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白蛇缠身,红旗袍女

下载免费读
我的心脏顿时咯噔一声沉了下去。
  “别着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强装镇定的问道。
  林婉的眼泪都出来了,然后一把拉开自己的领口,将锁骨露了出来,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在胸口位置,出现了一条小蛇的图案,和我梦见的一模一样。
  “这图案哪来的?”我的嗓子有些发干,事情不会这么巧吧?
  “我也不知道,刚才做了个噩梦,梦见一条大白蛇缠着我,我被吓醒了,然后就看见它出现在我身上。”
  “张九阳,我是不是闯祸了,它是不是那个东西?”林婉显然也猜到了。
  “你在哪,,我现在就过去。”我说。
我的心脏顿时咯噔一声沉了下去别着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强装镇定的问道林婉的眼泪都出来了然后一把拉开自己的领口将锁骨露了出来我整个人都愣住了在胸口位置出现了一条小蛇的图案和我梦见的一模一样这图案哪来的我的嗓子有些发干事情不会这么巧吧我也不知道刚才做了个噩梦梦见一条大白蛇缠着我我被吓醒了然后就看见它出现在我身上张九阳我是不是闯祸了它是不是那个东西林婉显然也猜到了你在哪我现在就过去我说你别过来我哥在家呢他最近跟疯了一样我去你那里吧林婉却突然说道然后就挂了电话虎子见我面色沉重就问我怎么了我也没有隐瞒就将事情的大概原委讲述了一遍虎子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都怪这丫头她要是不拔那铜钉也不会惹那脏东西了虎子沉着脸说道虎子不许这么说要不是因为我林婉也不会摊上这事是我欠她的我叹息说道虎子不说话了可看得出来他对林婉有怨气只是我搞不清楚这石碑下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大概十几分钟林婉到了她看上去不太好眼睛红红的显然也没怎么睡好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我连忙问道林婉感受了一下轻轻的摇了摇头身体没什么不舒服就是有点害怕我点了点头让她进来说话谁知道林婉前脚刚进来就突然捂着胸口痛呼起来怎么了我紧张的问道林婉表情痛苦的说了声疼捂着锁骨的位置我让她拉开领口看看林婉顿时脸蛋一红刚才隔着手机还不觉得这会当面解扣子她明显不好意思虎子哼了一声转过了脑袋林婉这才红着脸拉开了衣领顿时一片雪白的光景就出现在我面前依稀能够看见里面的无限春光不得不说林婉的身材真棒林婉发现了我的异常拿眼睛撇了我一眼小声说道看什么看有外人呢我老脸一红连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因为林婉的锁骨这里什么也没有怎么会这样呢我有些惊讶刚刚视频里看的很清楚怎么眨眼之间就没有了小豆浆我还有救吗我可不想这么早死我还要给你生猴子呢林婉哭丧着脸道我顿时被她逗的哭笑不得你还有心思贫嘴你自己说的做我男朋友林婉道我摇头这东西好像已经离开了你别怕她应该不敢进来可我话音刚落林婉突然惊恐指着我的背后嘴巴微微张开说不出话来咯咯背后突然响起了一声阴森的笑声房间里的温度一下子变得冰冷起来我只觉得浑身一紧汗毛都竖了起来回头一看一个白色的身影正站在一幅棺材上阴森森的看着我很显然她是冲着我来的小少爷虎子惊呼一声猛的跳了过来将我挡在了身后不管你是什么东西赶紧给我离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虎子大声喝道手中突然就多了一把水果刀林婉这才惊呼一声躲在了我身后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拔了铜钉也不会出这种事虎子说道虎子别说了我皱眉果然林婉顿时低下了脑袋像个犯错的孩子然后小声问我豆浆你能对付她吗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张家九代抬棺讲的是入土为安做的是度化善事借的是天地之气求的是心安理得却极少做灭杀之举祖祖代代都是如此爷爷生前就特别交代过不是生死攸关让我不可轻易下杀手林婉却误解我的意思以为我没有办法一咬牙抬起脑袋往前走了一步指着女人说道你想干嘛冲着我来跟他没有关系我诧异的看着林婉心中着实有些感动就连虎子也一脸意外的扭过头白衣女人看了林婉一眼突然缓缓做了个福记把我们都给整愣住了随后她又看了向了我眼睛猛地变成了红色一股浓郁的怨气一下子散发出来屋子里猛地刮起了一股狂风铺子里一阵噼噼啪啪掉落的声音心脏顿时咯噔声沉下去。
  “别着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什么事?”强装镇定问道。
  林婉眼泪都出来然后把拉开自己领口将锁骨露出来整都愣住。
  在胸口位置出现条小蛇图案和梦见模样。
  “图案哪来?”嗓子有些发干事情会么巧?
  “也知道刚才做噩梦梦见条大白蛇缠着被吓醒然后就看见它出现在身上。”
  “张九阳闯祸它那东西?”林婉显然也猜到。
  “在哪现在就过去。”说。
  “别过来哥在家呢最近跟疯样去那里。”林婉却突然说道然后就挂电话。
  虎子见面色沉重就问怎么也没有隐瞒就将事情大概原委讲述遍虎子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都怪丫头她要拔那铜钉也会惹那脏东西。”虎子沉着脸说道。
  “虎子许么说要因为林婉也会摊上事欠她。”叹息说道。
  虎子说话可看得出来对林婉有怨气。
  只搞清楚石碑下面东西到底什么?
  大概十几分钟林婉到她看上去太眼睛红红显然也没怎么睡。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舒服?”连忙问道。
  林婉感受下轻轻摇摇头“身体没什么舒服就有点害怕。”
  点点头让她进来说话谁知道林婉前脚刚进来就突然捂着胸口痛呼起来。
  “怎么?”紧张问道。
  林婉表情痛苦说声疼捂着锁骨位置。
  让她拉开领口看看林婉顿时脸蛋红刚才隔着手机还觉得会当面解扣子她明显意思。
  虎子哼声转过脑袋林婉才红着脸拉开衣领顿时片雪白光景就出现在面前依稀能够看见里面无限春…光得说林婉身材真棒。
  林婉发现异常拿眼睛撇眼小声说道“看什么看有外呢!”
  老脸红连忙收回自己目光因为林婉锁骨里什么也没有。
  “怎么会样呢?”
  有些惊讶刚刚视频里看很清楚怎么眨眼之间就没有?
  “小豆浆还有救?可想么早死还要给生猴子呢!”林婉哭丧着脸道。
  顿时被她逗哭笑得“还有心思贫嘴。”
  “自己说做男朋友”林婉道。
  摇头“东西像已经离开别怕她应该敢进来。”
  可话音刚落林婉突然惊恐指着背后嘴巴微微张开说出话来。
  咯咯……
  背后突然响起声阴森笑声房间里温度下子变得冰冷起来。
  只觉得浑身紧汗毛都竖起来回头看白色身影正站在幅棺材上阴森森看着。
  很显然她冲着来。
  “小少爷!”
  虎子惊呼声猛跳过来将挡在身后。
  “管什么东西赶紧给离开然别怪客气。”虎子大声喝道手中突然就多把水果刀。
  林婉才惊呼声躲在身后。
  “还因为要拔铜钉也会出种事。”虎子说道。
  “虎子别说。”皱眉。
  果然林婉顿时低下脑袋像犯错孩子然后小声问。
  “豆浆能对付她?”
  无奈摇摇头张家九代抬棺讲入土为安做度化善事借天地之气求心安理得却极少做灭杀之举。
  祖祖代代都如此爷爷生前就特别交代过生死攸关让可轻易下杀手。
  林婉却误解意思以为没有办法咬牙抬起脑袋往前走步指着女说道:
  “想干嘛冲着来跟没有关系。”
  诧异看着林婉心中着实有些感动就连虎子也脸意外扭过头。
  白衣女看林婉眼突然缓缓做福记把们都给整愣住。
  随后她又看向眼睛猛地变成红色股浓郁怨气下子散发出来屋子里猛地刮起股狂风铺子里阵噼噼啪啪掉落声音。
我的心脏顿时咯噔一声沉了下去。
  “别着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强装镇定的问道。
  林婉的眼泪都出来了,然后一把拉开自己的领口,将锁骨露了出来,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在胸口位置,出现了一条小蛇的图案,和我梦见的一模一样。
  “这图案哪来的?”我的嗓子有些发干,事情不会这么巧吧?
  “我也不知道,刚才做了个噩梦,梦见一条大白蛇缠着我,我被吓醒了,然后就看见它出现在我身上。”
  “张九阳,我是不是闯祸了,它是不是那个东西?”林婉显然也猜到了。
  “你在哪,,我现在就过去。”我说。
  “你别过来,我哥在家呢,他最近跟疯了一样,我去你那里吧。”林婉却突然说道,然后就挂了电话。
  虎子见我面色沉重,就问我怎么了,我也没有隐瞒,就将事情的大概原委讲述了一遍,虎子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都怪这丫头,她要是不拔那铜钉,也不会惹那脏东西了。”虎子沉着脸说道。
  “虎子,不许这么说,要不是因为我,林婉也不会摊上这事,是我欠她的。”我叹息说道。
  虎子不说话了,可看得出来他对林婉有怨气。
  只是,我搞不清楚,这石碑下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大概十几分钟,林婉到了,她看上去不太好,眼睛红红的,显然也没怎么睡好。
  “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我连忙问道。
  林婉感受了一下,轻轻的摇了摇头,“身体没什么不舒服,就是有点害怕。”
  我点了点头让她进来说话,谁知道林婉前脚刚进来,就突然捂着胸口痛呼起来。
  “怎么了?”我紧张的问道。
  林婉表情痛苦的说了声疼,捂着锁骨的位置。
  我让她拉开领口看看,林婉顿时脸蛋一红,刚才隔着手机还不觉得,这会当面解扣子,她明显不好意思。
  虎子哼了一声转过了脑袋,林婉这才红着脸拉开了衣领,顿时一片雪白的光景就出现在我面前,依稀能够看见里面的无限春…光,不得不说,林婉的身材真棒。
  林婉发现了我的异常,拿眼睛撇了我一眼,小声说道,“看什么看,有外人呢!”
  我老脸一红,连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因为林婉的锁骨这里什么也没有。
我的心脏顿时咯噔一声沉了下去。
  “别着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强装镇定的问道。
  林婉的眼泪都出来了,然后一把拉开自己的领口,将锁骨露了出来,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在胸口位置,出现了一条小蛇的图案,和我梦见的一模一样。
  “这图案哪来的?”我的嗓子有些发干,事情不会这么巧吧?
  “我也不知道,刚才做了个噩梦,梦见一条大白蛇缠着我,我被吓醒了,然后就看见它出现在我身上。”
  “张九阳,我是不是闯祸了,它是不是那个东西?”林婉显然也猜到了。
  “你在哪,,我现在就过去。”我说。
  “你别过来,我哥在家呢,他最近跟疯了一样,我去你那里吧。”林婉却突然说道,然后就挂了电话。
  虎子见我面色沉重,就问我怎么了,我也没有隐瞒,就将事情的大概原委讲述了一遍,虎子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都怪这丫头,她要是不拔那铜钉,也不会惹那脏东西了。”虎子沉着脸说道。
  “虎子,不许这么说,要不是因为我,林婉也不会摊上这事,是我欠她的。”我叹息说道。
  虎子不说话了,可看得出来他对林婉有怨气。
  只是,我搞不清楚,这石碑下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大概十几分钟,林婉到了,她看上去不太好,眼睛红红的,显然也没怎么睡好。
  “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我连忙问道。
  林婉感受了一下,轻轻的摇了摇头,“身体没什么不舒服,就是有点害怕。”
  我点了点头让她进来说话,谁知道林婉前脚刚进来,就突然捂着胸口痛呼起来。
  “怎么了?”我紧张的问道。
  林婉表情痛苦的说了声疼,捂着锁骨的位置。
  我让她拉开领口看看,林婉顿时脸蛋一红,刚才隔着手机还不觉得,这会当面解扣子,她明显不好意思。
  虎子哼了一声转过了脑袋,林婉这才红着脸拉开了衣领,顿时一片雪白的光景就出现在我面前,依稀能够看见里面的无限春…光,不得不说,林婉的身材真棒。
  林婉发现了我的异常,拿眼睛撇了我一眼,小声说道,“看什么看,有外人呢!”
  我老脸一红,连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因为林婉的锁骨这里什么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呢?”
  我有些惊讶,刚刚视频里看的很清楚,怎么眨眼之间就没有了?
  “小豆浆,我还有救吗?我可不想这么早死,我还要给你生猴子呢!”林婉哭丧着脸道。
  我顿时被她逗的哭笑不得,“你还有心思贫嘴。”
  “你自己说的做我男朋友”林婉道。
  我摇头,“这东西好像已经离开了,你别怕,她应该不敢进来。”
  可我话音刚落,林婉突然惊恐指着我的背后,嘴巴微微张开说不出话来。
  咯咯……
  背后突然响起了一声阴森的笑声,房间里的温度一下子变得冰冷起来。
  我只觉得浑身一紧,汗毛都竖了起来,回头一看,一个白色的身影正站在一幅棺材上,阴森森的看着我。
  很显然,她是冲着我来的。
  “小少爷!”
  虎子惊呼一声,猛的跳了过来,将我挡在了身后。
  “不管你是什么东西,赶紧给我离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虎子大声喝道,手中突然就多了一把水果刀。
  林婉这才惊呼一声躲在了我身后。
  “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拔了铜钉,也不会出这种事。”虎子说道。
  “虎子别说了。”我皱眉。
  果然,林婉顿时低下了脑袋,像个犯错的孩子,然后小声问我。
  “豆浆,你能对付她吗?”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张家九代抬棺,讲的是入土为安,做的是度化善事,借的是天地之气,求的是心安理得,却极少做灭杀之举。
  祖祖代代都是如此,爷爷生前就特别交代过,不是生死攸关,让我不可轻易下杀手。
  林婉却误解我的意思,以为我没有办法,一咬牙抬起脑袋,往前走了一步,指着女人说道:
  “你想干嘛冲着我来,跟他没有关系。”
  我诧异的看着林婉,心中着实有些感动,就连虎子也一脸意外的扭过头。
  白衣女人看了林婉一眼,突然缓缓做了个福记,把我们都给整愣住了。
  随后,她又看了向了我,眼睛猛地变成了红色,一股浓郁的怨气一下子散发出来,屋子里猛地刮起了一股狂风,铺子里一阵噼噼啪啪掉落的声音。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