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一缕炊烟

下载免费读
阳洲的海滩上,远征军在紧张地卸货,扎营。
  “圣仪啊,这番美景,在神州可是见不到的。”崇祯和郑鸿逵站在滩头,望着渐隐的夕阳。之歌
  “是啊,约摸有几十年没见过这般光景了。臣幼年在日本的平户长大,每到这时候就坐在海边看着夕阳西下。世事难料啊,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
  在海边长大的中国人想必都看过朝阳出水,日薄西山的景色。
  但在这东海的彼岸,太阳确是从山那边升起,沉入大洋之中。
  不少人放下手头的事,驻足观看这家乡没有的景色。
  “陛下,我们要抓紧了,今晚要连夜卸货。我们到的时候已经退潮了,明天涨潮的时候这里肯定会被淹掉。”
  “嗯。传令下去,让将士们晚饭后抓紧时间休息,今晚连夜在岸上修筑工事,这里离西班牙人的城市不远,这附近说不定有他们的眼线。”
  “孙指挥已经带了人马去测绘附近的地形图了,这时候也该回来了。”孙元化有三个儿子,长子次子在南京辅佐隆武帝,幼子孙和鼎则加入了新军,成为了第二营的指挥使。
  “报!孙指挥负伤了!”
  “谁打的?”
  “禀陛下,是土人。”
  崇祯恼火起来。出发的时候明明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招惹土人,结果一出门就撞了个正着,还被人打伤了。
  但转念一想,孙和京他们弟兄三个都是典型的宅男,还是研究火器的技术宅。孙元化几次催他们出来仕官他们就是不出门。按他们的性子,不可能主动和人发生冲突。
  “他人在哪?”
  “在大帐侯着陛下。”
  二人赶回营中,军医正在给孙和京包扎。
  “伤得重吗?”
  “陛下宽心,让箭头擦了一下而已。还好那些土人没用箭毒,不然这只胳膊就废了。”
  美洲土著擅长使用一种箭毒,有松弛肌肉的作用。中箭轻则麻痹几分钟,重则留下永久性的后遗症,甚至休克而死。这些事情崇祯是事先就告知了他们的。
  “你们是怎么和土人打起来的?”
  “陛下,我也很无奈啊...”
  一小时前,营外的山坡上,孙和京带着二十名骑兵护着一名通译在勘测地形。
  突然,附近的树林中传出了密集的脚步声。五十几名土著冲出丛林,在孙和京面前不远处站定。
  靖海军士兵迅速举枪瞄准,那些土人也张弓搭箭。那些土人中竟然也有几杆火枪,冒着暗红色火星的火绳说明了他们也随时会扣动扳机。
  想起了崇祯的交代,孙和京让通译上前搭话。
  “那群土人衣不蔽体,腰缠兽皮,有的张着弓,有的扛着火铳,腰上都别着一把石斧。容貌像倒是有些类似汉人。为首的一个穿着粗布衣服,头上插着一头白色鸟毛。通译上前说了一句‘哦啦(Hola),那个穿布衣的土人头子突然怪吼一声,有个土著击了一下鼓,那群土人举起火铳搂火便射,还放了几箭。还好,他们放枪是朝天放的,箭头擦到的也就我一个。我就直接带人回来了。”
  “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失策,失策啊,千算万算忘了这茬。他们应该没有恶意,只是以后看见土著千万不要骑马。”
  明人和土著第一次的相遇以如并不友好的方式收场,这在印第安人的部落中也引起了轰动。
  离远征军营地不远处的一个印第安营地中,紧张的气氛正在蔓延。
  酋长之子和他的勇士们带回了一个噩耗——
  “疯马,你是说,海上又来了一群西班牙人?”
  作为唯一个穿了布衣的,他在印第安人中显得特别显眼。
  以明人的标准来看,他也算得上是相貌堂堂,五官和汉人没什么大的差别。只是用白色颜料在眼角涂上了战纹。
  和别的印第安人一样,他也蓄发,但不留发髻,而是扎成两条辫子垂在前胸。
阳洲的海滩上,远征军在紧张地卸货,扎营。
  “圣仪啊,这番美景,在神州可是见不到的。”崇祯和郑鸿逵站在滩头,望着渐隐的夕阳。之歌
  “是啊,约摸有几十年没见过这般光景了。臣幼年在日本的平户长大,每到这时候就坐在海边看着夕阳西下。世事难料啊,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
  在海边长大的中国人想必都看过朝阳出水,日薄西山的景色。
  但在这东海的彼岸,太阳确是从山那边升起,沉入大洋之中。
  不少人放下手头的事,驻足观看这家乡没有的景色。
  “陛下,我们要抓紧了,今晚要连夜卸货。我们到的时候已经退潮了,明天涨潮的时候这里肯定会被淹掉。”
  “嗯。传令下去,让将士们晚饭后抓紧时间休息,今晚连夜在岸上修筑工事,这里离西班牙人的城市不远,这附近说不定有他们的眼线。”
  “孙指挥已经带了人马去测绘附近的地形图了,这时候也该回来了。”孙元化有三个儿子,长子次子在南京辅佐隆武帝,幼子孙和鼎则加入了新军,成为了第二营的指挥使。
  “报!孙指挥负伤了!”
  “谁打的?”
  “禀陛下,是土人。”
  崇祯恼火起来。出发的时候明明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招惹土人,结果一出门就撞了个正着,还被人打伤了。
  但转念一想,孙和京他们弟兄三个都是典型的宅男,还是研究火器的技术宅。孙元化几次催他们出来仕官他们就是不出门。按他们的性子,不可能主动和人发生冲突。
  “他人在哪?”
  “在大帐侯着陛下。”
  二人赶回营中,军医正在给孙和京包扎。
  “伤得重吗?”
  “陛下宽心,让箭头擦了一下而已。还好那些土人没用箭毒,不然这只胳膊就废了。”
  美洲土著擅长使用一种箭毒,有松弛肌肉的作用。中箭轻则麻痹几分钟,重则留下永久性的后遗症,甚至休克而死。这些事情崇祯是事先就告知了他们的。
  “你们是怎么和土人打起来的?”
  “陛下,我也很无奈啊...”
  一小时前,营外的山坡上,孙和京带着二十名骑兵护着一名通译在勘测地形。
  突然,附近的树林中传出了密集的脚步声。五十几名土著冲出丛林,在孙和京面前不远处站定。
  靖海军士兵迅速举枪瞄准,那些土人也张弓搭箭。那些土人中竟然也有几杆火枪,冒着暗红色火星的火绳说明了他们也随时会扣动扳机。
  想起了崇祯的交代,孙和京让通译上前搭话。
  “那群土人衣不蔽体,腰缠兽皮,有的张着弓,有的扛着火铳,腰上都别着一把石斧。容貌像倒是有些类似汉人。为首的一个穿着粗布衣服,头上插着一头白色鸟毛。通译上前说了一句‘哦啦(Hola),那个穿布衣的土人头子突然怪吼一声,有个土著击了一下鼓,那群土人举起火铳搂火便射,还放了几箭。还好,他们放枪是朝天放的,箭头擦到的也就我一个。我就直接带人回来了。”
  “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失策,失策啊,千算万算忘了这茬。他们应该没有恶意,只是以后看见土著千万不要骑马。”
  明人和土著第一次的相遇以如并不友好的方式收场,这在印第安人的部落中也引起了轰动。
  离远征军营地不远处的一个印第安营地中,紧张的气氛正在蔓延。
  酋长之子和他的勇士们带回了一个噩耗——
  “疯马,你是说,海上又来了一群西班牙人?”
  作为唯一个穿了布衣的,他在印第安人中显得特别显眼。
  以明人的标准来看,他也算得上是相貌堂堂,五官和汉人没什么大的差别。只是用白色颜料在眼角涂上了战纹。
  和别的印第安人一样,他也蓄发,但不留发髻,而是扎成两条辫子垂在前胸。
  “是的,父亲。我从他们上岸的时候就一直盯着他们。确定是骑着马的人无疑。他们派人出来巡逻时,我发现他们并不是白人,就从隐蔽的地方出来试探他们。结果他们果然说的是西班牙语。看来他们是那些外来者的帮凶。”
  “这些可恶的外来者!自从他们上岸以来,就像土里钻出来一样越来越多。早晚有一天我要抓一个过来,把他埋进土里,看看到秋天会不会钻出更多!”
  “父亲,这些人上岸没多久,要袭击他们吗?”
  “不用。他们手中的雷电棒太多。但他们总有一天会和南边的西班牙人联系。他们会运送那些雷电棒,黑魔药和黄石头。派人盯紧他们,发现有人往南边的奇瓦瓦城去,就回来报告。”
  “明白了,父亲。形势越来越严峻了,愿万灵护佑阿帕奇人。”
  “也愿万灵指引你的前路,我的孩子。”
  是的,这个部落正是在“正史”被誉为“最强悍印第安人”的阿帕奇部。这个部落以神迹般的马术和高超的匿踪技巧而闻名。
  头戴象征传统和荣誉的羽冠,骑着纹面的战马,在精准的射击之后,从浓密的硝烟冲出,阿帕奇人用战斧斩断殖民者的肢体,并剥下他们的头皮。
  他们是少数能正面和殖民者交战的印第安部落,但今天他们并没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
  因为此时他们并没有马...
  美洲的马早在印第安人的先民们进入美洲的时候就灭绝了,印第安人也因此错失了驯化马的良机。北美野牛也因为缺少马的帮助,很难被人力驯服,只能作为肉食。
  美洲唯一的大型牲畜就是印加人饲养的传说中的神兽——草泥马。
  显然羊驼是没法骑着打仗,连拉车都拉不了,除了会吐口水以外就是很好吃毛很软了。
  但是印第安人第一次驯养现代马时,就仿佛见到了久别重逢的兄弟一般。短短的几十年中,印第安人的文化被打上了马元素的烙印,印第安人和马亲如兄弟,他们给马穿上华丽的衣饰,涂上神秘的纹面。
阳洲海滩上远征军在紧张地卸货扎营。
  “圣仪啊番美景在神州可见到。”崇祯和郑鸿逵站在滩头望着渐隐夕阳。之歌
  “啊约摸有几十年没见过般光景。臣幼年在日本平户长大每到时候就坐在海边看着夕阳西下。世事难料啊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
  在海边长大中国想必都看过朝阳出水日薄西山景色。
  但在东海彼岸太阳确从山那边升起沉入大洋之中。
  少放下手头事驻足观看家乡没有景色。
  “陛下们要抓紧今晚要连夜卸货。们到时候已经退潮明天涨潮时候里肯定会被淹掉。”
  “嗯。传令下去让将士们晚饭后抓紧时间休息今晚连夜在岸上修筑工事里离西班牙城市远附近说定有们眼线。”
  “孙指挥已经带马去测绘附近地形图时候也该回来。”孙元化有三儿子长子次子在南京辅佐隆武帝幼子孙和鼎则加入新军成为第二营指挥使。
  “报!孙指挥负伤!”
  “谁打?”
  “禀陛下土。”
  崇祯恼火起来。出发时候明明千叮咛万嘱咐要招惹土结果出门就撞正着还被打伤。
  但转念想孙和京们弟兄三都典型宅男还研究火器技术宅。孙元化几次催们出来仕官们就出门。按们性子可能主动和发生冲突。
  “在哪?”
  “在大帐侯着陛下。”
  二赶回营中军医正在给孙和京包扎。
  “伤得重?”
  “陛下宽心让箭头擦下而已。还那些土没用箭毒然只胳膊就废。”
  美洲土著擅长使用种箭毒有松弛肌肉作用。中箭轻则麻痹几分钟重则留下永久性后遗症甚至休克而死。些事情崇祯事先就告知们。
  “们怎么和土打起来?”
  “陛下也很无奈啊...”
  小时前营外山坡上孙和京带着二十名骑兵护着名通译在勘测地形。
  突然附近树林中传出密集脚步声。五十几名土著冲出丛林在孙和京面前远处站定。
  靖海军士兵迅速举枪瞄准那些土也张弓搭箭。那些土中竟然也有几杆火枪冒着暗红色火星火绳说明们也随时会扣动扳机。
  想起崇祯交代孙和京让通译上前搭话。
  “那群土衣蔽体腰缠兽皮有张着弓有扛着火铳腰上都别着把石斧。容貌像倒有些类似汉。为首穿着粗布衣服头上插着头白色鸟毛。通译上前说句‘哦啦(Hola)那穿布衣土头子突然怪吼声有土著击下鼓那群土举起火铳搂火便射还放几箭。还们放枪朝天放箭头擦到也就。就直接带回来。”
  “大概知道怎么回事...失策失策啊千算万算忘茬。们应该没有恶意只以后看见土著千万要骑马。”
  明和土著第次相遇以如并友方式收场在印第安部落中也引起轰动。
  离远征军营地远处印第安营地中紧张气氛正在蔓延。
  酋长之子和勇士们带回噩耗——
  “疯马说海上又来群西班牙?”
  作为唯穿布衣在印第安中显得特别显眼。
  以明标准来看也算得上相貌堂堂五官和汉没什么大差别。只用白色颜料在眼角涂上战纹。
  和别印第安样也蓄发但留发髻而扎成两条辫子垂在前胸。
  “父亲。从们上岸时候就直盯着们。确定骑着马无疑。们派出来巡逻时发现们并白就从隐蔽地方出来试探们。结果们果然说西班牙语。看来们那些外来者帮凶。”
  “些可恶外来者!自从们上岸以来就像土里钻出来样越来越多。早晚有天要抓过来把埋进土里看看到秋天会会钻出更多!”
  “父亲些上岸没多久要袭击们?”
  “用。们手中雷电棒太多。但们总有天会和南边西班牙联系。们会运送那些雷电棒黑魔药和黄石头。派盯紧们发现有往南边奇瓦瓦城去就回来报告。”
  “明白父亲。形势越来越严峻愿万灵护佑阿帕奇。”
  “也愿万灵指引前路孩子。”
  部落正在“正史”被誉为“最强悍印第安”阿帕奇部。部落以神迹般马术和高超匿踪技巧而闻名。
  头戴象征传统和荣誉羽冠骑着纹面战马在精准射击之后从浓密硝烟冲出阿帕奇用战斧斩断殖民者肢体并剥下们头皮。
  们少数能正面和殖民者交战印第安部落但今天们并没有如此强大战斗力。
  因为此时们并没有马...
  美洲马早在印第安先民们进入美洲时候就灭绝印第安也因此错失驯化马良机。北美野牛也因为缺少马帮助很难被力驯服只能作为肉食。
  美洲唯大型牲畜就印加饲养传说中神兽——草泥马。
  显然羊驼没法骑着打仗连拉车都拉除会吐口水以外就很吃毛很软。
  但印第安第次驯养现代马时就仿佛见到久别重逢兄弟般。短短几十年中印第安文化被打上马元素烙印印第安和马亲如兄弟们给马穿上华丽衣饰涂上神秘纹面。
阳洲的海滩上,远征军在紧张地卸货,扎营。
  “圣仪啊,这番美景,在神州可是见不到的。”崇祯和郑鸿逵站在滩头,望着渐隐的夕阳。之歌
  “是啊,约摸有几十年没见过这般光景了。臣幼年在日本的平户长大,每到这时候就坐在海边看着夕阳西下。世事难料啊,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
  在海边长大的中国人想必都看过朝阳出水,日薄西山的景色。
  但在这东海的彼岸,太阳确是从山那边升起,沉入大洋之中。
  不少人放下手头的事,驻足观看这家乡没有的景色。
  “陛下,我们要抓紧了,今晚要连夜卸货。我们到的时候已经退潮了,明天涨潮的时候这里肯定会被淹掉。”
  “嗯。传令下去,让将士们晚饭后抓紧时间休息,今晚连夜在岸上修筑工事,这里离西班牙人的城市不远,这附近说不定有他们的眼线。”
  “孙指挥已经带了人马去测绘附近的地形图了,这时候也该回来了。”孙元化有三个儿子,长子次子在南京辅佐隆武帝,幼子孙和鼎则加入了新军,成为了第二营的指挥使。
  “报!孙指挥负伤了!”
  “谁打的?”
  “禀陛下,是土人。”
  崇祯恼火起来。出发的时候明明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招惹土人,结果一出门就撞了个正着,还被人打伤了。
  但转念一想,孙和京他们弟兄三个都是典型的宅男,还是研究火器的技术宅。孙元化几次催他们出来仕官他们就是不出门。按他们的性子,不可能主动和人发生冲突。
  “他人在哪?”
  “在大帐侯着陛下。”
  二人赶回营中,军医正在给孙和京包扎。
  “伤得重吗?”
  “陛下宽心,让箭头擦了一下而已。还好那些土人没用箭毒,不然这只胳膊就废了。”
  美洲土著擅长使用一种箭毒,有松弛肌肉的作用。中箭轻则麻痹几分钟,重则留下永久性的后遗症,甚至休克而死。这些事情崇祯是事先就告知了他们的。
  “你们是怎么和土人打起来的?”
  “陛下,我也很无奈啊...”
  一小时前,营外的山坡上,孙和京带着二十名骑兵护着一名通译在勘测地形。
  突然,附近的树林中传出了密集的脚步声。五十几名土著冲出丛林,在孙和京面前不远处站定。
  靖海军士兵迅速举枪瞄准,那些土人也张弓搭箭。那些土人中竟然也有几杆火枪,冒着暗红色火星的火绳说明了他们也随时会扣动扳机。
  想起了崇祯的交代,孙和京让通译上前搭话。
  “那群土人衣不蔽体,腰缠兽皮,有的张着弓,有的扛着火铳,腰上都别着一把石斧。容貌像倒是有些类似汉人。为首的一个穿着粗布衣服,头上插着一头白色鸟毛。通译上前说了一句‘哦啦(Hola),那个穿布衣的土人头子突然怪吼一声,有个土著击了一下鼓,那群土人举起火铳搂火便射,还放了几箭。还好,他们放枪是朝天放的,箭头擦到的也就我一个。我就直接带人回来了。”
  “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失策,失策啊,千算万算忘了这茬。他们应该没有恶意,只是以后看见土著千万不要骑马。”
  明人和土著第一次的相遇以如并不友好的方式收场,这在印第安人的部落中也引起了轰动。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