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洞窟疑云

下载免费读
又是平静的一天。
  千山初醒,朝云出岫。山谷的岚气斑驳了晨间的朝阳,和风携着溶洞的寒气收去了炎夏的暑意。
  吃完了早饭,山谷中的崇祯“行在”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转眼就到了八月初,大暑都过去了,一点都不觉得热。”
  “是啊,站在这放哨都是一种享受。”
  “听说南边打得很起劲,每天耍得西班牙人团团转。”
  “唉,每次他们回来休整的时候都在说折腾西班牙人的事情,真想和他们一起去。不过陛下还要我们守着呢。”
  “是啊,守着陛下也是...这什么味?”
  “你也闻到了?我还以为就我一个闻到了。我跟你说,就是这火药的味道。”哨兵打开了胸前的定装药筒,把它递到了同伴的鼻子前。
  “你闻闻看,有一股子说不上来的怪味。新金山那边出的火药真是次,子弹打出来软绵绵的,烟倒是腾起来一大坨,放一枪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对,昨天练枪也感觉到了。这样闻还不明显,在枪管里打着以后闻那个烟,我的天...这哪是打枪的火药,这是放毒的火药吧!这在西班牙城下点着了,还用得着攻城?直接能熏死一城人啊!”
  “算了算了,将就着用吧。都怪那群家伙,第一次炸了百来个西班牙人炸上瘾了是吧!当过年放炮仗呢,隔三差五到处炸人家兵营。没几个星期就把家里带的火药用了个精光,搞得我们现在都要用新金山产的‘毒烟药’!”
  “还好,陛下反应得快,把最后一批火药截了下来,留着给大炮用。诶?那是谁?山洞那边有人跑回来了。”
  “那不是老包吗?今天一早和殷兵钻山洞去另一边的山里探路的。不好,看他这样子好像出大事了。”
  老包从洞里跑出来,脚不停歇,直接冲向了营门。
  “老包,怎么了?”哨兵见势不妙,赶紧询问情况。
  “那洞里...”老包喘着粗气,大汗淋漓,脸色却显得煞白,目光中透露着惊恐。
  “洞里怎么了?有敌人?”
  “不是,后面那洞不是天然的!是挖出来的!里面肯定有什么东西!”
  “啊?”两个哨兵闻言打了个冷战,脊骨发凉。
  他们不敢怠慢,直接领着老包去了崇祯的营帐。
  “挖出来的?何以见得?”崇祯正在吃早饭。闻言也饿意全无,他有一种预感,这恐怕是一件大事。
  “那个洞我们也和殷兵走过许多个来回,其他的支路我们也探索过一部分,只是都没发现什么异样的情况。今天一早的任务结束后,几个殷兵去检查捕兽陷阱,我就带着侦查报告先回来了。可是穿过洞穴的时候...”
  说着他停顿了一下,眼睛瞪得溜圆。闻讯赶来郑鸿逵和坐牛在一旁听着。
  “我走过一处比较狭窄的地方,火光照着洞壁,突然间我觉得有什么不对。蹲在地上仔细观察后,我发现洞壁一道一道平行的纹路,那是开凿岩壁的凿痕!我顺着凿的痕迹往四周摸,那些凿痕虽然很浅,但是纹理还是很清晰,似乎是被人刻意磨平,但遗漏了一角。陛下!这洞绝对不是天然形成的,是凿出来的!而且开凿洞穴的人还做了充分的伪装。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东西。”
  闻言,每个人都怔住了。没有人说话。
  坐牛点了点头。“首先这洞肯定不是我们凿的,我们的祖先,我们兄弟部族的祖先,都没有在洞里居住的习惯。而且就算是凿了洞,我们也没有必要掩饰痕迹。据我所知,南边的阿兹特克人和玛雅人有开凿石头的习惯,但他们不可能来这里凿洞。”
  郑鸿逵也表示赞同。“的确,如果是为了日常使用的确没有凿洞的必要。凿洞的人想掩饰什么。”
  突然,他瞪大了眼睛,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
  “老包啊,我记得你,你是我们一营的,武汉人是吧?这次你的发现很重要,给你记上一功,你先回去准备领赏吧。”郑鸿逵不想让他的推测传出去,他希望自己猜错了。
  “遵命,属下告退。”老包识趣地离开了营帐。
  “陛下。”郑鸿逵转向崇祯,向想说什么,却有些犹豫。
  “您还记不记得,我们进山谷的时候,这山谷的样子?”
  “记得,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坐北朝南,风水宝地啊...等会,风水宝地?”
  崇祯和郑鸿逵相视一眼,他们明白了。
  “坐牛酋长,这山脉有多长?”崇祯知道这里八成是落基山脉,是纵贯整个南北阳洲的科迪勒拉山系的一部分,但他依旧抱着一丝侥幸。
又是平静的一天千山初醒朝云出岫山谷的岚气斑驳了晨间的朝阳和风携着溶洞的寒气收去了炎夏的暑意吃完了早饭山谷中的崇祯行在开始了忙碌的一天转眼就到了八月初大暑都过去了一点都不觉得热是啊站在这放哨都是一种享受听说南边打得很起劲每天耍得西班牙人团团转唉每次他们回来休整的时候都在说折腾西班牙人的事情真想和他们一起去不过陛下还要我们守着呢是啊守着陛下也是这什么味你也闻到了我还以为就我一个闻到了我跟你说就是这火药的味道哨兵打开了胸前的定装药筒把它递到了同伴的鼻子前你闻闻看有一股子说不上来的怪味新金山那边出的火药真是次子弹打出来软绵绵的烟倒是腾起来一大坨放一枪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对昨天练枪也感觉到了这样闻还不明显在枪管里打着以后闻那个烟我的天这哪是打枪的火药这是放毒的火药吧这在西班牙城下点着了还用得着攻城直接能熏死一城人啊算了算了将就着用吧都怪那群家伙第一次炸了百来个西班牙人炸上瘾了是吧当过年放炮仗呢隔三差五到处炸人家兵营没几个星期就把家里带的火药用了个精光搞得我们现在都要用新金山产的毒烟药还好陛下反应得快把最后一批火药截了下来留着给大炮用诶那是谁山洞那边有人跑回来了那不是老包吗今天一早和殷兵钻山洞去另一边的山里探路的不好看他这样子好像出大事了老包从洞里跑出来脚不停歇直接冲向了营门老包怎么了哨兵见势不妙赶紧询问情况那洞里老包喘着粗气大汗淋漓脸色却显得煞白目光中透露着惊恐洞里怎么了有敌人不是后面那洞不是天然的是挖出来的里面肯定有什么东西啊两个哨兵闻言打了个冷战脊骨发凉他们不敢怠慢直接领着老包去了崇祯的营帐挖出来的何以见得崇祯正在吃早饭闻言也饿意全无他有一种预感这恐怕是一件大事那个洞我们也和殷兵走过许多个来回其他的支路我们也探索过一部分只是都没发现什么异样的情况今天一早的任务结束后几个殷兵去检查捕兽陷阱我就带着侦查报告先回来了可是穿过洞穴的时候说着他停顿了一下眼睛瞪得溜圆闻讯赶来郑鸿逵和坐牛在一旁听着我走过一处比较狭窄的地方火光照着洞壁突然间我觉得有什么不对蹲在地上仔细观察后我发现洞壁一道一道平行的纹路那是开凿岩壁的凿痕我顺着凿的痕迹往四周摸那些凿痕虽然很浅但是纹理还是很清晰似乎是被人刻意磨平但遗漏了一角陛下这洞绝对不是天然形成的是凿出来的而且开凿洞穴的人还做了充分的伪装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东西闻言每个人都怔住了没有人说话坐牛点了点头首先这洞肯定不是我们凿的我们的祖先我们兄弟部族的祖先都没有在洞里居住的习惯而且就算是凿了洞我们也没有必要掩饰痕迹据我所知南边的阿兹特克人和玛雅人有开凿石头的习惯但他们不可能来这里凿洞郑鸿逵也表示赞同的确如果是为了日常使用的确没有凿洞的必要凿洞的人想掩饰什么突然他瞪大了眼睛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老包啊我记得你你是我们一营的武汉人是吧这次你的发现很重要给你记上一功你先回去准备领赏吧郑鸿逵不想让他的推测传出去他希望自己猜错了遵命属下告退老包识趣地离开了营帐陛下郑鸿逵转向崇祯向想说什么却有些犹豫您还记不记得我们进山谷的时候这山谷的样子记得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坐北朝南风水宝地啊等会风水宝地崇祯和郑鸿逵相视一眼他们明白了坐牛酋长这山脉有多长崇祯知道这里八成是落基山脉是纵贯整个南北阳洲的科迪勒拉山系的一部分但他依旧抱着一丝侥幸这山脉北看不到头南看不到尾一直到阿兹特克人那里都是这样怎么了这是洛基山脉无疑了崇祯暗自叹了一口气这事情变得复杂起来了又平静天。
  千山初醒朝云出岫。山谷岚气斑驳晨间朝阳和风携着溶洞寒气收去炎夏暑意。
  吃完早饭山谷中崇祯“行在”开始忙碌天。
  “转眼就到八月初大暑都过去点都觉得热。”
  “啊站在放哨都种享受。”
  “听说南边打得很起劲每天耍得西班牙团团转。”
  “唉每次们回来休整时候都在说折腾西班牙事情真想和们起去。过陛下还要们守着呢。”
  “啊守着陛下也...什么味?”
  “也闻到?还以为就闻到。跟说就火药味道。”哨兵打开胸前定装药筒把它递到同伴鼻子前。
  “闻闻看有股子说上来怪味。新金山那边出火药真次子弹打出来软绵绵烟倒腾起来大坨放枪就什么都看见。”
  “对昨天练枪也感觉到。样闻还明显在枪管里打着以后闻那烟天...哪打枪火药放毒火药!在西班牙城下点着还用得着攻城?直接能熏死城啊!”
  “算算将就着用。都怪那群家伙第次炸百来西班牙炸上瘾!当过年放炮仗呢隔三差五到处炸家兵营。没几星期就把家里带火药用精光搞得们现在都要用新金山产‘毒烟药’!”
  “还陛下反应得快把最后批火药截下来留着给大炮用。诶?那谁?山洞那边有跑回来。”
  “那老包?今天早和殷兵钻山洞去另边山里探路。看样子像出大事。”
  老包从洞里跑出来脚停歇直接冲向营门。
  “老包怎么?”哨兵见势妙赶紧询问情况。
  “那洞里...”老包喘着粗气大汗淋漓脸色却显得煞白目光中透露着惊恐。
  “洞里怎么?有敌?”
  “后面那洞天然!挖出来!里面肯定有什么东西!”
  “啊?”两哨兵闻言打冷战脊骨发凉。
  们敢怠慢直接领着老包去崇祯营帐。
  “挖出来?何以见得?”崇祯正在吃早饭。闻言也饿意全无有种预感恐怕件大事。
  “那洞们也和殷兵走过许多来回其支路们也探索过部分只都没发现什么异样情况。今天早任务结束后几殷兵去检查捕兽陷阱就带着侦查报告先回来。可穿过洞穴时候...”
  说着停顿下眼睛瞪得溜圆。闻讯赶来郑鸿逵和坐牛在旁听着。
  “走过处比较狭窄地方火光照着洞壁突然间觉得有什么对。蹲在地上仔细观察后发现洞壁道道平行纹路那开凿岩壁凿痕!顺着凿痕迹往四周摸那些凿痕虽然很浅但纹理还很清晰似乎被刻意磨平但遗漏角。陛下!洞绝对天然形成凿出来!而且开凿洞穴还做充分伪装。里面定有什么东西。”
  闻言每都怔住。没有说话。
  坐牛点点头。“首先洞肯定们凿们祖先们兄弟部族祖先都没有在洞里居住习惯。而且就算凿洞们也没有必要掩饰痕迹。据所知南边阿兹特克和玛雅有开凿石头习惯但们可能来里凿洞。”
  郑鸿逵也表示赞同。“确如果为日常使用确没有凿洞必要。凿洞想掩饰什么。”
  突然瞪大眼睛似乎想到什么难以置信东西。
  “老包啊记得们营武汉?次发现很重要给记上功先回去准备领赏。”郑鸿逵想让推测传出去希望自己猜错。
  “遵命属下告退。”老包识趣地离开营帐。
  “陛下。”郑鸿逵转向崇祯向想说什么却有些犹豫。
  “您还记记得们进山谷时候山谷样子?”
  “记得三面环山面临水坐北朝南风水宝地啊...等会风水宝地?”
  崇祯和郑鸿逵相视眼们明白。
  “坐牛酋长山脉有多长?”崇祯知道里八成落基山脉纵贯整南北阳洲科迪勒拉山系部分但依旧抱着丝侥幸。
  “山脉?北看到头南看到尾直到阿兹特克那里都样怎么?”
  洛基山脉无疑。崇祯暗自叹口气事情变得复杂起来。
又是平静的一天。
  千山初醒,朝云出岫。山谷的岚气斑驳了晨间的朝阳,和风携着溶洞的寒气收去了炎夏的暑意。
  吃完了早饭,山谷中的崇祯“行在”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转眼就到了八月初,大暑都过去了,一点都不觉得热。”
  “是啊,站在这放哨都是一种享受。”
  “听说南边打得很起劲,每天耍得西班牙人团团转。”
  “唉,每次他们回来休整的时候都在说折腾西班牙人的事情,真想和他们一起去。不过陛下还要我们守着呢。”
  “是啊,守着陛下也是...这什么味?”
  “你也闻到了?我还以为就我一个闻到了。我跟你说,就是这火药的味道。”哨兵打开了胸前的定装药筒,把它递到了同伴的鼻子前。
  “你闻闻看,有一股子说不上来的怪味。新金山那边出的火药真是次,子弹打出来软绵绵的,烟倒是腾起来一大坨,放一枪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对,昨天练枪也感觉到了。这样闻还不明显,在枪管里打着以后闻那个烟,我的天...这哪是打枪的火药,这是放毒的火药吧!这在西班牙城下点着了,还用得着攻城?直接能熏死一城人啊!”
  “算了算了,将就着用吧。都怪那群家伙,第一次炸了百来个西班牙人炸上瘾了是吧!当过年放炮仗呢,隔三差五到处炸人家兵营。没几个星期就把家里带的火药用了个精光,搞得我们现在都要用新金山产的‘毒烟药’!”
  “还好,陛下反应得快,把最后一批火药截了下来,留着给大炮用。诶?那是谁?山洞那边有人跑回来了。”
  “那不是老包吗?今天一早和殷兵钻山洞去另一边的山里探路的。不好,看他这样子好像出大事了。”
  老包从洞里跑出来,脚不停歇,直接冲向了营门。
  “老包,怎么了?”哨兵见势不妙,赶紧询问情况。
  “那洞里...”老包喘着粗气,大汗淋漓,脸色却显得煞白,目光中透露着惊恐。
  “洞里怎么了?有敌人?”
  “不是,后面那洞不是天然的!是挖出来的!里面肯定有什么东西!”
  “啊?”两个哨兵闻言打了个冷战,脊骨发凉。
  他们不敢怠慢,直接领着老包去了崇祯的营帐。
  “挖出来的?何以见得?”崇祯正在吃早饭。闻言也饿意全无,他有一种预感,这恐怕是一件大事。
又是平静的一天。
  千山初醒,朝云出岫。山谷的岚气斑驳了晨间的朝阳,和风携着溶洞的寒气收去了炎夏的暑意。
  吃完了早饭,山谷中的崇祯“行在”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转眼就到了八月初,大暑都过去了,一点都不觉得热。”
  “是啊,站在这放哨都是一种享受。”
  “听说南边打得很起劲,每天耍得西班牙人团团转。”
  “唉,每次他们回来休整的时候都在说折腾西班牙人的事情,真想和他们一起去。不过陛下还要我们守着呢。”
  “是啊,守着陛下也是...这什么味?”
  “你也闻到了?我还以为就我一个闻到了。我跟你说,就是这火药的味道。”哨兵打开了胸前的定装药筒,把它递到了同伴的鼻子前。
  “你闻闻看,有一股子说不上来的怪味。新金山那边出的火药真是次,子弹打出来软绵绵的,烟倒是腾起来一大坨,放一枪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对,昨天练枪也感觉到了。这样闻还不明显,在枪管里打着以后闻那个烟,我的天...这哪是打枪的火药,这是放毒的火药吧!这在西班牙城下点着了,还用得着攻城?直接能熏死一城人啊!”
  “算了算了,将就着用吧。都怪那群家伙,第一次炸了百来个西班牙人炸上瘾了是吧!当过年放炮仗呢,隔三差五到处炸人家兵营。没几个星期就把家里带的火药用了个精光,搞得我们现在都要用新金山产的‘毒烟药’!”
  “还好,陛下反应得快,把最后一批火药截了下来,留着给大炮用。诶?那是谁?山洞那边有人跑回来了。”
  “那不是老包吗?今天一早和殷兵钻山洞去另一边的山里探路的。不好,看他这样子好像出大事了。”
  老包从洞里跑出来,脚不停歇,直接冲向了营门。
  “老包,怎么了?”哨兵见势不妙,赶紧询问情况。
  “那洞里...”老包喘着粗气,大汗淋漓,脸色却显得煞白,目光中透露着惊恐。
  “洞里怎么了?有敌人?”
  “不是,后面那洞不是天然的!是挖出来的!里面肯定有什么东西!”
  “啊?”两个哨兵闻言打了个冷战,脊骨发凉。
  他们不敢怠慢,直接领着老包去了崇祯的营帐。
  “挖出来的?何以见得?”崇祯正在吃早饭。闻言也饿意全无,他有一种预感,这恐怕是一件大事。
  “那个洞我们也和殷兵走过许多个来回,其他的支路我们也探索过一部分,只是都没发现什么异样的情况。今天一早的任务结束后,几个殷兵去检查捕兽陷阱,我就带着侦查报告先回来了。可是穿过洞穴的时候...”
  说着他停顿了一下,眼睛瞪得溜圆。闻讯赶来郑鸿逵和坐牛在一旁听着。
  “我走过一处比较狭窄的地方,火光照着洞壁,突然间我觉得有什么不对。蹲在地上仔细观察后,我发现洞壁一道一道平行的纹路,那是开凿岩壁的凿痕!我顺着凿的痕迹往四周摸,那些凿痕虽然很浅,但是纹理还是很清晰,似乎是被人刻意磨平,但遗漏了一角。陛下!这洞绝对不是天然形成的,是凿出来的!而且开凿洞穴的人还做了充分的伪装。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东西。”
  闻言,每个人都怔住了。没有人说话。
  坐牛点了点头。“首先这洞肯定不是我们凿的,我们的祖先,我们兄弟部族的祖先,都没有在洞里居住的习惯。而且就算是凿了洞,我们也没有必要掩饰痕迹。据我所知,南边的阿兹特克人和玛雅人有开凿石头的习惯,但他们不可能来这里凿洞。”
  郑鸿逵也表示赞同。“的确,如果是为了日常使用的确没有凿洞的必要。凿洞的人想掩饰什么。”
  突然,他瞪大了眼睛,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
  “老包啊,我记得你,你是我们一营的,武汉人是吧?这次你的发现很重要,给你记上一功,你先回去准备领赏吧。”郑鸿逵不想让他的推测传出去,他希望自己猜错了。
  “遵命,属下告退。”老包识趣地离开了营帐。
  “陛下。”郑鸿逵转向崇祯,向想说什么,却有些犹豫。
  “您还记不记得,我们进山谷的时候,这山谷的样子?”
  “记得,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坐北朝南,风水宝地啊...等会,风水宝地?”
  崇祯和郑鸿逵相视一眼,他们明白了。
  “坐牛酋长,这山脉有多长?”崇祯知道这里八成是落基山脉,是纵贯整个南北阳洲的科迪勒拉山系的一部分,但他依旧抱着一丝侥幸。
  “这山脉?北看不到头,南看不到尾,一直到阿兹特克人那里都是这样,怎么了?”
  这是洛基山脉无疑了。崇祯暗自叹了一口气,这事情变得复杂起来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