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赞美万灵!

下载免费读
“你们一直都是这样训练火枪手的?”看着这些殷人把放铳当做施法,崇祯哭笑不得。
  “看上去很可笑不是吗?但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你是知道火枪的原理的?”疯马的话让崇祯很意外。这个酋长之子身上充满了未知。异样的装束,异样的行为,以及一些土著不可能接触到的科学知识,崇祯对他的过去产生了兴趣。
  “当然知道。”疯马指了指自己脑袋。“我在新西班牙接受过白人的教育,我的老师是隐修会的教士。他们和其他的白人不一样。”他叹了口气。
  “我的老师,他叫马丁,是一位神父。他告诉我,旧大陆污浊不堪,而新大陆是人类最后的净土。他要帮助我们建设一个完美而和谐的社会。”
  “他和现在的新西班牙教士不同吗?”
  “完全不一样,那些脑满肠肥的教士只知道鱼肉我的人民,掠夺我们的财产。而我的老师却带着我们在山中过着清贫的生活,教导我们沉思和友爱,也教给我们欧罗巴人的科学知识。他告诉我们,要用这些知识来帮助自己的同胞脱离蒙昧。”
  “这样的人在西班牙可不多见。但是,你为什么那么恨西班牙人呢?你的老师不也是西班牙人?”
  隐修会的事情崇祯也有耳闻,他们在西班牙可以算是异类。
  西班牙建立在伊比利亚半岛的战火之中,在和穆斯林长达数个世纪的血战中,西班牙人对异教徒恨之入骨。
  在战胜穆斯林后,西班牙设立了异端裁判庭,逮捕那些不遵从正统信仰的人,并将他们处以极刑。
  在长达四百年的异端捕猎中,约有三十八万人惨遭荼毒,其中有10万人被除以火刑。鼎盛时期,从直布罗陀到马德里,到处都悬挂着焦黑的尸体。
  这种行为和隐修会的宗旨格格不入,他们便将行动的重心转移到了新大陆。他们打算在“乌托邦”式的教学中培养一批“圣徒”,以此来净化污浊的旧世界。
  “西班牙人不需要我们的进步,他们只需要我们的粮食,黄金来供奉他们的国王和主教。隐修会的教育在他们看来是失败的。隐修会的教士被逐年召回,我的老师是最后一批。五年前,我17岁的时候,老师也被召回。从那以后,我对西班牙仅存的幻想也烟消云散。我看清了西班牙人的本质,他们根本就是一群强盗!他们最后的良心已经离开,留下的只有贪欲和杀戮。”
“你们一直都是这样训练火枪手的?”看着这些殷人把放铳当做施法,崇祯哭笑不得。
  “看上去很可笑不是吗?但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你是知道火枪的原理的?”疯马的话让崇祯很意外。这个酋长之子身上充满了未知。异样的装束,异样的行为,以及一些土著不可能接触到的科学知识,崇祯对他的过去产生了兴趣。
  “当然知道。”疯马指了指自己脑袋。“我在新西班牙接受过白人的教育,我的老师是隐修会的教士。他们和其他的白人不一样。”他叹了口气。
  “我的老师,他叫马丁,是一位神父。他告诉我,旧大陆污浊不堪,而新大陆是人类最后的净土。他要帮助我们建设一个完美而和谐的社会。”
  “他和现在的新西班牙教士不同吗?”
  “完全不一样,那些脑满肠肥的教士只知道鱼肉我的人民,掠夺我们的财产。而我的老师却带着我们在山中过着清贫的生活,教导我们沉思和友爱,也教给我们欧罗巴人的科学知识。他告诉我们,要用这些知识来帮助自己的同胞脱离蒙昧。”
  “这样的人在西班牙可不多见。但是,你为什么那么恨西班牙人呢?你的老师不也是西班牙人?”
  隐修会的事情崇祯也有耳闻,他们在西班牙可以算是异类。
  西班牙建立在伊比利亚半岛的战火之中,在和穆斯林长达数个世纪的血战中,西班牙人对异教徒恨之入骨。
  在战胜穆斯林后,西班牙设立了异端裁判庭,逮捕那些不遵从正统信仰的人,并将他们处以极刑。
  在长达四百年的异端捕猎中,约有三十八万人惨遭荼毒,其中有10万人被除以火刑。鼎盛时期,从直布罗陀到马德里,到处都悬挂着焦黑的尸体。
  这种行为和隐修会的宗旨格格不入,他们便将行动的重心转移到了新大陆。他们打算在“乌托邦”式的教学中培养一批“圣徒”,以此来净化污浊的旧世界。
  “西班牙人不需要我们的进步,他们只需要我们的粮食,黄金来供奉他们的国王和主教。隐修会的教育在他们看来是失败的。隐修会的教士被逐年召回,我的老师是最后一批。五年前,我17岁的时候,老师也被召回。从那以后,我对西班牙仅存的幻想也烟消云散。我看清了西班牙人的本质,他们根本就是一群强盗!他们最后的良心已经离开,留下的只有贪欲和杀戮。”
  疯马捏紧了拳头“我绝不会对他们有一丝的仁慈。”
  “丛兰欲秀,秋风败之。隐修会的做法不符合国王的利益,被解散也是意料之中。但是,至少在建设阳洲这点上,我们和你的老师看法一致。”
  确实如疯马所说,隐修会的作为越来越受西班牙王室的排挤,因为西班牙人对海外殖民地如何发展根本没有兴趣,他们只在乎“黄金舰队”能把多少财宝运到宫廷中供他们享乐挥霍。
  “这也是我相信你们的原因。”
  “我还有个问题......那个咒语,是怎么回事?”
  “那个啊,当初我带了几杆火枪回来,教我的族人使用,但是他们总是不按照规程来使用,经常出事故。我的父亲就告诉我‘阿帕奇人是鹰和郊狼的孩子,风的血液在阿帕奇人心中瀑流不息,顺应风吧,这样你才能驾驭他们。’于是我就编了这套咒语,告诉我的族人们,放枪是在施法,这样他们就会完全按照‘咒语’行事,他们惧怕枪的灵魂处罚他们。”
  “陛下,我觉得这是个好办法”一旁的钱益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们完全可以用这种咒语来操练殷人的士兵。从阿帕奇部的经验来看,这种方法非常有效。甚至可以编写一本操典。”
  “这法子好是好,但是...”
  一想到以后和西班牙人交战的时候,西班牙人阵仗严整,鲜衣怒马,自己这边大部分人却衣不蔽体,口中念叨着咒语,好似群魔乱舞一般...
  【我发现你有当邪教头子的潜质,至少画风上你这边绝对是满分。】
  “不要啊!排队枪毙才是男人的浪漫啊!我不要带着这群土著跳大神啊!”
  为了让自己维持救世主的画风,崇祯下定决心整顿一下殷人的军容。
  “黄嗣!”
  “属下在。”
  “几天之内,在会盟的殷人到来前,你给我好好操练这些阿帕奇人,务必要完成基本的队列训练。”
  “可是陛下,今天早上对一些殷人进行了训练,他们实在是不好训,连左右都分不清啊!”黄嗣可不敢立军令状。训练这些未开化的土人谈何容易。
  “我有一招。你和钱益去库房提一些备用的军服和军鞋...”崇祯将自己的“妙计”告诉了黄嗣。
  “陛下英明啊,属下这就去办。”黄嗣转身遍朝着库房走去。
  “慢着。”崇祯似乎想到了什么。
  “陛下有何吩咐?”
  “喊口令的时候找个四川人来喊。”
  “啊?额...是,属下遵命。”这诡异的要求弄得黄嗣摸不着头脑,不过他也习惯了,反正照做准没错。
  此时,在奇瓦瓦城中,胡安和他的部队已经撤回了城中。
  “我的阁下,您的衣服要不要...”侍从发现胡安满身血污,正要为他更衣。
  “不用,立刻帮我备马车。”
  “遵命,我的阁下。”
  侍从离开了房间,胡安的办公室里只剩下鲁伊斯和他本人了。
  “鲁伊斯,你对那些外来者怎么看?”
  “阁下,依我之见,他们是有计划,有预谋的。他们很了解我们的战术特点。最让我惊讶的是,他们竟然装备了三磅炮...如果是土著,他们就算采购火炮,也不会采购三磅炮这种针对密集阵型的小口径火炮,”
“们直都样训练火枪手?”看着些殷把放铳当做施法崇祯哭笑得。
  “看上去很可笑?但唯办法。”
  “知道火枪原理?”疯马话让崇祯很意外。酋长之子身上充满未知。异样装束异样行为以及些土著可能接触到科学知识崇祯对过去产生兴趣。
  “当然知道。”疯马指指自己脑袋。“在新西班牙接受过白教育老师隐修会教士。们和其白样。”叹口气。
  “老师叫马丁位神父。告诉旧大陆污浊堪而新大陆类最后净土。要帮助们建设完美而和谐社会。”
  “和现在新西班牙教士同?”
  “完全样那些脑满肠肥教士只知道鱼肉民掠夺们财产。而老师却带着们在山中过着清贫生活教导们沉思和友爱也教给们欧罗巴科学知识。告诉们要用些知识来帮助自己同胞脱离蒙昧。”
  “样在西班牙可多见。但为什么那么恨西班牙呢?老师也西班牙?”
  隐修会事情崇祯也有耳闻们在西班牙可以算异类。
  西班牙建立在伊比利亚半岛战火之中在和穆斯林长达数世纪血战中西班牙对异教徒恨之入骨。
  在战胜穆斯林后西班牙设立异端裁判庭逮捕那些遵从正统信仰并将们处以极刑。
  在长达四百年异端捕猎中约有三十八万惨遭荼毒其中有10万被除以火刑。鼎盛时期从直布罗陀到马德里到处都悬挂着焦黑尸体。
  种行为和隐修会宗旨格格入们便将行动重心转移到新大陆。们打算在“乌托邦”式教学中培养批“圣徒”以此来净化污浊旧世界。
  “西班牙需要们进步们只需要们粮食黄金来供奉们国王和主教。隐修会教育在们看来失败。隐修会教士被逐年召回老师最后批。五年前17岁时候老师也被召回。从那以后对西班牙仅存幻想也烟消云散。看清西班牙本质们根本就群强盗!们最后良心已经离开留下只有贪欲和杀戮。”
  疯马捏紧拳头“绝会对们有丝仁慈。”
  “丛兰欲秀秋风败之。隐修会做法符合国王利益被解散也意料之中。但至少在建设阳洲点上们和老师看法致。”
  确实如疯马所说隐修会作为越来越受西班牙王室排挤因为西班牙对海外殖民地如何发展根本没有兴趣们只在乎“黄金舰队”能把多少财宝运到宫廷中供们享乐挥霍。
  “也相信们原因。”
  “还有问题......那咒语怎么回事?”
  “那啊当初带几杆火枪回来教族使用但们总按照规程来使用经常出事故。父亲就告诉‘阿帕奇鹰和郊狼孩子风血液在阿帕奇心中瀑流息顺应风样才能驾驭们。’于就编套咒语告诉族们放枪在施法样们就会完全按照‘咒语’行事们惧怕枪灵魂处罚们。”
  “陛下觉得办法”旁钱益似乎想到什么。
  “们完全可以用种咒语来操练殷士兵。从阿帕奇部经验来看种方法非常有效。甚至可以编写本操典。”
  “法子但...”
  想到以后和西班牙交战时候西班牙阵仗严整鲜衣怒马自己边大部分却衣蔽体口中念叨着咒语似群魔乱舞般...
  【发现有当邪教头子潜质至少画风上边绝对满分。】
  “要啊!排队枪毙才男浪漫啊!要带着群土著跳大神啊!”
  为让自己维持救世主画风崇祯下定决心整顿下殷军容。
  “黄嗣!”
  “属下在。”
  “几天之内在会盟殷到来前给操练些阿帕奇务必要完成基本队列训练。”
  “可陛下今天早上对些殷进行训练们实在训连左右都分清啊!”黄嗣可敢立军令状。训练些未开化土谈何容易。
  “有招。和钱益去库房提些备用军服和军鞋...”崇祯将自己“妙计”告诉黄嗣。
  “陛下英明啊属下就去办。”黄嗣转身遍朝着库房走去。
  “慢着。”崇祯似乎想到什么。
  “陛下有何吩咐?”
  “喊口令时候找四川来喊。”
  “啊?额...属下遵命。”诡异要求弄得黄嗣摸着头脑过也习惯反正照做准没错。
  此时在奇瓦瓦城中胡安和部队已经撤回城中。
  “阁下您衣服要要...”侍从发现胡安满身血污正要为更衣。
  “用立刻帮备马车。”
  “遵命阁下。”
  侍从离开房间胡安办公室里只剩下鲁伊斯和本。
  “鲁伊斯对那些外来者怎么看?”
  “阁下依之见们有计划有预谋。们很解们战术特点。最让惊讶们竟然装备三磅炮...如果土著们就算采购火炮也会采购三磅炮种针对密集阵型小口径火炮”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