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0章 罗马

下载免费读
最先进城的是来自埃及的科普特人。披着埃及传统的袖筒帽,他们拖曳着巨车进入了罗马城,就像当年凯撒在罗马城欢迎埃及艳后一般。只是这次埃及人拖曳进来的并不是克里奥佩特拉的车架,而是乌尔班大炮。
  克里斯蒂娜已经决定,把乌尔班大炮的纪念碑放在罗马城内了。要修一个台子,一截炮横躺,一截立着,大炮的炮弹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方便罗马人近距离瞻仰大炮的威能。
  不过对罗马人的定义,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我怎么感觉我和埃及艳后似的...而你倒是像凯撒。”坐在车里,克里斯蒂娜看着街道两旁——这里的风貌比希腊要好不少。虽然还是有不少看起来衣不蔽体的市民居住其中,但穿着打扮“得体”的比率也很高。
  这里竟然出奇地“正常”,这是在君士坦丁堡都很难见到的。君士坦丁堡本来也应该是这个样子,只是那里被奥斯曼打造成了军营,现在则被朱由检打造成了更大号的军营。但至少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君士坦丁堡的繁荣是可以恢复的。
  而罗马这里,竟然意外地有那么一些古代罗马的味道。尤其是满大街的砖红色屋顶,这是罗马附近的泥土富含铁元素,烧出来就会呈现这种砖红色。别处或许只是在模仿,但罗马的屋顶确实天然就是如此。
  车轮驶过凯旋一道凯旋门的残迹,笔直的大道一直通向远方,万神殿的穹顶也能隐约看见了。
  “话说...罗马人,究竟还剩下多少?”他问旁边的奥古斯塔,“我认为,我得把罗马城真正的主人鉴别一下。这也是兴灭继绝的意义吧。那么除开已经确认的威尼斯人,这里还有多少人能称得上是罗马人?”
  “嗯...”奥古斯塔想了想,“这个问题,不同的时代会有不同的回答。我现在问你,你觉得西罗马帝国是什么时候灭亡的?”
  “有很多种说法吧——比如有人为476年日耳曼人奥多亚塞杀死权臣欧瑞斯特,废黜幼帝罗慕路斯·奥古斯都,自立为意大利国王。因为奥多亚塞完全不被认为是罗马人,所以这件事标志着西罗马帝国灭亡。”
  “可是东罗马直到4年之后才反应过来西罗马皇帝已经不在了,然后敕封他为意大利国王。这件事并不是连续的——那为什么要到4年之后呢?”
  “因为,反应慢?不过也不应该这么慢吧?什么原因?”
  “因为很简单:当时西罗马的军队里面,根本就没有几个罗马人。但凡政变,都必然是蛮族军阀之间的互相杀戮,而这些蛮族军阀在某种意义上就是西罗马帝国本身的军队。实际上就算是奥多亚塞本人,他都很少使用‘意大利国王’的头衔,他使用公爵、贵人这样的头衔更多。”
最先进城的是来自埃及的科普特人披着埃及传统的袖筒帽他们拖曳着巨车进入了罗马城就像当年凯撒在罗马城欢迎埃及艳后一般只是这次埃及人拖曳进来的并不是克里奥佩特拉的车架而是乌尔班大炮克里斯蒂娜已经决定把乌尔班大炮的纪念碑放在罗马城内了要修一个台子一截炮横躺一截立着大炮的炮弹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方便罗马人近距离瞻仰大炮的威能不过对罗马人的定义就是另一个问题了我怎么感觉我和埃及艳后似的而你倒是像凯撒坐在车里克里斯蒂娜看着街道两旁这里的风貌比希腊要好不少虽然还是有不少看起来衣不蔽体的市民居住其中但穿着打扮得体的比率也很高这里竟然出奇地正常这是在君士坦丁堡都很难见到的君士坦丁堡本来也应该是这个样子只是那里被奥斯曼打造成了军营现在则被朱由检打造成了更大号的军营但至少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君士坦丁堡的繁荣是可以恢复的而罗马这里竟然意外地有那么一些古代罗马的味道尤其是满大街的砖红色屋顶这是罗马附近的泥土富含铁元素烧出来就会呈现这种砖红色别处或许只是在模仿但罗马的屋顶确实天然就是如此车轮驶过凯旋一道凯旋门的残迹笔直的大道一直通向远方万神殿的穹顶也能隐约看见了话说罗马人究竟还剩下多少他问旁边的奥古斯塔我认为我得把罗马城真正的主人鉴别一下这也是兴灭继绝的意义吧那么除开已经确认的威尼斯人这里还有多少人能称得上是罗马人嗯奥古斯塔想了想这个问题不同的时代会有不同的回答我现在问你你觉得西罗马帝国是什么时候灭亡的有很多种说法吧比如有人为年日耳曼人奥多亚塞杀死权臣欧瑞斯特废黜幼帝罗慕路斯奥古斯都自立为意大利国王因为奥多亚塞完全不被认为是罗马人所以这件事标志着西罗马帝国灭亡可是东罗马直到年之后才反应过来西罗马皇帝已经不在了然后敕封他为意大利国王这件事并不是连续的那为什么要到年之后呢因为反应慢不过也不应该这么慢吧什么原因因为很简单当时西罗马的军队里面根本就没有几个罗马人但凡政变都必然是蛮族军阀之间的互相杀戮而这些蛮族军阀在某种意义上就是西罗马帝国本身的军队实际上就算是奥多亚塞本人他都很少使用意大利国王的头衔他使用公爵贵人这样的头衔更多所以起始当时根本就没有人意识到西罗马帝国已经灭亡了是的正是这样或者说西罗马就像螃蟹螃蟹在死亡之前就已经腐烂了你很难确定它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死的等你发现它死了它其实已经发臭很久了这在东边是完全不一样的情况比如你可以很清晰地界定东汉什么时候灭亡是吧曹丕篡汉才是灭亡最先进城的是来自埃及的科普特人。披着埃及传统的袖筒帽,他们拖曳着巨车进入了罗马城,就像当年凯撒在罗马城欢迎埃及艳后一般。只是这次埃及人拖曳进来的并不是克里奥佩特拉的车架,而是乌尔班大炮。
  克里斯蒂娜已经决定,把乌尔班大炮的纪念碑放在罗马城内了。要修一个台子,一截炮横躺,一截立着,大炮的炮弹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方便罗马人近距离瞻仰大炮的威能。
  不过对罗马人的定义,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我怎么感觉我和埃及艳后似的...而你倒是像凯撒。”坐在车里,克里斯蒂娜看着街道两旁——这里的风貌比希腊要好不少。虽然还是有不少看起来衣不蔽体的市民居住其中,但穿着打扮“得体”的比率也很高。
  这里竟然出奇地“正常”,这是在君士坦丁堡都很难见到的。君士坦丁堡本来也应该是这个样子,只是那里被奥斯曼打造成了军营,现在则被朱由检打造成了更大号的军营。但至少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君士坦丁堡的繁荣是可以恢复的。
  而罗马这里,竟然意外地有那么一些古代罗马的味道。尤其是满大街的砖红色屋顶,这是罗马附近的泥土富含铁元素,烧出来就会呈现这种砖红色。别处或许只是在模仿,但罗马的屋顶确实天然就是如此。
  车轮驶过凯旋一道凯旋门的残迹,笔直的大道一直通向远方,万神殿的穹顶也能隐约看见了。
  “话说...罗马人,究竟还剩下多少?”他问旁边的奥古斯塔,“我认为,我得把罗马城真正的主人鉴别一下。这也是兴灭继绝的意义吧。那么除开已经确认的威尼斯人,这里还有多少人能称得上是罗马人?”
  “嗯...”奥古斯塔想了想,“这个问题,不同的时代会有不同的回答。我现在问你,你觉得西罗马帝国是什么时候灭亡的?”
  “有很多种说法吧——比如有人为476年日耳曼人奥多亚塞杀死权臣欧瑞斯特,废黜幼帝罗慕路斯·奥古斯都,自立为意大利国王。因为奥多亚塞完全不被认为是罗马人,所以这件事标志着西罗马帝国灭亡。”
  “可是东罗马直到4年之后才反应过来西罗马皇帝已经不在了,然后敕封他为意大利国王。这件事并不是连续的——那为什么要到4年之后呢?”
  “因为,反应慢?不过也不应该这么慢吧?什么原因?”
  “因为很简单:当时西罗马的军队里面,根本就没有几个罗马人。但凡政变,都必然是蛮族军阀之间的互相杀戮,而这些蛮族军阀在某种意义上就是西罗马帝国本身的军队。实际上就算是奥多亚塞本人,他都很少使用‘意大利国王’的头衔,他使用公爵、贵人这样的头衔更多。”
  “所以,起始当时根本就没有人意识到西罗马帝国已经灭亡了?”
  “是的,正是这样。或者说,西罗马就像螃蟹,螃蟹在死亡之前就已经腐烂了,你很难确定它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死的。等你发现它‘死了’,它其实已经发臭很久了——这在东边是完全不一样的情况。比如你可以很清晰地界定东汉什么时候灭亡,是吧?曹丕篡汉才是灭亡。”
最先进城的是来自埃及的科普特人。披着埃及传统的袖筒帽,他们拖曳着巨车进入了罗马城,就像当年凯撒在罗马城欢迎埃及艳后一般。只是这次埃及人拖曳进来的并不是克里奥佩特拉的车架,而是乌尔班大炮。
  克里斯蒂娜已经决定,把乌尔班大炮的纪念碑放在罗马城内了。要修一个台子,一截炮横躺,一截立着,大炮的炮弹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方便罗马人近距离瞻仰大炮的威能。
  不过对罗马人的定义,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我怎么感觉我和埃及艳后似的...而你倒是像凯撒。”坐在车里,克里斯蒂娜看着街道两旁——这里的风貌比希腊要好不少。虽然还是有不少看起来衣不蔽体的市民居住其中,但穿着打扮“得体”的比率也很高。
  这里竟然出奇地“正常”,这是在君士坦丁堡都很难见到的。君士坦丁堡本来也应该是这个样子,只是那里被奥斯曼打造成了军营,现在则被朱由检打造成了更大号的军营。但至少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君士坦丁堡的繁荣是可以恢复的。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