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欧吃矛!

下载免费读
村镇外的河边,一百多名靖海军士兵卧倒在路旁的树丛中。
  突然,路对面的草丛里响起了熙熙梭梭的声音。一面小红旗从草丛里探了出来,摇了三下。
  “陈队,殷兵那边发现西班牙人了!红旗摇了三下,他们马上就到。”
  “都给我打起精神!爆破组?”队长陈勇立刻开始布置作战任务。
  “有!”
  “准备点火。时间你们自己把握。”
  “明白!”
  “都检查一下枪机的保险开了没有。”
  靖海军的众人检查了手中的猴铳。因为燧石很容易走火,猴铳和原版的褐贝斯都设置有简单的保险机构。这种机构在英文中称为狗锁(doglock),其实就是两个互相咬合的铁片。不过“狗锁”一词在中文里不怎么雅致,崇祯就直接管这个叫保险了。
  沉重而凌乱的脚步声渐行渐近,一个全副武装的西班牙连队靠近了河边。
  “该死的印第安人,害得我们大清早要出来打水。”
  “听到水声了,快到河边了。”
  “快到河边有什么用,还要拎着水桶往回走半个小时。早饭还没吃呢。”
  “咔嚓”一个士兵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
  他俯下身,用手拂开脚下的尘土。
  “这是...竹子?竹子怎么会在土里?”
  半截竹子从土里露出来。他俯下身凑近看了一下。
  “嘶嘶”奇怪的声音从竹子里面传来,声音由远及近,就快要到脚下了。
  “这是...上帝啊!”他想到了什么,用尽全力把竹子往外一拉。
  竹子断成两截,一根发黑的绳子漏了出来,“嘶嘶”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长官!土里埋了引线!”他一边呼叫长官,一边掰开竹子,用力拉扯引线。
  手还未触及引线,刺目的闪光从他眼前划过,引线已经烧过去了。
  四周的士兵吓得立刻退散开来,往树林中狂奔而去。
  “欧洲人吃我一矛!”当先一个进入树林的被一杆长矛扎了个透心凉。
  他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惊讶甚至多过恐惧。鲜血从创口喷涌而出,目光渐渐失去了生机。
  如果死后有知,他或许会庆幸自己死得很轻松。
  “轰!”七八个巨大的火球冲开地表的浮尘,掀起了大片的土石。
村镇外的河边,一百多名靖海军士兵卧倒在路旁的树丛中。
  突然,路对面的草丛里响起了熙熙梭梭的声音。一面小红旗从草丛里探了出来,摇了三下。
  “陈队,殷兵那边发现西班牙人了!红旗摇了三下,他们马上就到。”
  “都给我打起精神!爆破组?”队长陈勇立刻开始布置作战任务。
  “有!”
  “准备点火。时间你们自己把握。”
  “明白!”
  “都检查一下枪机的保险开了没有。”
  靖海军的众人检查了手中的猴铳。因为燧石很容易走火,猴铳和原版的褐贝斯都设置有简单的保险机构。这种机构在英文中称为狗锁(doglock),其实就是两个互相咬合的铁片。不过“狗锁”一词在中文里不怎么雅致,崇祯就直接管这个叫保险了。
  沉重而凌乱的脚步声渐行渐近,一个全副武装的西班牙连队靠近了河边。
  “该死的印第安人,害得我们大清早要出来打水。”
  “听到水声了,快到河边了。”
  “快到河边有什么用,还要拎着水桶往回走半个小时。早饭还没吃呢。”
  “咔嚓”一个士兵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
  他俯下身,用手拂开脚下的尘土。
  “这是...竹子?竹子怎么会在土里?”
  半截竹子从土里露出来。他俯下身凑近看了一下。
  “嘶嘶”奇怪的声音从竹子里面传来,声音由远及近,就快要到脚下了。
  “这是...上帝啊!”他想到了什么,用尽全力把竹子往外一拉。
  竹子断成两截,一根发黑的绳子漏了出来,“嘶嘶”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长官!土里埋了引线!”他一边呼叫长官,一边掰开竹子,用力拉扯引线。
  手还未触及引线,刺目的闪光从他眼前划过,引线已经烧过去了。
  四周的士兵吓得立刻退散开来,往树林中狂奔而去。
  “欧洲人吃我一矛!”当先一个进入树林的被一杆长矛扎了个透心凉。
  他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惊讶甚至多过恐惧。鲜血从创口喷涌而出,目光渐渐失去了生机。
  如果死后有知,他或许会庆幸自己死得很轻松。
  “轰!”七八个巨大的火球冲开地表的浮尘,掀起了大片的土石。
  地雷被引爆了。
  这些被捆扎的严严实实的黑火药包在西班牙人的脚下绽放开来。
  靠近爆点的西班牙人顿时被高温和冲击波撕成了碎片。血浆和碎肉混杂在爆发的铁砂和石子中射向了附近的士兵。
  离得远一些的被气浪掀飞出去,随后在空中被飞石和铁砂打成了马蜂窝。
  黑红的火球缓缓升腾,硝烟味、血腥味夹杂着哭喊声在战场上蔓延开来。
  四十多名西班牙士兵在爆炸中失去了战斗力。其余的也陷入了惊慌之中。
  “镇定!镇定!列队,自由射击...”话音未落,密集如炒豆般的枪声从路两旁的树林中响起了。
  白色的硝烟在战场上弥漫开来,硝烟中爆发出震天的杀声,殷人的嘶吼声。
  为了避免误伤友军,联军士兵是趴在地上射击的。但是趴在地上是没法装弹。士兵们索性从隐蔽处跃出,向被夹在中间的敌军发动了冲锋。
  骑着马的连队长是在队列中显眼无比,看上去就是一条大鱼。几十支枪早就盯上他了。一层几乎肉眼可见的弹雨朝他扑了过去。
  噗嗤,血花飞溅,连队长的衣服瞬间被染成血衣。他——身旁的卫兵突然就被几十发子弹糊脸,整个人瞬间被打成血葫芦,一言未发,瘫倒在地。
  没办法,虽然距离不过几十步,但滑膛枪的准头依旧是看脸。这位连队长显然是一个血统纯正的欧洲人,脸很白。他旁边那个倒霉蛋说不定是非洲细作,不然也不会一股脑全打到他身上。
  “噗嗤”白脸瞬间变成了红脸。在他的身后,一名殷兵把铁斧举过头顶,发出有“民族特色”战吼从草丛里冲了出来。
  他估算着自己和目标的距离,双手猛得往前投掷,手臂和腰部同时发力。斧头在空中翻滚着飞了出去,正中连队长的后脑勺。鲜血顺着面门汩汩流出,连队长坠下马来。
  然而连队长的战死对战局的影响并不是很大。被炸得懵圈的西班牙人根本顾不上他们的长官,拔腿就跑。那些未进入伏击圈的西班牙人早就跑得没影了,没被炸死的也趁着硝烟弥漫往后方狂奔。
  那些没来得及跑掉的倒霉蛋和联军厮杀在一起,登时就被刺刀或飞斧开了瓢。
  几分钟后,硝烟散去,竟一个站着的西班牙人都没有。远处溜之大吉的西班牙人只留下背影和滚滚黄尘。
村镇外河边百多名靖海军士兵卧倒在路旁树丛中。
  突然路对面草丛里响起熙熙梭梭声音。面小红旗从草丛里探出来摇三下。
  “陈队殷兵那边发现西班牙!红旗摇三下们马上就到。”
  “都给打起精神!爆破组?”队长陈勇立刻开始布置作战任务。
  “有!”
  “准备点火。时间们自己把握。”
  “明白!”
  “都检查下枪机保险开没有。”
  靖海军众检查手中猴铳。因为燧石很容易走火猴铳和原版褐贝斯都设置有简单保险机构。种机构在英文中称为狗锁(doglock)其实就两互相咬合铁片。过“狗锁”词在中文里怎么雅致崇祯就直接管叫保险。
  沉重而凌乱脚步声渐行渐近全副武装西班牙连队靠近河边。
  “该死印第安害得们大清早要出来打水。”
  “听到水声快到河边。”
  “快到河边有什么用还要拎着水桶往回走半小时。早饭还没吃呢。”
  “咔嚓”士兵像踩到什么东西。
  俯下身用手拂开脚下尘土。
  “...竹子?竹子怎么会在土里?”
  半截竹子从土里露出来。俯下身凑近看下。
  “嘶嘶”奇怪声音从竹子里面传来声音由远及近就快要到脚下。
  “...上帝啊!”想到什么用尽全力把竹子往外拉。
  竹子断成两截根发黑绳子漏出来“嘶嘶”声音越来越近。
  “长官!土里埋引线!”边呼叫长官边掰开竹子用力拉扯引线。
  手还未触及引线刺目闪光从眼前划过引线已经烧过去。
  四周士兵吓得立刻退散开来往树林中狂奔而去。
  “欧洲吃矛!”当先进入树林被杆长矛扎透心凉。
  露出难以置信神色惊讶甚至多过恐惧。鲜血从创口喷涌而出目光渐渐失去生机。
  如果死后有知或许会庆幸自己死得很轻松。
  “轰!”七八巨大火球冲开地表浮尘掀起大片土石。
  地雷被引爆。
  些被捆扎严严实实黑火药包在西班牙脚下绽放开来。
  靠近爆点西班牙顿时被高温和冲击波撕成碎片。血浆和碎肉混杂在爆发铁砂和石子中射向附近士兵。
  离得远些被气浪掀飞出去随后在空中被飞石和铁砂打成马蜂窝。
  黑红火球缓缓升腾硝烟味、血腥味夹杂着哭喊声在战场上蔓延开来。
  四十多名西班牙士兵在爆炸中失去战斗力。其余也陷入惊慌之中。
  “镇定!镇定!列队自由射击...”话音未落密集如炒豆般枪声从路两旁树林中响起。
  白色硝烟在战场上弥漫开来硝烟中爆发出震天杀声殷嘶吼声。
  为避免误伤友军联军士兵趴在地上射击。但趴在地上没法装弹。士兵们索性从隐蔽处跃出向被夹在中间敌军发动冲锋。
  骑着马连队长在队列中显眼无比看上去就条大鱼。几十支枪早就盯上。层几乎肉眼可见弹雨朝扑过去。
  噗嗤血花飞溅连队长衣服瞬间被染成血衣。——身旁卫兵突然就被几十发子弹糊脸整瞬间被打成血葫芦言未发瘫倒在地。
  没办法虽然距离过几十步但滑膛枪准头依旧看脸。位连队长显然血统纯正欧洲脸很白。旁边那倒霉蛋说定非洲细作然也会股脑全打到身上。
  “噗嗤”白脸瞬间变成红脸。在身后名殷兵把铁斧举过头顶发出有“民族特色”战吼从草丛里冲出来。
  估算着自己和目标距离双手猛得往前投掷手臂和腰部同时发力。斧头在空中翻滚着飞出去正中连队长后脑勺。鲜血顺着面门汩汩流出连队长坠下马来。
  然而连队长战死对战局影响并很大。被炸得懵圈西班牙根本顾上们长官拔腿就跑。那些未进入伏击圈西班牙早就跑得没影没被炸死也趁着硝烟弥漫往后方狂奔。
  那些没来得及跑掉倒霉蛋和联军厮杀在起登时就被刺刀或飞斧开瓢。
  几分钟后硝烟散去竟站着西班牙都没有。远处溜之大吉西班牙只留下背影和滚滚黄尘。
村镇外的河边,一百多名靖海军士兵卧倒在路旁的树丛中。
  突然,路对面的草丛里响起了熙熙梭梭的声音。一面小红旗从草丛里探了出来,摇了三下。
  “陈队,殷兵那边发现西班牙人了!红旗摇了三下,他们马上就到。”
  “都给我打起精神!爆破组?”队长陈勇立刻开始布置作战任务。
  “有!”
  “准备点火。时间你们自己把握。”
  “明白!”
  “都检查一下枪机的保险开了没有。”
  靖海军的众人检查了手中的猴铳。因为燧石很容易走火,猴铳和原版的褐贝斯都设置有简单的保险机构。这种机构在英文中称为狗锁(doglock),其实就是两个互相咬合的铁片。不过“狗锁”一词在中文里不怎么雅致,崇祯就直接管这个叫保险了。
  沉重而凌乱的脚步声渐行渐近,一个全副武装的西班牙连队靠近了河边。
  “该死的印第安人,害得我们大清早要出来打水。”
  “听到水声了,快到河边了。”
  “快到河边有什么用,还要拎着水桶往回走半个小时。早饭还没吃呢。”
  “咔嚓”一个士兵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
  他俯下身,用手拂开脚下的尘土。
  “这是...竹子?竹子怎么会在土里?”
  半截竹子从土里露出来。他俯下身凑近看了一下。
  “嘶嘶”奇怪的声音从竹子里面传来,声音由远及近,就快要到脚下了。
  “这是...上帝啊!”他想到了什么,用尽全力把竹子往外一拉。
  竹子断成两截,一根发黑的绳子漏了出来,“嘶嘶”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长官!土里埋了引线!”他一边呼叫长官,一边掰开竹子,用力拉扯引线。
  手还未触及引线,刺目的闪光从他眼前划过,引线已经烧过去了。
  四周的士兵吓得立刻退散开来,往树林中狂奔而去。
  “欧洲人吃我一矛!”当先一个进入树林的被一杆长矛扎了个透心凉。
  他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惊讶甚至多过恐惧。鲜血从创口喷涌而出,目光渐渐失去了生机。
  如果死后有知,他或许会庆幸自己死得很轻松。
  “轰!”七八个巨大的火球冲开地表的浮尘,掀起了大片的土石。
  地雷被引爆了。
  这些被捆扎的严严实实的黑火药包在西班牙人的脚下绽放开来。
  靠近爆点的西班牙人顿时被高温和冲击波撕成了碎片。血浆和碎肉混杂在爆发的铁砂和石子中射向了附近的士兵。
  离得远一些的被气浪掀飞出去,随后在空中被飞石和铁砂打成了马蜂窝。
  黑红的火球缓缓升腾,硝烟味、血腥味夹杂着哭喊声在战场上蔓延开来。
村镇外吗河边吗吗百多名靖海军士兵卧倒在路旁吗树丛中。
  突然吗路对面吗草丛里响起吗熙熙梭梭吗声音。吗面小红旗从草丛里探吗出来吗摇吗三下。
  “陈队吗殷兵那边发现西班牙吗吗!红旗摇吗三下吗吗们马上就到。”
  “都给吗打起精神!爆破组?”队长陈勇立刻开始布置作战任务。
  “有!”
  “准备点火。时间吗们自己把握。”
  “明白!”
  “都检查吗下枪机吗保险开吗没有。”
  靖海军吗众吗检查吗手中吗猴铳。因为燧石很容易走火吗猴铳和原版吗褐贝斯都设置有简单吗保险机构。吗种机构在英文中称为狗锁(doglock)吗其实就吗两吗互相咬合吗铁片。吗过“狗锁”吗词在中文里吗怎么雅致吗崇祯就直接管吗吗叫保险吗。
  沉重而凌乱吗脚步声渐行渐近吗吗吗全副武装吗西班牙连队靠近吗河边。
  “该死吗印第安吗吗害得吗们大清早要出来打水。”
  “听到水声吗吗快到河边吗。”
  “快到河边有什么用吗还要拎着水桶往回走半吗小时。早饭还没吃呢。”
  “咔嚓”吗吗士兵吗像踩到吗什么东西。
  吗俯下身吗用手拂开脚下吗尘土。
  “吗吗...竹子?竹子怎么会在土里?”
  半截竹子从土里露出来。吗俯下身凑近看吗吗下。
  “嘶嘶”奇怪吗声音从竹子里面传来吗声音由远及近吗就快要到脚下吗。
  “吗吗...上帝啊!”吗想到吗什么吗用尽全力把竹子往外吗拉。
  竹子断成两截吗吗根发黑吗绳子漏吗出来吗“嘶嘶”吗声音越来越近吗。
  “长官!土里埋吗引线!”吗吗边呼叫长官吗吗边掰开竹子吗用力拉扯引线。
  手还未触及引线吗刺目吗闪光从吗眼前划过吗引线已经烧过去吗。
  四周吗士兵吓得立刻退散开来吗往树林中狂奔而去。
  “欧洲吗吃吗吗矛!”当先吗吗进入树林吗被吗杆长矛扎吗吗透心凉。
  吗露出难以置信吗神色吗惊讶甚至多过恐惧。鲜血从创口喷涌而出吗目光渐渐失去吗生机。
  如果死后有知吗吗或许会庆幸自己死得很轻松。
  “轰!”七八吗巨大吗火球冲开地表吗浮尘吗掀起吗大片吗土石。
  地雷被引爆吗。
  吗些被捆扎吗严严实实吗黑火药包在西班牙吗吗脚下绽放开来。
  靠近爆点吗西班牙吗顿时被高温和冲击波撕成吗碎片。血浆和碎肉混杂在爆发吗铁砂和石子中射向吗附近吗士兵。
  离得远吗些吗被气浪掀飞出去吗随后在空中被飞石和铁砂打成吗马蜂窝。
  黑红吗火球缓缓升腾吗硝烟味、血腥味夹杂着哭喊声在战场上蔓延开来。
  四十多名西班牙士兵在爆炸中失去吗战斗力。其余吗也陷入吗惊慌之中。
  “镇定!镇定!列队吗自由射击...”话音未落吗密集如炒豆般吗枪声从路两旁吗树林中响起吗。
  白色吗硝烟在战场上弥漫开来吗硝烟中爆发出震天吗杀声吗殷吗吗嘶吼声。
  为吗避免误伤友军吗联军士兵吗趴在地上射击吗。但吗趴在地上吗没法装弹。士兵们索性从隐蔽处跃出吗向被夹在中间吗敌军发动吗冲锋。
  骑着马吗连队长吗在队列中显眼无比吗看上去就吗吗条大鱼。几十支枪早就盯上吗吗。吗层几乎肉眼可见吗弹雨朝吗扑吗过去。
  噗嗤吗血花飞溅吗连队长吗衣服瞬间被染成血衣。吗——身旁吗卫兵突然就被几十发子弹糊脸吗整吗吗瞬间被打成血葫芦吗吗言未发吗瘫倒在地。
  没办法吗虽然距离吗过几十步吗但滑膛枪吗准头依旧吗看脸。吗位连队长显然吗吗吗血统纯正吗欧洲吗吗脸很白。吗旁边那吗倒霉蛋说吗定吗非洲细作吗吗然也吗会吗股脑全打到吗身上。
  “噗嗤”白脸瞬间变成吗红脸。在吗吗身后吗吗名殷兵把铁斧举过头顶吗发出有“民族特色”战吼从草丛里冲吗出来。
  吗估算着自己和目标吗距离吗双手猛得往前投掷吗手臂和腰部同时发力。斧头在空中翻滚着飞吗出去吗正中连队长吗后脑勺。鲜血顺着面门汩汩流出吗连队长坠下马来。
  然而连队长吗战死对战局吗影响并吗吗很大。被炸得懵圈吗西班牙吗根本顾吗上吗们吗长官吗拔腿就跑。那些未进入伏击圈吗西班牙吗早就跑得没影吗吗没被炸死吗也趁着硝烟弥漫往后方狂奔。
  那些没来得及跑掉吗倒霉蛋和联军厮杀在吗起吗登时就被刺刀或飞斧开吗瓢。
  几分钟后吗硝烟散去吗竟吗吗站着吗西班牙吗都没有。远处溜之大吉吗西班牙吗只留下背影和滚滚黄尘。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