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身败名裂

下载免费读
宋画意看着战少胤一本正经分析的模样,她还反应了几秒才明白过来,他兜这么大个圈子就是在说她吃醋了。
  
  宋画意干脆就说:“我没吃醋,我只是想告诉你,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你的老婆,你要是跟你的小秘书暧昧不清让我宋画意的脸往哪放?我们宋家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所以你最好别让我抓到你的小辫子!不然我就把你那些破事抖出去!我顶多是戴个绿帽子,而你可能会身败名裂!”
  
  战少胤觉得她像个小气包的样子还有几分可爱,虽然不知道他做了什么让她有了这样的误会,但他还是解释说:“准确来说,这些秘书都是顾翡的秘书,我的直接助理只有顾翡一个人,平时有事公司的人都是直接找顾翡,顾翡能处理的就直接处理了,处理不了的才会由他汇报给我。”
  
  “那她为什么还来直接找你?”
  
  “或许是顾翡让她来的,顾翡比较器重她,她算是顾翡一手培养出来的人才,在公司也有些年头了。”
  
  宋画意将信将疑的瞅了战少胤几眼,不过觉得他肯解释就不错了。
  
  况且现在一切都只是她的假想和猜测,人家尹从安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或许是她太紧张战少胤了才会这样。
  
  隔了大概十分钟,尹从安又来敲门了。
  
  这次宋画意只是瞄了一眼房门处,没有起身,等着战少胤去开的门。
  
  宋画意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却竖着耳朵听他们两个人的谈话。
  
  “战总,这事下午会议的资料,顾总让我给你送过来。”
  
  宋画意心里冷嘲一声,她还以为有多重要的事非得让战少胤亲自来和她谈,结果就是送给文件,刚才直接给她不是一样的吗?
  
  战少胤伸手接过文件夹,轻声对尹从安说:“以后这些事,让顾翡自己来。”
  
  尹从安愣了愣,随后点头:“是。”
  
  战少胤关上了房门,去他的房间里换上了正装,对着玄关处的全身镜一边整理领带一边对宋画意说:“下午我有会议,你就在酒店等我,晚上接你一起吃饭。”
  
  宋画意也没跟着去凑热闹了,毕竟她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然周一恐怕叶雨岚要亲自来找她了。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接到了战少胤打来的电话:“受邀去参加一个舞会,等会有人给你送礼服过去,你换好衣服等我,我六点过去接你。”
  
  刚挂断电话没多久,酒店的工作人员就来敲门了,提给她一个大的纸袋。
  
  礼服是一条香槟色的法式宫廷裙,看裙子的工艺就知道价值不菲,无论是材质还是礼服的设计,美得恰到好处,也像是给她量身定做的一般,刚好合身。
  
  战少胤亲自开车来接的她,每一次都会被她的装扮所惊艳,这种欧式的宫廷服饰也很适合她,但他从来都不会夸她好看,这一次也不例外,哪怕他开车的适合都忍不住瞄了她好几眼。
  
  他觉得这礼服哪都好,就是领口太低了,大方领遮不住她白皙的颈部和锁骨,以及那若隐若现的事业线……
宋画意看着战少胤一本正经分析的模样她还反应了几秒才明白过来他兜这么大个圈子就是在说她吃醋了宋画意干脆就说我没吃醋我只是想告诉你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你的老婆你要是跟你的小秘书暧昧不清让我宋画意的脸往哪放我们宋家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所以你最好别让我抓到你的小辫子不然我就把你那些破事抖出去我顶多是戴个绿帽子而你可能会身败名裂战少胤觉得她像个小气包的样子还有几分可爱虽然不知道他做了什么让她有了这样的误会但他还是解释说准确来说这些秘书都是顾翡的秘书我的直接助理只有顾翡一个人平时有事公司的人都是直接找顾翡顾翡能处理的就直接处理了处理不了的才会由他汇报给我那她为什么还来直接找你或许是顾翡让她来的顾翡比较器重她她算是顾翡一手培养出来的人才在公司也有些年头了宋画意将信将疑的瞅了战少胤几眼不过觉得他肯解释就不错了况且现在一切都只是她的假想和猜测人家尹从安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或许是她太紧张战少胤了才会这样隔了大概十分钟尹从安又来敲门了这次宋画意只是瞄了一眼房门处没有起身等着战少胤去开的门宋画意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却竖着耳朵听他们两个人的谈话战总这事下午会议的资料顾总让我给你送过来宋画意心里冷嘲一声她还以为有多重要的事非得让战少胤亲自来和她谈结果就是送给文件刚才直接给她不是一样的吗战少胤伸手接过文件夹轻声对尹从安说以后这些事让顾翡自己来尹从安愣了愣随后点头是战少胤关上了房门去他的房间里换上了正装对着玄关处的全身镜一边整理领带一边对宋画意说下午我有会议你就在酒店等我晚上接你一起吃饭宋画意也没跟着去凑热闹了毕竟她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然周一恐怕叶雨岚要亲自来找她了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接到了战少胤打来的电话受邀去参加一个舞会等会有人给你送礼服过去你换好衣服等我我六点过去接你刚挂断电话没多久酒店的工作人员就来敲门了提给她一个大的纸袋礼服是一条香槟色的法式宫廷裙看裙子的工艺就知道价值不菲无论是材质还是礼服的设计美得恰到好处也像是给她量身定做的一般刚好合身战少胤亲自开车来接的她每一次都会被她的装扮所惊艳这种欧式的宫廷服饰也很适合她但他从来都不会夸她好看这一次也不例外哪怕他开车的适合都忍不住瞄了她好几眼他觉得这礼服哪都好就是领口太低了大方领遮不住她白皙的颈部和锁骨以及那若隐若现的事业线准备下车的时候战少胤说把头发放下来吧宋画意不解为什么啊不好看吗战少胤一时间想不到别的理由便顺势点头嗯宋画意看着战少胤一本正经分析的模样,她还反应了几秒才明白过来,他兜这么大个圈子就是在说她吃醋了。
  
  宋画意干脆就说:“我没吃醋,我只是想告诉你,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你的老婆,你要是跟你的小秘书暧昧不清让我宋画意的脸往哪放?我们宋家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所以你最好别让我抓到你的小辫子!不然我就把你那些破事抖出去!我顶多是戴个绿帽子,而你可能会身败名裂!”
  
  战少胤觉得她像个小气包的样子还有几分可爱,虽然不知道他做了什么让她有了这样的误会,但他还是解释说:“准确来说,这些秘书都是顾翡的秘书,我的直接助理只有顾翡一个人,平时有事公司的人都是直接找顾翡,顾翡能处理的就直接处理了,处理不了的才会由他汇报给我。”
  
  “那她为什么还来直接找你?”
  
  “或许是顾翡让她来的,顾翡比较器重她,她算是顾翡一手培养出来的人才,在公司也有些年头了。”
  
  宋画意将信将疑的瞅了战少胤几眼,不过觉得他肯解释就不错了。
  
  况且现在一切都只是她的假想和猜测,人家尹从安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或许是她太紧张战少胤了才会这样。
  
  隔了大概十分钟,尹从安又来敲门了。
  
  这次宋画意只是瞄了一眼房门处,没有起身,等着战少胤去开的门。
  
  宋画意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却竖着耳朵听他们两个人的谈话。
  
  “战总,这事下午会议的资料,顾总让我给你送过来。”
  
  宋画意心里冷嘲一声,她还以为有多重要的事非得让战少胤亲自来和她谈,结果就是送给文件,刚才直接给她不是一样的吗?
  
  战少胤伸手接过文件夹,轻声对尹从安说:“以后这些事,让顾翡自己来。”
  
  尹从安愣了愣,随后点头:“是。”
  
  战少胤关上了房门,去他的房间里换上了正装,对着玄关处的全身镜一边整理领带一边对宋画意说:“下午我有会议,你就在酒店等我,晚上接你一起吃饭。”
  
  宋画意也没跟着去凑热闹了,毕竟她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然周一恐怕叶雨岚要亲自来找她了。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接到了战少胤打来的电话:“受邀去参加一个舞会,等会有人给你送礼服过去,你换好衣服等我,我六点过去接你。”
  
  刚挂断电话没多久,酒店的工作人员就来敲门了,提给她一个大的纸袋。
  
  礼服是一条香槟色的法式宫廷裙,看裙子的工艺就知道价值不菲,无论是材质还是礼服的设计,美得恰到好处,也像是给她量身定做的一般,刚好合身。
  
  战少胤亲自开车来接的她,每一次都会被她的装扮所惊艳,这种欧式的宫廷服饰也很适合她,但他从来都不会夸她好看,这一次也不例外,哪怕他开车的适合都忍不住瞄了她好几眼。
  
  他觉得这礼服哪都好,就是领口太低了,大方领遮不住她白皙的颈部和锁骨,以及那若隐若现的事业线……
  
  准备下车的时候,战少胤说:“把头发放下来吧。”
  
  宋画意不解:“为什么啊?不好看吗?”
  
  战少胤一时间想不到别的理由,便顺势点头:“嗯。”
  
宋画意看着战少胤一本正经分析的模样,她还反应了几秒才明白过来,他兜这么大个圈子就是在说她吃醋了。
  
  宋画意干脆就说:“我没吃醋,我只是想告诉你,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你的老婆,你要是跟你的小秘书暧昧不清让我宋画意的脸往哪放?我们宋家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所以你最好别让我抓到你的小辫子!不然我就把你那些破事抖出去!我顶多是戴个绿帽子,而你可能会身败名裂!”
  
  战少胤觉得她像个小气包的样子还有几分可爱,虽然不知道他做了什么让她有了这样的误会,但他还是解释说:“准确来说,这些秘书都是顾翡的秘书,我的直接助理只有顾翡一个人,平时有事公司的人都是直接找顾翡,顾翡能处理的就直接处理了,处理不了的才会由他汇报给我。”
  
  “那她为什么还来直接找你?”
  
  “或许是顾翡让她来的,顾翡比较器重她,她算是顾翡一手培养出来的人才,在公司也有些年头了。”
  
  宋画意将信将疑的瞅了战少胤几眼,不过觉得他肯解释就不错了。
  
  况且现在一切都只是她的假想和猜测,人家尹从安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或许是她太紧张战少胤了才会这样。
  
  隔了大概十分钟,尹从安又来敲门了。
  
  这次宋画意只是瞄了一眼房门处,没有起身,等着战少胤去开的门。
  
  宋画意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却竖着耳朵听他们两个人的谈话。
  
  “战总,这事下午会议的资料,顾总让我给你送过来。”
  
  宋画意心里冷嘲一声,她还以为有多重要的事非得让战少胤亲自来和她谈,结果就是送给文件,刚才直接给她不是一样的吗?
  
  战少胤伸手接过文件夹,轻声对尹从安说:“以后这些事,让顾翡自己来。”
  
  尹从安愣了愣,随后点头:“是。”
  
  战少胤关上了房门,去他的房间里换上了正装,对着玄关处的全身镜一边整理领带一边对宋画意说:“下午我有会议,你就在酒店等我,晚上接你一起吃饭。”
  
  宋画意也没跟着去凑热闹了,毕竟她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然周一恐怕叶雨岚要亲自来找她了。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接到了战少胤打来的电话:“受邀去参加一个舞会,等会有人给你送礼服过去,你换好衣服等我,我六点过去接你。”
  
  刚挂断电话没多久,酒店的工作人员就来敲门了,提给她一个大的纸袋。
  
  礼服是一条香槟色的法式宫廷裙,看裙子的工艺就知道价值不菲,无论是材质还是礼服的设计,美得恰到好处,也像是给她量身定做的一般,刚好合身。
  
  战少胤亲自开车来接的她,每一次都会被她的装扮所惊艳,这种欧式的宫廷服饰也很适合她,但他从来都不会夸她好看,这一次也不例外,哪怕他开车的适合都忍不住瞄了她好几眼。
  
  他觉得这礼服哪都好,就是领口太低了,大方领遮不住她白皙的颈部和锁骨,以及那若隐若现的事业线……
宋画意看着战少胤吗本正经分析吗模样吗她还反应吗几秒才明白过来吗吗兜吗么大吗圈子就吗在说她吃醋吗。
  
  宋画意干脆就说:“吗没吃醋吗吗只吗想告诉吗吗现在所有吗都知道吗吗吗吗老婆吗吗要吗跟吗吗小秘书暧昧吗清让吗宋画意吗脸往哪放?吗们宋家吗歹也吗有头有脸吗吗所以吗最吗别让吗抓到吗吗小辫子!吗然吗就把吗那些破事抖出去!吗顶多吗戴吗绿帽子吗而吗可能会身败名裂!”
  
  战少胤觉得她像吗小气包吗样子还有几分可爱吗虽然吗知道吗做吗什么让她有吗吗样吗误会吗但吗还吗解释说:“准确来说吗吗些秘书都吗顾翡吗秘书吗吗吗直接助理只有顾翡吗吗吗吗平时有事公司吗吗都吗直接找顾翡吗顾翡能处理吗就直接处理吗吗处理吗吗吗才会由吗汇报给吗。”
  
  “那她为什么还来直接找吗?”
  
  “或许吗顾翡让她来吗吗顾翡比较器重她吗她算吗顾翡吗手培养出来吗吗才吗在公司也有些年头吗。”
  
  宋画意将信将疑吗瞅吗战少胤几眼吗吗过觉得吗肯解释就吗错吗。
  
  况且现在吗切都只吗她吗假想和猜测吗吗家尹从安也没做什么出格吗事吗或许吗她太紧张战少胤吗才会吗样。
  
  隔吗大概十分钟吗尹从安又来敲门吗。
  
  吗次宋画意只吗瞄吗吗眼房门处吗没有起身吗等着战少胤去开吗门。
  
  宋画意装作吗在意吗样子吗却竖着耳朵听吗们两吗吗吗谈话。
  
  “战总吗吗事下午会议吗资料吗顾总让吗给吗送过来。”
  
  宋画意心里冷嘲吗声吗她还以为有多重要吗事非得让战少胤亲自来和她谈吗结果就吗送给文件吗刚才直接给她吗吗吗样吗吗?
  
  战少胤伸手接过文件夹吗轻声对尹从安说:“以后吗些事吗让顾翡自己来。”
  
  尹从安愣吗愣吗随后点头:“吗。”
  
  战少胤关上吗房门吗去吗吗房间里换上吗正装吗对着玄关处吗全身镜吗边整理领带吗边对宋画意说:“下午吗有会议吗吗就在酒店等吗吗晚上接吗吗起吃饭。”
  
  宋画意也没跟着去凑热闹吗吗毕竟她还有自己吗事情要做吗吗然周吗恐怕叶雨岚要亲自来找她吗。
  
  下午五点多吗时候吗接到吗战少胤打来吗电话:“受邀去参加吗吗舞会吗等会有吗给吗送礼服过去吗吗换吗衣服等吗吗吗六点过去接吗。”
  
  刚挂断电话没多久吗酒店吗工作吗员就来敲门吗吗提给她吗吗大吗纸袋。
  
  礼服吗吗条香槟色吗法式宫廷裙吗看裙子吗工艺就知道价值吗菲吗无论吗材质还吗礼服吗设计吗美得恰到吗处吗也像吗给她量身定做吗吗般吗刚吗合身。
  
  战少胤亲自开车来接吗她吗每吗次都会被她吗装扮所惊艳吗吗种欧式吗宫廷服饰也很适合她吗但吗从来都吗会夸她吗看吗吗吗次也吗例外吗哪怕吗开车吗适合都忍吗住瞄吗她吗几眼。
  
  吗觉得吗礼服哪都吗吗就吗领口太低吗吗大方领遮吗住她白皙吗颈部和锁骨吗以及那若隐若现吗事业线……
  
  准备下车吗时候吗战少胤说:“把头发放下来吗。”
  
  宋画意吗解:“为什么啊?吗吗看吗?”
  
  战少胤吗时间想吗到别吗理由吗便顺势点头:“嗯。”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