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章 天机秤,秤天机

下载免费读
林婉连忙冲上来拦在了我的面前。
  “小豆浆,你这是干什么?”林婉着急的说着。
  “林婉,作为朋友,我希望你交友慎重。”我说道。
  “小豆浆,你这话什么意思?叶总是好人。”林婉争辩道。
  “好人?好人会用些东西?”我脸上挂着蔑笑。
  “叶总,都什么时候,有啥不能说的,那个瘸子我看着就不像好人!”林婉对叶总道。
  “瘸子?”我皱眉,不由想到了左瘸子。
  “叶总,他是不是姓左?”我问道。
  叶总见我已经知道了,只能点了点头,“九少爷,抱歉,做人要有诚信,你别怪我。”
  我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然后扭头走出了房间。
  我也没想到,本来好好的一个生日晚餐,竟然会是以这种方式收场。
  这天夜里我又开始做那个噩梦梦了,浑身是血的老者又出现在我的面前,只是他的样子看上去比之前更加的虚弱了,身体渐渐的有些透明起来。
  “张家少爷,你怎么还不来呀?”
  他还是重复着那句话,语气也更加的焦急,仿佛随时都要消散一样。
  接连不断地做这个噩梦,我不可能还感觉不到异常。
  所以第2天早晨醒来之后,我就躺在床上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这老者几次三番出现在我的梦中,并且能叫出我的名字,显然是和我家有点渊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在烦心的时候,手机推送了一条新闻吸引了我的注意。
  本市一辆下班的公交车,于昨夜发生车祸,冲撞行人之后,撞在了一颗大树上,造成一死七伤,司机重伤住进了医院……
  我将图片放大来看,可不就是昨天夜里那辆差点把我撞死的公交车嘛。
  看来,果然是谢小曼的阴魂在做坏。
  这让我原本复杂的心情更加的沉重了。
  谢小曼昨天害我不死,肯定不会就此罢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重新找上我。
  正在我有些头痛的时候,突然听到虎子的惊呼声。
  “小少爷,你快过来,出事了。”
  我连忙从房间里面冲到了前铺,发现虎子正站在我爷爷的牌位前目光发愣。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紧跟着也愣在了当场。
林婉连忙冲上来拦在了我的面前。
  “小豆浆,你这是干什么?”林婉着急的说着。
  “林婉,作为朋友,我希望你交友慎重。”我说道。
  “小豆浆,你这话什么意思?叶总是好人。”林婉争辩道。
  “好人?好人会用些东西?”我脸上挂着蔑笑。
  “叶总,都什么时候,有啥不能说的,那个瘸子我看着就不像好人!”林婉对叶总道。
  “瘸子?”我皱眉,不由想到了左瘸子。
  “叶总,他是不是姓左?”我问道。
  叶总见我已经知道了,只能点了点头,“九少爷,抱歉,做人要有诚信,你别怪我。”
  我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然后扭头走出了房间。
  我也没想到,本来好好的一个生日晚餐,竟然会是以这种方式收场。
  这天夜里我又开始做那个噩梦梦了,浑身是血的老者又出现在我的面前,只是他的样子看上去比之前更加的虚弱了,身体渐渐的有些透明起来。
  “张家少爷,你怎么还不来呀?”
  他还是重复着那句话,语气也更加的焦急,仿佛随时都要消散一样。
  接连不断地做这个噩梦,我不可能还感觉不到异常。
  所以第2天早晨醒来之后,我就躺在床上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这老者几次三番出现在我的梦中,并且能叫出我的名字,显然是和我家有点渊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在烦心的时候,手机推送了一条新闻吸引了我的注意。
  本市一辆下班的公交车,于昨夜发生车祸,冲撞行人之后,撞在了一颗大树上,造成一死七伤,司机重伤住进了医院……
  我将图片放大来看,可不就是昨天夜里那辆差点把我撞死的公交车嘛。
  看来,果然是谢小曼的阴魂在做坏。
  这让我原本复杂的心情更加的沉重了。
  谢小曼昨天害我不死,肯定不会就此罢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重新找上我。
  正在我有些头痛的时候,突然听到虎子的惊呼声。
  “小少爷,你快过来,出事了。”
  我连忙从房间里面冲到了前铺,发现虎子正站在我爷爷的牌位前目光发愣。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紧跟着也愣在了当场。
  因为在我爷爷的牌位前,竟然盘着一条白色的小蛇。
  看到这条蛇,我的脸色一瞬间就变得难看起来。
  “小少爷,这是不是我打死的那条蛇?”虎子的声音有些凝重。
  虎子的性格凶狠,可这一次显然是感到了异常,要不然以他的性格肯定是一刀上去直接钉死。
  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纯白的蛇种很罕见,两条一起出没的可能性很低。
  现在同时出现了两条蛇,没法不让人多想,而我最担心的是,这条蛇为什么会盘在爷爷的牌位上?
  我和虎子对视一眼,都朝着之前的棺材走过去,打开棺材盖我俩都愣住了。
  棺材里并没有白蛇的尸体,,可我们当时看的很清楚,虎子钉了蛇头流了一些蛇血,可现在棺材里面连一点的痕迹都没有,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我和虎子扭头,同时看着这条拇指粗细的白蛇,这冷血的畜生正昂着头一动不动,可眼睛却死死的盯着我们。
  “小少爷,它是不是那个脏东西?”虎子问道。
  我的手心中不禁冒起了冷汗,深吸口气我走了上去,死死的盯着这条白蛇。
  白蛇吐了吐信子,缓缓的在我爷爷的牌位上蠕动起来,牌位上的字露了出来,我一看之下顿时微微一愣。
  爷爷的牌位楠木为牌,金漆刻字,哪怕放上十年二十年也不会蜕变颜色,可眼前的金漆竟然暗淡了许多。
  “小少爷,这怎么回事?”虎子也发现了异常。
  我皱着眉头,片刻之后猛地色变。
  “这条蛇在吞食爷爷的香火,坏我张家气运。”我惊呼道。
  虎子闻言顿时大怒,“该死!”
  我连忙伸手制止了虎子接下来的话,随后扭头郑重的看着虎子。
  “虎子,从今天起,没我的命令,不准你伤害它。”
  “可是少爷,它在祸害四爷,万一……”虎子第一次跟我犟嘴。
  我叹了口气,缓缓的从旁边拿起三根香点上,插进了香炉中。
  青色的香烟袅袅升起,然后一点一点的飘到了白蛇的鼻子中,这畜生顿时精神了许多。
  “果然,是你在搞鬼。”我皱着眉头。
  “小少爷,总不能让这畜生一直在这里。”虎子咬牙切齿的指着白蛇,“我这就送它归西。”
  “别乱来,这事没这么简单。”
  我仔细的盯着白蛇,这东西也盯着我,它眼睛黑芝麻大小,可我能感觉到它对我的恶意。
  过了一会,我叹了口气。
  “虽然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我大概能猜出来一点,这事跟我们张家有关系吧?”我说。
  白蛇又吐了吐信子,身子猛烈的扭……动了几下。
林婉连忙冲上来拦在面前。
  “小豆浆干什么?”林婉着急说着。
  “林婉作为朋友希望交友慎重。”说道。
  “小豆浆话什么意思?叶总。”林婉争辩道。
  “?会用些东西?”脸上挂着蔑笑。
  “叶总都什么时候有啥能说那瘸子看着就像!”林婉对叶总道。
  “瘸子?”皱眉由想到左瘸子。
  “叶总姓左?”问道。
  叶总见已经知道只能点点头“九少爷抱歉做要有诚信别怪。”
  看她眼点点头然后扭头走出房间。
  也没想到本来生日晚餐竟然会以种方式收场。
  天夜里又开始做那噩梦梦浑身血老者又出现在面前只样子看上去比之前更加虚弱身体渐渐有些透明起来。
  “张家少爷怎么还来呀?”
  还重复着那句话语气也更加焦急仿佛随时都要消散样。
  接连断地做噩梦可能还感觉到异常。
  所以第2天早晨醒来之后就躺在床上开始思考问题。
  老者几次三番出现在梦中并且能叫出名字显然和家有点渊源。
  到底怎么回事?
  正在烦心时候手机推送条新闻吸引注意。
  本市辆下班公交车于昨夜发生车祸冲撞行之后撞在颗大树上造成死七伤司机重伤住进医院……
  将图片放大来看可就昨天夜里那辆差点把撞死公交车嘛。
  看来果然谢小曼阴魂在做坏。
  让原本复杂心情更加沉重。
  谢小曼昨天害死肯定会就此罢休说定什么时候就会重新找上。
  正在有些头痛时候突然听到虎子惊呼声。
  “小少爷快过来出事。”
  连忙从房间里面冲到前铺发现虎子正站在爷爷牌位前目光发愣。
  顺着目光看去紧跟着也愣在当场。
  因为在爷爷牌位前竟然盘着条白色小蛇。
  看到条蛇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起来。
  “小少爷打死那条蛇?”虎子声音有些凝重。
  虎子性格凶狠可次显然感到异常要然以性格肯定刀上去直接钉死。
  有点常识都知道纯白蛇种很罕见两条起出没可能性很低。
  现在同时出现两条蛇没法让多想而最担心条蛇为什么会盘在爷爷牌位上?
  和虎子对视眼都朝着之前棺材走过去打开棺材盖俩都愣住。
  棺材里并没有白蛇尸体可们当时看很清楚虎子钉蛇头流些蛇血可现在棺材里面连点痕迹都没有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和虎子扭头同时看着条拇指粗细白蛇冷血畜生正昂着头动动可眼睛却死死盯着们。
  “小少爷它那脏东西?”虎子问道。
  手心中禁冒起冷汗深吸口气走上去死死盯着条白蛇。
  白蛇吐吐信子缓缓在爷爷牌位上蠕动起来牌位上字露出来看之下顿时微微愣。
  爷爷牌位楠木为牌金漆刻字哪怕放上十年二十年也会蜕变颜色可眼前金漆竟然暗淡许多。
  “小少爷怎么回事?”虎子也发现异常。
  皱着眉头片刻之后猛地色变。
  “条蛇在吞食爷爷香火坏张家气运。”惊呼道。
  虎子闻言顿时大怒“该死!”
  连忙伸手制止虎子接下来话随后扭头郑重看着虎子。
  “虎子从今天起没命令准伤害它。”
  “可少爷它在祸害四爷万……”虎子第次跟犟嘴。
  叹口气缓缓从旁边拿起三根香点上插进香炉中。
  青色香烟袅袅升起然后点点飘到白蛇鼻子中畜生顿时精神许多。
  “果然在搞鬼。”皱着眉头。
  “小少爷总能让畜生直在里。”虎子咬牙切齿指着白蛇“就送它归西。”
  “别乱来事没么简单。”
  仔细盯着白蛇东西也盯着它眼睛黑芝麻大小可能感觉到它对恶意。
  过会叹口气。
  “虽然知道身上发生什么事但大概能猜出来点事跟们张家有关系?”说。
  白蛇又吐吐信子身子猛烈扭……动几下。
林婉连忙冲上来拦在了我的面前。
  “小豆浆,你这是干什么?”林婉着急的说着。
  “林婉,作为朋友,我希望你交友慎重。”我说道。
  “小豆浆,你这话什么意思?叶总是好人。”林婉争辩道。
  “好人?好人会用些东西?”我脸上挂着蔑笑。
  “叶总,都什么时候,有啥不能说的,那个瘸子我看着就不像好人!”林婉对叶总道。
  “瘸子?”我皱眉,不由想到了左瘸子。
  “叶总,他是不是姓左?”我问道。
  叶总见我已经知道了,只能点了点头,“九少爷,抱歉,做人要有诚信,你别怪我。”
  我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然后扭头走出了房间。
  我也没想到,本来好好的一个生日晚餐,竟然会是以这种方式收场。
  这天夜里我又开始做那个噩梦梦了,浑身是血的老者又出现在我的面前,只是他的样子看上去比之前更加的虚弱了,身体渐渐的有些透明起来。
  “张家少爷,你怎么还不来呀?”
  他还是重复着那句话,语气也更加的焦急,仿佛随时都要消散一样。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