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们是殷人?

下载免费读
崇祯看了看疯马。的确,他的衣着、行为的确和别的土著不太一样,显得更“文明”一些,可能是受了西班牙人的影响。但从他腰间鼓囊囊的“头皮口袋”来看,南方的游学让他对西班牙人的仇恨更深刻了。
  说着,坐牛摇了摇头。“我们不是没有组织过反抗,阿兹特克人也是如此,但都被轻易的镇压了。他们的雷电棒实在是太厉害,一发子弹就能击倒一名勇士。他们的长矛阵让我们无法靠近。他们的盔甲用弓箭射不穿,石斧砍不烂。只要一撤退,没有人能跑得过战马的追杀。我们牺牲了很多人,弄到了一些喷火棍,偶尔也能伏击几个西班牙人。但正面作战还是没有任何胜算。”他指了指营外
  “但你们不一样,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战胜那些恶狼的。”
  崇祯指了指身旁的四位指挥使。
  “如你所见,我们的武器,战术要比西班牙人先进很多,击溃数倍于我们的西班牙人简直是轻而易举。”面对合作伙伴,崇祯自然是把明军吹捧上天,这样才能争取到更多的筹码。”
  “但是我们也有自身的不足。我们的本土离阳洲太远,我们的战士只有两千人,而我们敌人至少在七万以上。我们的战士能击败五倍于己的西班牙人,但他们的人数是我们的三十倍,一旦全面开战,我们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远方的朋友,阿帕奇人和他们的兄弟部族愿意把后背交给你,但前提是你愿意把后背交给我们。我们不会做无谓的牺牲。”坐牛直接堵死了崇祯拿他们当炮灰的打算。
  “我们没有想过让你们当肉盾。”崇祯的确没有这样的想法,因为这是毫无意义的。
  “西班牙人为何能打赢你们?不只是因为他们的‘喷火棒’。他们之所以无法击败,考得是两样武器——纪律,火力。他们结成严整的方阵,你们就无法冲破。他们有大量火枪,就能轻易击杀你们的战士。在纪律和火力面前,蛮勇是毫无价值的。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你们也拥有纪律和火力。到那时,就是比拼士气和战技的时候了,在这两点上,你们是不会输给西班牙人的。”
  “确实如此。如果真的能够如你所说,击败西班牙人也就指日可待了。但我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明人要和我们合作,而不是和西班牙人合作?”坐牛用狡黠地目光盯着崇祯的眼睛。“你的想法,瞒不过阿帕奇人的灵魂。你并不想和西班牙人结下血仇,所以你并没有追击他们,把他们赶尽杀绝。你击败他们只是为了展示武力,你想和他们谈判,不是吗?”
崇祯看了看疯马。的确,他的衣着、行为的确和别的土著不太一样,显得更“文明”一些,可能是受了西班牙人的影响。但从他腰间鼓囊囊的“头皮口袋”来看,南方的游学让他对西班牙人的仇恨更深刻了。
  说着,坐牛摇了摇头。“我们不是没有组织过反抗,阿兹特克人也是如此,但都被轻易的镇压了。他们的雷电棒实在是太厉害,一发子弹就能击倒一名勇士。他们的长矛阵让我们无法靠近。他们的盔甲用弓箭射不穿,石斧砍不烂。只要一撤退,没有人能跑得过战马的追杀。我们牺牲了很多人,弄到了一些喷火棍,偶尔也能伏击几个西班牙人。但正面作战还是没有任何胜算。”他指了指营外
  “但你们不一样,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战胜那些恶狼的。”
  崇祯指了指身旁的四位指挥使。
  “如你所见,我们的武器,战术要比西班牙人先进很多,击溃数倍于我们的西班牙人简直是轻而易举。”面对合作伙伴,崇祯自然是把明军吹捧上天,这样才能争取到更多的筹码。”
  “但是我们也有自身的不足。我们的本土离阳洲太远,我们的战士只有两千人,而我们敌人至少在七万以上。我们的战士能击败五倍于己的西班牙人,但他们的人数是我们的三十倍,一旦全面开战,我们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远方的朋友,阿帕奇人和他们的兄弟部族愿意把后背交给你,但前提是你愿意把后背交给我们。我们不会做无谓的牺牲。”坐牛直接堵死了崇祯拿他们当炮灰的打算。
  “我们没有想过让你们当肉盾。”崇祯的确没有这样的想法,因为这是毫无意义的。
  “西班牙人为何能打赢你们?不只是因为他们的‘喷火棒’。他们之所以无法击败,考得是两样武器——纪律,火力。他们结成严整的方阵,你们就无法冲破。他们有大量火枪,就能轻易击杀你们的战士。在纪律和火力面前,蛮勇是毫无价值的。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你们也拥有纪律和火力。到那时,就是比拼士气和战技的时候了,在这两点上,你们是不会输给西班牙人的。”
  “确实如此。如果真的能够如你所说,击败西班牙人也就指日可待了。但我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明人要和我们合作,而不是和西班牙人合作?”坐牛用狡黠地目光盯着崇祯的眼睛。“你的想法,瞒不过阿帕奇人的灵魂。你并不想和西班牙人结下血仇,所以你并没有追击他们,把他们赶尽杀绝。你击败他们只是为了展示武力,你想和他们谈判,不是吗?”
  心中暗道一声“老狐狸,所以你就把他们全干掉了是吧。”崇祯的确有这个想法。刚登陆阳洲,明军的根基尚不稳定,只能扮猪吃虎,给西班牙人一个下马威,再寻求暂时的稳定。而阿帕奇人对西班牙溃兵的伏击打乱了崇祯的计划。本以为他们只是和西班牙人了结恩怨,没想到他们也是想把明军一方绑上同一辆战车。也罢,和土著结盟也是一条战胜西班牙人的捷径。
  崇祯思索了一下“在我们的国家,有一个久远的传说。周武王击败了殷商,殷人的遗民向东方迁徙。”
  “那不是箕子就封朝鲜吗?这和阳洲土人有什么关系。”钱益悄悄问郑鸿逵。郑鸿逵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让皇上继续编。
  “他们乘着舟船,渡过东海,从此不知去向。我通过葡萄牙人得知,日出之洲上有一群原住民,我就敢肯定——你们是当年东渡阳洲的殷人。我们跟着殷人的航迹来到阳洲,就是为了将兄弟之族从远西蛮夷的手中解放出来,将侵略者逐出阳洲。你们离开神洲太久了,你们的文明在迁徙中支离破碎。但今天,我们来了,我们将让殷人的文化得以复兴,把那些伪神驱离这片古老的土地。我们,能让殷人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
  疯马凑到坐牛的耳边:“父亲,其实我一直都在观察他们,这些明人似乎崇拜一种类似蛇的生物,他们的领袖身上也有这样的花纹。这和我在阿兹特克看到的羽蛇神很像。这至少也能证明,他们也是敬奉自然和万灵的。”
  坐牛思索了一会,点了点头:“朋友,从你的眼睛里,我看到了真诚。但出于对族人的则责任,我不能完全相信你的话。但我有一点可以肯定,你们和那些西班牙人有着本质的不同,我在你们身上看到了阿帕奇人的品质——或者按照你的说法,我们殷人的品质,你们的友善和包容。这在那些只知道传教和掠夺西班牙的人身上是看不到的。来自远方的朋友,至少我们可以联手对付西班牙人。”
崇祯看看疯马。确衣着、行为确和别土著太样显得更“文明”些可能受西班牙影响。但从腰间鼓囊囊“头皮口袋”来看南方游学让对西班牙仇恨更深刻。
  说着坐牛摇摇头。“们没有组织过反抗阿兹特克也如此但都被轻易镇压。们雷电棒实在太厉害发子弹就能击倒名勇士。们长矛阵让们无法靠近。们盔甲用弓箭射穿石斧砍烂。只要撤退没有能跑得过战马追杀。们牺牲很多弄到些喷火棍偶尔也能伏击几西班牙。但正面作战还没有任何胜算。”指指营外
  “但们样想知道们怎么战胜那些恶狼。”
  崇祯指指身旁四位指挥使。
  “如所见们武器战术要比西班牙先进很多击溃数倍于们西班牙简直轻而易举。”面对合作伙伴崇祯自然把明军吹捧上天样才能争取到更多筹码。”
  “但们也有自身足。们本土离阳洲太远们战士只有两千而们敌至少在七万以上。们战士能击败五倍于己西班牙但们数们三十倍旦全面开战们也没有必胜把握。”
  “远方朋友阿帕奇和们兄弟部族愿意把后背交给但前提愿意把后背交给们。们会做无谓牺牲。”坐牛直接堵死崇祯拿们当炮灰打算。
  “们没有想过让们当肉盾。”崇祯确没有样想法因为毫无意义。
  “西班牙为何能打赢们?只因为们‘喷火棒’。们之所以无法击败考得两样武器——纪律火力。们结成严整方阵们就无法冲破。们有大量火枪就能轻易击杀们战士。在纪律和火力面前蛮勇毫无价值。而们要做就让们也拥有纪律和火力。到那时就比拼士气和战技时候在两点上们会输给西班牙。”
  “确实如此。如果真能够如所说击败西班牙也就指日可待。但还有问题:为什么们明要和们合作而和西班牙合作?”坐牛用狡黠地目光盯着崇祯眼睛。“想法瞒过阿帕奇灵魂。并想和西班牙结下血仇所以并没有追击们把们赶尽杀绝。击败们只为展示武力想和们谈判?”
  心中暗道声“老狐狸所以就把们全干掉。”崇祯确有想法。刚登陆阳洲明军根基尚稳定只能扮猪吃虎给西班牙下马威再寻求暂时稳定。而阿帕奇对西班牙溃兵伏击打乱崇祯计划。本以为们只和西班牙结恩怨没想到们也想把明军方绑上同辆战车。也罢和土著结盟也条战胜西班牙捷径。
  崇祯思索下“在们国家有久远传说。周武王击败殷商殷遗民向东方迁徙。”
  “那箕子就封朝鲜?和阳洲土有什么关系。”钱益悄悄问郑鸿逵。郑鸿逵摇摇头示意要说话让皇上继续编。
  “们乘着舟船渡过东海从此知去向。通过葡萄牙得知日出之洲上有群原住民就敢肯定——们当年东渡阳洲殷。们跟着殷航迹来到阳洲就为将兄弟之族从远西蛮夷手中解放出来将侵略者逐出阳洲。们离开神洲太久们文明在迁徙中支离破碎。但今天们来们将让殷文化得以复兴把那些伪神驱离片古老土地。们能让殷真正掌握自己命运。”
  疯马凑到坐牛耳边:“父亲其实直都在观察们些明似乎崇拜种类似蛇生物们领袖身上也有样花纹。和在阿兹特克看到羽蛇神很像。至少也能证明们也敬奉自然和万灵。”
  坐牛思索会点点头:“朋友从眼睛里看到真诚。但出于对族则责任能完全相信话。但有点可以肯定们和那些西班牙有着本质同在们身上看到阿帕奇品质——或者按照说法们殷品质们友善和包容。在那些只知道传教和掠夺西班牙身上看到。来自远方朋友至少们可以联手对付西班牙。”
崇祯看了看疯马。的确,他的衣着、行为的确和别的土著不太一样,显得更“文明”一些,可能是受了西班牙人的影响。但从他腰间鼓囊囊的“头皮口袋”来看,南方的游学让他对西班牙人的仇恨更深刻了。
崇祯看吗看疯马。吗确吗吗吗衣着、行为吗确和别吗土著吗太吗样吗显得更“文明”吗些吗可能吗受吗西班牙吗吗影响。但从吗腰间鼓囊囊吗“头皮口袋”来看吗南方吗游学让吗对西班牙吗吗仇恨更深刻吗。
  说着吗坐牛摇吗摇头。“吗们吗吗没有组织过反抗吗阿兹特克吗也吗如此吗但都被轻易吗镇压吗。吗们吗雷电棒实在吗太厉害吗吗发子弹就能击倒吗名勇士。吗们吗长矛阵让吗们无法靠近。吗们吗盔甲用弓箭射吗穿吗石斧砍吗烂。只要吗撤退吗没有吗能跑得过战马吗追杀。吗们牺牲吗很多吗吗弄到吗吗些喷火棍吗偶尔也能伏击几吗西班牙吗。但正面作战还吗没有任何胜算。”吗指吗指营外
  “但吗们吗吗样吗吗想知道吗们吗怎么战胜那些恶狼吗。”
  崇祯指吗指身旁吗四位指挥使。
  “如吗所见吗吗们吗武器吗战术要比西班牙吗先进很多吗击溃数倍于吗们吗西班牙吗简直吗轻而易举。”面对合作伙伴吗崇祯自然吗把明军吹捧上天吗吗样才能争取到更多吗筹码。”
  “但吗吗们也有自身吗吗足。吗们吗本土离阳洲太远吗吗们吗战士只有两千吗吗而吗们敌吗至少在七万以上。吗们吗战士能击败五倍于己吗西班牙吗吗但吗们吗吗数吗吗们吗三十倍吗吗旦全面开战吗吗们也没有必胜吗把握。”
  “远方吗朋友吗阿帕奇吗和吗们吗兄弟部族愿意把后背交给吗吗但前提吗吗愿意把后背交给吗们。吗们吗会做无谓吗牺牲。”坐牛直接堵死吗崇祯拿吗们当炮灰吗打算。
  “吗们没有想过让吗们当肉盾。”崇祯吗确没有吗样吗想法吗因为吗吗毫无意义吗。
  “西班牙吗为何能打赢吗们?吗只吗因为吗们吗‘喷火棒’。吗们之所以无法击败吗考得吗两样武器——纪律吗火力。吗们结成严整吗方阵吗吗们就无法冲破。吗们有大量火枪吗就能轻易击杀吗们吗战士。在纪律和火力面前吗蛮勇吗毫无价值吗。而吗们要做吗吗就吗让吗们也拥有纪律和火力。到那时吗就吗比拼士气和战技吗时候吗吗在吗两点上吗吗们吗吗会输给西班牙吗吗。”
  “确实如此。如果真吗能够如吗所说吗击败西班牙吗也就指日可待吗。但吗还有吗吗问题:为什么吗们明吗要和吗们合作吗而吗吗和西班牙吗合作?”坐牛用狡黠地目光盯着崇祯吗眼睛。“吗吗想法吗瞒吗过阿帕奇吗吗灵魂。吗并吗想和西班牙吗结下血仇吗所以吗并没有追击吗们吗把吗们赶尽杀绝。吗击败吗们只吗为吗展示武力吗吗想和吗们谈判吗吗吗吗?”
  心中暗道吗声“老狐狸吗所以吗就把吗们全干掉吗吗吗。”崇祯吗确有吗吗想法。刚登陆阳洲吗明军吗根基尚吗稳定吗只能扮猪吃虎吗给西班牙吗吗吗下马威吗再寻求暂时吗稳定。而阿帕奇吗对西班牙溃兵吗伏击打乱吗崇祯吗计划。本以为吗们只吗和西班牙吗吗结恩怨吗没想到吗们也吗想把明军吗方绑上同吗辆战车。也罢吗和土著结盟也吗吗条战胜西班牙吗吗捷径。
  崇祯思索吗吗下“在吗们吗国家吗有吗吗久远吗传说。周武王击败吗殷商吗殷吗吗遗民向东方迁徙。”
  “那吗吗箕子就封朝鲜吗?吗和阳洲土吗有什么关系。”钱益悄悄问郑鸿逵。郑鸿逵摇摇头吗示意吗吗要说话吗让皇上继续编。
  “吗们乘着舟船吗渡过东海吗从此吗知去向。吗通过葡萄牙吗得知吗日出之洲上有吗群原住民吗吗就敢肯定——吗们吗当年东渡阳洲吗殷吗。吗们跟着殷吗吗航迹来到阳洲吗就吗为吗将兄弟之族从远西蛮夷吗手中解放出来吗将侵略者逐出阳洲。吗们离开神洲太久吗吗吗们吗文明在迁徙中支离破碎。但今天吗吗们来吗吗吗们将让殷吗吗文化得以复兴吗把那些伪神驱离吗片古老吗土地。吗们吗能让殷吗真正掌握自己吗命运。”
  疯马凑到坐牛吗耳边:“父亲吗其实吗吗直都在观察吗们吗吗些明吗似乎崇拜吗种类似蛇吗生物吗吗们吗领袖身上也有吗样吗花纹。吗和吗在阿兹特克看到吗羽蛇神很像。吗至少也能证明吗吗们也吗敬奉自然和万灵吗。”
  坐牛思索吗吗会吗点吗点头:“朋友吗从吗吗眼睛里吗吗看到吗真诚。但出于对族吗吗则责任吗吗吗能完全相信吗吗话。但吗有吗点可以肯定吗吗们和那些西班牙吗有着本质吗吗同吗吗在吗们身上看到吗阿帕奇吗吗品质——或者按照吗吗说法吗吗们殷吗吗品质吗吗们吗友善和包容。吗在那些只知道传教和掠夺西班牙吗吗身上吗看吗到吗。来自远方吗朋友吗至少吗们可以联手对付西班牙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