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谢谢你,景云!

下载免费读
很快,秦庄人就过来了,有专门给萧玄机化妆的。
  
  还有专门布置喜堂的。
  
  这些人动作利索,贴上了大红的喜字,甚至在树上挂上了红灯笼。
  
  大红的地毯,喜庆的红蜡烛。
很快,秦庄人就过来了,有专门给萧玄机化妆的。
  
  还有专门布置喜堂的。
  
  这些人动作利索,贴上了大红的喜字,甚至在树上挂上了红灯笼。
  
  大红的地毯,喜庆的红蜡烛。
  
  也就半个时辰左右,小木屋里里外外,处处都是喜庆。
  
  布置完了喜堂,化完了妆,众人直接离开。
  
  袁天罡感觉自己跟呆逼一样。
  
  直到高要将一捧花塞到他的手里,这是用来做香水的,大棚一年四季都在种植鲜花。
  
  “这牡丹......”
  
  “送巾帼公主,少爷的主意!”高要提醒道。
  
  袁天罡捧着花,不由感慨,秦墨的鬼点子可真多。
  
  但仔细一想,这小子心细如发,每次都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不动声色的帮人把一切补上。
  
  他其实跟秦墨相处的时间少,可这一次,他算是开了眼。
  
  “收这个徒弟不亏。”袁天罡心想。
  
  而此时,秦墨穿着围裙,正在后厨掌勺,“师姐,火烧旺一点。”
  
  一边说着,一边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我真服了,这罡子,成了个婚,把我累得够呛。
  
  什么都不准备,还要我来炒菜,我要是女人,就算一头扎进门口的小湖里,我都不嫁他!”
  
  方莼憋着笑,今天秦墨的确很累,也就由得他发牢骚了。
  
  “我今天穿的这么帅气,却被抓来掌勺,没天理了都!”
  
  秦墨累的够呛,晚上还想好好跟师姐把之前没完成的事情,完成了去。
  
  现在是半点心情都没了。
  
  这浑身的油烟味,他都想吐了。
  
  等秦墨炒完了菜,也临近傍晚了。
  
  现在是深秋,天黑的快。
  
  秦墨把菜放在灶上炖好,以免冷了,脱了围裙,飞快的跑了出去,“快快,可以举办婚礼了,别误了吉时!”
  
  来到大厅,就看到袁天罡捧着花,走来走去的,看样子很焦急。
  
  “我姑呢?”
  
  “房间里。”
  
  “那你在这里转圈做什么?”
  
  “我尿急!”原本袁天罡还不怎么紧张的,可是把萧玄机父兄的灵牌请过来之后,再加上这布置,他一下子就紧张的不行。
  
  他袁天罡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此刻却急的跟毛头小子似的。
  
  “我看你是着急进洞房!”秦墨哼哼道:“你这算盘,我在后厨都听到了!”
  
  方莼上去就是一巴掌,“好好跟师傅说话!”
  
  “哦!”秦墨缩了缩脖子,然后拉着方莼的手,“你进去陪姑姑,我在外面拦着!”
  
  方莼进入房间后,秦墨又弄了几十个杯子,里面倒满了大乾春,“师傅,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把这些酒都喝完了。
  
  要么,你就做出满意的催妆诗。”
  
  袁天罡脸都绿了,“打个商量行不?”
  
  “不行,二选一!”秦墨道:“要不然,今天晚上你就别想把新娘接走!”
  
  袁天罡苦着脸,“妙云,你是丽华的侄子,可也是我的徒弟,你就不能替为师做首催妆诗吗?”
  
  秦墨都不理他。
  
  房间里,萧玄机听到两人的对话,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仿佛真的回到了二三十年前,自己还是云英未嫁之时。
很快秦庄就过来有专门给萧玄机化妆。
  
  还有专门布置喜堂。
  
  些动作利索贴上大红喜字甚至在树上挂上红灯笼。
  
  大红地毯喜庆红蜡烛。
  
  也就半时辰左右小木屋里里外外处处都喜庆。
  
  布置完喜堂化完妆众直接离开。
  
  袁天罡感觉自己跟呆逼样。
  
  直到高要将捧花塞到手里用来做香水大棚年四季都在种植鲜花。
  
  “牡丹......”
  
  “送巾帼公主少爷主意!”高要提醒道。
  
  袁天罡捧着花由感慨秦墨鬼点子可真多。
  
  但仔细想小子心细如发每次都能看到别看到东西动声色帮把切补上。
  
  其实跟秦墨相处时间少可次算开眼。
  
  “收徒弟亏。”袁天罡心想。
  
  而此时秦墨穿着围裙正在后厨掌勺“师姐火烧旺点。”
  
  边说着边嘴里还骂骂咧咧“真服罡子成婚把累得够呛。
  
  什么都准备还要来炒菜要女就算头扎进门口小湖里都嫁!”
  
  方莼憋着笑今天秦墨确很累也就由得发牢骚。
  
  “今天穿么帅气却被抓来掌勺没天理都!”
  
  秦墨累够呛晚上还想跟师姐把之前没完成事情完成去。
  
  现在半点心情都没。
  
  浑身油烟味都想吐。
  
  等秦墨炒完菜也临近傍晚。
  
  现在深秋天黑快。
  
  秦墨把菜放在灶上炖以免冷脱围裙飞快跑出去“快快可以举办婚礼别误吉时!”
  
  来到大厅就看到袁天罡捧着花走来走去看样子很焦急。
  
  “姑呢?”
  
  “房间里。”
  
  “那在里转圈做什么?”
  
  “尿急!”原本袁天罡还怎么紧张可把萧玄机父兄灵牌请过来之后再加上布置下子就紧张行。
  
  袁天罡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此刻却急跟毛头小子似。
  
  “看着急进洞房!”秦墨哼哼道:“算盘在后厨都听到!”
  
  方莼上去就巴掌“跟师傅说话!”
  
  “哦!”秦墨缩缩脖子然后拉着方莼手“进去陪姑姑在外面拦着!”
  
  方莼进入房间后秦墨又弄几十杯子里面倒满大乾春“师傅给两选择要么把些酒都喝完。
  
  要么就做出满意催妆诗。”
  
  袁天罡脸都绿“打商量行?”
  
  “行二选!”秦墨道:“要然今天晚上就别想把新娘接走!”
  
  袁天罡苦着脸“妙云丽华侄子可也徒弟就能替为师做首催妆诗?”
  
  秦墨都理。
  
  房间里萧玄机听到两对话也忍住笑起来。
  
  看着镜子里自己她仿佛真回到二三十年前自己还云英未嫁之时。
很快,秦庄人就过来了,有专门给萧玄机化妆的。
  
  还有专门布置喜堂的。
  
  这些人动作利索,贴上了大红的喜字,甚至在树上挂上了红灯笼。
  
  大红的地毯,喜庆的红蜡烛。
  
  也就半个时辰左右,小木屋里里外外,处处都是喜庆。
  
  布置完了喜堂,化完了妆,众人直接离开。
  
  袁天罡感觉自己跟呆逼一样。
  
  直到高要将一捧花塞到他的手里,这是用来做香水的,大棚一年四季都在种植鲜花。
  
  “这牡丹......”
  
  “送巾帼公主,少爷的主意!”高要提醒道。
  
  袁天罡捧着花,不由感慨,秦墨的鬼点子可真多。
  
  但仔细一想,这小子心细如发,每次都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不动声色的帮人把一切补上。
  
  他其实跟秦墨相处的时间少,可这一次,他算是开了眼。
  
  “收这个徒弟不亏。”袁天罡心想。
  
  而此时,秦墨穿着围裙,正在后厨掌勺,“师姐,火烧旺一点。”
  
  一边说着,一边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我真服了,这罡子,成了个婚,把我累得够呛。
  
  什么都不准备,还要我来炒菜,我要是女人,就算一头扎进门口的小湖里,我都不嫁他!”
  
  方莼憋着笑,今天秦墨的确很累,也就由得他发牢骚了。
  
  “我今天穿的这么帅气,却被抓来掌勺,没天理了都!”
  
  秦墨累的够呛,晚上还想好好跟师姐把之前没完成的事情,完成了去。
  
  现在是半点心情都没了。
  
  这浑身的油烟味,他都想吐了。
  
  等秦墨炒完了菜,也临近傍晚了。
  
  现在是深秋,天黑的快。
  
  秦墨把菜放在灶上炖好,以免冷了,脱了围裙,飞快的跑了出去,“快快,可以举办婚礼了,别误了吉时!”
  
  来到大厅,就看到袁天罡捧着花,走来走去的,看样子很焦急。
  
  “我姑呢?”
  
  “房间里。”
  
  “那你在这里转圈做什么?”
  
  “我尿急!”原本袁天罡还不怎么紧张的,可是把萧玄机父兄的灵牌请过来之后,再加上这布置,他一下子就紧张的不行。
  
  他袁天罡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此刻却急的跟毛头小子似的。
  
  “我看你是着急进洞房!”秦墨哼哼道:“你这算盘,我在后厨都听到了!”
  
  方莼上去就是一巴掌,“好好跟师傅说话!”
  
  “哦!”秦墨缩了缩脖子,然后拉着方莼的手,“你进去陪姑姑,我在外面拦着!”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