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从排队枪毙到荒野求生

下载免费读
“系统啊。”
  【干嘛?】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第一次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线列步兵,第一次有了能交手的西方列强。两件愉快的事情交织在一起,本应该开始浪漫的排队枪毙才对。可是,为什么,会成荒野求生呢...”
  【我要打死你这个白...可惜我没有手。嘘,快看,前面有一只落单的西班牙人,我们可以尝试捕捉他,一只西班牙人可以为我们提供好几天的弹药。我们从后面慢慢接近他,小心别发出任何声音。】
  “哪里?哦,疯马已经摸上去了。漂亮,他蹲在树上,乌鸦坐飞机!额.....空中刺杀!他掏出了袖剑...额,宣花板斧。我总算知道那个不可说出名字的男人为什么变成狂战士了。砍死所有目击者,就没人有知道你潜入了...”
  崇祯和坐牛骑着马在山间的小路上行进。疯马带着斥候在前方开路,沿途摸掉了不少西班牙人的哨所。郑鸿逵和黄嗣带着新军的步兵殿后。
  这里是阿帕奇人的地盘,他们已经在这里和西班牙人周旋了数十年。
  自从西班牙人踏足这片土地,他们依靠山势的阻隔和密林的掩护,频繁地对西班牙人发动袭击。久而久之,西班牙人渐渐停止向北扩张的行动。
系统啊干嘛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第一次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线列步兵第一次有了能交手的西方列强两件愉快的事情交织在一起本应该开始浪漫的排队枪毙才对可是为什么会成荒野求生呢我要打死你这个白可惜我没有手嘘快看前面有一只落单的西班牙人我们可以尝试捕捉他一只西班牙人可以为我们提供好几天的弹药我们从后面慢慢接近他小心别发出任何声音哪里哦疯马已经摸上去了漂亮他蹲在树上乌鸦坐飞机额空中刺杀他掏出了袖剑额宣花板斧我总算知道那个不可说出名字的男人为什么变成狂战士了砍死所有目击者就没人有知道你潜入了崇祯和坐牛骑着马在山间的小路上行进疯马带着斥候在前方开路沿途摸掉了不少西班牙人的哨所郑鸿逵和黄嗣带着新军的步兵殿后这里是阿帕奇人的地盘他们已经在这里和西班牙人周旋了数十年自从西班牙人踏足这片土地他们依靠山势的阻隔和密林的掩护频繁地对西班牙人发动袭击久而久之西班牙人渐渐停止向北扩张的行动但随着围剿大军在奇瓦瓦城集结这里再次出现了西班牙人的踪迹斥候们也因此变得更加小心谨慎黄昏时分阿帕奇人的营地出现在他们眼前易守难攻的好地方啊饱读兵书的郑鸿逵一眼就看出了这里的门道营地是一处谷地三面都是陡峭的山脉一面是狭窄的山口一股泉水汇成溪流从谷口流出进山的大路就只有谷口一条在这里设置岗哨或者据点就可以确保谷地的安全谷内有水源也不怕被围困只是有一点疯马这谷口有后路吗郑鸿逵的担心不无道理这里虽然是易守难攻但西班牙人只要围而不攻这三面难以攀登的峭壁就成了监牢的围墙这溪水是从一处山洞中流出的泉眼也在洞中那处山洞可以通到山后以前西班牙人来围攻的时候我们就是从洞里离开的山洞里面最窄处有多窄最矮处有多矮以防万一这个一定要问清楚殷人来去就是一包行李窄的地方横过身体蹭也能蹭过去远征军带的东西可就多了万一碰上一人窄的地方人能挤过去马可挤不过去还有一些火器火药桶这些东西在狭窄的地方可不能乱蹭万一炸了乐子就大了狭窄的隧道会像喇叭一样把冲击波的威力成倍放大还会耗尽洞内的氧气到时候损失点辎重是小事弄不好全员都要把小命交代在洞里放心你看这溪流其实是从很远的地方流过来的进了洞顺着溪流走沿途都是很宽敞隧道也没有多远我们也是从另一边的洞口顺着溪流往下走才发现这里的你的意思是说这洞里还有其他路的确有很多路我们的勇士也曾经尝试着探索这些岔路很多路都是有风迎面扑过来想必也是通向外面我们不会在在一个地方扎营太久也没有深入探索这个洞等营地安顿下来了我们再组织一次探索说不定能发现别的路郑鸿逵隐隐有种预感这洞说不定有什么东西扎营的工作随后按部就班地展开黄嗣带着大部分士兵在谷口安营扎寨其他人则进入谷地歇息天黑了众人赶了一天的路没吃过像样的东西扎营可是体力活空着肚子是干不了的还真变成荒野求生了崇祯望着面前的铁锅咽了一下口水一条被切成几段的蛇在锅里上下翻滚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几分钟前疯马把这条蛇在崇祯面前砍了头剥了皮用小刀切段扔进了锅里无头的蛇身在地上扭动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空手不足鹅的崇祯觉得有些下不了口但肚子饿着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夹起蛇肉尝了一口有点腥不过味道还行就像鸡肉味嘎嘣脆蛋白质是牛肉的六倍将就着吃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上一顿正经的晚饭自从出海以后吃得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系统啊现在几点了晚上五点五十分十三秒国内这时候该是吃早饭的时候了没办法这就是命啊自己选的路就算是爬也要爬到终点此时的南京城早上五点五十分十三秒天刚蒙蒙亮南京城的百姓们开始了一天的生活喧闹的大街上充满了熙攘的行人这座城市的生活节奏丝毫没有被战火打乱随着隆武朝的建立战况慢慢好转史可法和郑芝龙海陆并击渡过的淮河的清军已经三个月未得寸功虽然双方还在进行你来我往的拉锯战但百姓们都相信清军南下的兵锋已尽这些建奴被赶出关外也只是时间问题了作为力挽狂澜中兴之主封地在南阳的隆武帝朱聿建隐隐有比肩光武帝的趋势刘秀也是在南阳起兵的“系统啊。”
  【干嘛?】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第一次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线列步兵,第一次有了能交手的西方列强。两件愉快的事情交织在一起,本应该开始浪漫的排队枪毙才对。可是,为什么,会成荒野求生呢...”
  【我要打死你这个白...可惜我没有手。嘘,快看,前面有一只落单的西班牙人,我们可以尝试捕捉他,一只西班牙人可以为我们提供好几天的弹药。我们从后面慢慢接近他,小心别发出任何声音。】
  “哪里?哦,疯马已经摸上去了。漂亮,他蹲在树上,乌鸦坐飞机!额.....空中刺杀!他掏出了袖剑...额,宣花板斧。我总算知道那个不可说出名字的男人为什么变成狂战士了。砍死所有目击者,就没人有知道你潜入了...”
  崇祯和坐牛骑着马在山间的小路上行进。疯马带着斥候在前方开路,沿途摸掉了不少西班牙人的哨所。郑鸿逵和黄嗣带着新军的步兵殿后。
  这里是阿帕奇人的地盘,他们已经在这里和西班牙人周旋了数十年。
  自从西班牙人踏足这片土地,他们依靠山势的阻隔和密林的掩护,频繁地对西班牙人发动袭击。久而久之,西班牙人渐渐停止向北扩张的行动。
  但随着围剿大军在奇瓦瓦城集结,这里再次出现了西班牙人的踪迹。斥候们也因此变得更加小心谨慎。
  黄昏时分,阿帕奇人的营地出现在他们眼前。
  “易守难攻的好地方啊。”饱读兵书的郑鸿逵一眼就看出了这里的门道。
  营地是一处谷地,三面都是陡峭的山脉,一面是狭窄的山口。一股泉水汇成溪流从谷口流出。
  “进山的大路就只有谷口一条,在这里设置岗哨或者据点就可以确保谷地的安全。谷内有水源,也不怕被围困。只是有一点,疯马,这谷口有后路吗?”
  郑鸿逵的担心不无道理。这里虽然是易守难攻,但西班牙人只要围而不攻,这三面难以攀登的峭壁就成了监牢的围墙。
  “这溪水是从一处山洞中流出的,泉眼也在洞中。那处山洞可以通到山后。以前西班牙人来围攻的时候,我们就是从洞里离开的。”
  “山洞?里面最窄处有多窄?最矮处有多矮?”以防万一,这个一定要问清楚。殷人来去就是一包行李,窄的地方横过身体蹭也能蹭过去。
  远征军带的东西可就多了,万一碰上一人窄的地方,人能挤过去,马可挤不过去。
  还有一些火器,火药桶,这些东西在狭窄的地方可不能乱蹭,万一炸了乐子就大了。
  狭窄的隧道会像喇叭一样把冲击波的威力成倍放大,还会耗尽洞内的氧气。
  到时候损失点辎重是小事,弄不好全员都要把小命交代在洞里。
  “放心,你看这溪流,其实是从很远的地方流过来的。进了洞顺着溪流走,沿途都是很宽敞隧道,也没有多远。我们也是从另一边的洞口顺着溪流往下走,才发现这里的。”
  “你的意思是说,这洞里还有其他路?”
  “的确有很多路,我们的勇士也曾经尝试着探索这些岔路。很多路都是有风迎面扑过来,想必也是通向外面。我们不会在在一个地方扎营太久,也没有深入探索这个洞。”
  “等营地安顿下来了,我们再组织一次探索,说不定能发现别的路。”郑鸿逵隐隐有种预感,这洞说不定有什么东西。
  扎营的工作随后按部就班地展开。黄嗣带着大部分士兵在谷口安营扎寨,其他人则进入谷地歇息。
  天黑了,众人赶了一天的路,没吃过像样的东西。扎营可是体力活,空着肚子是干不了的。
  “还真变成荒野求生了。”崇祯望着面前的铁锅,咽了一下口水。
  一条被切成几段的蛇在锅里上下翻滚,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几分钟前,疯马把这条蛇在崇祯面前砍了头,剥了皮,用小刀切段,扔进了锅里。
  无头的蛇身在地上扭动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空手不足0.5鹅的崇祯觉得有些下不了口,但肚子饿着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夹起蛇肉尝了一口
  “有点腥,不过味道还行。就像...”
  【鸡肉味,嘎嘣脆,蛋白质是牛肉的六倍。】
  “将就着吃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上一顿正经的晚饭,自从出海以后吃得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系统啊,现在几点了?”
  【晚上五点五十分十三秒。】
  “国内这时候该是吃早饭的时候了。没办法,这就是命啊。自己选的路,就算是爬也要爬到终点。”
  此时的南京城,早上五点五十分十三秒。
  天刚蒙蒙亮,南京城的百姓们开始了一天的生活。喧闹的大街上充满了熙攘的行人。这座城市的生活节奏丝毫没有被战火打乱。
  随着隆武朝的建立,战况慢慢好转。史可法和郑芝龙海陆并击,渡过的淮河的清军已经三个月未得寸功。
  虽然双方还在进行你来我往的拉锯战,但百姓们都相信清军南下的兵锋已尽,这些建奴被赶出关外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作为力挽狂澜中兴之主,封地在南阳的隆武帝朱聿建隐隐有比肩光武帝的趋势--刘秀也是在南阳起兵的。
“系统啊。”
  【干嘛?】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第一次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线列步兵,第一次有了能交手的西方列强。两件愉快的事情交织在一起,本应该开始浪漫的排队枪毙才对。可是,为什么,会成荒野求生呢...”
  【我要打死你这个白...可惜我没有手。嘘,快看,前面有一只落单的西班牙人,我们可以尝试捕捉他,一只西班牙人可以为我们提供好几天的弹药。我们从后面慢慢接近他,小心别发出任何声音。】
  “哪里?哦,疯马已经摸上去了。漂亮,他蹲在树上,乌鸦坐飞机!额.....空中刺杀!他掏出了袖剑...额,宣花板斧。我总算知道那个不可说出名字的男人为什么变成狂战士了。砍死所有目击者,就没人有知道你潜入了...”
  崇祯和坐牛骑着马在山间的小路上行进。疯马带着斥候在前方开路,沿途摸掉了不少西班牙人的哨所。郑鸿逵和黄嗣带着新军的步兵殿后。
  这里是阿帕奇人的地盘,他们已经在这里和西班牙人周旋了数十年。
  自从西班牙人踏足这片土地,他们依靠山势的阻隔和密林的掩护,频繁地对西班牙人发动袭击。久而久之,西班牙人渐渐停止向北扩张的行动。
  但随着围剿大军在奇瓦瓦城集结,这里再次出现了西班牙人的踪迹。斥候们也因此变得更加小心谨慎。
  黄昏时分,阿帕奇人的营地出现在他们眼前。
  “易守难攻的好地方啊。”饱读兵书的郑鸿逵一眼就看出了这里的门道。
  营地是一处谷地,三面都是陡峭的山脉,一面是狭窄的山口。一股泉水汇成溪流从谷口流出。
  “进山的大路就只有谷口一条,在这里设置岗哨或者据点就可以确保谷地的安全。谷内有水源,也不怕被围困。只是有一点,疯马,这谷口有后路吗?”
  郑鸿逵的担心不无道理。这里虽然是易守难攻,但西班牙人只要围而不攻,这三面难以攀登的峭壁就成了监牢的围墙。
  “这溪水是从一处山洞中流出的,泉眼也在洞中。那处山洞可以通到山后。以前西班牙人来围攻的时候,我们就是从洞里离开的。”
  “山洞?里面最窄处有多窄?最矮处有多矮?”以防万一,这个一定要问清楚。殷人来去就是一包行李,窄的地方横过身体蹭也能蹭过去。
  远征军带的东西可就多了,万一碰上一人窄的地方,人能挤过去,马可挤不过去。
  还有一些火器,火药桶,这些东西在狭窄的地方可不能乱蹭,万一炸了乐子就大了。
  狭窄的隧道会像喇叭一样把冲击波的威力成倍放大,还会耗尽洞内的氧气。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