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1章 罗马的规矩

下载免费读
“他们只有血缘不太行,是吗...”
  朱由检想了想,就
  分析了一遍之后,朱由检还得想想:“血缘如果淡泊,那有多淡?”
  “不是淡不淡的问题。是虽然有不少家族有罗马时代的传承,但是教职的传承并不以血缘为基础。所以你现在教廷找罗马人的血,也不是找不到。但大概就像在广东菜里面找辣椒一样——也不是没有,但你多半只能找到做蘸料的辣椒酱,都掰开了揉碎了,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嗯...”
  她想了想,给了总结:“西罗马衰落的时候,教会确实保住了罗马人的大部分家系。但在一千多年后,这些家系都被时间冲刷殆尽了。因为无论家族再怎么控制当地教会,当地主教也必须经过教廷任命,这始终都是一种‘间接传承’。”
  “嗯...这就和威尼斯不一样了。”
  威尼斯的情况是很清楚的,非常清楚。因为威尼斯的议席是世袭的,他们一个个都把门把得极其严实,因为他们家里真的有千分之一的八分之三罗马皇位要继承。
  “不过话说回来。”朱由检想了想,“这样对罗马真的好吗?教廷姑且还是在选贤任能,威尼斯那套总觉得不太对劲。”
“他们只有血缘不太行,是吗...”
  朱由检想了想,就
  分析了一遍之后,朱由检还得想想:“血缘如果淡泊,那有多淡?”
  “不是淡不淡的问题。是虽然有不少家族有罗马时代的传承,但是教职的传承并不以血缘为基础。所以你现在教廷找罗马人的血,也不是找不到。但大概就像在广东菜里面找辣椒一样——也不是没有,但你多半只能找到做蘸料的辣椒酱,都掰开了揉碎了,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嗯...”
  她想了想,给了总结:“西罗马衰落的时候,教会确实保住了罗马人的大部分家系。但在一千多年后,这些家系都被时间冲刷殆尽了。因为无论家族再怎么控制当地教会,当地主教也必须经过教廷任命,这始终都是一种‘间接传承’。”
  “嗯...这就和威尼斯不一样了。”
  威尼斯的情况是很清楚的,非常清楚。因为威尼斯的议席是世袭的,他们一个个都把门把得极其严实,因为他们家里真的有千分之一的八分之三罗马皇位要继承。
  “不过话说回来。”朱由检想了想,“这样对罗马真的好吗?教廷姑且还是在选贤任能,威尼斯那套总觉得不太对劲。”
  “青天大老爷,你不会是冲着给造福罗马来的吧?”
  “咳...”朱由检咳嗽了一声,“差点忘了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了——不过话说回来,到底什么样的罗马,对我们才最省心呢?”
  他望向了克里斯蒂娜。这其实是个很复杂的问题,也要追溯到之后。
  就是...哪怕是用大宗小宗建立起来的封建西周,一家人之间过不了多久也会同室操戈。虽然克里斯蒂娜是朱由检最信任不过的人了,但是之后的事情怎么办?哪怕两人的亲生子——不说当英白拉多,哪怕是当了皇帝,两边该打还是要打。
  “所以我们要搞明白的是,建立怎样一个罗马,才能保证我们双方利益的最大化。越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是吧?”
  参考过去的例子,朱由检他接着说道:“我的想法跟以前一样,我认为直接统治两京一十三省以外的广大区域是不可能的。有两点,第一就是我们不可能在全球每个地方都建立文官政府。第二,就算建立了,我们也不可能给当地的文官政府提供晋升通道。”
  “嗯...这个确实。你们无论无论广东福建、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哪里的人当首辅都可以,问题不大。籍贯是需要考虑的,但只要不结党营私,那无论谁上都可以。但是怎么想,也不可能让朝鲜人、越南人来当首辅,是吧?哪怕是最接近的朝鲜和日本都不可以,别的就更不可以了。话说这是为什么?”
  “因为伦理关系。”朱由检回答,“传统上,我们的官员和百姓之间是存在礼法上的伦理关系的。虽然伦理这部分已经淡化了,让外人来当一地的‘父母官’,这是野狗把门,野鸡司晨,完全不可以接受。更不用说进入京城当高官,完全不可能。”
“们只有血缘太行...”
  朱由检想想就
  分析遍之后朱由检还得想想:“血缘如果淡泊那有多淡?”
  “淡淡问题。虽然有少家族有罗马时代传承但教职传承并以血缘为基础。所以现在教廷找罗马血也找到。但大概就像在广东菜里面找辣椒样——也没有但多半只能找到做蘸料辣椒酱都掰开揉碎看出原来样子。嗯...”
  她想想给总结:“西罗马衰落时候教会确实保住罗马大部分家系。但在千多年后些家系都被时间冲刷殆尽。因为无论家族再怎么控制当地教会当地主教也必须经过教廷任命始终都种‘间接传承’。”
  “嗯...就和威尼斯样。”
  威尼斯情况很清楚非常清楚。因为威尼斯议席世袭们都把门把得极其严实因为们家里真有千分之八分之三罗马皇位要继承。
  “过话说回来。”朱由检想想“样对罗马真?教廷姑且还在选贤任能威尼斯那套总觉得太对劲。”
  “青天大老爷会冲着给造福罗马来?”
  “咳...”朱由检咳嗽声“差点忘来里目什么——过话说回来到底什么样罗马对们才最省心呢?”
  望向克里斯蒂娜。其实很复杂问题也要追溯到之后。
  就...哪怕用大宗小宗建立起来封建西周家之间过多久也会同室操戈。虽然克里斯蒂娜朱由检最信任过但之后事情怎么办?哪怕两亲生子——说当英白拉多哪怕当皇帝两边该打还要打。
  “所以们要搞明白建立怎样罗马才能保证们双方利益最大化。越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
  参考过去例子朱由检接着说道:“想法跟以前样认为直接统治两京十三省以外广大区域可能。有两点第就们可能在全球每地方都建立文官政府。第二就算建立们也可能给当地文官政府提供晋升通道。”
  “嗯...确实。们无论无论广东福建、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哪里当首辅都可以问题大。籍贯需要考虑但只要结党营私那无论谁上都可以。但怎么想也可能让朝鲜、越南来当首辅?哪怕最接近朝鲜和日本都可以别就更可以。话说为什么?”
  “因为伦理关系。”朱由检回答“传统上们官员和百姓之间存在礼法上伦理关系。虽然伦理部分已经淡化让外来当地‘父母官’野狗把门野鸡司晨完全可以接受。更用说进入京城当高官完全可能。”
“他们只有血缘不太行,是吗...”
  朱由检想了想,就
  分析了一遍之后,朱由检还得想想:“血缘如果淡泊,那有多淡?”
  “不是淡不淡的问题。是虽然有不少家族有罗马时代的传承,但是教职的传承并不以血缘为基础。所以你现在教廷找罗马人的血,也不是找不到。但大概就像在广东菜里面找辣椒一样——也不是没有,但你多半只能找到做蘸料的辣椒酱,都掰开了揉碎了,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嗯...”
  她想了想,给了总结:“西罗马衰落的时候,教会确实保住了罗马人的大部分家系。但在一千多年后,这些家系都被时间冲刷殆尽了。因为无论家族再怎么控制当地教会,当地主教也必须经过教廷任命,这始终都是一种‘间接传承’。”
  “嗯...这就和威尼斯不一样了。”
  威尼斯的情况是很清楚的,非常清楚。因为威尼斯的议席是世袭的,他们一个个都把门把得极其严实,因为他们家里真的有千分之一的八分之三罗马皇位要继承。
  “不过话说回来。”朱由检想了想,“这样对罗马真的好吗?教廷姑且还是在选贤任能,威尼斯那套总觉得不太对劲。”
  “青天大老爷,你不会是冲着给造福罗马来的吧?”
  “咳...”朱由检咳嗽了一声,“差点忘了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了——不过话说回来,到底什么样的罗马,对我们才最省心呢?”
  他望向了克里斯蒂娜。这其实是个很复杂的问题,也要追溯到之后。
  就是...哪怕是用大宗小宗建立起来的封建西周,一家人之间过不了多久也会同室操戈。虽然克里斯蒂娜是朱由检最信任不过的人了,但是之后的事情怎么办?哪怕两人的亲生子——不说当英白拉多,哪怕是当了皇帝,两边该打还是要打。
  “所以我们要搞明白的是,建立怎样一个罗马,才能保证我们双方利益的最大化。越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是吧?”
  参考过去的例子,朱由检他接着说道:“我的想法跟以前一样,我认为直接统治两京一十三省以外的广大区域是不可能的。有两点,第一就是我们不可能在全球每个地方都建立文官政府。第二,就算建立了,我们也不可能给当地的文官政府提供晋升通道。”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