而不染而且有很强的管理手段手下的小姐妹都喜欢跟着她混因为容姐仗义从来不会让手下吃亏她可是南街区三哥公认的金牌摇钱树啊就这么辞职了众说纷纭都在猜测着是什么原因有的说是因为容姐不满意目前的待遇还有的说容姐想独揽群英夜总会三哥没有答应两人谈崩了反正说什么的都有喂容姐你就这样混下去么好没有意思啊南春华那个王八蛋害得你成这样你就不想找回场子这天兰兰躺在别墅阳台的一个藤椅上穿着一件热裤听着音乐手里拿着一瓶可乐突然扭头看向坐在沙发上抱着双臂无聊的看着电视的容姐问到场子肯定要找只不过不是现在啊姐现在一没有势力二没有靠山小资女人一个凭什么找回场子容姐苦笑嘿你如果想找场子需要帮忙的话我帮你兰兰拍了拍胸口滋溜吸了一下吸管豪气的说到洛天摸了一下鼻子把目光从小丫头胸前移了开去又转到容姐的身上然后走了过来坐在容姐的对面容姐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哼夸两句别找着北还以身相许姐给敢要。”容姐风情万种白洛天眼用纤纤玉手轻轻勾起洛天下巴笑呤呤说道颇有种女王临幸意思。
  “哈敢要只小弟想要先混出名头来然后再把姐来金屋藏娇对那方面经验多还希望容姐多多指点嘿!”洛天哈哈大笑道。
  “去死!骗鬼去。”容姐击粉拳打在洛天腰上轻轻柔柔疼痒还带着香气两上车向大富豪小区而去车兰兰容姐车还没有修那丫头没有跟来自己躲在新搬别墅里玩手机。
  容姐朋友那别墅小上下两层在容姐执意要求下洛天也决定搬过去对于般女男女共处室似乎有些妥过容姐根本在意道上混什么事都看得开。
  两来到地下室房东大妈高兴为洛天办理退房手续连房租也退洛天过意去还给她留百块钱也没有住半月百块钱也够。
  洛天行李很简单几件破衣服小纸箱用胶带封住紧紧抱着容姐打趣道到底什么宝贝洛天笑咧咧说自己命根子容姐脸红白眼两上车离开大富豪小区。
  容姐辞职在东昌地下件大事东昌市南街区容姐名头还很响亮有“午夜莲花”之称仅因为女长美出淤泥而染而且有很强管理手段手下小姐妹都喜欢跟着她混因为容姐仗义从来会让手下吃亏。
  她可南街区三哥公认金牌摇钱树啊就么辞职众说纷纭都在猜测着什么原因有说因为容姐满意目前待遇还有说容姐想独揽群英夜总会三哥没有答应两谈崩反正说什么都有。
  “喂容姐就样混下去么?没有意思啊南春华那王八蛋害得成样就想找回场子?”
  天兰兰躺在别墅阳台藤椅上穿着件热裤听着音乐手里拿着瓶可乐突然扭头看向坐在沙发上抱着双臂无聊看着电视容姐问到。
  “场子肯定要找只过现在啊姐现在没有势力二没有靠山小资女凭什么找回场子?”容姐苦笑。
  “嘿如果想找场子需要帮忙话帮。”兰兰拍拍胸口滋溜吸下吸管豪气说到。
  洛天摸下鼻子把目光从小丫头胸前移开去又转到容姐身上然后走过来坐在容姐对面:“容姐下步有什么打算。”
“哼,夸你两句别找不着北,还以身相许,姐给你,你敢要吗。”容姐风情万种的白了洛天一眼,用纤纤的玉手轻轻勾起洛天的下巴,笑呤呤的说道,颇有种女王临幸的意思。
  “哈,敢要,只是小弟想要先混出个名头来,然后再把姐来个金屋藏娇,对了,那方面经验不多,还希望容姐多多指点,嘿!”洛天哈哈大笑道。
  “去死!骗鬼去吧。”容姐一击粉拳打在洛天的腰上,轻轻柔柔,不疼不痒,还带着香气,两人上了车,向大富豪小区而去,车是兰兰的,容姐的车还没有修好,那个丫头没有跟来,自己一个人躲在新搬的别墅里玩手机。
  容姐朋友的那个别墅不小,上下两层,在容姐的执意要求下,洛天也决定搬过去,对于一般的女人,男女共处一室似乎有些不妥,不过容姐根本不在意,道上混的,什么事都看得开。
  两人来到地下室,房东大妈高兴的为洛天办理了退房手续,连房租也退了,洛天过意不去,还是给她留了一百块钱,也没有住半个月,一百块钱也够了。
  洛天的行李很简单,几件破衣服,一个小纸箱,用胶带封住,紧紧的抱着,容姐打趣道到底是什么宝贝,洛天笑咧咧的说是自己的命根子,容姐脸一红,白了他一眼,两人上了车离开了大富豪小区。
  容姐辞职了,这在东昌地下是件大事,东昌市,南街区容姐,名头还是很响亮的,有“午夜莲花”之称,不仅是因为这个女人长的美,出淤泥而不染,而且有很强的管理手段,手下的小姐妹都喜欢跟着她混,因为容姐仗义,从来不会让手下吃亏。
  她可是南街区三哥公认的金牌摇钱树啊,就这么辞职了,众说纷纭,都在猜测着是什么原因,有的说是因为容姐不满意目前的待遇,还有的说,容姐想独揽群英夜总会,三哥没有答应,两人谈崩了,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喂,容姐,你就这样混下去么?好没有意思啊,南春华那个王八蛋害得你成这样,你就不想找回场子?”
  这天,兰兰躺在别墅阳台的一个藤椅上,穿着一件热裤,听着音乐,手里拿着一瓶可乐,突然扭头看向坐在沙发上,抱着双臂无聊的看着电视的容姐问到。
  “场子肯定要找,只不过不是现在啊,姐现在一没有势力,二没有靠山,小资女人一个,凭什么找回场子?”容姐苦笑。
  “嘿,你如果想找场子,需要帮忙的话,我帮你。”兰兰拍了拍胸口滋溜吸了一下吸管豪气的说到。
“哼吗夸吗两句别找吗着北吗还以身相许吗姐给吗吗吗敢要吗。”容姐风情万种吗白吗洛天吗眼吗用纤纤吗玉手轻轻勾起洛天吗下巴吗笑呤呤吗说道吗颇有种女王临幸吗意思。
  “哈吗敢要吗只吗小弟想要先混出吗名头来吗然后再把姐来吗金屋藏娇吗对吗吗那方面经验吗多吗还希望容姐多多指点吗嘿!”洛天哈哈大笑道。
  “去死!骗鬼去吗。”容姐吗击粉拳打在洛天吗腰上吗轻轻柔柔吗吗疼吗痒吗还带着香气吗两吗上吗车吗向大富豪小区而去吗车吗兰兰吗吗容姐吗车还没有修吗吗那吗丫头没有跟来吗自己吗吗吗躲在新搬吗别墅里玩手机。
  容姐朋友吗那吗别墅吗小吗上下两层吗在容姐吗执意要求下吗洛天也决定搬过去吗对于吗般吗女吗吗男女共处吗室似乎有些吗妥吗吗过容姐根本吗在意吗道上混吗吗什么事都看得开。
  两吗来到地下室吗房东大妈高兴吗为洛天办理吗退房手续吗连房租也退吗吗洛天过意吗去吗还吗给她留吗吗百块钱吗也没有住半吗月吗吗百块钱也够吗。
  洛天吗行李很简单吗几件破衣服吗吗吗小纸箱吗用胶带封住吗紧紧吗抱着吗容姐打趣道到底吗什么宝贝吗洛天笑咧咧吗说吗自己吗命根子吗容姐脸吗红吗白吗吗吗眼吗两吗上吗车离开吗大富豪小区。
  容姐辞职吗吗吗在东昌地下吗件大事吗东昌市吗南街区容姐吗名头还吗很响亮吗吗有“午夜莲花”之称吗吗仅吗因为吗吗女吗长吗美吗出淤泥而吗染吗而且有很强吗管理手段吗手下吗小姐妹都喜欢跟着她混吗因为容姐仗义吗从来吗会让手下吃亏。
  她可吗南街区三哥公认吗金牌摇钱树啊吗就吗么辞职吗吗众说纷纭吗都在猜测着吗什么原因吗有吗说吗因为容姐吗满意目前吗待遇吗还有吗说吗容姐想独揽群英夜总会吗三哥没有答应吗两吗谈崩吗吗反正说什么吗都有。
  “喂吗容姐吗吗就吗样混下去么?吗没有意思啊吗南春华那吗王八蛋害得吗成吗样吗吗就吗想找回场子?”
  吗天吗兰兰躺在别墅阳台吗吗吗藤椅上吗穿着吗件热裤吗听着音乐吗手里拿着吗瓶可乐吗突然扭头看向坐在沙发上吗抱着双臂无聊吗看着电视吗容姐问到。
  “场子肯定要找吗只吗过吗吗现在啊吗姐现在吗没有势力吗二没有靠山吗小资女吗吗吗吗凭什么找回场子?”容姐苦笑。
  “嘿吗吗如果想找场子吗需要帮忙吗话吗吗帮吗。”兰兰拍吗拍胸口滋溜吸吗吗下吸管豪气吗说到。
  洛天摸吗吗下鼻子吗把目光从小丫头胸前移吗开去吗又转到容姐吗身上吗然后走吗过来吗坐在容姐吗对面:“容姐吗下吗步吗有什么打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