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又见主线任务

下载免费读
战后第五天,奇琴伊察废墟
  入夜了,月亮从高大的雨林中升起。羽蛇神金字塔四周升起了一堆堆篝火。最后的玛雅人住在简易的营帐中,凝望着他们圣城的废墟。
  1531年,这里被西班牙殖民者占领,虽然玛雅人重新夺回了这里,但大多数建筑早已被焚毁,只有石质的金字塔得以幸存。
  随着一个个玛雅城邦相继陷落,首都玛雅潘也被付之一炬,越来越多的玛雅人开始向雨林深处奇琴伊察迁徙——这里是最后的自由之地了。
  一名年轻的战士从营地外归来。他穿着印染了太阳纹路的棉布衣,肩上披着美洲豹的毛皮,身后背着巨大的黑曜石锯剑“马夸威特”。
  腰间悬着几个人头,已经被锯剑砸得变形。
  他叫帕克,生于虎之日的他自小被作为一名战士培养。
  第12纪元于23年前开始,也是他出生的那一年。祭司们宣告这是水的纪元,如水流冲刷着岩石一般,玛雅人将在战斗中磨砺自己。火神主导着这个纪元,他将送来他的蝎子,玛雅人必须用这火神的力量刺痛敌人,否则受伤的将会是自己。
  生于废墟的他并不知道过去的时代有多么辉煌,但西班牙人的步步逼近确是实实在在的威胁。
  正如祭司所说,水之纪元是试炼与磨难的纪元,他和他的同龄人自背得动“马夸威特”起,就挥舞着这把黑曜石锯剑砍向西班牙人的头颅。
  十年来,他已经砸碎了八十四个西班牙人的脑袋,也因此得到了祭司们的重视。
  几天前他收到了祭司们的召唤,从密林中归来。
  走过刻满了英雄事迹千柱回廊,他到武士神庙门前站定。
  武士神庙的木质建筑已经在几年前修理完毕,祭司们商讨国事的地点也从观星台搬回了这个政治中心。
  等了一会还是没人出来,帕克坐到了门前广场的中心的一个石像上。
  帕克小时候曾经来这里玩过,那时候武士神庙还是一片残垣断壁,并没有什么人来。他也经常坐在这个石像上。
  这石像蜷着双腿,躺在石台上,上身后仰,脸部旋转了九十度,冲着阶梯的方向。它的双手平放在肚子上,正好能躺着一个人。
  “若是在过去,你的确有资格躺在这里。”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帕克惊得从石像肚子上跳起来。
  定眼一看,他赶忙低头致意:“佳觉长老。”
  这位老人名叫佳觉,没人知道他的年龄。在大多数人逃到奇琴伊察前,他就已经是奇琴伊察的祭司了。
  原本的贵族领主们都失去了自己的城市,和平民百姓无异。而圣城奇琴伊察的祭司们就接管了政权。
  而佳觉长老作为卓尔金神历的“保护者”,祭司的首领,已经成了玛雅实际上的领袖。
  “它叫查克莫,在恶魔们到来前,我们在它身上取出祭品的心脏,献给神明。只有荣耀的勇者才有被献祭的资格。”
  佳觉盯着帕克的眼睛,帕克觉得心里有些发毛。
  他并不理解这样做的意义。献上了这么多祭品,神为什么不保护玛雅人?
  “我们的神正在和恶魔的神明作战。”
  仿佛是知道帕克在想什么,佳觉的话让帕克不安更甚。但勇士的尊严不允许他畏惧。
  “我能为神做什么?如果神能给我们自由,我甘愿成为祭品。”
  “好孩子,我没看错你。你出生的那天,我就一直在关注你。我教你恶魔的语言,我教你如何斩杀恶魔,而你用恶魔的头颅回报了我的信任。你是真正的勇者,神明会喜欢你的。”
  “这是我应该做的。为了玛雅人的解放,动手吧,长老。”
  似乎是明白了召回自己的理由,帕克下定了决心。为了一丝的希望,他也想取悦神明,希望自己的同胞能够将那些恶魔赶出家园。
  帕克解开了上衣,仰躺在查克莫石像上,闭上了眼睛。
  一个冰冷的东西碰到了他的心脏。帕克咬紧了牙关,准备迎接刺穿他的利刃。
  但过了许久,他并没有感到疼痛,胸前的东西却慢慢变热。
  他把眼镜睁开一条缝,隐约看见,胸前并没有流血,而佳觉把什么东西按在他的胸前。
  “感觉到它了吗?”
  “很温暖。”
  帕克睁开了眼睛,发现胸前的东西似乎是一块白色的“石头”。
  佳觉放开了手,帕克这才发现,这是一个白色的“石环”,这是他从没有见过的东西,“石环”的呈乳白色,温润剔透,看上去让人心生暖意。石环上雕刻着他没有见过的花纹,像是羽蛇神,只是比以前见过的更加精细。“羽蛇神”盘在石环上,身边环绕着华美的纹路。
  帕克刚想问什么,佳觉却示意他不要说话。
  “羽蛇神已经听到了我们的祈祷,他从先祖之地派出了神使,神使乘着羽毛船,带来了十三层天界的神兵。羽蛇神选中了你,勇猛的虎之战士。带着神明的信物,向北走,走出密林,把它交给神使,为神使指路。把神使带回来,把神兵带回来,把解放带回来。”
战后第五天奇琴伊察废墟入夜了月亮从高大的雨林中升起羽蛇神金字塔四周升起了一堆堆篝火最后的玛雅人住在简易的营帐中凝望着他们圣城的废墟年这里被西班牙殖民者占领虽然玛雅人重新夺回了这里但大多数建筑早已被焚毁只有石质的金字塔得以幸存随着一个个玛雅城邦相继陷落首都玛雅潘也被付之一炬越来越多的玛雅人开始向雨林深处奇琴伊察迁徙这里是最后的自由之地了一名年轻的战士从营地外归来他穿着印染了太阳纹路的棉布衣肩上披着美洲豹的毛皮身后背着巨大的黑曜石锯剑马夸威特腰间悬着几个人头已经被锯剑砸得变形他叫帕克生于虎之日的他自小被作为一名战士培养第纪元于年前开始也是他出生的那一年祭司们宣告这是水的纪元如水流冲刷着岩石一般玛雅人将在战斗中磨砺自己火神主导着这个纪元他将送来他的蝎子玛雅人必须用这火神的力量刺痛敌人否则受伤的将会是自己生于废墟的他并不知道过去的时代有多么辉煌但西班牙人的步步逼近确是实实在在的威胁正如祭司所说水之纪元是试炼与磨难的纪元他和他的同龄人自背得动马夸威特起就挥舞着这把黑曜石锯剑砍向西班牙人的头颅十年来他已经砸碎了八十四个西班牙人的脑袋也因此得到了祭司们的重视几天前他收到了祭司们的召唤从密林中归来走过刻满了英雄事迹千柱回廊他到武士神庙门前站定武士神庙的木质建筑已经在几年前修理完毕祭司们商讨国事的地点也从观星台搬回了这个政治中心等了一会还是没人出来帕克坐到了门前广场的中心的一个石像上帕克小时候曾经来这里玩过那时候武士神庙还是一片残垣断壁并没有什么人来他也经常坐在这个石像上这石像蜷着双腿躺在石台上上身后仰脸部旋转了九十度冲着阶梯的方向它的双手平放在肚子上正好能躺着一个人若是在过去你的确有资格躺在这里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帕克惊得从石像肚子上跳起来定眼一看他赶忙低头致意佳觉长老这位老人名叫佳觉没人知道他的年龄在大多数人逃到奇琴伊察前他就已经是奇琴伊察的祭司了原本的贵族领主们都失去了自己的城市和平民百姓无异而圣城奇琴伊察的祭司们就接管了政权而佳觉长老作为卓尔金神历的保护者祭司的首领已经成了玛雅实际上的领袖它叫查克莫在恶魔们到来前我们在它身上取出祭品的心脏献给神明只有荣耀的勇者才有被献祭的资格佳觉盯着帕克的眼睛帕克觉得心里有些发毛他并不理解这样做的意义献上了这么多祭品神为什么不保护玛雅人我们的神正在和恶魔的神明作战仿佛是知道帕克在想什么佳觉的话让帕克不安更甚但勇士的尊严不允许他畏惧我能为神做什么如果神能给我们自由我甘愿成为祭品好孩子我没看错你你出生的那天我就一直在关注你我教你恶魔的语言我教你如何斩杀恶魔而你用恶魔的头颅回报了我的信任你是真正的勇者神明会喜欢你的这是我应该做的为了玛雅人的解放动手吧长老似乎是明白了召回自己的理由帕克下定了决心为了一丝的希望他也想取悦神明希望自己的同胞能够将那些恶魔赶出家园帕克解开了上衣仰躺在查克莫石像上闭上了眼睛一个冰冷的东西碰到了他的心脏帕克咬紧了牙关准备迎接刺穿他的利刃但过了许久他并没有感到疼痛胸前的东西却慢慢变热他把眼镜睁开一条缝隐约看见胸前并没有流血而佳觉把什么东西按在他的胸前感觉到它了吗很温暖帕克睁开了眼睛发现胸前的东西似乎是一块白色的石头佳觉放开了手帕克这才发现这是一个白色的石环这是他从没有见过的东西石环的呈乳白色温润剔透看上去让人心生暖意石环上雕刻着他没有见过的花纹像是羽蛇神只是比以前见过的更加精细羽蛇神盘在石环上身边环绕着华美的纹路帕克刚想问什么佳觉却示意他不要说话羽蛇神已经听到了我们的祈祷他从先祖之地派出了神使神使乘着羽毛船带来了十三层天界的神兵羽蛇神选中了你勇猛的虎之战士带着神明的信物向北走走出密林把它交给神使为神使指路把神使带回来把神兵带回来把解放带回来战后第五天奇琴伊察废墟
  入夜月亮从高大雨林中升起。羽蛇神金字塔四周升起堆堆篝火。最后玛雅住在简易营帐中凝望着们圣城废墟。
  1531年里被西班牙殖民者占领虽然玛雅重新夺回里但大多数建筑早已被焚毁只有石质金字塔得以幸存。
  随着玛雅城邦相继陷落首都玛雅潘也被付之炬越来越多玛雅开始向雨林深处奇琴伊察迁徙——里最后自由之地。
  名年轻战士从营地外归来。穿着印染太阳纹路棉布衣肩上披着美洲豹毛皮身后背着巨大黑曜石锯剑“马夸威特”。
  腰间悬着几头已经被锯剑砸得变形。
  叫帕克生于虎之日自小被作为名战士培养。
  第12纪元于23年前开始也出生那年。祭司们宣告水纪元如水流冲刷着岩石般玛雅将在战斗中磨砺自己。火神主导着纪元将送来蝎子玛雅必须用火神力量刺痛敌否则受伤将会自己。
  生于废墟并知道过去时代有多么辉煌但西班牙步步逼近确实实在在威胁。
  正如祭司所说水之纪元试炼与磨难纪元和同龄自背得动“马夸威特”起就挥舞着把黑曜石锯剑砍向西班牙头颅。
  十年来已经砸碎八十四西班牙脑袋也因此得到祭司们重视。
  几天前收到祭司们召唤从密林中归来。
  走过刻满英雄事迹千柱回廊到武士神庙门前站定。
  武士神庙木质建筑已经在几年前修理完毕祭司们商讨国事地点也从观星台搬回政治中心。
  等会还没出来帕克坐到门前广场中心石像上。
  帕克小时候曾经来里玩过那时候武士神庙还片残垣断壁并没有什么来。也经常坐在石像上。
  石像蜷着双腿躺在石台上上身后仰脸部旋转九十度冲着阶梯方向。它双手平放在肚子上正能躺着。
  “若在过去确有资格躺在里。”身后突然出现苍老声音帕克惊得从石像肚子上跳起来。
  定眼看赶忙低头致意:“佳觉长老。”
  位老名叫佳觉没知道年龄。在大多数逃到奇琴伊察前就已经奇琴伊察祭司。
  原本贵族领主们都失去自己城市和平民百姓无异。而圣城奇琴伊察祭司们就接管政权。
  而佳觉长老作为卓尔金神历“保护者”祭司首领已经成玛雅实际上领袖。
  “它叫查克莫在恶魔们到来前们在它身上取出祭品心脏献给神明。只有荣耀勇者才有被献祭资格。”
  佳觉盯着帕克眼睛帕克觉得心里有些发毛。
  并理解样做意义。献上么多祭品神为什么保护玛雅?
  “们神正在和恶魔神明作战。”
  仿佛知道帕克在想什么佳觉话让帕克安更甚。但勇士尊严允许畏惧。
  “能为神做什么?如果神能给们自由甘愿成为祭品。”
  “孩子没看错。出生那天就直在关注。教恶魔语言教如何斩杀恶魔而用恶魔头颅回报信任。真正勇者神明会喜欢。”
  “应该做。为玛雅解放动手长老。”
  似乎明白召回自己理由帕克下定决心。为丝希望也想取悦神明希望自己同胞能够将那些恶魔赶出家园。
  帕克解开上衣仰躺在查克莫石像上闭上眼睛。
  冰冷东西碰到心脏。帕克咬紧牙关准备迎接刺穿利刃。
  但过许久并没有感到疼痛胸前东西却慢慢变热。
  把眼镜睁开条缝隐约看见胸前并没有流血而佳觉把什么东西按在胸前。
  “感觉到它?”
  “很温暖。”
  帕克睁开眼睛发现胸前东西似乎块白色“石头”。
  佳觉放开手帕克才发现白色“石环”从没有见过东西“石环”呈乳白色温润剔透看上去让心生暖意。石环上雕刻着没有见过花纹像羽蛇神只比以前见过更加精细。“羽蛇神”盘在石环上身边环绕着华美纹路。
  帕克刚想问什么佳觉却示意要说话。
  “羽蛇神已经听到们祈祷从先祖之地派出神使神使乘着羽毛船带来十三层天界神兵。羽蛇神选中勇猛虎之战士。带着神明信物向北走走出密林把它交给神使为神使指路。把神使带回来把神兵带回来把解放带回来。”
战后第五天,奇琴伊察废墟
  入夜了,月亮从高大的雨林中升起。羽蛇神金字塔四周升起了一堆堆篝火。最后的玛雅人住在简易的营帐中,凝望着他们圣城的废墟。
  1531年,这里被西班牙殖民者占领,虽然玛雅人重新夺回了这里,但大多数建筑早已被焚毁,只有石质的金字塔得以幸存。
  随着一个个玛雅城邦相继陷落,首都玛雅潘也被付之一炬,越来越多的玛雅人开始向雨林深处奇琴伊察迁徙——这里是最后的自由之地了。
  一名年轻的战士从营地外归来。他穿着印染了太阳纹路的棉布衣,肩上披着美洲豹的毛皮,身后背着巨大的黑曜石锯剑“马夸威特”。
  腰间悬着几个人头,已经被锯剑砸得变形。
  他叫帕克,生于虎之日的他自小被作为一名战士培养。
  第12纪元于23年前开始,也是他出生的那一年。祭司们宣告这是水的纪元,如水流冲刷着岩石一般,玛雅人将在战斗中磨砺自己。火神主导着这个纪元,他将送来他的蝎子,玛雅人必须用这火神的力量刺痛敌人,否则受伤的将会是自己。
  生于废墟的他并不知道过去的时代有多么辉煌,但西班牙人的步步逼近确是实实在在的威胁。
  正如祭司所说,水之纪元是试炼与磨难的纪元,他和他的同龄人自背得动“马夸威特”起,就挥舞着这把黑曜石锯剑砍向西班牙人的头颅。
  十年来,他已经砸碎了八十四个西班牙人的脑袋,也因此得到了祭司们的重视。
  几天前他收到了祭司们的召唤,从密林中归来。
  走过刻满了英雄事迹千柱回廊,他到武士神庙门前站定。
  武士神庙的木质建筑已经在几年前修理完毕,祭司们商讨国事的地点也从观星台搬回了这个政治中心。
  等了一会还是没人出来,帕克坐到了门前广场的中心的一个石像上。
  帕克小时候曾经来这里玩过,那时候武士神庙还是一片残垣断壁,并没有什么人来。他也经常坐在这个石像上。
  这石像蜷着双腿,躺在石台上,上身后仰,脸部旋转了九十度,冲着阶梯的方向。它的双手平放在肚子上,正好能躺着一个人。
  “若是在过去,你的确有资格躺在这里。”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帕克惊得从石像肚子上跳起来。
  定眼一看,他赶忙低头致意:“佳觉长老。”
  这位老人名叫佳觉,没人知道他的年龄。在大多数人逃到奇琴伊察前,他就已经是奇琴伊察的祭司了。
  原本的贵族领主们都失去了自己的城市,和平民百姓无异。而圣城奇琴伊察的祭司们就接管了政权。
  而佳觉长老作为卓尔金神历的“保护者”,祭司的首领,已经成了玛雅实际上的领袖。
  “它叫查克莫,在恶魔们到来前,我们在它身上取出祭品的心脏,献给神明。只有荣耀的勇者才有被献祭的资格。”
  佳觉盯着帕克的眼睛,帕克觉得心里有些发毛。
  他并不理解这样做的意义。献上了这么多祭品,神为什么不保护玛雅人?
  “我们的神正在和恶魔的神明作战。”
  仿佛是知道帕克在想什么,佳觉的话让帕克不安更甚。但勇士的尊严不允许他畏惧。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