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麻雀战

下载免费读
“咳”中军都督佥事孙和鼎轻咳一声,出班奏事。
  “启奏陛下,武英殿大学士史可法镇守扬州,淮安有功,毙贼五万于城下。后与南安侯郑芝龙合兵一处,北上击贼,连克数十城。臣请封赏史可法,以壮军威。”
  孙和鼎昨日就和朱聿建讨论过这件事。借着“同伙”郑成功的关系,他成了郑党的大红人,深得郑芝龙的信任,是少数几个可以在锦衣卫的监视之外和皇帝单独会面的人。
  《南明史》浓墨重彩地描写了史可法。“正史”中的他在扬州城力抗清军,但最后志决身歼,战死扬州,舍身殉国。“天书”在手的朱聿建自然不会放过拉拢这个忠臣的机会。
  “陛下,按照天书的内容来看,我们必须尽快拉拢史可法。他的恩师本来就是东林泰斗,和东林党人渊源颇深。如果不尽快行动,他怕是会倒向东林党一边。”
  “可惜权柄不在朕的手中,这事想要办成少不了郑成功协助。他知道这事吗?”
  “和他沟通过了。他的意思是,如果他父亲郑芝龙真的如天书所说叛国投敌了,到时候有史可法的大军在,我们也不至于处处受制于人。”
  “他能深明大义是最好,朕也相信他会这么做。自古忠孝难两全,只能希望郑芝龙能自重,不要做对不起他儿子的事情。”
  “依臣所见,郑芝龙归根究底是个海贼。你让他打顺风仗可以,让他打苦战怕是难办。过去我军兵锋正盛,在扬州城下里应外合大败建奴,这时候郑芝龙自然会用心作战。若是战况继续在江淮一带僵持下去,恐怕他会生出二心。倒不是一定会去投敌,毕竟在大明他还可以通过锦衣卫遥领朝政,到了建奴那里就由不得他做主了。依臣所见,他很有可能会敷衍了事,待价而沽。我们得拿出足够高的价码,他才会继续用心作战。”
“咳”中军都督佥事孙和鼎轻咳一声,出班奏事。
  “启奏陛下,武英殿大学士史可法镇守扬州,淮安有功,毙贼五万于城下。后与南安侯郑芝龙合兵一处,北上击贼,连克数十城。臣请封赏史可法,以壮军威。”
  孙和鼎昨日就和朱聿建讨论过这件事。借着“同伙”郑成功的关系,他成了郑党的大红人,深得郑芝龙的信任,是少数几个可以在锦衣卫的监视之外和皇帝单独会面的人。
  《南明史》浓墨重彩地描写了史可法。“正史”中的他在扬州城力抗清军,但最后志决身歼,战死扬州,舍身殉国。“天书”在手的朱聿建自然不会放过拉拢这个忠臣的机会。
  “陛下,按照天书的内容来看,我们必须尽快拉拢史可法。他的恩师本来就是东林泰斗,和东林党人渊源颇深。如果不尽快行动,他怕是会倒向东林党一边。”
  “可惜权柄不在朕的手中,这事想要办成少不了郑成功协助。他知道这事吗?”
  “和他沟通过了。他的意思是,如果他父亲郑芝龙真的如天书所说叛国投敌了,到时候有史可法的大军在,我们也不至于处处受制于人。”
  “他能深明大义是最好,朕也相信他会这么做。自古忠孝难两全,只能希望郑芝龙能自重,不要做对不起他儿子的事情。”
  “依臣所见,郑芝龙归根究底是个海贼。你让他打顺风仗可以,让他打苦战怕是难办。过去我军兵锋正盛,在扬州城下里应外合大败建奴,这时候郑芝龙自然会用心作战。若是战况继续在江淮一带僵持下去,恐怕他会生出二心。倒不是一定会去投敌,毕竟在大明他还可以通过锦衣卫遥领朝政,到了建奴那里就由不得他做主了。依臣所见,他很有可能会敷衍了事,待价而沽。我们得拿出足够高的价码,他才会继续用心作战。”
  “若是这样也好。要是能救大明的百姓,不让他们受建奴的屠戮,朕就是把这皇位让出来也心甘情愿。”看到了《南明史》中记载的满清的种种暴行,朱聿键觉得身上的担子越发重了。大明一步也不能后退,否则那些惨剧就有可能在他面前上演。
  按照昨天商量的,孙和鼎把问题抛了出来。果不其然,南党人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陛下”。阁臣马士英出班奏事。
  作为有名的“奸相”,他也在《南明史》中留下了重重的一笔,不过是因为大敌当前还在窝里斗,致使好几场重要战役大败,这个锅他罪责难逃。好在他死得轰轰烈烈,在南京城破后毅然起兵抗清,兵败身亡,也算是在史书上挽回一点颜面。
  作为南京户部出身的南党党魁,虽然看了《南明史》的皇帝并不喜欢他,也不得不用他。
  “臣以为史可法拥兵二十万,若此时封赏他,他必定会骄纵自满,纵敌玩寇,踌躇不前,以求得更多的封赏。不如等班师回朝后再行赏赐。”
  听上去虽然有理,班师回朝再赏也不迟嘛。但谁都知道这仗不是一时半会能打完的,两军前线正在胶着混战,猴年马月才能班师回朝?等到时候再上一道奏折“飞鸟尽,良弓藏”,朝中无人的史可法就真的要被雪藏了。
  “陛下。”内阁首辅钱谦益出班奏事。这位“水太凉”先生身兼东林党党魁和郑成功老师的双重身份,因此既领导东林党,又亲善郑党。在郑党和东林党的双重支持下,钱谦益得以就任首辅,以压制主场作战的南党。
  “老臣以为,史可法不但要赏,还要重赏。现在前线战况胶着,正需要陛下的封赏来激励士气啊!陛下,毕竟有洛阳的事情在前面。”钱谦益不好明说,但众人都知道说的是老福王。当年李自成围洛阳的时候,守将要老福王出点钱犒赏将士,好激励他们作战啊。三百斤的老福王两手一摊“我们家穷啊,要么你看我把这桌椅板凳给卖了,卖了钱再犒赏将士们如何?”守将一听勃然大怒,谁不知道你福王家里金山银山,要你出钱的时候就跟铁公鸡一样一毛不拔,当即就把福王给捆了开城投降。
  三百斤的福王被洗干净,喂了香油,和后花园的鹿一起炖了一锅“福禄宴”...
  朱聿键瞄了一眼郑芝豹,他没有说什么的意思,那就是他事先已经知道了,郑家也同意了。
  “朕准了。”
  “臣等叩谢陛下。”钱谦益和孙和鼎回到了队列中。
  “陛下!”
  “马阁老还有何事?”
  “臣以为早赏晚赏都是赏,现在赏也是好的。但平南伯左良玉镇守武昌有功,也应当加官进爵啊,陛下。”
  “这个...”这倒是让朱聿键很意外。左良玉不是和东林党人来往密切吗?怎么突然又和南党搭上线了?
  “陛下!”郑芝豹走下金台,面向皇帝跪奏。
“咳”中军都督佥事孙和鼎轻咳声出班奏事。
  “启奏陛下武英殿大学士史可法镇守扬州淮安有功毙贼五万于城下。后与南安侯郑芝龙合兵处北上击贼连克数十城。臣请封赏史可法以壮军威。”
  孙和鼎昨日就和朱聿建讨论过件事。借着“同伙”郑成功关系成郑党大红深得郑芝龙信任少数几可以在锦衣卫监视之外和皇帝单独会面。
  《南明史》浓墨重彩地描写史可法。“正史”中在扬州城力抗清军但最后志决身歼战死扬州舍身殉国。“天书”在手朱聿建自然会放过拉拢忠臣机会。
  “陛下按照天书内容来看们必须尽快拉拢史可法。恩师本来就东林泰斗和东林党渊源颇深。如果尽快行动怕会倒向东林党边。”
  “可惜权柄在朕手中事想要办成少郑成功协助。知道事?”
  “和沟通过。意思如果父亲郑芝龙真如天书所说叛国投敌到时候有史可法大军在们也至于处处受制于。”
  “能深明大义最朕也相信会么做。自古忠孝难两全只能希望郑芝龙能自重要做对起儿子事情。”
  “依臣所见郑芝龙归根究底海贼。让打顺风仗可以让打苦战怕难办。过去军兵锋正盛在扬州城下里应外合大败建奴时候郑芝龙自然会用心作战。若战况继续在江淮带僵持下去恐怕会生出二心。倒定会去投敌毕竟在大明还可以通过锦衣卫遥领朝政到建奴那里就由得做主。依臣所见很有可能会敷衍事待价而沽。们得拿出足够高价码才会继续用心作战。”
  “若样也。要能救大明百姓让们受建奴屠戮朕就把皇位让出来也心甘情愿。”看到《南明史》中记载满清种种暴行朱聿键觉得身上担子越发重。大明步也能后退否则那些惨剧就有可能在面前上演。
  按照昨天商量孙和鼎把问题抛出来。果其然南党第跳出来反对。
  “陛下”。阁臣马士英出班奏事。
  作为有名“奸相”也在《南明史》中留下重重笔过因为大敌当前还在窝里斗致使几场重要战役大败锅罪责难逃。在死得轰轰烈烈在南京城破后毅然起兵抗清兵败身亡也算在史书上挽回点颜面。
  作为南京户部出身南党党魁虽然看《南明史》皇帝并喜欢也得用。
  “臣以为史可法拥兵二十万若此时封赏必定会骄纵自满纵敌玩寇踌躇前以求得更多封赏。如等班师回朝后再行赏赐。”
  听上去虽然有理班师回朝再赏也迟嘛。但谁都知道仗时半会能打完两军前线正在胶着混战猴年马月才能班师回朝?等到时候再上道奏折“飞鸟尽良弓藏”朝中无史可法就真要被雪藏。
  “陛下。”内阁首辅钱谦益出班奏事。位“水太凉”先生身兼东林党党魁和郑成功老师双重身份因此既领导东林党又亲善郑党。在郑党和东林党双重支持下钱谦益得以就任首辅以压制主场作战南党。
  “老臣以为史可法但要赏还要重赏。现在前线战况胶着正需要陛下封赏来激励士气啊!陛下毕竟有洛阳事情在前面。”钱谦益明说但众都知道说老福王。当年李自成围洛阳时候守将要老福王出点钱犒赏将士激励们作战啊。三百斤老福王两手摊“们家穷啊要么看把桌椅板凳给卖卖钱再犒赏将士们如何?”守将听勃然大怒谁知道福王家里金山银山要出钱时候就跟铁公鸡样毛拔当即就把福王给捆开城投降。
  三百斤福王被洗干净喂香油和后花园鹿起炖锅“福禄宴”...
  朱聿键瞄眼郑芝豹没有说什么意思那就事先已经知道郑家也同意。
  “朕准。”
  “臣等叩谢陛下。”钱谦益和孙和鼎回到队列中。
  “陛下!”
  “马阁老还有何事?”
  “臣以为早赏晚赏都赏现在赏也。但平南伯左良玉镇守武昌有功也应当加官进爵啊陛下。”
  “...”倒让朱聿键很意外。左良玉和东林党来往密切?怎么突然又和南党搭上线?
  “陛下!”郑芝豹走下金台面向皇帝跪奏。
“咳”中军都督佥事孙和鼎轻咳一声,出班奏事。
  “启奏陛下,武英殿大学士史可法镇守扬州,淮安有功,毙贼五万于城下。后与南安侯郑芝龙合兵一处,北上击贼,连克数十城。臣请封赏史可法,以壮军威。”
  孙和鼎昨日就和朱聿建讨论过这件事。借着“同伙”郑成功的关系,他成了郑党的大红人,深得郑芝龙的信任,是少数几个可以在锦衣卫的监视之外和皇帝单独会面的人。
  《南明史》浓墨重彩地描写了史可法。“正史”中的他在扬州城力抗清军,但最后志决身歼,战死扬州,舍身殉国。“天书”在手的朱聿建自然不会放过拉拢这个忠臣的机会。
  “陛下,按照天书的内容来看,我们必须尽快拉拢史可法。他的恩师本来就是东林泰斗,和东林党人渊源颇深。如果不尽快行动,他怕是会倒向东林党一边。”
  “可惜权柄不在朕的手中,这事想要办成少不了郑成功协助。他知道这事吗?”
  “和他沟通过了。他的意思是,如果他父亲郑芝龙真的如天书所说叛国投敌了,到时候有史可法的大军在,我们也不至于处处受制于人。”
  “他能深明大义是最好,朕也相信他会这么做。自古忠孝难两全,只能希望郑芝龙能自重,不要做对不起他儿子的事情。”
  “依臣所见,郑芝龙归根究底是个海贼。你让他打顺风仗可以,让他打苦战怕是难办。过去我军兵锋正盛,在扬州城下里应外合大败建奴,这时候郑芝龙自然会用心作战。若是战况继续在江淮一带僵持下去,恐怕他会生出二心。倒不是一定会去投敌,毕竟在大明他还可以通过锦衣卫遥领朝政,到了建奴那里就由不得他做主了。依臣所见,他很有可能会敷衍了事,待价而沽。我们得拿出足够高的价码,他才会继续用心作战。”
  “若是这样也好。要是能救大明的百姓,不让他们受建奴的屠戮,朕就是把这皇位让出来也心甘情愿。”看到了《南明史》中记载的满清的种种暴行,朱聿键觉得身上的担子越发重了。大明一步也不能后退,否则那些惨剧就有可能在他面前上演。
  按照昨天商量的,孙和鼎把问题抛了出来。果不其然,南党人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陛下”。阁臣马士英出班奏事。
  作为有名的“奸相”,他也在《南明史》中留下了重重的一笔,不过是因为大敌当前还在窝里斗,致使好几场重要战役大败,这个锅他罪责难逃。好在他死得轰轰烈烈,在南京城破后毅然起兵抗清,兵败身亡,也算是在史书上挽回一点颜面。
  作为南京户部出身的南党党魁,虽然看了《南明史》的皇帝并不喜欢他,也不得不用他。
  “臣以为史可法拥兵二十万,若此时封赏他,他必定会骄纵自满,纵敌玩寇,踌躇不前,以求得更多的封赏。不如等班师回朝后再行赏赐。”
  听上去虽然有理,班师回朝再赏也不迟嘛。但谁都知道这仗不是一时半会能打完的,两军前线正在胶着混战,猴年马月才能班师回朝?等到时候再上一道奏折“飞鸟尽,良弓藏”,朝中无人的史可法就真的要被雪藏了。
  “陛下。”内阁首辅钱谦益出班奏事。这位“水太凉”先生身兼东林党党魁和郑成功老师的双重身份,因此既领导东林党,又亲善郑党。在郑党和东林党的双重支持下,钱谦益得以就任首辅,以压制主场作战的南党。
  “老臣以为,史可法不但要赏,还要重赏。现在前线战况胶着,正需要陛下的封赏来激励士气啊!陛下,毕竟有洛阳的事情在前面。”钱谦益不好明说,但众人都知道说的是老福王。当年李自成围洛阳的时候,守将要老福王出点钱犒赏将士,好激励他们作战啊。三百斤的老福王两手一摊“我们家穷啊,要么你看我把这桌椅板凳给卖了,卖了钱再犒赏将士们如何?”守将一听勃然大怒,谁不知道你福王家里金山银山,要你出钱的时候就跟铁公鸡一样一毛不拔,当即就把福王给捆了开城投降。
  三百斤的福王被洗干净,喂了香油,和后花园的鹿一起炖了一锅“福禄宴”...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