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感恩节

下载免费读
黄昏时分,明军依旧在打扫战场。
  “陛下。初步统计,我方阵亡五十三人,伤三百四十人。击杀敌人五百三十余人,被红夷炮打中的已经辨认不清了。投降的和受伤被俘的有一百一十人,大多数都被弗朗机人救走了。”
  “这么多?”
  “嗯。我方大多数的伤亡是在白刃战中产生的,西班牙的刺剑很是厉害,伤口很深,很多战士伤到了内脏,送回来的时候已经不行了。”钱益将一柄刺剑放到崇祯面前。
  “这剑确实是厉害。”崇祯拿起了桌上的刺剑,虚刺了几下。这剑和他记忆中那些西方电影中的一样。
  剑身很长,呈锥形,两侧开锋,剑柄有很大的护手。这种刺剑无论是挥砍还是穿刺都很实用,特别是刺击的时候,剑尖能够轻易刺穿肉体,刺出很小但是很深的伤口,造成大量内出血。如果伤及内脏,以现在的医疗条件是很难救治的。
  桌上的另一样东西就是大名鼎鼎的“簧轮手枪”了。
  本质上来说,簧轮枪也是一种燧发枪,但它是用上了发条的钢轮摩擦燧石产生火星来点火的。这就造成一个问题——“你这表我不修,修不了。找钟表匠修去。”
  簧轮枪的保养维护非常繁琐,所以多以手枪的形式出现,而且价格昂贵。这队西班牙人居然人手一把,有的竟然备了好几把,也让崇祯暗自心悸——如果没有充足的火力,外面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就会是明军的人。
  突然,门外又传来了预警的号角声。
  “怎么回事?弗朗机人又回来了?”
  孙和京疾步走进营帐“陛下,前几天碰到的土著来了,领头的还是那个穿布衣的。他们人很多,有三五千人!”
  “拿我的铳来,上城墙。”
  营外,在夕阳的映照下,一群阿帕奇族人从地平线出现,缓缓朝明军的营地走来。
  为首的是疯马,作为唯一一个身着布衣的人,他全身已经被血染得通红,腰间的斧头还挂着凝固的血迹。
  他的腰间挂了一个鼓鼓的袋子,鲜血不住的从袋子中渗透出来。虽然看不出袋子里是什么,但阿帕奇人就把它大摇大摆地挂在腰间——那是西班牙人的头皮。
  印第安人的队列行进到城下,一个头戴羽饰的老人从队伍中走出,疯马跟在他身后,扛着一杆卷起来的旗帜。
  老人朝着城上说了什么,疯马在一旁用西班牙语翻译:“石头墙后面的朋友,请你们的首领出来对话,阿帕奇人的酋帅,我的父亲,有礼物要送给你们。”
  “钱益,你带着通译跟我来。”崇祯思索了一下,转身就要出门。
  “陛下,小心有诈,还是我去吧。”郑鸿逵在一旁提醒道。
  崇祯径直下了城墙,头也不回的答道“不必了,印第安人是不会骗人的。”
  “印第安人是什么?”郑鸿逵一脸迷茫地问旁边的孙和京。孙和京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继续阻止崇祯。皇上虽然看上去有些不靠谱,但万事都是准备周全了才会行动,以身犯险不是他的作风。他敢出门,说明他有绝对的把握。
  厚重的木门打开,崇祯并没有骑马,带着钱益和通译走了出了来,在老人面前站定。
  老人的脸上沟壑纵横,一个甲子的风沙与智慧从他锐利的目光中流露出来,头上的羽饰昭示着他的赫赫战功和尊贵地位,腰间悬着一个满是花纹的烟斗。
  他打量着崇祯,并不说话。崇祯也看着他。
  两人对视了一会,老人竟然盘腿坐下。他取出烟斗,向疯马招了招手。疯马接过烟斗,从腰间的口袋取出烟叶和火石,点着后递还给父亲。
  老人接过烟斗后,自己并不抽。他抓着烟锅的前段,将烟嘴朝着崇祯递了过去。
  崇祯毫不迟疑地接过烟斗,也在老人面前盘腿坐下,抽了一口。
  “咳咳~~咳咳咳。”北美的烟草虽好,但没有过滤嘴的烟可不是宅男的嗓子能接受的。
  “咯咯~~”钱益在憋笑,烟草这东西在福建很流行,家里来人谈生意都要敬烟的,他家也有从洋人手里经办烟草的生意。但是在北京就不那么流行了,因为烟草传入中国不过二十余年,皇上知道烟斗怎么抽已经算是见识广博了,抽是肯定没抽过的。
  老人也笑了两声,似乎是为了顾及对方的面子,他也把笑意忍了回去。
  老人接过崇祯递回的烟斗,开始向崇祯说明来意。疯马在一旁翻译道
  “这位是阿帕奇人的守护者和引路人,坐牛,也是我的父亲。他代表阿帕奇部向您致意。首先我们为前几天的事情道歉,我们对说西班牙语的人很警惕,这才引起了误会。”说着他把手上的旗帜递了过来。
黄昏时分,明军依旧在打扫战场。
  “陛下。初步统计,我方阵亡五十三人,伤三百四十人。击杀敌人五百三十余人,被红夷炮打中的已经辨认不清了。投降的和受伤被俘的有一百一十人,大多数都被弗朗机人救走了。”
  “这么多?”
  “嗯。我方大多数的伤亡是在白刃战中产生的,西班牙的刺剑很是厉害,伤口很深,很多战士伤到了内脏,送回来的时候已经不行了。”钱益将一柄刺剑放到崇祯面前。
  “这剑确实是厉害。”崇祯拿起了桌上的刺剑,虚刺了几下。这剑和他记忆中那些西方电影中的一样。
  剑身很长,呈锥形,两侧开锋,剑柄有很大的护手。这种刺剑无论是挥砍还是穿刺都很实用,特别是刺击的时候,剑尖能够轻易刺穿肉体,刺出很小但是很深的伤口,造成大量内出血。如果伤及内脏,以现在的医疗条件是很难救治的。
  桌上的另一样东西就是大名鼎鼎的“簧轮手枪”了。
  本质上来说,簧轮枪也是一种燧发枪,但它是用上了发条的钢轮摩擦燧石产生火星来点火的。这就造成一个问题——“你这表我不修,修不了。找钟表匠修去。”
  簧轮枪的保养维护非常繁琐,所以多以手枪的形式出现,而且价格昂贵。这队西班牙人居然人手一把,有的竟然备了好几把,也让崇祯暗自心悸——如果没有充足的火力,外面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就会是明军的人。
  突然,门外又传来了预警的号角声。
  “怎么回事?弗朗机人又回来了?”
  孙和京疾步走进营帐“陛下,前几天碰到的土著来了,领头的还是那个穿布衣的。他们人很多,有三五千人!”
  “拿我的铳来,上城墙。”
  营外,在夕阳的映照下,一群阿帕奇族人从地平线出现,缓缓朝明军的营地走来。
  为首的是疯马,作为唯一一个身着布衣的人,他全身已经被血染得通红,腰间的斧头还挂着凝固的血迹。
  他的腰间挂了一个鼓鼓的袋子,鲜血不住的从袋子中渗透出来。虽然看不出袋子里是什么,但阿帕奇人就把它大摇大摆地挂在腰间——那是西班牙人的头皮。
  印第安人的队列行进到城下,一个头戴羽饰的老人从队伍中走出,疯马跟在他身后,扛着一杆卷起来的旗帜。
  老人朝着城上说了什么,疯马在一旁用西班牙语翻译:“石头墙后面的朋友,请你们的首领出来对话,阿帕奇人的酋帅,我的父亲,有礼物要送给你们。”
  “钱益,你带着通译跟我来。”崇祯思索了一下,转身就要出门。
  “陛下,小心有诈,还是我去吧。”郑鸿逵在一旁提醒道。
  崇祯径直下了城墙,头也不回的答道“不必了,印第安人是不会骗人的。”
  “印第安人是什么?”郑鸿逵一脸迷茫地问旁边的孙和京。孙和京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继续阻止崇祯。皇上虽然看上去有些不靠谱,但万事都是准备周全了才会行动,以身犯险不是他的作风。他敢出门,说明他有绝对的把握。
  厚重的木门打开,崇祯并没有骑马,带着钱益和通译走了出了来,在老人面前站定。
  老人的脸上沟壑纵横,一个甲子的风沙与智慧从他锐利的目光中流露出来,头上的羽饰昭示着他的赫赫战功和尊贵地位,腰间悬着一个满是花纹的烟斗。
  他打量着崇祯,并不说话。崇祯也看着他。
  两人对视了一会,老人竟然盘腿坐下。他取出烟斗,向疯马招了招手。疯马接过烟斗,从腰间的口袋取出烟叶和火石,点着后递还给父亲。
  老人接过烟斗后,自己并不抽。他抓着烟锅的前段,将烟嘴朝着崇祯递了过去。
  崇祯毫不迟疑地接过烟斗,也在老人面前盘腿坐下,抽了一口。
  “咳咳~~咳咳咳。”北美的烟草虽好,但没有过滤嘴的烟可不是宅男的嗓子能接受的。
  “咯咯~~”钱益在憋笑,烟草这东西在福建很流行,家里来人谈生意都要敬烟的,他家也有从洋人手里经办烟草的生意。但是在北京就不那么流行了,因为烟草传入中国不过二十余年,皇上知道烟斗怎么抽已经算是见识广博了,抽是肯定没抽过的。
  老人也笑了两声,似乎是为了顾及对方的面子,他也把笑意忍了回去。
  老人接过崇祯递回的烟斗,开始向崇祯说明来意。疯马在一旁翻译道
  “这位是阿帕奇人的守护者和引路人,坐牛,也是我的父亲。他代表阿帕奇部向您致意。首先我们为前几天的事情道歉,我们对说西班牙语的人很警惕,这才引起了误会。”说着他把手上的旗帜递了过来。
  “我们的哨兵看到你们和西班牙人英勇作战,我们也带人来支援。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击溃了西班牙人,我们就伏击了西班牙的溃兵。这面旗帜是西班牙人的战旗,我们将战利品和你们分享,这是你们应得的。”他又指了指后面的族人,很多人身上都背了口袋。
  “我们还带来了玉米和火鸡肉,感谢你们击败了西班牙的侵略者。”他停顿了一下,抚胸致意。
  “阿帕奇人的土地不是继承自祖先,而是从子孙处暂借。对于那些侵略者,我们不会让出寸土,我们会拼至最后一人,因为我们不能把子孙的土地交给那些邪恶的狼。但你们,已经得到了阿帕奇人的友谊,也得到了阿帕奇人子孙的友谊。我们愿意与你们分享这片被万灵护佑的土地。朋友,愿万灵指引你的道路。”
黄昏时分明军依旧在打扫战场。
  “陛下。初步统计方阵亡五十三伤三百四十。击杀敌五百三十余被红夷炮打中已经辨认清。投降和受伤被俘有百十大多数都被弗朗机救走。”
  “么多?”
  “嗯。方大多数伤亡在白刃战中产生西班牙刺剑很厉害伤口很深很多战士伤到内脏送回来时候已经行。”钱益将柄刺剑放到崇祯面前。
  “剑确实厉害。”崇祯拿起桌上刺剑虚刺几下。剑和记忆中那些西方电影中样。
  剑身很长呈锥形两侧开锋剑柄有很大护手。种刺剑无论挥砍还穿刺都很实用特别刺击时候剑尖能够轻易刺穿肉体刺出很小但很深伤口造成大量内出血。如果伤及内脏以现在医疗条件很难救治。
  桌上另样东西就大名鼎鼎“簧轮手枪”。
  本质上来说簧轮枪也种燧发枪但它用上发条钢轮摩擦燧石产生火星来点火。就造成问题——“表修修。找钟表匠修去。”
  簧轮枪保养维护非常繁琐所以多以手枪形式出现而且价格昂贵。队西班牙居然手把有竟然备几把也让崇祯暗自心悸——如果没有充足火力外面横七竖八躺在地上就会明军。
  突然门外又传来预警号角声。
  “怎么回事?弗朗机又回来?”
  孙和京疾步走进营帐“陛下前几天碰到土著来领头还那穿布衣。们很多有三五千!”
  “拿铳来上城墙。”
  营外在夕阳映照下群阿帕奇族从地平线出现缓缓朝明军营地走来。
  为首疯马作为唯身着布衣全身已经被血染得通红腰间斧头还挂着凝固血迹。
  腰间挂鼓鼓袋子鲜血住从袋子中渗透出来。虽然看出袋子里什么但阿帕奇就把它大摇大摆地挂在腰间——那西班牙头皮。
  印第安队列行进到城下头戴羽饰老从队伍中走出疯马跟在身后扛着杆卷起来旗帜。
  老朝着城上说什么疯马在旁用西班牙语翻译:“石头墙后面朋友请们首领出来对话阿帕奇酋帅父亲有礼物要送给们。”
  “钱益带着通译跟来。”崇祯思索下转身就要出门。
  “陛下小心有诈还去。”郑鸿逵在旁提醒道。
  崇祯径直下城墙头也回答道“必印第安会骗。”
  “印第安什么?”郑鸿逵脸迷茫地问旁边孙和京。孙和京无奈摇摇头没有继续阻止崇祯。皇上虽然看上去有些靠谱但万事都准备周全才会行动以身犯险作风。敢出门说明有绝对把握。
  厚重木门打开崇祯并没有骑马带着钱益和通译走出来在老面前站定。
  老脸上沟壑纵横甲子风沙与智慧从锐利目光中流露出来头上羽饰昭示着赫赫战功和尊贵地位腰间悬着满花纹烟斗。
  打量着崇祯并说话。崇祯也看着。
  两对视会老竟然盘腿坐下。取出烟斗向疯马招招手。疯马接过烟斗从腰间口袋取出烟叶和火石点着后递还给父亲。
  老接过烟斗后自己并抽。抓着烟锅前段将烟嘴朝着崇祯递过去。
  崇祯毫迟疑地接过烟斗也在老面前盘腿坐下抽口。
  “咳咳~~咳咳咳。”北美烟草虽但没有过滤嘴烟可宅男嗓子能接受。
  “咯咯~~”钱益在憋笑烟草东西在福建很流行家里来谈生意都要敬烟家也有从洋手里经办烟草生意。但在北京就那么流行因为烟草传入中国过二十余年皇上知道烟斗怎么抽已经算见识广博抽肯定没抽过。
  老也笑两声似乎为顾及对方面子也把笑意忍回去。
  老接过崇祯递回烟斗开始向崇祯说明来意。疯马在旁翻译道
  “位阿帕奇守护者和引路坐牛也父亲。代表阿帕奇部向您致意。首先们为前几天事情道歉们对说西班牙语很警惕才引起误会。”说着把手上旗帜递过来。
  “们哨兵看到们和西班牙英勇作战们也带来支援。没想到们么快就击溃西班牙们就伏击西班牙溃兵。面旗帜西班牙战旗们将战利品和们分享们应得。”又指指后面族很多身上都背口袋。
  “们还带来玉米和火鸡肉感谢们击败西班牙侵略者。”停顿下抚胸致意。
  “阿帕奇土地继承自祖先而从子孙处暂借。对于那些侵略者们会让出寸土们会拼至最后因为们能把子孙土地交给那些邪恶狼。但们已经得到阿帕奇友谊也得到阿帕奇子孙友谊。们愿意与们分享片被万灵护佑土地。朋友愿万灵指引道路。”
黄昏时分,明军依旧在打扫战场。
  “陛下。初步统计,我方阵亡五十三人,伤三百四十人。击杀敌人五百三十余人,被红夷炮打中的已经辨认不清了。投降的和受伤被俘的有一百一十人,大多数都被弗朗机人救走了。”
  “这么多?”
  “嗯。我方大多数的伤亡是在白刃战中产生的,西班牙的刺剑很是厉害,伤口很深,很多战士伤到了内脏,送回来的时候已经不行了。”钱益将一柄刺剑放到崇祯面前。
  “这剑确实是厉害。”崇祯拿起了桌上的刺剑,虚刺了几下。这剑和他记忆中那些西方电影中的一样。
  剑身很长,呈锥形,两侧开锋,剑柄有很大的护手。这种刺剑无论是挥砍还是穿刺都很实用,特别是刺击的时候,剑尖能够轻易刺穿肉体,刺出很小但是很深的伤口,造成大量内出血。如果伤及内脏,以现在的医疗条件是很难救治的。
  桌上的另一样东西就是大名鼎鼎的“簧轮手枪”了。
  本质上来说,簧轮枪也是一种燧发枪,但它是用上了发条的钢轮摩擦燧石产生火星来点火的。这就造成一个问题——“你这表我不修,修不了。找钟表匠修去。”
  簧轮枪的保养维护非常繁琐,所以多以手枪的形式出现,而且价格昂贵。这队西班牙人居然人手一把,有的竟然备了好几把,也让崇祯暗自心悸——如果没有充足的火力,外面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就会是明军的人。
  突然,门外又传来了预警的号角声。
  “怎么回事?弗朗机人又回来了?”
  孙和京疾步走进营帐“陛下,前几天碰到的土著来了,领头的还是那个穿布衣的。他们人很多,有三五千人!”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